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杭州

第五卷「进入」 | 吹牛者 | 约 3082 字 | 编辑本页

赵引弓站在船头,看着着几百年前的杭州城,小小的恍惚了一阵。

对一个对着大宋有着特殊感情的现代人,杭州更是宋粉们心中难以割舍的情结。

“行在,我来了。”他低声说道。

赵引弓一月就从广州出发,一路上先坐船乘轿,有时候也骑马,行程将近二个月,终于在三月春光烂漫之际抵达杭州。

路上的颠簸和种种困苦是不用说了,其中还遇到了好几次惊险:三次被盗贼盯上,一次遭遇突如其来的山洪。要不是镖局的人全程护送,赵引弓都怀疑光靠自己一个人能不能平安的抵达杭州城。

他的血管里现在充满了各种抗体蛋白。随身药包里带着各种药剂——包括漂白粉净水片、驱虫药、抗疟药和止泻剂。为了确保安全,卫生部告诫他最好在路上不要食用任何肉类,以免感染上某些寄生虫。如果在路途中病倒,在本时空几乎就是死路一条。所以这一路赵引弓的日子过的特别艰苦——他补充蛋白质和脂肪的唯一途径就是晚上吃草地 10 号口粮:专用的蛋白质和脂肪补充剂。包括肉干、玻璃瓶装的咸猪油和坚果仁。

这些可怕的东西让他的这趟旅途更加艰苦,眼看着杭州城就在眼前。赵引弓不由得松了一口气,盘算着到了地方得好好洗个澡,换换衣服,再把自己如同女孩子一样的长发拆散了洗个干净——旅途中洗澡不方便,头发散发出难闻的臭味,尽管他尽量保持个人卫生,身上还是多了不少虱子虮子,让他难受之极。在这个时空里到处都有这样可憎的寄生虫,旅店里更是寄生虫的大本营和中转站。臭虫尤其猖獗。赵引弓从小到大哪里受过这样的罪。旧时空哪怕是到个国家级贫困县的小镇上,照样也有干净的旅店,还算过得去的饭菜。某些地方虽然治安极差,市容混乱,好歹也不至于路途上就能见到倒卧的尸体,当街有人拉屎。

但是这一切,他一路上全看到了。不止看到,而且是经常看到。整个大明给他的印象是很差,甚至比他最坏的设想还要糟。赵引弓在 D 日就见识过古代社会的实际状况,但是他总觉得这是因为海南岛本身就是个偏僻的地方,是由于经济文化落后造成的。后来到了广州做出发前的适应性训练,广州到底是通商口岸,珠三角也是自古以来的鱼米之乡。但是一出这样的富庶之地,沿路看到的就是满目的阴暗面了。

他出发的时候正好是春荒,原本就是农民最难熬的日子。一些去岁遭遇了灾害的地方,到春天的时候存粮已经告罄,出现了大股逃荒的人群。赵引弓坐在轿子里,每每看到路上成群结队的乞丐和比乞丐好不到哪里去的农民在地里勉强耕作,心情难以抑制的沉重。

明末清初的混乱局面,他在史书里看过无数,但是现在真正的行走在这幅画卷中的时候他才感到了乱世的恐怖和悲哀——不,严格的说现在还算不上乱世,华夏大地上的人间地狱图尚未真正的展开,他行经的地面,就算到清初也还算是太平的地方,然而已经是这幅惨状。想到真正的大乱席卷过的地方将是何等的狰狞面目就不问可知了。

因为世道已经渐渐出了乱象,所以这次前往江南的旅行对外情报局做了精心的安排。不但从起威镖局抽调了三男一女的镖师队伍,还从政治保卫总局里选调了若干专业保卫人员随行。路途则尽量选择官道大路,沿着驿站走。在古代社会,这是最安全的行路准则。

为了防备沿路的“官匪”,对外情报局关照广州站,从广州的缙绅大官们手中得到了几张“八行”和拜帖作为护身符——除了可以吓退小鬼省却很多刁难勒索之外,万一遇到危险还能请求官府的帮助。用处很大。

负责护卫赵引弓的起威镖局的镖师是孙可成的一个远房侄子,名叫孙旺才。说是侄子,其实比孙可成小不了多少。是四十出头的一条壮汉。他的头脑灵活,功夫又硬,江湖经验老到。在起威也是个说话响当当的角色。而且他经常走“官镖”:护送广东卸任的官员和家眷还乡,应对达官显贵颇有一套。所以这次对外情报局就挑了他给赵引弓当保卫队长。另外也作为拆散瓦解起威中“孙家班”、“江西帮”的一个措施。原本起威里的这批骨干先后都跟随情报局和殖民贸易部的外派人员出去充当贴身护卫。

孙旺才站在他的身后,他知道元老的身份贵重,又是起威的大恩人大金主,一路招呼的非常小心殷勤。他总是走在队伍的最前面,不管是打尖、住店、定船,他都提前一步去探看状况。

眼看着一路平安终于到了杭州,孙旺才这才松了一口气。浙江,特别是浙北这一带,素来是鱼米之乡,地方富庶比起其他地方要安定很多。道路上也不再有许多眼光不善的流民。有些经过的地方,他不得不关照队伍中的所有男丁都拿着家伙“亮相”来威慑蠢蠢欲动的流民。

“老爷,这一路总算是平平安安的过来了。”孙旺才小声地说道,“您看你是今日就进城,还是先歇在城外的客栈里?”

赵引弓恨不得立刻就进城,买下一栋宅邸,马上痛痛快快的洗个澡,但是买房子置备家具这些事情不是叱咤可办的事情,但是随行的人员行李很多,得先找个客栈安顿下来才行。

孙旺才是伺候老爷们伺候惯的,见他面色迟疑,知道他的心思。便道:

“老爷不用担心,这里是三司所在的省城。不是穷乡僻壤,颇有些极其精洁的大客栈专门做老爷们的买卖的。”

赵引弓点头:“好,就依你。先找一处大客栈落脚。”

孙旺才护送“官镖”,走南闯北,到过杭州几次。上得岸去很快就把旅店定了下来。杭州是省城,又是东南富庶之地,市面繁荣,人口众多。至于服饰僭越,更不当回事。客栈里来迎接的伙计给赵引弓叫来了一乘四人轿子,又给女眷叫了二人抬的小轿。另外十多名脚夫抬运行李。

众人弃舟登岸,沿着驳岸前行,走不了不过半里路,远远的可见城墙巍峨,城门高耸。赵引弓不是杭州人,但是对杭州相当的熟悉。他知道此时的杭州城墙城门已经大多不是宋代遗物——元末张士诚曾经在杭州重新筑过城,格局已和宋代不同。但是乍见城门,也不免生出怀古的幽情来。

城关附近都是客栈,大小不同,大的金字招牌上写的是“仕宦行台”,小的便写“安寓客商”。孙旺才安排的老荣记栈自然是仕宦行台。屋宇高大,气派很大。门前进进出出的人和轿很多。伙计们川流不息。

孙旺才已经包下一大一小两处院落,小院落正房三间,大院落五间房,另外都有厢房,宽敞干净,没有惹人讨厌的各种虫子。足够容下整个杭州站的人马。负责管理杭州站内务的是赵引弓的生活秘书。赵引弓的生活秘书其貌不扬,身材瘦小,但是却是浙江人。老家在绍兴,被人卖到广东来的。赵引弓之所以当初买这么一个评级只有 D 的生活秘书,目的就有有朝一日要外派到江南活动,要配备一个本地人。他给这个女孩子起名叫“奉华”。

“这里要待些日子,你就尽量安排的妥帖的。”赵引弓吩咐她,“特别是让大家今晚都要搞好卫生工作。”

客栈里没有现成的洗浴设备,当下孙旺才就让伙计领着出去买新浴桶供元老和女人们用。其他人因陋就简,就在大院子里用皂角擦了热水冲洗冲洗就完了。

赵引弓在奉华的伺候下舒舒服服的洗了一个热水澡,换上一身干净的衣服。趿了一双陈桥草拖鞋在院中走了几步,看着挂在天空中的太阳,真是要多痛快有多痛快。这些日子来他第一次有了安定的感觉——下一步就是要在杭州打开局面了。

时间对他来说并不宽裕。1632 年的浙北大旱灾和下半年就要启动的登州计划,这两者都需要杭州站的支援。在 1632 年年初前,他必须完成在杭州的基本布局,取得足够大的行动自由。为转运难民准备好足够的物质和社会基础。

物质基础还好说——他落下脚之后,很快情报局的山海两路系统就会进驻长三角地区,以他们拥有的大量新产品来说,赚钱不难。而且财政总监部对杭州站还有特别拨款,用来支持当地的工商业。

怎么建立自己的社会地位才是最要紧的。赵引弓知道,在这个时空,商人是非常无助的,不搞大出血式倒贴的官商勾结,几乎无法在这个社会体系中立足。所以他的第一角色不能是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