贸易

第五卷「进入」 | 吹牛者 | 约 3083 字 | 编辑本页

范·德兰特隆和原先的“马格德堡”号的商务员办理了交接手续,这艘船从荷兰开来只有几个月,经过修整之后状态还相当好。因为这一次是前往未知势力的港口航行,有一定的风险。船上配备的人员做了加强。全船配备了一百二十名水手和四十名士兵。船上原本只装备了 4 门大炮,又额外安装了 4 门。虽然前往海南岛的航线只能算是一次短途航程,但是船上依然配备了两名军医来照顾船员们——尽管他们有多少用处实在难说,没有一次航行船上不往大海里抛下十多具乃至几十具尸体的。当然,船上也少不了一名牧师来照看船员们的灵魂。

范·德兰特隆和船长、冈萨雷斯、莱布·特里尼进行了一次简短的会议。总督给予范·德兰特隆的任务是打开和澳洲人的贸易,同时尽可能的搜集他们的情报。要达成目的,首先就是选择合适的贸易商品:如果澳洲人对他们运去商品不感兴趣,那么不管是贸易关系还是搜集情报都无法办到了。

范·德兰特隆感到非常棘手,这里没有人和澳洲人发生过任何贸易往来,谁也不知道他们喜欢什么,需要什么。澳洲人既然在中国沿海,中国人的货物:丝绸、生丝、瓷器这些他们肯定能够得到充分的供应,而从他们大量输出糖货、纸张。玻璃制品来看,他们自身又有很强大的制造能力。范·德兰特隆想来想去,整个东印度群岛他们有兴趣的产品可能只有香料了。胡椒、肉桂、丁香这些东西,是中国人为数不多愿意从荷兰人手中大宗进口的商品。

如果找不到合适的大宗出口商品,范·德兰特隆就只好运去大量的白银去和澳洲人交易,这是公司最不希望看到的贸易状况。

总督的秘书官给了他的一份关于澳洲人基本状况的小册子。范·德兰特隆仔细研究了澳洲人的进口商品。他们进口的东西五花八门,但是最大宗的商品是大米、木材、生铁、各种金属和棉制品。特别是棉制品,进口数字非常之大。范·德兰特隆大吃一惊,因为根据小册子上的所说,仅仅从一个贸易商手里,他们从印度买去的棉布、棉纱就超过了东印度公司开展对华贸易以来各种纺织品历年对华销售的总额。事实上,东印度公司不仅没能销售多少棉制品给中国人,反而每年从中国商人手里进口大量的“南京布”运销。

显然他们对纺织品有很大的需求。范·德兰特隆想。不过棉制品上恐怕他是无能无力了,这些东西大多是英国人在运销。巴达维亚没有棉制品的库存,除非派船从印度采购了运来——时间上显然来不及。

至于生铁和金属就更加匮乏了,不管是铁器、铅和铜,目前为止他们要么从欧洲运来,要么是从中国和日本进口。原本就相当的匮乏,无法出口。

不过巴达维亚有大量的荷兰麻布——这是荷兰的一项大宗出口工业品。因为价格低廉,在欧洲市场上实际上形成了倾销。当时有人形容它的价格低廉到“最穷的人也能用它来制作衬衣”。此外,他还准备运去一些优质呢绒。呢绒在中国虽然不能畅销,但是作为奢侈品一直是有人购买的。

考虑再三,又反复了研读了这本小册子。范·德兰特隆最终为“马格德堡”安排了一张货物单,准备运往临高销售的货物有:大量的香料、荷兰麻布和原木,少量优质呢绒。因为从小册子上看到澳洲人穿着的衣服多半是蓝色和灰色,他判断澳洲人缺少除了靛青以外的染料。有在货物清单上加上了苏木之类的染料。最后,他又装上了几百包本地的稻米。即使欧洲人在东印度也只能以稻米为主食。

由于荷兰人当中没有人去过海南岛,但是他们知道临高的确切经纬度,而且荷兰人经常前往越南贸易,对当地的状况并非一无所知。参考海图和搜集到的情报,范·德兰特隆大致知道临高就在琼州海峡之中。他只要走前往越南的航线,抵达越南之后再折向东航行,进入琼州海峡就能找到临高。

“马格德堡”号起航之后,穿过巴邻旁海峡,航经苏门答腊岛,菲律宾群岛,经过三十五天的航行,抵达了金伯兰湾,在当地补充了粮食和淡水之后,“马格德堡”号将航向转向东北,准备横渡北部湾寻找进入琼州海峡的入口。

由于李丝雅提供了临高的大致经纬度,所以航行很是顺利。“马格德堡”号在 1631 年的 2 月初航过白龙尾岛,船上的水手发现了陆地——根据他们手中的海图,这里应该就是海南岛了。

“马格德堡”号小心翼翼的沿着海岸航行——迄今为止还没有一艘欧洲船只进入过琼州海峡。在沿岸航行了几天之后,他们终于发现了狭窄的海峡进口。然而这个时候,在桅杆顶部了望的水手却发出了“有船只靠近”的警告。

“战斗准备!”船长立刻发出了命令。

闻讯从艉楼赶出来的范·德兰特隆立刻大声喊道:“没有命令不许射击!”

他深怕来船是澳洲人的船只,万一发生武装冲突,对自己的使命有不好的影响。

果然,从左舷两个罗经点的地方,海平面上渐渐地出现了一艘单桅帆船。

范·德兰特隆双手撑在船首舷侧扶手上,盯着这艘挂着满帆疾速而来的三角纵帆船。这种船在东亚海面上是非常罕见的。是再典型不过的欧洲式船只,这艘船看上去不大,船型非常的漂亮。让他想起了在地中海沿岸和英吉利海峡里见到过得那些单桅纵帆船。

桅杆的顶部飘扬着的是他不认识的旗帜,他把目光投向船只尾部,一面蓝白相间的旗帜飘扬着——和小册子上说得一模一样,这是澳洲人的海军!

“这条船可真奇怪。”冈萨雷斯说,“三角纵帆船!他们是从哪里搞来的?我在东亚从没见过有人使用这种船只!”

商务员看了一眼在旁边说话的军官,这是一个西班克——范·德兰特隆讨厌所有的西班牙人。从前他可没少听过西班牙人在独立战争期间犯下的种种恐怖暴行。

“降下三角旗!”范·德兰特隆命令道。这是向对方致敬,表示无恶意的一种表示。当然对方是不是明白含义就难说了。不过范·德兰特隆认为澳洲人既然使用一艘典型的欧洲式船只,大约对航海信号也是了解的。

果然,对方也报以同样的回礼。并且帆船在渐渐地靠上来。

莱布·特里尼也出来了,他拿着自己的速写本。用炭条飞快的在本子上绘制着帆船的速写,问道:“你说他们想干什么?他们就在我们的航线上等着。是要和我们接触吗?”莱布·特里尼是第一次到东亚来,更是第一次远航。

“不知道。或许想和我们接触,也许是要攻打我们。马上让所有人做好戒备。”冈萨雷斯说道,“他们的船小,全体加起来最多也就五十人。何况我们的船舷高得多,即使发生白刃战也有优势。让人把所有的旋转小炮都装填好。”

范·德兰特隆命令道:“不要落帆,继续航行。”在海上与陌生的船只靠帮是危险的。大船被小船靠帮攻击,最后被白刃战夺取是屡见不鲜的事情。

“……船检……”对面有人在喊叫。

“哦,好像是西班牙语?他们在说什么?”

“停船检查!”对面小船上的喊声更大了一些,虽说是西班牙语,不过腔调很奇怪。

“奇怪,他们说得是西班牙语!”冈萨雷斯眉头一皱,“要我们停船检查。”

“我们挂得明明是亲王旗。”

“也许他们不知道亲王。”冈萨雷斯对荷兰人谈不上喜爱,当然对亲王殿下也无好感。

“哦!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西班牙人哈哈大笑起来。“您看如何处理?亲爱的商务员先生。让他们在这茫茫大海上登船临检么?”

“当然不,这样不安全——再说他们也未必就是澳洲人。”范·德兰特隆说道,“继续航行。”

但是对方的航行速度很快,而且船只比他们要灵活得多。很快这艘三角帆船就已经和他们并驾齐驱了。这会他们能够更清楚地看到对方了。这艘三角帆船看上去很新,应该下水没有多久,甲板上有火炮,已经脱去了炮衣。一些穿着蓝色短衣的水手正在甲板上跑动。

所有的人都紧张起来。炮手和火枪兵点着了火绳,不值班的“王子队”的水手们也用大刀、斧头、匕首之类的武器武装起来,准备随时投入战斗。

这时候,纵帆船的艉楼上出现了一个人影,他把一个圆锥体的套子放在嘴巴上,用中国话大声地说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