东南亚公司

第五卷「进入」 | 吹牛者 | 约 3077 字 | 编辑本页

这批地契的过户手续由对外情报局负责伪造,留用的各州县衙门的书吏中很有一批作假文书,假地契的高手。伪造之后送到广东,由林佰光手下的人员安排若干人假冒的“原田主”一一到各县衙门办理了正式过户手续。当地官府大致也知道是怎么回事,大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反正这些土地已经是无主的了,想吞没没这个胆,当青天大老爷又犯不上,不如转给澳洲人还能收些税赋和个人的好处。

尽管有人提出让本地的代理人成为“地主”,然后再出面收租。但是对外情报局认为布置这些当地代理人不容易,不宜让他们过早的高调亮相。另外,此事势必会造成一定的民间冲突,造成某些不良影响,不如使用一个可以随时抛弃的掩护面具。

万/盛/号的出现破坏了许多当地农民占有土地的梦想——从珠江口战役之后到现在差不多有一年的时间,这些田地都被当成无主地被种上了粮食,眼看快要秋收了,忽然冒出来得“地主”让这些土地的临时“主人”们措手不及。

没有地契,就意味着没有土地所有权,也意味着并不存在没有正式的租佃关系,农民在上面开荒种地是“非法”,地主可以毫不客气的赶走他们而独占收获,他们一年的辛苦和投入就等于是白费了——就是告到官府也没有用。

不过这突然冒出来的“租栈”总算吃相不是太难看——毕竟土地还是要有人种得,天地会暂时还没有精力管到广东这边来;而澳洲人的名气也不能弄臭了。所以他们的要求很简单,双方补充签订租佃合同,对半分成。土地的租税由地主承担。

这样的条件谈不上优越,但是相对于原本可能会白白忙活一年的农民来说,也算是不坏的结果了。勉强也就接受了。

但是整体看来,不管是征收合理负担还是万/盛租栈的收租,能够得到的粮食相当有限。

当初在珠江口战役中出于收买人心的考虑,勒索的合理负担是比较轻得,除了少数抵抗较为激烈的乡镇之外,很多是象征性的。即使那些被课以较大负担的乡镇,也出于“不祸及穷人”的思路,额度依然较低。

“……我们测算下来,这两笔收入总共能够累积征收二万石上下,另外还有大约可以折合为二万两的经济作物和现银。”郭逸说道,“还没有收齐,不过数字相差不会很大。”

“不太够。”司凯德评论道。

“当然不够,所以收购粮食的事情企划院有没有一个准主意了?”

市面上的粮食有的是,林佰光提供的数字:如果敞开收购,弄三四十万石粮食是没问题的。当然,归根结底的问题是要有银子。

即使收购二十万石,按照目前的行情也得十五万两白银,而随着收购行动的开展,米价会不断上涨。尽管有夏粮的补充和秋粮即将上市的降价因素,但是整体的价格还是会有所上涨。最终的平均收购价可能会达到每石一两。

要财政总监部拿出这么一大笔银子显然是不可能的。所以一开始企划院对是否现金收购粮食犹豫不决——寄希望于从荷兰人从东南亚运来更为便宜的粮食。但是荷兰人在夏季结束前因为受台风的影响,一般不派船只前往中国沿海地区。

至于派往东南亚的商团,完全是探索的性质。收购大批的粮食,需要再产地有完善的当地商业网络。东南亚当地是否存在这样可以合作的商业网络,大家心里都没底——尽管大图书馆的史料研究员们一口咬定说是有得。

如果要等到夏季结束之后,发动机行动一开始,时间上就显得相当仓促。联勤总部驻香港的发动机行动前指送来未来 12 个月的粮食供应状况预测,指出目前在香港的粮食储备依然处于警戒线水平。

“所以阿德这次下了决心了,还是要在当地收购粮食。”司凯德说道,“计划是十万石现粮。”

企划院给粮食广东工作小组下达的指示是“少量多批”,避免大批量一次性购入过多粮食以免造成市场价格的上涨幅度太快。

“货款呢?从哪里走?”郭逸对此十分关心,广州站属下的各家企业和广州站本身都在德隆开有账户,账目的数字不小——不过这些钱大多是要很快支付出去的,要弄十万两银子出来不是件容易事。

司凯德说:“从德隆贷款。”

具体来说:收购资金用大昌的名义向德隆广州分行的贷款。大昌以收购的粮食为抵押,向德隆广州分行贷款十万两银子,为期六个月。

德隆在广州的分行既然已经正式运作起来,利用其吸纳的存款进行周转也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了——如果全靠财政总监部的拨款,以目前极度紧张的银根来说是难以维系的。这个时候德隆的信贷作用就体现出来了。

这等于是在向广东的富户们借钱买粮。不过这与一般的信贷不同。买入的粮实际是被被元老院本身消耗掉的:大昌实际只是一个名义,大昌不可能通过粮食贸易本身来获取利润来偿还本金和利息。作为最终的债务人,企划院将使用临高的工业品或者转口贸易产品来偿还这笔贷款。

这一安排是建立在临高的工业制成品销售能够满足这一额外需求的前提下的。等于在未来的半年内,临高要额外提供价值十万两银子的工业产品,而广州站要额外销售十万两银子。因而郭逸对未来的归还问题非常担心:尽管德隆和大昌是左手到右手的关系,但是德隆吸纳的存款可是实实在在的从广州地方上弄来的。一旦在生产、销售环节上出现一点问题,势必会造成连锁反应。

郭逸很清楚,企划院没法把希望寄托在弄回来的人力身上——那十多万人口一下子是变不出产值来得,最多能先用来修路什么的没技术的体力活。他们打得算盘,无非是从山东、济州搞到的战利品。特别是登州的战利品。据说每年登州的饷银要消耗八十万两。这么多年来军队发饷、公私用度、商人贩运,在当地积存下来的公私财富都不会是小数字。当年孔有德纵横登莱就掠夺了大量的战利品。至于济州岛,多少应该也能挤出点油水来——当地的牛马众多,也是很不错的财富。

二艘悬挂着启明星旗,模样稍稍怪异的大型广船正在海面上乘风破浪的航行。说它怪异,是因为这艘船的桅杆上装上中国帆船上没有的斜衍帆——这种帆在当时的欧洲船上也是不存在的,它要到 18 世纪才出现。在传统的中国式硬帆上加装这一系统,是元老院造船厂的最新的改进。

这二艘排水量超过 200 吨的广船全是铁力木制造的,非常坚固。它们原本是诸彩老手下的海盗船,投奔临高之后由于原主人希望保留这艘船,就作为投资编入了东南亚公司的船队。

说是东南亚公司的商船队,实则大多数时间是在近海受海军的指挥充当运输船,跑远洋贸易的时候屈指可数——出于安全、风信和资金的考虑,元老院组建的东南亚公司前往菲律宾、摩鹿加群岛、暹罗等地的航行每年只进行一次。其主要目的与其说是为了进行贸易,不如说是维持贸易网络和打探商业信息。

由于是商船,所以临高造船厂对东南亚公司属下的船只改造相对简单,最主要的改进是安装了舵轮系统,在结构上没有太大改变,也没有安装太多的火炮和武器。只安装了二门 68 磅的卡隆炮用来自卫。尽管这是公司的商船,但是按照元老院的相关法律,所有海上船只的水手都隶属于海军管辖,随时可以征调加入战争。

在其中一艘较大船只的艉楼上,舵手旁站着一名穿着便服的元老。正和身旁的一个欧洲人说着什么。站在 john quark 旁边的是平秋盛——医学专业毕业,拥有市政、机电专业一级建造师资格和会计师执业的元老。D 日之后一直在企划院供职,利用他对东亚历史的了解进行一系列的策划,这次是他第一次真正意义上出山。

平元老一直想经略日本——这是他主动提出的:他能说日语,对日本的历史文化也有研究,有时候还半真半假的自称是平家后裔。不过日本现在不是企划院的主要目标。倒是东南亚的参谋考察点名了让他前往。但是东南亚他并不想去:实在是太热了。不过他别无选择,这次考察没有比他更合适的人选,一来了解东南亚在十七世纪初的形式,另外他自己懂医术,又能绘图,还做过市场工作,无论从南下的安全还是勘测或者拓展市场都是不二人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