规划

第五卷「进入」 | 吹牛者 | 约 3143 字 | 编辑本页

郭逸当然不许他这么滑过去——他还指着官府当他的强拆队。虽说城外需要拆的房子没多少,但是征地也是件复杂的工作。许多地主大户,还有宗族势力,没有官府出面,光凭他们自己出面购买难度太大。虽说广州已经大致是元老院的囊中之物,但是公开的明火执仗的专政还没到时候。

“都是些乡下土包子,能有多大的见识?”郭逸面带微笑,“我们也不是吝啬的不肯花钱的人,再有官府帮忙,何事不能成呢?总不会让大家白白辛苦。”

“这个,这个……”李息觉实在不敢多应——澳洲人的事,可大可小。如今已经成为官场上人人避之不及的棘手事务,他想了想,只好继续用“拖”字决。说道:

“此事事体重大,容我回去好好思量……”

郭逸冷笑一声,端起茶盏来喝了一口茶。

“这点小事,还需要思量吗?”

李息觉觉得一股寒意——倒不是郭逸散发出了强大的斗气气场,而是想到了前几个月髡贼战船炮打虎门,兵临白鹅潭,火烧五羊驿的“盛况”。当时他是亲眼目睹了官兵是如何的一触即溃,髡贼打到广州城下真所谓摧枯拉朽。

自己在巡抚幕中根本不受太大的信任。交涉的事情办得好还好,若是有半点差池,就是现成的替死鬼。万一得罪了髡贼,惹出什么事端来,巡抚说不定就直接拿自己给髡贼出气也未尝可知。

想到这里,一种无可依持的凄凉感笼罩在心头。只好点点头:“此事不知道郭东主有何高见?”

“高见是没有,这里有个方案。”郭逸的脸色又转向柔和,“此事,断不至让先生为难——不仅不为难,还是大家都有好处的事情……”

惠福街里成立了临时的“大世界项目组”。项目组由香港商务代表洪水尹负责牵头,他目前在香港无事可做——荷兰船起码得几个月之后才能来,暂时被抽调到这里负责新项目。另外一个就是未来的大世界的“总经理”:张易坤。

最初大世界项目就是张易坤先提出来的,张易坤在旧时空做点小生意,商业技能和公关技术不错,但是在临高没多少发挥余地,只好一直在商业部里混事。商业部里李梅自己还嫌工作太少没得干,他就更不用说了,因为太空了便被胡青白抓了壮丁,每天还得去芳草地兼课半天,从算数、语文、自然什么都教。

广州大世界的项目得到通过,让张易坤立刻就抖了起来——作为项目发起人、策划人,外加又专业对口,所以在组织处举行的广州大世界经营负责人的公开招聘中他很容易就得到了任命。

此刻他正在惠福街的一座院子里看着未来的大世界草图——这是几天前李潇侣刚刚手工绘制出来的。为了确保工期,梅晚专门指示梅林和李潇侣留在广州,以便为大世界项目服务。为了便于工作,给李潇侣配了一套专业绘图工具,甚至还配了专门的照明灯——电源是用广州站配备的人力发电机。

“大世界”的设计指导思想在本质上是一个武装商站兼 shopingmall。这个奇特的混合体到底应该是什么模样李潇侣毫无概念,虽然在旧时空她一天到晚干的就是绘图工作,但是从来就没有绘制过棱堡的结构图,更不用说还得带商业功能。洪水尹等人连说带画,好不容易才她明白了这些人的设想。

不过这次一次绘制出来的草图是离他们的想法还是很远。不过起码的外形总是有了。图纸上是一个“五棱形建筑群”,形象的说,类似“五角大楼”。

“有点意思了!”张易坤连连点头,“不过内部结构……”

“慢慢改吧。最好你们能出个明确的功能性结构草图给我。这样我才能具体设计。”李潇侣伸了个懒腰,“有些设想是没法设计的,和建筑功能和结构有冲突。”

“当然,当然,主要还是根据你的专业意见。”张易坤连连点头。他对女设计师很客气,不仅因为她专业相当不错,而且江湖传说她和执委会中的某人关系暧昧。有人目睹某人出入过她的公寓过夜。

“还有就是地质资料。”李潇侣说,“下来我要设计建筑结构,你们得赶快把基建地址上的地质资料给我。”

“我们一确定地址就马上派人去勘探。”张易坤看了看这个一直有点懒懒的女人,觉得她虽然白白净净,模样很斯文,一副女知识分子的模样,身材相貌也没有多少傲人的本钱,人又不活跃,一天到晚一副慵懒的模样。怎么有执委会看上她?

有关大世界的选址有多个提案,但是项目组的基本要求是在广州城外,背靠珠江。

在城外首先考虑的是离开官府的统治核心区域,有较大的行动自由,官府也便于装聋作哑。其次是有较多的空旷土地,无论征地、拆迁还是基建都比在广州搞旧城改造要来得方便。这方面广州站是有过教训的:当初修建惠福街等处建筑物的时候,光每天运送建筑材料进城就是一间很挠头的事情。道路狭窄不说,还弯弯曲曲,各种建筑材料是靠人力挑运到工地上。因为建筑材料运送效率低下,整个工期拖了不少日子。

但是大世界距离距离城市又不能太远——距离太远就很难吸引足够的客源。还增加了修路的成本。因此原本有人提议把大世界建在黄埔的提案就被否决了——黄埔到广州城的距离,除非广州站同时配套一条小铁路运送客人,否则根本无法吸引客源。

“距离城池,不宜超过 5 公里——道路良好的状况下,徒步就得一小时了。这样会大大缩短市民到我们大世界的频率。”

一个市民从家中出发,到出城,平均算他半小时路程,出城之后还得再走一小时,来会就是三个小时。花在路上的时间太多,他就不会经常到大世界来。大家讨论下来以 2……3 公里适宜。

背靠珠江主要是为了便于取水和排水。大世界的用水量很大,不能靠水井和小河供给。至于排水,自古至今大江大河就是天然的排水渠。

建造在珠江边也便于货物运输和保持威慑力。必要的时候海军的炮舰岸边一停,不管是支援商站坚守还是掩护撤退都很方便。

经过讨论,最终决定定在大东门往东 2 公里再往南一些,大致就是旧时空的大沙头旧货市场或者星之光电器城一带。这一带是珠江沿岸的淤积地带,大多数是无主的官地,征地拆迁工作量小,地方又开阔,可以容纳他们的野心。

“不过,要盖大世界这么一个巨型建筑,建材供给是个很大的问题,我们不能靠临高给我们运……”梅林看了看这个设计图,尽管设计图不完全符合张易坤的设想,但是在体量上是完全按照这伙人的意思设计的。这个“五角大楼”的每边边长有足足 200 米。整个大世界的周长差不多就是 1 公里。

周长一公里的建筑群,在本时空的规模几乎可以算是一座小城市了。梅林是干过工程上的项目经理的,当然知道这里面的工程量和需要建材的数字。

“企划院不是同意在广州城外就地建设建材厂和轻工业企业了吗?”

“所以我说征地的范围不能太小了。要把配套企业的建筑用地也算进去。”梅林说,“砖瓦、石材我们可以就地采购,但是木材加工厂是非自己造不可——古代板材加工效率太低了。”

“最好连砖瓦厂都是我们自己建,传统烧砖供给不了这么大的量。”洪水尹说。他在香港搞基建的时候,最初就是从九龙等地砖瓦窑购入砖瓦。但是很快发现购入的砖瓦不合适——尺寸过大,其次是产量太低。采购人员为了采购到足够的砖瓦很快就跑到了运费费用比购买砖瓦本身的费用还要高的地方。

“但是这些厂子设在大世界旁边合适吗?”张易坤提出了疑问。烧砖、木材加工全是高污染企业,矗在商业中心旁边严重影响环境。

“我们可以另外找一个地方,甚至不用我们自己投资。让本地的阔佬来投资。我们用技术和设备入股。”洪水尹说,“完全不愁销路,肯定愿意入股吧?”

“我们要一个水泥厂。”梅林说,“从临高运水泥很不现实,还有石灰烧制。都得就地解决。”

建材的价值低,运输成本高,即使是水泥这样相对价值较高的建材,在现代社会的销售半径也不会超过 500 公里。

水泥需要的原材料尽管广州本地出产有限,但是产区距离都不算远,又有珠江、东江、西江等水路沟通,运输便捷。

“还有木材加工厂和木器厂。”洪水尹说,“现在就近加工木材生产木器给大世界项目配套,以后还可以给香港的造船厂配套。未来还可以为新广州项目配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