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的大世界

第五卷「进入」 | 吹牛者 | 约 3121 字 | 编辑本页

“不。这种事情,得当地的名宫大观的道士出面才有影响力。我这样的一个游方道士,在那里没有根基,在士大夫和有钱人眼中就是半个叫花子,能有什么号召力?出面来济荒会不会反而遭忌。”张应宸对有这样一个能够渗透大陆的机会当然有兴趣。但是富庶的江南不比黎区,也与海南岛不同,传统道教已经扎根多年,名宫大观不计其数,有些宫观,恐怕他想去挂单都要被赶出来。宗教界一贯就是个很复杂的地方。

“所以说你可以先搞个与众不同的道观……”赵引弓不动声色,他已经在建筑总公司看到过经过张应宸首肯的云笈观模型,知道道长的“新道教”与众不同,再配合他们掌握的新医学新科技,在杭州一鸣惊人是很有可能的事情。

张应宸说:“你这是往沟里带我。搞不好我会弄个妖言惑众……”他沉吟了片刻,“不过,能在江南打开局面的话,的确是大有可为。”

“你从医入手传道。治病救人,悬壶济世,很容易就能打开声望,更何况你的医术和药品是货真价实的。”赵引弓知道张应宸心里是愿意的,只不过在故作姿态要从对外情报局手里弄到更多的交换条件,所以又补充了一句,“我们情报系统会全力支持你的。”

“好说,好说。”张应宸微笑着点头,“解救浙东百姓于倒悬也是我辈义不容辞的责任。”

双方就合作达成了一个初步的协议。张应宸答应作为对外情报局的客卿一同前往江南地区,双方在行动中保持暗中联系。双方保持情报搜集共享,对外情报局负责对张应宸在江南的活动提供支援。

“等我大宋光复之际,孤封你提举宫观使……”赵引弓开玩笑地说道。

“其实俺更喜欢龙虎山。”张应宸正色说道。

张应宸送走了赵引弓,沉吟了一会。去江南大有可为,那里有钱人多,如果能发展信徒对新道教的经济实力会有很大的帮助。但是江南的儒家势力很强,历史上几个著名的邪教在当地都没能发展起来,自己想在当地扎根发芽,不会比天主教进入中国的难度小多少。

他正在沉吟期间,又看到桌子上的何影给他的催收宗教人头税的通知——这件事宗教办已经催了他几次了。他在黎区的传教活动很成功,但是按照宗教办的要求,但凡在宗教办注册的宗教每个信徒都要征收人头税。这笔钱对于信徒主要是黎区百姓的新道教来说实在力有未逮。

张应宸对宗教办的这套管理制度还是很不适应。传教结束之后他得撰写传教报告,还得填写许多宗教办的表格,详细到每个村寨的教徒人数。

“这不是乱弹琴么,道教又不是一神教有明确的教徒身份。”张应宸心想,宗教人头税明显是对一神教才有抑制作用,对汉传佛教、道教没多大的意义。至于信徒人数,在他看来这只能估算,没法做出明确的统计。

想到这里他觉得很有必要和何影谈谈,特别是还要和吴院长谈谈。关于宗教办未来的发展方向。在张应宸看来,吴石芒的临高修会占据全部耶稣会的资助是不对的,起码应该上缴一半给宗教办,再由宗教办统一分配。

使用耶稣会的资金搞宗教活动这是元老院首肯的,但是吴院长的优势也是在太明显了。张应宸传教一年多来痛感不管干什么,钱都是最要紧的。

荷兰东印度公司使团圆满的完成了他们的任务。双方签署了贸易协议之后,范·德兰特隆在顺利的销售完所有的货物之后,“马格德堡”号在临高装满了糖货、玻璃制品和杂货扬帆启程。草约将呈送巴达维亚的东印度公司评议会和元老院审阅,在得到批准之后最后换文。协议以荷兰语、汉语和古典拉丁文三种文本签署。以古典拉丁文文本为准。

在此之前,双方还签署了一个领事协议。虽然很多元老认为这个领事协议犹如放屁,一旦翻脸还得靠大炮解决问题,但是司凯德认为规矩要从这一刻就立起来。

虽然 17 世纪的荷兰人不见得有认真履行领事协议的思维,但是只要他们签了。临高以后就有足够义正词严的藉口去强制执行。正如大清不懂欧洲式的外交,英法用大炮来强迫它理解遵循规则一样。未来的外交规则,元老院也会用大炮来灌输给其他人。

荷兰人扬帆启程的时候,在临高各路外派团队也先后启程了,第一路启程的就是就是返回广州的广州站人马。他们将重新开启广州站,恢复公开身份,随后再利用处在大陆的优势,帮忙安排前往江南、辽东和山东的外派情报人员的行程。广东毕竟是水陆大码头,交通属于较为便利的地方。当地还有起威这一机构存在。目前的状况下,对外情报局认为不宜走海路,还是从广州出发,翻越五岭,走江西进入大陆腹地。

重返广州的事情,从和李洛由达成正式的和约之后就开始着手进行了。协议尽管签署的白字黑纸,但是在执行中郭逸等人算是受够了大明官府慢吞吞的效率,好不容易挨到了二月底,协议上的多项条款才先后得到了落实。尽管还有些赔款和退还的工作没有彻底完成,但是大致已经差不多了。

乘着等待条约落实的空闲,广州站的人和殖民贸易部的主要策划人员,就广州站下一步的业务扩展进行了讨论。现在广州站挟着胜利的余威回到广州,仅仅继续过去的那点业务就无法满足元老们的野心了。有人建议,在广州搞一个“澳洲式生活”的窗口。不仅销售各种商品,还要将现代生活的种种享受和理念传达给广州乃至全广东的有钱人。让他们在澳洲式生活方式下耳渲目染的“被腐蚀”。

概念类似于过去的紫明楼。但是新版的“澳洲式生活窗口”将更为大众化,面向的受众也是较为富裕的普通百姓为主,而非紫明楼这样非富即贵的人才能去得高级会所。

计划中的澳洲式生活的大样本,被某些元老称为“广州大世界”。和旧时空的大世界或者更新一些的商业中心类似,是集吃、住、娱乐多方面的综合性大型商业体。或者按照某些人的提法,就是直接修建一个 Shopingmall,里面吃喝玩乐加购物,转上一天都转不完。

这个计划从年前就开始策划,最初只是某个元老无聊中在内部 BBS 上提出的建议,随后得到了广泛的支持,于是从最早的一家大型百货大楼最终变成了宏伟的棱堡式的商业建筑中心。

BBS 上对此感兴趣的元老们为这个“广州大世界”制定了详细的计划,从选址、建筑模式、经营方式到经销商品的种类都做了一一规划。有人还干脆绘制出了建筑效果图。

根据元老军政计划提案制,这个方案根据规定由飞云社提案,进入了元老院的正式讨论流程。

在提案中不仅列举了利用“大世界”推广澳洲商品和澳洲生活方式,而且对经济效益来说也是很可观的。

大世界的交流是双向的,穿越众在这里销售的货物换来的白银,可以就地再开设新的产业,大量地收购珠三角当地的原材料——特别是本时空丰富的农产品。原材料除了运回临高加工制造之外,还可以在广州当地设厂加工再进行大陆销售。大量的货物交流势必在经济和生活的方方面面的对本时空产生巨大的影响力。在当地设厂可以就地使用广东当地的人口作为廉价劳动力,而非现在费时费力地人口转运模式。

文德嗣对此也非常支持,在他看来广州大世界就是他理想中的“德隆商社”的模式。而这个模式以后可以在任何地方运用。

这个宏伟的计划让郭逸和企划院的人都始料未及。按照郭逸呈报给企划院的计划,返回广州之后,首先是对三紫产业进行恢复——根据广州情报系统的汇报,三紫产业虽然属于“官封”,但是负责封店看守的衙役吏员们在其中进行了广泛的掠夺:当官的看上不的各种木器、生财家伙,小人物们是荤素不忌的。货物等值钱的既然已经没官变卖,但是家具、陈设之类的东西照样有人要。大半年下来,三紫产业已经破落不堪,连广州站在惠福街的住宅也被糟蹋的不成模样。

完成了恢复计划之后其次才是扩大经营规模,项目是紫明楼的第二家分店——或者叫“旗舰店”,比一号店规模更大,设施更新。二号店的建设原本就在计划之中,要不是突如其来的大明讨伐应该已在施工中了。

当然,对广州站的人来说,“广州大世界”的方案他们是欢迎之极,但是对企划院来说,突如其来的大型项目影响了他们的规划。涉及到大量的计划外投资和物资调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