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殊宣传

第五卷「进入」 | 吹牛者 | 约 3094 字 | 编辑本页

“不要紧。明教和大明的渊源的情节,大图书馆已经删了。算不得什么。朱八八的情节也全部做过修改,不会有什么犯忌的事。”赵引弓说,“只是这么一来情节有点生硬,读起来实在很怪。”

周洞天点点头。对大明的书籍输出,与其说是为了赚钱,倒不如说是对外宣传工作的需要——输出新的科技观、价值观、文化观,宣扬“澳洲式生活方式”,扰乱大明百姓和知识阶层的思想,潜移默化的搞“和平演变”。这种方式尽管不能改变整个社会的面貌,但是至少会在一部分人的心目中种下“亲澳”的种子。培养出一批“带路党”,减少未来社会改革的阻力。

但是输出书籍,就涉及到文艺作品中的社会历史背景和科普作品中的技术扩散问题。周洞天知道,为了到底输出哪些类型的科学技术书籍,哪些技术必须加以限制和保密,元老院内部有过很大的争论。有些元老认为任何科技都不该输出,有些则认为扩散一些基本科学常识对整个大业是有促进作用的。

周洞天认为,目前的欧洲传教士正在大力的利用输出欧洲科学文化来吸引大明内部的一部分有识之士信奉基督教。相比之下,澳洲货多以“奇巧”示人,许多人都对比西洋科技更胜一筹的澳洲科学文化表现出浓厚的兴趣,如果仅仅为了某些虚幻的“威胁”而严守秘密,只会把这部分人拒之于门外。

他当然不赞成无限制的随意扩散技术,但是很多科学常识扩散出去并无害处。比如这次印刷的《光论初学》,在元老们看来是通俗易懂,但是放在本时空,绝对是高科技。这本科普书在旧时空是以“城乡初中文化水平的读者”为阅读对象的,这样水平的读者在本时空不说是绝无仅有也是凤毛麟角。

类似的科普书籍,周洞天是赞成多印多卖的,六七十年代以农村青年和知青为对象编撰的许多科普丛书、农业科技之类的丛书,其中有很多都可以用来出版销售到大明去。尽管它们的最终命运大多是被当作某种“奇书”藏于轻易不示人的藏书楼中。

一些简单的知识和技术扩散,在当前条件下根本不会对元老院造成任何的威胁。在农业时代的物质条件下,扩散出去的许多知识和技术是完全没有实用性的。因为社会环境完全没有实现的可能性。反倒会导致很多对此有兴趣能钻研的人发现,原来真正能够实现自己抱负理想的地方只有临高……

至于某些在当前社会环境下具有实用性的技术,比如科学种田、养殖之类,对临高来说只有好处,因为元老院对农产品有着旺盛的需求。从这点来说大明的农业技术能够提高对穿越者只有好处。

有限的输出科技,大量的输出文化,这是元老院确定的扩散的路线。

“这批图书销售出去之后,应该会有更多的需求。”周洞天笑着说,“我觉得漫画的杀伤力会很大,其实金庸的书我们能盗版的还是有限的,不如大量的盗版梁羽生、陈青云他们的,对了,还有一个还珠楼主——剑仙小说应该更对大明人士的胃口吧?”

两人商量了下下一步的出版业务,周洞天这批元老很快就要回临高去了。他打算在临高继续这一文化入侵事业。

“再下一批可就是执行发动机行动的元老了,你这里可是川流不息啊。要多受累了。”

“这是我的本职工作嘛。”赵引弓说道,“这批人我打算安排到凤凰山庄去,没有必要不再安排他们进入杭州了——张岱出去一宣扬的话,清河坊这里很快就会变成一个热闹的文化沙龙。元老们还是少露面为好了。”

“当然。当然。你现在的地下组织建起来了没有?”

赵引弓有点糊涂,但是他很快明白了周洞天是说和他的公开身份以及山海体系没有瓜葛的秘密组织。

“黑龙会体系吗?我还没有动手搞——这是个相当危险的工作,要有强有力的土著执行者才能有效的运作。”赵引弓说道,“人太强了,不好驾驭;人不够狠的,又没有用。”他反问道,“你有什么打算吗?”

“几天前,从临高有一封电报给我。”

赵引弓点点头,电报是杭州站的电台收的,但是用的是其他部门的密码,他并不知道其中的内容,只有报头说明是给周洞天收的。

“其实内容很简单,是关于特殊宣传的……”周洞天说着摸了下自己的胡子。所谓“特殊宣传”是赵曼熊发明的“黑话”,本质就是“造谣惑众”的意思。

“特殊宣传”的工作从第二次反围剿胜利之后就在广州展开了,广州站散发了大量的“特殊宣传”的小册子,用奇闻异事和各种“真相”来动摇大明的社会基础。

事实证明,性和政治一向是群众喜闻乐见的内容,尽管这种宣传文短时间内并不能改变任何现实,但是大量散发小册子之后的“真相”泛滥,说明这一手法还是有效的。农业社会的一个特点是消息主要靠口头流传,越是耸人听闻,具有爆炸性的消息就传播愈快,而且不论是官府还是士绅阶层,都没有足够的手段来辟谣。很多时候只能任由谣言自行消散。

但是这种手法的散播必须有秘密组织来进行,不能由赵引弓这样的“公众人物”出面。否则一旦出事杭州站的基业就会毁于一旦。所以,必须借助于“黑龙会”这样的专门干底层工作的组织。

赵引弓准备利用 1631 年-1632 年的浙江旱灾的机会,趁着社会秩序较为紊乱的阶段,建立起黑龙会的地下组织来。当然,具体的组织人员将从临高派来。杭州站和这一组织只保持单线的联系。

“小册子可以在我这里印。我准备在凤凰山庄里再设一个小印刷厂,专门用几个雕版印刷的匠人来做这件事。让交通员带底本来,我印好之后再悄悄的运出去交给黑龙会去散发。你看这样怎么样?”

“这样就好。”周洞天笑了笑,“我知道出版指导小组组织人炮制了不少乱七八糟的玩意,基本上就是性、政治和谎言的三合一。我看了几本,真是很有创意……”

“哦?都是谁写的。”赵引弓来了好奇心,他在出发前曾经在对外情报局看到过基本所谓的“真相文”的小册子。编的像模像样。

“是一个叫张好古的人搞的。”周洞天说道,“你不知道他?他现在在大图书馆里挂着一个真理办公室主任的头衔。你在大明发售的书籍,全是他坐镇审阅修订的。”

“张好古?这名字好熟悉,但是我又有点想不起来他是谁了……”

“阿嚏!”张好古打了一个大喷嚏,拿起手帕擦了擦鼻涕——临高可没有手帕纸这种奢侈品,批量制造的生活用纸只有擦屁股用的草纸和专供医疗机构和妇女的卫生纸。纯棉的手帕这种久已消失的生活用品重新出现在元老们的生活中,倒也没什么不方便的,反正有女仆帮他们每天洗衣服洗手帕。

他看了看自己面前的稿纸,密密麻麻的写满了字——张好古有自己的电脑,但是为了节约运行寿命,他只要在执行某些较为重要的工作的时候:比如“查找”、“替换”、“关键字搜索”这一类的工作的时候才会使用。

“总算快杀青了。”他慵懒的伸了个懒腰。活动了下发酸的手腕,紫檀木的桌子上,堆着厚厚的稿纸,一打写坏的蘸水笔的笔尖——按照规定要送回仓库才能领到新的笔头。一个精工细作的墨水台,这是从澳门买来的欧洲货。

张好古拿起桌子上的书稿——封面上写着几个大字《一个太医院太医的回忆》。稿子厚厚的一沓,大约有三十多万字,很是耗费了张好古的一番心血。为了写这本书,他还专门请教了刘三好多个问题,以确保书中的中医概念是正确的。

张好古是个学文史哲出身的元老,这种专业在元老院里很难受到重用。长期在大图书馆里混日子。

但是他独辟畦径,专门就历史问题上书执委会,提出了从现在起要有系统的“创造历史”、“控制历史”。他提出这一部门叫“真理部”,以体现自古至今的真理都掌握在元老院手中。

这一提案得到了执委会的“高度重视”,于是张好古就得到了新设立的真理办公室主任的位置。但是他上任之后却发觉自己的主要工作是为“出版指导小组”打工。这个由文化部代表丁丁、大图书馆代表于鄂水和印刷厂厂长周洞天三人组成的非常设机构要编撰出版大量的书籍和小册子,原本就要“消毒”,去除不合适的部分,主动送上门来的张好古就成了最好的劳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