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婚

第五卷「进入」 | 吹牛者 | 约 3122 字 | 编辑本页

勋素济勉强抬起了脑袋——头痛欲裂,昨天的晚会上喝多了。鸡尾酒好喝又不觉得烈,他杂七杂八的喝了许多下去,结果到文总讲话的时候他已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后面的助兴的文艺节目也没看到——听说有 S 级女仆跳 nobody 和 Gee Gee。虽然跳得很是生疏,但是还是让宅男们大呼过瘾。

这会,他只能坐在床边听莫笑安的介绍了——莫笑安是办喜事的时候当他傧相的。

“这么好——”勋素济的口水已然流了半尺长,“后面还有什么?”

后面还有某男元老的女友某女元老上台唱了一首《轻飘飘圆舞曲》:边唱边跳,超短裙飞舞,虽然穿着安全裤,但是白白的大腿不断的在宅男们眼前晃动还是惹来了狂热的喝彩声——除了某个脸色很不好看的男友。

“操——”勋素济痛苦的掩住了面孔,“别说了。”

“没事,你都要洞房花烛夜了……”莫笑安安慰他,“大腿,每个女人都有。”

“洞房花烛夜算什么……”勋素济痛苦地说道,“有些东西错过了可就没有了。”年轻的女元老在各方面当然更符合宅男们的嗜好。

“别扯淡。”莫笑安说,“以后只会质量越来越好。再说女元老 COS 也没神马好看的。”

“什么?!”勋素济猛得站了起来,又脚一软跌坐下来,“COSPLAY?”

“是啊,COSPLAY。”莫笑安说,“生或死……”

“老天!”

“——因为尺度太大,被否决了。”

“靠,你别吃了吐啊。”勋素济痛苦地说道,“还好,等下次再 COS 好了。”

“小裴 COS 了不知火舞。”

“嗯嗯,光她那身打扮就够火辣了。”勋素济回味道——裴莉秀在整个会场上穿得最为显眼。

“话说裴姐就是给力啊:不是连裤袜,不是打底裤。兄弟们都鉴定了:绝对是直接上 T 裤!”

“靠靠的。”勋素济一面孔又羡慕又后悔的混合表情。

“哈哈,看得几个归化民和土著鼻血狂喷啊。”莫笑安似乎是很高兴,“不过有人说这是不是会给他们留下我们‘荒淫无度’的印象……”

“他们懂个屁!在这帮土著看来女元老穿超短裙还是有伤风化呢!”勋素济很是不屑,“样样都跟着土著的感受,我们还干屁个革命。移风易俗!首先从缩短裙子长度开始!”

“老兄所言极是。”莫笑安连连点头,继续介绍,“还有《尾行》的 COS,潘潘和门多萨也 COS 出场了。COS 的什么我没敲出来,不过裙子够短,大洋马的大腿就是好……”

“呜嗷——”勋素济一头栽倒在枕头上。

“可惜,”莫笑安遗憾的总结道,“老方的思路不错,但是服装和道具就有点不到位了。临时拼凑起来的,只能算还凑合。”

“有妞看就不错了。”勋素济想到说得这么热闹,自己啥也没看到,顿时超级失落,更不想起床了。

“你还是赶快起来洗个澡,收拾收拾,今天要当新郎官了。”莫笑安劝道,“一会还要去迎亲呢。”

“我脑袋疼。”

“脑袋痛也得做新郎官。起来吧”

勋素济在莫笑安的催促下勉强起了床。莫笑安把金喜善叫了进来:“把你们老爷好好打扮打扮。”

金喜善今天打扮得喜气洋洋,很是利落。她换上了柳正等人组织的“华夏社”——这是新注册不久的“皇汉”社团——推出的“新版汉服图鉴”。她穿着一身“新汉服”女装,其实就是带点汉服元素的现代女装。纸样是郑尚洁看着图鉴设计裁剪出来的,就在莫笑安管辖下的服装厂特供部制作,用料和做工都是绝对的讲究。

双鬟上戴着一圈红色的小花,戴着全套的首饰。笑吟吟的进来先给勋素济蹲下福了福:“首长大喜了。”

勋素济好像有点不敢面对她的模样,眼神游离着干笑道:“好好好。”虽然过去每天都幻想着享受齐人之福,但是真得要来到的时候,他还有点不大适应——总觉得自己愧对金喜善了。

然而刘美兰虽然不是什么美女,但是细腰长身,胸大臀圆。身材上就比又小又瘦的金喜善要占优势的多。所以他的心中也很是期待。

勋素济平日里为了工作方便,一直住在食品厂的办公室里。现在结婚了当然不宜再住食品厂。作为即将结婚的人士,他第一批获得了百仞新城的住房摇号资格,弄了一个中户型。

装修房子、买家具这些事情用不着他费心思,看好了款式之后一切由办公厅负责。结婚的仪式,吴石芒原本企图让婚礼在百仞大教堂举行,还鼓吹了一番提供的种种服务:管风琴伴奏、童声合唱、神父提供起誓言证言……

“你要是想来得西洋风,把欧洲神父叫一个来专门给你证婚!——四个神父随便挑!要不喜欢西洋人,就让我这个院长帮你们证婚!”

勋素济原本是无可无不可——在教堂结婚也不错,气氛很好。但是立刻遭到了“华夏社”的坚决反对。认为不是教徒却到教堂结婚是崇洋媚外的表现。勋素济没想到结婚还闹出“政治正确”的问题来,最后为了避免争论决定在商馆礼堂里的举行婚礼。

出席婚礼邀请对象不是所有元老——全涌来首先就坐不下,二来有很多人他也不熟悉——结婚毕竟是私人的事情。最后决定只向自己平日里有来往,有交情的元老发帖子。其他元老就送喜糖喜饼一份。勋素济不喜欢领导讲话之类的事情,所以也没给执委中的文、马等人发请柬。

“办公厅的萧子山你得请,”莫笑安提醒他,“他分管元老日常生活琐事。你结婚的事情他出力不少,而且将来成家之后还有许多事要求教他的。”

“当然,当然。”勋素济连连点头。

刘家寨里,张灯结彩,喜气洋洋。要和元老结亲的消息早就传遍了整个刘家寨,不管是刘家本族还是有亲戚关系的外姓,一个个都觉得面子上大有光彩。要知道,勋首长不是纳妾,不是买丫鬟,刘家的女儿是正大光明的嫁过去当穿红裙子的太太!这份面子,整个临高哪个大户家有?

刘友仁站在装饰一新的大厅上,看着忙进忙出的家人们,脸上露出一种高深莫测的笑容。倒是刘美兰的爹,原本是族里根本不受重视的旁支远房,现在成了人人羡慕恭维的对象。他今天穿着新剪裁制作的衣服,笑得满脸开花。

刘家寨方面,原本就打算大操大办一番——刘友仁因为刘美兰只不过是本家侄孙女,论及亲属关系是远房宗亲而已,恐怕元老们认为他不过是借花献佛,所以在几个月前就特意将刘美兰认作孙女。同时备下了一份非常丰厚的嫁妆,其中还包括了四名丫鬟:在男女比例严重失调的临高,光这四名正当年华的丫鬟就是极大的手笔了。

“这不妥当。”居中奔走的张有福说道,“我听说萧首长说了,元老们的住房不大,你要送四个丫鬟,恐怕都没地方安置。”

“不送丫鬟,就只有多送金银了。”刘友仁觉得为难,一般嫁女陪送,除了新娘的首饰、衣物、料子之外,还要有大量的家庭用具和器物。买这些东西,考究的人家要到琼山甚至广州去购买。但是澳洲人自己制造的器物用具无不精致万分。自己就算花了大价钱从广州采购过来也未必能入对方的法眼。

但是金银这东西,在临高也不是常见物,地主多的是粮食——总不能用粮食做嫁妆。刘友仁思来想去,实在想不出陪送什么。最后还是他的族侄兼师爷刘光表出了个主意:陪送了一百亩水田。刘友仁觉得还不够数,关照再加上二百亩丘陵坡地。

“伯父!那二百亩坡地上面除了草什么也没有……”刘光表表示担心,这会不会让勋首长动怒?

“不要紧!有天地会,美台洋那地方也能种出粮食来。他亏不了。”刘友仁很有把握。

这个手笔,在临高当地也算是数一数二的了。刘友仁虽然心疼这几百亩地,但是他已经有心要“从龙”了,只要能现在攀上元老的亲事,何愁将来不荣华富贵!

“现在他们还瞧得上美兰,将来,恐怕就是我等平民小户家的女孩子能入他们的法眼了。”刘友仁说道。

“伯父说得是。”

婚礼贯彻元老院“移风易俗”的原则,简化了婚礼过程,包括合八字、看时辰、拜天地之类的过程全部废除——勋素济也不愿意折腾这套繁礼缛节。刘家的人虽然对此颇有微词,毕竟不敢违碍元老的意思。除了送贴的礼节照旧之外,婚礼就按照 21 世纪的模式进行了。执委会借出了红旗马车作为迎亲之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