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话

第五卷「进入」 | 吹牛者 | 约 3123 字 | 编辑本页

海林平静了一下,说道:“生产命令。”全体归化民干部刷得齐齐起立,等候海林下令。

一、即日起,草编、藤器、竹器车间停产,所有人员充实到带锯车间、干燥车间;

二、即日起,除停工车间之外,各生产车间全部加班,分为二班倒,每班工作时间延长到十二小时,二十四小时生产。

三、生产部长、各车间主任、机修车间全体工人二十四小时在岗;

四、强化安全管理,强化生产管理。带锯更换时间减半,干燥车间强化火险管理。

宣布完之后,生产部长颤巍巍地问道:

“首长,发生故障的三号窑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熄火大修!”他没有好气地说道。

“可是这样就只剩下二口干燥窑了。生产任务原来就进度完不成,又少了三分之一的干燥能力。”生产部长提醒他。

“我知道,我知道。”海林当然知道要面对的糟糕局面,但是让三号火窑小修一下继续运作只会让问题更加严重——很可能会就此报废。何况他觉得这回应该给执委会一点压力,免得他们总觉得木器厂的技术含量不高,不肯投资。

他想到自己打报告申请了差不多半年的蒸汽干燥窑,窑体工程都差不多完工了,就是因为需要的配套锅炉、管道和鼓风机迟迟得不到配额,一直处在半停工的状态。

过热蒸汽干燥窑的效率和合格品率都比火窑要好得多,海林早就想搞技术升级了。

给点小压力,会让他们清醒一点。海林想着,做出大义凛然的果决表情说道:

“不停火修理,万一出了事故怎么办?损害生产能力是小,安全生产可是要出大问题的!带锯车间的事故要吸取教训!教训啊,教训啊。”

生产部长见首长摆出如此沉痛的表情,有点诧异,不过也不敢再说了,当即去安排停火维修的事情了。

海林叫住了生产部长:“你派机修车间的人到零号窑去检修一下,争取明天把零号窑重新用起来。”

“明白!”

会后,海林到各车间去巡视了一番。首先就是锯木车间。大型锯木车间里安装着两台排锯——每台十四根锯条;四台带锯、五个圆锯、一台平衡横锯床、一台镶木地板条锯和一台锉锯。除此之外,整个锯木器厂还装备着许多木材和木器加工设备,有得是从旧时空带来得,有的机械厂自行生产的:机械全部由蒸汽机带动,发出隆隆的轰鸣声,不时的夹杂着开料时的尖利啸叫。

为了便于清洁,车间里工人们清一色留着最短的板寸头,有的人甚至干脆是光头,他们全都戴着藤编的安全帽,脸上戴着口罩——车间里粉尘飞扬很严重,因而是防火防爆重点单位。海林当然知道粉尘爆炸的厉害,因而一进车间就看了看防护措施有没有落到位。

海林检查完毕,又查看了下工作的进度,随便抽检了下出来的板材的质量——自产的带锯性能在逐渐提高,但是依然比不上旧时空的产品,不知道冶金部门什么时候能够出合金钢材料?

除去这这些木材加工制造设备,木器厂还拥有木材干馏窑、栲胶车间、绳索车间等各种配套车间,不但能开出各种尺寸规格的板材、家具、木构件,还制造木焦油、栲胶、木炭和其他各种林木产品。一棵树木运进工厂基本上没有废弃物产出。对原材的生产加工能力在本时空堪称是非常强大。

但是放在整个临高工业体系下,木器厂的加工处理能力也显得实在太小。

木器厂现在集中全力制造预制建筑构件、枪托、各种尺寸的标准补给箱、船用料。海林看到的每个开工车间都在热火朝天的生产。他举得略有遗憾——因为缺少廉价合适的黏合剂,现在还不能生产三合板之类的复合板材,对木材的利用差了一个档次。特别是大量的木刨花和加工中产生的木碎片,暂时都只能充当干燥窑的燃料,不能得到完全的利用。缺少粘合剂还使得木材的加工利用停留在比较低得水平上。不论是复合板还是细木工板都需要粘合剂。

他特别去查看了干燥车间的干燥窑。木器厂现在使用的三座干燥窑,都属于周期式烟道加热自然循环干燥窑,用炉气加热。这种窑有木材干燥不均匀,干燥周期长,生产量小的缺点。但是胜在结构简单,设备简单,不需要动力机和风扇。所以在推崇“多快省”的临高工业体系里就得到了最先的运用。

至于零号窑,则是更为古老的熏烟式干燥窑。用焖烧的锯末产生的烟直接加热木材,不但结构更为简单,而且简单易行。木器厂建造的第一个干燥窑就是这种窑。因为熏烟式干燥窑难以掌握温度,容易发生火灾,所以一年前已经停用了。

回到办公室,他的生活秘书给他送来一碗加了冰的绿豆粥。听着生活秘书细声细气地向他汇报今晚宴请吴旷明的菜单:用得是旧时空的大众菜:酸菜鱼、辣子鸡丁、麻婆豆腐……

海林觉得这个 A 级生活秘书花的钱非常值——当然他摇号的时候的运气也不错。很多元老只购买了 C 级生活秘书,原因不外以后有的是机会,而且女仆教育会越来越好,没必要花钱买个实验品。但海林不这样看,作为前撸党资深党员,海林对于女仆还是非常挑剔的,和自己上床的女人,没必要节约。这次女仆最高级别的就是 A 级,如果有 S 级,海林也会毫不犹豫花钱买下。

这个还算漂亮的女仆,白天服待自己吃喝,晚上在床上服待也听从指挥。海林不由得一阵燥热,这几天一直工作到晚,天不亮就起床办公,实在是累得很了,已经好几天没临幸女仆了。要不是自己的办公室太简陋了,真想来一次办公室的调教。

海林一直忙到天黑才回宿舍,生活秘书已经准备好酒菜,打电话给吴旷明,吴旷明说已到门口。

吴旷明作为林业人民委员,这些日子也很忙。林业部的任务重,前期执委会短视,认为木材只是过渡产品,现在才发现,木材不仅仅的用处不仅仅建筑、家具。更为重要的是还有军事产品。步枪的生产在没有工程塑料出来之前,一直都是以木村作为枪托的,而炮弹箱,直到今天 21 世纪,也一直以木材为主。大量的军事需要,让林业部的压力骤增。

“海林,今天会议上还有人建议让我把你们厂转到军工系统,归林深河管,让我给顶回去了。”吴旷明端酒杯,还没喝,先说了这么一句。

“早 TMD 干嘛去了,前几天林深河通过军务总管就找过展总,说木器厂现在担负大量军品生产,应该算是军工企业,理应由军工部管,展总给顶回去了。”海林和吴旷明碰了一下杯,喝了一口朗姆酒。

“现在木器厂可是军工部的一块心病了,枪托不出来,他们造再多的枪管也没用,步枪产量上不来,林深河急得团团转,军务总管已经多次执委会上提出木器厂军管了。”吴旷明不由于面有忧色,现在林业部最大的部门就是木器厂,如果被军工部划过去,那他这个林业部长除了植树造林、登记管理国有林地和发布狩猎许可证之外就没什么事好做了。

“放心,军工部那帮家伙一脑门子就知道玩铁,他们懂什么木材。就说这枪托吧,在华夏最好的材料当然是东北的楸子——核桃木,次一点的就是白桦、红桦。现在海南没这种木材,还不是我们俩一起没日没夜的实验,才找到现在替代的绿楠。”海林不在意地说道,其实展无涯也知道木器厂的作用,只是原来马千瞩管着这块,他没话语权罢了。

“要不是我们找出来铁力木,这些蒸汽船还开个屁!”吴旷明说,“说要造巴比合金,到现在也没有动静嘛。还不得靠木头!”

“还巴比合金呢!连个锯子上用的合金钢都做不出来。”海林也来了劲。

“MD,上次开制造总监会的时候我就说了,现在木器厂的这种情况,也是执委会造成的,一直不给予重视,以为木头砍下来就能造枪哪。从原木进厂,到板材,再干燥,车钳铣刨磨,没四十五天,别想出产品。”以吴旷明为首的林业部对马千瞩一直深为不满,原因就是执委会对林业的不重视。

“呵呵,其实木材一直都是国家的战略物资,建国初期,核桃木就不许出口,原因就是这东西是造枪用的,就算是工程塑料出来后,很多木材也是不许出口的。他们这帮玩‘多铆蒸钢’的知道个屁。还让我们大量造草帽,给他们赚银子花,早提醒过他们木材的重要性,现在后悔了吧,晚了。”海林吃了一口菜,别说,这 A 级秘书人长得不错,辣子鸡丁也做得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