窥觊济州岛

第五卷「进入」 | 吹牛者 | 约 3160 字 | 编辑本页

“怎么算,我们目前的船只保有量都不太够。”图上推演结束之后,索普有些失望地说道。

在演习指挥所里,所有的人都有同感。

宽广的地图桌上,覆盖在大比例东中国海地区地图上的玻璃板上已经画满了各种颜色的道道和标记。散布着各种小模型。

负责在玻璃板上标记和推动模型的女勤务兵们已经退到了后面,恭恭敬敬的靠着墙站着。往日里,女勤务兵的姿色、身材和制服款式一直元老军官们乐于讨论的话题,现在却没有一个人把目光投向她们。

不仅是元老军官,演习室内还有殖民贸易部、对外情报局等几个协作部门的代表。他们同样脸上露出了为难的神色。

发动机行动的复杂性远远超过了他们每个人的估计。尽管他们已经解决了若干先决条件:储备了物资、扩大了船只产能、招募训练了水手,甚至连检疫营地都做了扩充……但是,在如何把人运回来这个看似简单的环节上,一推演才发觉问题很不少。

从登州到临高,地图上的直线距离超过 1500 海里,从临高到乍浦,直线距离大约是 900 海里。

海上航行的一般帆船,综合海流和风向的因素,平均航速大约在 2……4 节。也就是说,理想状态下,一艘船的 24 小时可航行 96 海里,从登州到临高 15 天就可完成,30 天可完成一个航次。

但是实际上,帆船在海上不能走直线,为了取得有利的风向和洋流,一般都是走较为曲折的航线。尽管谁也没有帆船全航程航行的经验,根据海军的估计,从登州到临高的单次航程在 20 天上下。考虑到帆船时代的航行严重依赖洋流和风向,来回的时间相差一倍也不是不可能。从宽考虑一艘和谐轮每个航次的往返于登州和临高之间大概需要 40 天——包括在临高和登州进行短暂的休整和补充物资。

帆船无法做到全年航行,在中国沿海航行还要考虑躲避夏秋季的台风影响。元老院的天气预报系统很薄弱,即使在东沙、西沙等地设立气象台,无线电也做不到对航行中的船只进行天气预报的水平。所以一旦进入台风多发期,就得停止航行。这样一来,全年的航行季节不超过八个月。一年也就能来回 6 次。

把 10 万人从山东运输到海南,假设每人需要 2 吨排水量,也就是 20 万吨*人,如果要在 8 个月内运输完,就必须有每次接近 3.4 万吨排水量的运输能力给移民。算上海军和水手,还有在海南、沿途转运点和山东都维持一定船队,那就得有 5 万吨以上排水量的船队。实际上这对于临高的造船业来说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计划,就算是浙江的十万移民,采用直接输送到海南也很难完成。

即使施建涛能够在按时完成企划院的 24 艘 H800 订货,能够“全身心”的投入发动机行动的和谐轮也不到 2 万吨。再加上七拼八凑的其他船只,最多能加到 3 万吨。

要运走十万人,按照这个标准得花上三年以上的时间。这实在有点漫长了。

尽管有人提出:当年非洲-美洲的贩奴船可以做到每吨 1 人的运载标准,但是船上高达一半的死亡率显然不是元老们所追求的。

把一群营养不良,惊弓之鸟一般的难民赶上拥挤得象罐头一样的船只,在风波里一路颠簸二十多天,到临高的时候还有多少人能存活这是很难估计的。

千辛万苦的把人弄上船,当然不是准备在海上抛尸玩。怎么把人尽可能健康的运回来才是作战司令部首先要考虑的。

显然,从山东或者浙江一次性的直接把人运回来的可能性已经不大了。那么唯一的办法就是在中途设置停靠点,临时“囤积”人口。先把人口从登州尽量运出去,然后再一批一批的往回运送。

“根据我们卫生部门的看法,收纳的流民最好在当地或者靠近当地的地点先进行一定程度的净化和检疫。”代表卫生部门来开会的张土木说道,“否则人多拥挤,空气又不流通的船舱里很容易爆发各种流行病。船上又缺少有力处置的能力,不但航程死亡率太高,运到临高的幸存者的健康也会受到很大的损害。”

“我们必须得找几个中途转运点。”陈海阳说道,“最好和广州站一样,在当地或者靠近当地的某个地点设置一个前置净化营。”

临高需要的是人力,尤其是说北方方言的。但并不是说这些人力都得马上弄回海南来。第一步实际上只需要这些人送出明朝的控制区域。然后再慢慢把这些人力往海南或者其他需要的地点输送。

就近设置一个净化营的好处在于每次从登州运走的人口可以大为增加。如果说海上航行 20 天的时候每吨位可运 1 人的话,如果航行时间控制在 7 天以内,就无需在船上装载过多的水和粮食,每吨位的运载数可以提高到 4 人,甚至 5 人。

当然,这个净化营不宜设置在大陆上。尽管穿越集团拥有的武装和筑垒技术足以打退大陆上的任何一支武装,但是要在大陆上修筑一个可以容纳数万人的大营地,保卫它不被攻击,要投入的代价过大。另外,也要考虑到流民们在获得初步的喘息之后可能会因为不愿意背井离乡,或者害怕被运往海外而逃跑。

因而这个净化营地只能设置在海上,也就是设置在离岛上。

离岛不仅安全有保障——无论是明军还是海盗,进行两栖作战的能力都很弱小,伏波军只要有少量的卫戍部队和海军巡逻艇就可以保卫离岛的安全。离岛也限制了难民们企图逃亡的可能性。

关于离岛具体的地点,有人提议在庙岛群岛,也有人提议在长山列岛或者刘公岛。这些岛屿无一例外都靠近山东半岛,有一定的水源,可以短时间的支撑数万人的驻扎——当然粮食需要外面接济。也有人提议在旅顺地区设立净化营地,直接占领目前被废弃的金州城。但是这些地点或者因为靠近后金和大明的战区,容易受到大明水师的干扰;或者过于靠近大陆——当时的渤海结冰远比 21 世纪厉害得多,很多小岛在冬季等于是和大陆连成一体的。因而有不少人提议攻占济州岛作为登州的转运中心。

济州岛距离登州只有 350 海里,单次航行只要 3-4 天时间,一艘和谐轮塞进五六百人不成问题。

朝鲜当时在济州岛上的统治力并不强,在岛上的人口也不多。济州岛有 18000 平方公里,即使到了 21 世纪也才只有 55 万人口,当时该岛被李朝作为流放地和牧马场。岛上的人口最多不会超过一二万人,其中还有许多对李氏朝鲜毫无感情的官奴婢,预计不会遇到多少强烈的反抗。

岛上的防御力量很薄弱。元老们对李氏朝鲜的军事力量的底子是非常清楚的,其军备状况堪称奇葩。伏波军拿下济州岛花不了多少力气。另外,朝鲜当时面临的战略环境、薄弱的军事力量使得他们一旦失去了济州岛,也不可能来收复这个岛屿。

济州岛周边有暖流经过,气候温和,降水丰富。不但净化营最需要的水源不成问题,周边还有丰富的鱼场可以补充食物。

占据济州岛不但可以获得一个稳妥的净化营地,还能取得当地朝鲜马场的数千匹官马。这对于长期缺少马匹的元老院来说,其价值不亚于从登州运出的几万人口。

“……从长远看,占领济州岛等于给了我们一个西面干涉大明和满清的辽东战争,东面插手日本的上好基地。”力主占领济州岛的总参的罗铎说道,“以当时大明、满清、李朝、德川的海上力量,没有一家有能力发动对济州岛有威胁的进攻,我们以少量的守备部队就可以确保岛屿的安全。从登州运出的难民也不必全部运回临高,一部分可以就地安置。以后我们从大陆购买的马匹也可以饲养在岛上。”

“但是棉衣怎么办?现在可是小冰河期,渤海几乎全部结冰。没有厚实棉衣恐怕得活活冻死一大批。还有粮食。把十多万人堆积到济州岛上,后勤压力会很大。”索普说道。

“相对于登州甚至大陆上更南面一点的地方,济州岛的气温要高得多。这地方 20 世纪的时候冬季的最低温度也在0度以上——有暖流经过。李朝时代就能种柑橘。要知道淮河以北都种不了柑橘。我觉得当时的气温亦不会太低。一般的棉袄就能对付了。再说,船只从临高往山东不运人,空载吨位完全可以用来运送粮食、服装和建材。难民们上岛之后,也可以就地开展生产自救活动。哪怕是粗放式的种植也可以获得一定的粮食补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