庭审

第四卷「新澳洲」 | 吹牛者 | 约 3127 字 | 编辑本页

案件就在这样万众瞩目中开庭了。开庭当天风和日丽,不冷不热,听说“澳洲人”要问案,四里八乡的百姓和不上班的工人、职员们纷纷往商馆走来。这里的底楼正是即将审理案件的东门市简易法庭。这个法庭很小,按照现代模式装修,不过里面的旁听席只有区区六十个座位而已。为此,李梅派人在当中和后排的走廊里又摆上了许多条长凳作为加座。

即使如此,从一早开始,来的人就愈来愈多,根据慕敏的估计,上午 8 点的时候,聚集在商馆门口准备听审的百姓们就超过了一千人,而且还有人在源源不断地赶来。预计最终会有三千人聚集在商馆附近。

能得到座位的人屈指可数,所有的票都是在商馆门口免费索取的,但是取票的人必须出示自己的身份证件,留下号码。为了防止出现骚动,根据慕敏的要求,东门市的警备连和营本部全部进入戒备状态,派出所人员取消轮休全部上岗执勤。军工部门给警备连突击准备了大量的胡椒催泪弹,而政治保卫总局的内外勤人员也倾巢出动,作为便衣人员混迹在人群中。

预防突发事件紧急对策本部就设在东门市派出所的二楼,一间专门的观察室里。司法、警察、政保部门和军队的主要负责人都在这里,准备随时应对突发事件。

这会庭审还没开始,但是眼见着街道上慢慢聚集起来的人潮,对策本部的里的元老中开始弥漫出一种不安的气氛来。人似乎是来得太多了!商馆和派出所门口的东门大道上,人群已经拥堵起来,警察们不得不开始介入维持秩序。

对策本部的元老们大多没见识这样的阵仗,一个个再也不能象刚才那样坐在藤沙发上高谈阔论新婚姻法是一夫一妻、一夫多妻还是一夫一妻多妾制了。李梅尤其感到不安,她深怕闹起骚动来把市面打得一团糟。那天水兵在街上打老婆引发的陆海军群架事件就让东门市损失了不少财产和生意。后来陆海军赔偿了损失,但是还让这商业精英心惊肉跳——做买卖的人最怕闹出骚乱来。一闹骚乱第一个遭殃的就是商店。

“要不要让警备营进场维持秩序,这么多人会不会引起踩踏事故?”

“用不着,警备营在外面站场子就够了,”慕敏胸有成竹,“他们制服笔挺的往那里一站,就能起很大的威慑作用,你们放心好了,这个场面目前很正常,没有任何失控的迹象。”

“人这么多,有票的不会超过 100 个,其他人怎么办?”马甲有些担心了。

“没事,我们有有线广播么,实况转播就是了。”

为了确保尽可能多的人能够听到审判内容,丁丁让人在法庭内安装了麦克风,线路接入了原先在东门市街道上就设立了广播网系统,这样,即使在大街上也能听到整个庭审的过程。为了便于归化民了解背景资料,还专门把张雨叫来进行转播说明。

人群被疏导到街道各处的喇叭下面,他们可以站着聆听整个庭审过程,稍微有钱一些的按照各自的经济能力分别占据了茶楼、酒楼和小茶饭铺,在里面泡上一壶茶,占据个座位舒舒服服地听热闹。至于那些在大街、人行道和荒地上或坐或站的群众,也有小贩们来照顾他们。

“香烟!瓜子!红薯干!”

“汽水!红茶菌!”

“博铺的章鱼干,吃一口您就想吃第二口!”

“租用小凳子啦!舒舒服服听审案!”

……

几名警察在法庭门口检查每个有票子的人票和他们的身份证,确定每个座位都是实名。离开庭还有 30 分钟,法庭的旁听席上已经被挤得满满当当,许多人大汗淋漓。窗户全部打开了一面是为了通风,一面是防止那些爬在窗户上的人把玻璃砸碎。一排从警政培训班里调来的警察学员们肩并肩地站在法庭的墙壁边,虎视眈眈地盯着人满为患的旁听席。

将近 9 点的时候,一名警察大声喊道:“请保持安静!把烟熄灭!起立!”随着一阵凳子拖动的乱响,主审法官许可从座席后面的一扇门走了进来。

许可身穿最新定做的法袍,袍子是英国式的款式,纯黑色,胸前有一狴犴的坐像,头戴黑色的宋代款式长脚幞头,显得中西合璧,威风凛凛。众百姓顿时叹服,有的人甚至腿脚一软地跪了下去。

许可手持一本巨大的黑色皮革面的法典,上面烫金字写着《澳宋律》,充分的显示着他手持法典所代表的法律尊严。

许可用一种庄严的神态登上了最高处的法官座位,看着大家都望着自己,心里有些小小的得意——当法官的感觉不错么。就是这奇怪的长脚幞头的摇晃感有点不适应。许可拿起小木槌往下一击:接着用拖长的低音让法庭保持安静:“现在开庭!”

接着,倒霉的小伙子被警察带进了法庭,站在被告人的席位上,照例按照程序验明正身。旁听席上响起来第一阵议论声。大家对这案子里“奸夫淫妇”居然没有一起出场感到诧异。而最要紧的“本夫”也没有出现。不少人甚至觉得失望——要知道审理通奸案对百姓们来说一贯是富有娱乐性的。现在居然只有一个“奸夫”出场。

按照诉讼流程,照例由地区检察官首先发言。安熙从公诉人席位上站起来的时候有点颤颤巍巍的——大概是紧张。许可知道此人的专业水平堪称“滥得一 B”,许多基本基本的法条都背不下来,法学会好几个人都说此人自称是法学学位获得者,但是怎么看都是一个不用功的成人法律本科的学生。要不是他靠着为马甲鞍前马后地跑来跑去,为法学会出力甚大,法学会恐怕根本就不会收此人。

尽管是照着稿子念,安熙的发言还是磕磕绊绊。他首先阐述了整个案件的过程,包括通奸的事实,并且分别呈送了各方口供的笔录。笔录由书记一一念出来。第一份就是嫌疑人自己的口供。一开始,大家觉得这样的审问有点无趣,但是听到细节很多的口供笔录之后,许多人又有了兴趣——这种牵扯到隐私的内容总是非常吸引人的。最后,安熙出示了当事人自己的口供,承认她和嫌疑人之间发生了通奸行为。

接着他询问嫌疑人,对刚才宣读的他的口供有没有异议。

嫌疑人表示没有,随后公诉方开始传唤证人,包括美洋村的几位村民,当事人在店铺里工作的同事。他们都做了相关的旁证。

“……我的陈述完了,谢谢法官阁下。”安熙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虽然只是按部就班地宣读公诉材料而已,还是把他紧张坏了。

随后许可宣布休庭——时间已经是将近中午了。旁听席上的人开始散去,许多人议论纷纷,议论案子本身的人不多,议论最多的,反而是整个审理的过程,包括大量的口供、证言和旁证,比起过去大堂上问案似乎要文雅的多——没有穷凶极恶的衙役,也没有各种富有刺激性的拷打用刑的场面。缺少了这些的审案未免有些无趣,不过,大量的口供和证言组成的细节描述让大家产生了另外的兴趣。

李梅事先已经让合作社酒楼做了大量的盒饭在商馆周围售卖,很快就售卖一空,让合作社小赚了一笔,当然周围的酒楼饭铺的生意也很火了一把。

12 点继续开庭——在穿越集团看来,旧时空的 11:30……13:00 的午休是浪费时间。在他们的作息体制里,午休到 12 点就宣告结束了。

案子到这里其实已经算结束了,不过辩护这个流程还要走一遍。这也是听审的百姓们最感兴趣的地方,问案还允许人专门来为犯人辩护,这真是头回听说。要在过去,只有犯人承认还是不承认的问题。所以大家都想看看澳洲人的辩护是怎么个意思。

姬信的做的是请求从轻量刑的辩护——毕竟嫌疑人已经认罪,而且这个案子本来就是定案的,他无需搞什么另外的噱头。

他重点谈了嫌疑人的家庭处境,讲到了其家庭的不幸遭遇——当然,两位兄长之死的原因被隐去了,免得给工业化留下不好的印象。然后他有召请了若干证人,表明嫌疑人在村里一贯是“老实本分”,没有做过任何伤天害理的事情,更没有调戏妇女之类的事情。这次造成“破坏军婚”,主要是因为家贫娶不起老婆,人又年轻,所以才会偶然失足。并且他指出,在形成通奸关系的情节上,女当事人也有一定责任。

姬信的言辞温和,有理有据的侃侃而谈,在法庭上的表现比安熙好上十倍——旁听席上的气氛显然对嫌疑人表现了极大的惋惜之情。许可想,这案子要是陪审团裁决的话,光他这套表演就足够打动陪审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