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贺词

第四卷「新澳洲」 | 吹牛者 | 约 4134 字 | 编辑本页

王赐畏畏缩缩地走到木露台上,铺上白色桌布的餐桌上已经摆上了一副副的餐具:盘子、勺子是临高的瓷窑自己烧制的骨瓷,上面烧制着元老院的“国徽”:金色的双头鹰下的齿轮麦穗和圣船。酒器是玻璃杯,只有筷子是从广东买来的:全部包着象牙。每个座位上都摆有座位卡,便于大家寻找自己的座位。王赐落座之后发现自己身边坐得是孙瑞伍,这才心稍稍安定,他可不想和某个髡人坐在一起。

孙瑞伍叼着一支“圣船”正在四下张望有没有人上菜,王赐看他的衣着打扮就知道比过去发达了许多,心中大为不忿。孙瑞伍除了是临高的典史之外,还是髡人搞得什么征粮局坐办。想来必是从髡人那里得了许多好处,是地地道道的明奸。

孙瑞伍倒是没王赐这样满腹心事,还笑容可掬地和王赐打招呼,打听最近县学的费用够不够用之类的官场客套话——当然就算有问题他也只能“研究研究”,王赐也只好随口敷衍他几句。

“这冰雕比去年的气派。”张有福在他们的对面座位上——他还有点不大适应直接坐在几位官老爷的对面,大眼对小眼的,屁股有点坐不住,便找了个话题。

在木露台的中间和去年一样布置了一座巨大的冰雕,本地的石工这一次终于在美术专业的元老指导下雕出了除了石狮子之外的其他作品——一条从波浪中跃起的海豚。在煤气灯的光芒下晶莹剔透,光芒四射,让人不敢直视。

要在去年这的确是让人吃惊的奇观。但是如今在临高冰块是大众货了,一般归化民和土财主都用得起,冰雕就引不起大家多少惊叹了。

几个人故作欣赏了半天冰雕,终于某个人肚子里的肠鸣声打破了这尴尬的局面。众人面面相觑,心道这酒菜怎么还不上桌?那边香味一阵阵地扑鼻而来,这边个个都饥肠辘辘了——象张有福、符不二之类的小地主,今天干脆是午饭都没吃,准备来一顿吃个饱。

再看其他桌子上,元老们已经在吃喝起来,最不可思议的是髡人居然自己上菜!他们一个个手托大号瓷盘,上面堆满了菜肴,有人还拿着酒杯,或坐或站吃得津津有味。这算是什么规矩?

正迟疑间,忽然来了一名身材高挑的年轻女子,穿着黑色的连衣裙,围着白色围裙,笑容可掬的让他们自己到餐台取菜。

王兆敏和髡人接触的多,知道穿着这种衣服的都是髡人的通房丫鬟,最最得罪不起的枕边人,忙满面堆笑地拱手致谢。

“……几位老爷不用带盘子过去取菜,那边有干净的盘子用。”女仆用训练出来得“全日空”式的微笑说着,“酒水餐台上也有。”

众人想这倒是别致的做法——古人有身份的阶层宴饮虚礼极多,正常的官宴不去说,有头献、二献的花样,就算是私宴也少不了一番安坐叙礼的功夫。这会髡人不但没有任何礼数,连上菜倒酒也一概自理。王赐不由暗骂髡贼“毫无礼数”,自己端着盘子取食不成了施粥棚前的乞丐了?

一时间几个官儿和本地的缙绅都有点落不下面子——身边又没有仆人可以差遣。但是几个土财主已经饿得慌了,不管有礼无礼,拱了拱手就直扑过去了。不一会便端来了成盘的美味佳肴。这下众人再也忍不住,连吴县令都施施然地站起来,踱着方步往食桌前去了。

王赐强忍片刻,终于熬不住腹中的饥火。餐台边灯火通明,香气扑鼻。王赐简直不敢靠近自助餐台——“酒池肉林”四个字一下涌入了他的脑海——上面的东西太丰盛了!不要说在这小小的临高,就是他的家乡府城的官府大户的宴会上都没有这样的排场!各种食品让他眼花缭乱,真所谓见所未见,闻所未闻。正在诧异间,只见张有福左右开弓的端着三个盘子,连胳膊上都放了一个,不管荤素肉食海味堆得满满的,嘴里还叼着一串烤肉串。

王赐稀里糊涂跟着前面的一个元老拿了许多东西——他原本不想拿这么多。王教谕自认为自己多年来甘于粗茶淡饭,对美味佳肴有了足够的抵抗力,没想到有条件不吃和没条件不吃根本就是两个概念,肠胃在大好的食物面前发出了激烈的抗击,使得他不由自主了拿了许多东西:蟹饼、椰丝炸虾、炸鱿鱼圈、洋葱圈、烤鸡肉和炸红薯条,又取了一块鸡扒,几小块铁板沙朗——他不知道这是牛肉。看到一边在铁板上在煎鸡蛋,又要了一个。王老爷日子过得清贫,鸡蛋也算奢侈品。

接着他又不知道怎么得来到了饮料桌前,这里排列着雕花玻璃的大缸和小酒桶,里面放着好几种颜色的液体。王赐看了半天不知道该选什么好。最后是站在桌子后面的女仆从一个浅黄色液体的玻璃缸里舀出一勺倒在杯子里递给他——他喝了一口只觉得酒劲醇厚,口味清爽,不由得连着喝了好几杯。

“这位老爷,这是烈性酒……”女仆见这老爷连着喝了好几杯,有点脚步踉跄赶紧劝道。这是用朗姆酒、柠檬汁、砂糖和清水兑成的鸡尾酒,喝起来容易入口,实际后劲很大。

“胡言!”王赐摆出老爷的架子斥责了一声,晕晕乎乎地回到了桌上,吃了一口沙朗,丰润肥厚的口感加上黑胡椒的辣味,让他差点连舌头都要咬断了,他又很快的吃下了一只炸虾,抬眼看见几个身材窈窕的女仆们走动着收拾盘子,细腰丰臀摆动如风中之柳……这位教谕老爷忽然悲从心来,竟然落下泪来——他发现自己过去的生活就是一片虚无的空白。

元老们没有这么复杂的心境——虽然这样丰盛的伙食也是 D 日之后的头一遭。特别是肉类,过去从来没有这样丰盛的供应。大家吃得很是尽兴。吴南海和几个元老站在餐台旁正在高谈阔论,大家都接到了吴南海的喜帖,见面之后自然要恭喜一番。

“这顿饭这么好可都是你们农业部的功劳啊。”何影已经有点微醺了。

“现在量还上不去。”吴南海得意道,“1632 年的新年招待会我们能供应的食品就更好了——我那里养着好几条和牛……”说到这里他自觉失言,赶紧朝着四周看了看。

“没事,席亚洲留三亚了。”何影安慰他。

“这几条和牛都是我的种牛,等配出足够的小牛来,我就专门搞个元老特供——听音乐、喝啤酒、喂苹果,再搞十个小妞给牛按摩,我就不信养不出大理石花纹的牛肉来。”

“神户牛肉?”

“和牛品种很多,神户牛不过其中一种罢了。”杨宝贵玩着手中的杯子,“我觉得伊万里古竹牛也不错。没这么多的脂肪。”

这边却有人说:“老吴!你就这么娶个丫鬟当大老婆,合适吗?听说你是基督徒,不能有第二个老婆的。以后再要娶大户人家的小姐不是没戏了?”

“李家母女怎么办?你就这么把人家弃之脑后了。”

“我还是会好好的照顾她们的。”吴南海随口说道。

众人露出“原来如此”的神情,有人还了“理当如此”的频频点头。吴南海浑然不觉,继续说道:“我一贯支持一夫一妻制度。再说老婆出身微贱点好——朱元璋都规定儿媳女婿都从平民小户中选呢。我想我们以后孩子肯定会很多,母亲娘家力量太大的,孩子会占优势。在继承权上就不能平等竞争了么!”

“原来你是学朱元璋。”何影打趣道。

“我觉得这法子有利于维持家族平衡。”吴南海多喝了几杯,谈兴甚浓,“我还准备学康熙,来个秘密建储制度,家主的继承人等我死后再公布,在此之前,谁都不敢不卖力或者闹什么不团结。”

“高,你真是太高了。”

“我看还是长子继承制来得好,稳定……学什么不好要学鞑子……”柳正嗤之以鼻,“长子继承制是所有文明社会的标志!”

一群孩子都没有的人立刻就继承问题热烈的争论起来了。吴南海不想继续这话题,悄悄的把何影拉到一边:

“何联络官,我上次申请在农庄盖个小教堂的事情,你考虑得怎么样了?”

何影面露难色:“你就不能去百仞教堂搞联合礼拜吗?”

“我是新教徒,和他们尿不到一个壶里。”吴南海说“我又不传教,就是给自己和家里人用用。”

“可没有新教教会,也没有牧师吧?”

吴南海笑道:“俺们新教的教派一般不讲究这个。我自己也可以当牧师布道,主持仪式。”他又补充了一句,“费用我自己出,施工我自己来安排。”

何影沉吟片刻:“这事有点大,我得提请元老院批准。”

“你就赶快吧。”吴南海说,“我还打算在教堂里结婚呢。”

正说着话,原本高音喇叭里的欢快的乐曲改成了《团结友谊进行曲》,和元老们接触稍多的土著和归化民们都知道,一旦响起这个乐曲,说明有主要元老要出现了。会场里的谈话说笑声渐渐停歇下来。

果然,随着乐曲声,执委会的全体人员和若干重要部门的人民委员、部长在乐曲声中相继出现在露台前方,两台舞台射灯射出交叉的光芒。走在最前面的是文德嗣,他穿着不戴领带的白色西装,面带微笑,频频向众人招手;在他身后,是马千瞩,身穿一件黑色立领中山装,一手不动的鼓着掌,面色严肃。其他执委们个个面带微笑,只是应景式的轻轻鼓掌。

乐曲停歇,会场安静了下来。众头目来到安排好的麦克风前。按照权位顺序排列。马千瞩大步走到台前,向大家表达了节日的祝贺和慰问,然后他介绍了 1630 年的反围剿和讨伐战争、经济建设的大好形势,随后宣布了新一年里元老院的规划和任务。特别提到了全岛通讯网和环岛公路的建设,以及即将从大陆地区扩大人口输入——如果条件合适的话,还将从波斯和日本输入更多的不同人种的特需人口。虽然内容不少,但是他讲得简明有力,台下不时响起一阵阵掌声和欢呼声。他讲完之后,会场充满了兴奋的议论和谈笑声。

文德嗣走到话筒前,向热烈鼓掌的元老们、土著代表和归化民代表招手示意。他先说了几句祝贺的话。强调 1630 年的成绩是大家坚决执行元老院的各项精神和指示的结果;是元老院内部集体领导,充分发挥民主的伟大胜利。

“同志们,我们在海上、陆地取得的一系列伟大的胜利,我就不再一一列举了。这对我们来说还紧紧是开始。”又是一片掌声响过之后,他继续说;“我们的政权,在这个世界上依然是一个小小的势力。摆在我们面前的任务是光荣、艰巨的。要完成这些任务,还需要我们付出很大的努力。经过这一段时间的考验,我相信任何困难,任何敌人都不可能压倒我们——”又是一阵掌声打断了他的话,“战争只是暂时停歇了,北京、盛京、汉城和东京的统治者们继续在他们的宫殿里发号施令……荷兰人依然扬帆巴达维亚……在我们身边,隐蔽的敌人还要做垂死挣扎,斗争将是尖锐的,激烈的,斗争还要长期持续下去。我们的道路还很漫长——世界,现在还不是我们的,但是,终有一天,她会是我们的!”

雷鸣般的掌声、欢呼声和随着最后落下的话语飞向天空爆炸的烟火震荡着海面;从战舰和陆地上发射的烟火在空中爆发出无数璀璨的火焰。成群的海鸥和鸟雀,惊惧的从礁石和山林中飞起,在夜空中扑扇着翅膀,在海面上鸣叫徘徊。临高的世界,又跨入了新的阶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