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倒

第五卷「进入」 | 吹牛者 | 约 2455 字 | 编辑本页

郭芙送走了女卫生员,接着坐下给每个病人写病假条,盖上卫生所的章。她正忙着,抬眼看去忽然看到河马正站在急诊室的门口。

“河老师——”她慌乱地站了起来。

河马轻轻的用手指做了个“安静”的动作。他小声说道:“我全部看到了,你做得很好。”

“谢谢老师。”她害羞地说道。

“到目前情况怎么样?”

她用几句话简单介绍了病历、她的诊断和治疗情况。

河马点点头,问:“蘑菇碎片一会送到实验室去分析一下。到天地会去叫个人过来看看——他们对菌类经验很丰富。”

“是的,老师。”

“你今天的判断非常果断。”河马赞许道,“当一个医生,不但要有临危处置的能力,还要有果断的判断力——特别是面临病人生死的瞬间需要你作出决断,稍一犹豫就会造成延误。”他说道,“但是决断是建立在良好的医术基础之上得,否则就是草菅人命了。你掌握知识扎实,治疗起来又很果断。以后会成为一个好大夫的。”

郭芙不好意思地说道:“谢谢老师的夸奖。”郭芙注意河马的脸。在她看来,河马的脸上反映着他的思想、性格和对别人的理解和同情。她心里在想:他的伟大是自然的,不是做作的,所以使人觉得不勉强。

这更使得刚才他对她的能力的评语意味深长、暖人心田。于是她突然之间象得到什么启示一样打破了过去几个月蕴藏着的谜团,她顿然省悟过来:她已经深深地、热烈地喜欢上了这个男人。想到这儿,她觉得耳根一阵发烧。真糟!不知道脸上带出来没有?。

河马对她抱歉说:“我们就谈到这儿了。今天又排得满满的,我得去上课了。”他向她一笑,“没有别的事情了吧?”说着轻轻拍了拍她的脸颊。

这一接触便象有一股电流传遍全身,使她感到窒息、感到迷惘。

“我也要去检查药房了。”她说着,心头小鹿似的乱撞,情思如波涛翻滚。

河马说:“有什么问题就告诉我,今天早晨来不及检查你的功课了,晚上我会来检查的。”

她低着头:“嗯。”说着身后的门被关上了,她闭了一会儿眼睛。

接下来的时间里,郭芙象往常一样,先是在药房盘点了药品,然后去听河马的授课。她和几名二期生一起接受医士的培训。下课之后她在卫生所的食堂匆忙吃完午饭,又接着随同河马看门诊。下午送来了一名需要紧急实施骨科手术的伤员。河马上了手术台,郭芙一个人对付门诊。今天的病人特别多——田独镇上发生了一起火车出轨事故,一人死亡,三十人受伤。小火车送来的伤员担架挤满了走廊。到下午 17 点钟的时候,郭芙已经处理了了四十一名新病人,给十四个人清创缝合伤口,七个留院观察,二个做了骨固定——留待河马下了手术台亲自来处理,还有二十来个病情不严重,她根据病情简单处理了伤口,又开了药,几个需要休息的还得到了病假。

17 点是下班的时间,而郭芙一直工作到差不多 18 点才把事故的病人全部处理完,最后一次巡视了病房和观察室离开了门诊。在门诊上经过这么长的一段折腾,精疲力竭的郭芙会大大松口气,为又能自由地回到她那间小宿舍而备感高兴。她全身上下每一块肌体都渴望着她那张舒适的床,渴望一口气美美地睡上八九个小时的觉。

卫生部在每个医疗机构都配备有宿舍。作为护士长,未来的医士。她的宿舍是双人的——她和一个二期生住在一起。

虽然已经累得疲惫不堪,但她仍想先洗个澡——在门诊上经历了太多的伤痛、鲜血和污秽,她急于要把自己洗涤干净。

浴室里依旧静悄悄的,交接班洗澡的护士们已经离去。屋子里水汽很重,墙壁和地面都是湿漉漉的。她长长地舒了一口气——高度的紧张之后的松弛感令她浑身酸软。脱下护士制服,丢在洗衣筐里。洗衣组会收取这些衣服统一洗涤,再用蒸汽消毒。她打开淋浴间水龙头,透过热水的冲洗,获得完成工作的解放感。

郭芙打开热水龙头,热水淋在她的脸上,河马的手在在她脸上上留下的感触还没有完全消失。她回味着这一瞬间的触感,轻轻的抚摸自己的脸颊。皮肤变得异常的敏感……温暖的水流打在她的胸脯、小腹和大腿上……

“唔……”

郭芙深深叹一口气,皂角豆有千斤重似的,脱离她的手掉落在地上,她无力站在那里,后背靠在瓷砖的墙壁上支撑身体——后背的冰凉感和前胸的灼热给身体带来奇妙的感觉。

“都是……老师不好……”她轻轻地闭上了眼睛,脑海里浮现河马的音容笑貌。

……

郭芙洗过澡换过干净的制服——除非是出诊在外,不然她随时会被叫到卫生所去。从后楼梯来到三层的主任办公室,轻轻地敲了敲门。

“进来!”里面传来了河马浑厚的男中音。

她迟疑了片刻,又摸了摸自己的脸颊才推门走进去。见河马正对着墙上的读片橱观察着几张骨骼 X 光片。

“河老师。”她恭恭敬敬地叫道。

河马看了她一眼,目光却依旧紧盯着挂读片橱上的 X 光片。

“怎么样,今天的门诊顺利吗?”

“顺利。”她大概的汇报了下门诊的状况,又把病案册放到他的桌子上。

“嗯,”河马说,“你过来看一眼。”

郭芙靠近玻璃壁,嵌在墙壁里的灯光把几张 X 光片照得雪亮。

读片是一个医生的基本功。河马不但专门上过这门课程,还时不时地抓住机会让未来的大夫们实地来进行判断。

“病人有尺骨骨折……”

“显而易见的事情我看得到。”河马说。

“是。”郭芙仔细地看着片子:“股骨的陈旧性骨折——已经自愈了。”

“很对。”河马点点头,“其实这个人的胫骨也有自愈的痕迹。”他用铅笔指点着,一只手落在了郭芙的胳膊上。

“嗯……可是……这……这两处骨折应该是很难自愈的……”

“从这两处骨折的愈合状态看显然是发生在儿童期,而且可能也接受过中医的正骨治疗。”河马分析着 X 光片,说得头头是道。

郭芙知道这 X 光片的主人大概就是今天工伤事故里的一个工人。河马诊断之后发现仅仅打石膏是不成的,准备给他打几个钢钉先固定住。

“这次手术还是你来当我的助手。”河马说,“有心理准备没有?”

“有。不过您说过,骨科手术是个体力活,我怕自己没这把力气。”

“除了力气,也需要技巧。”河马微微一笑。不知这怎么的,郭芙的心猛然一震,心砰砰的跳着。

“老师……”

她的话音未落,他的双手已经紧紧地搂她的纤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