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横档岛之战

第四卷「新澳洲」 | 吹牛者 | 约 3129 字 | 编辑本页

飞溅的水花从船头不时扑上船来,大发艇上挤满了海兵队和水手陆战队的士兵。他们一个个默不作声地坐在船底的甲板上,怀里抱着步枪——按照规定,都用油纸做的一次性保护袋套着。蒸汽机发出巨大的震动声。石志奇站在一艘大发艇的艉部。看着愈来愈近的上横档岛,心情紧张得直舔嘴唇——心想这会要有个口香糖之类的嚼嚼就好了。

几艘担任火力支援的小发艇冒着黑烟走在队列的前面。这几艘小发艇安装了带有护盾的打字机,艇身上包裹了铁皮,专门用来抵近海岸扫射掩护部队。船上的射手头戴钢盔,穿着

带着前后钢制护胸板的防护衣,一个个神情紧张的扶着打字机的平衡杆等待着开火的命令。

小发艇靠近了海岸线,打字机响亮的吼叫声立刻充实在空气中,其实这已经毫无必要。未完工的西炮台阵地上早已空无一人。打字机的发射的铅弹无非是打断了许多草木树枝。

石志奇身先士卒,第一个从大发艇上跳了下来,海水很浅,他将指挥刀向前挥,高喊:“进攻!”

一个号手在海水里吹起了冲锋号。一船又一船的海兵和武装水手迅速跳入及膝的海水中,涉水上岸,很快,石志奇就把 2 个连和 2 门 12 磅山地榴弹炮送上了上横档岛西岸。肃清了全部残余的明军。俘获大约 50 人。石志奇下令部队立刻向岛屿东面的挺进。

按照情报,在上横档岛上的官兵有八百人,上横档岛的东炮台有新添的红夷大炮 12 位。炮台也是在万历朝开始修筑的,比较坚固。有守台兵五百人。如果从正面攻击,不但要承受东炮台的炮火,还要遭到来自亚娘鞋炮台的侧背火力的轰击。

由于这座炮台的全部炮口都指向了东面,炮台的背后完全没有防御能力。所以当石志奇指挥 2 个海兵连从侧后出现,二门山地榴弹炮发射的炮弹落入炮台的时候,整座炮台的士气就崩溃了。沉重的红夷大炮不能轻易的搬动位置,敌人从侧后而来。靠着大刀长矛,拿着三眼鸟铳的士兵当然无力也无心抵抗。只有守台把总的亲兵进行了一次勇敢的肉搏战,造成海兵一人死亡,三人受伤的损失,这也是整个上横档岛战斗中海军的惟一伤亡。

海兵们很快就将两倍于他们的守台官兵击溃,排枪和山地榴的轮番轰击使得战斗变成了一面倒的屠杀。有少数人搭乘小艇逃往对岸的亚娘鞋岛之外,余下的官兵四出流散,很快就就大批大批的投降当了俘虏。

石志奇在警卫员、勤务兵和通信兵的簇拥下进入了硝烟弥漫,满地尸体的炮台。登上了最高处。炮台本身没有受到什么损害,看起来修筑的相当的坚固,12 位红夷大炮一炮未发的安置在炮位上,对准了敌船应该到来的海面。

石志奇观察了下,发觉这座炮台的设计很奇怪,所谓炮台,只是一个土石构造的圆形墩台而已。外面有砖石包砌,台上呈安置了 12 位红夷大炮,全部面向大海方向。墩台的侧后,只不过环绕着一道简单的砖墙而已,没有任何的防御设施,连一道壕沟都没有。似乎守卫者没有考虑敌人从侧后登陆进攻的可能性。

即使在正面展开进攻,因为墩台周围毫无辅助防御工事,进攻者只要攻到墩台近距,就进入了墩台的火力死角,可以从容的爬上墩台战斗。石志奇估计了下,一个海兵连从正面展开进攻用不了半小时就能攻下这座炮台——当然会有些伤亡。

“发电!”石志奇志得意满的将腿踩上了炮台的垛口,望着东水道对面的武山,将指挥刀一劈,“虎门之钥已在我海军陆战队的手中!”

在夺取大横档岛战斗的同时,另外一支部队在上横档岛西面的江岸上芦湾炮台阵地登陆,当地看守炮台的兵丁一百人未经接战就全数逃之夭夭。丢下了修筑了一半的炮台和许多建筑材料。至此,虎门的第二道防线,也是主要的防线已经被突破,即使不攻击亚娘鞋山,摧毁上面的炮台。珠江也已经是门户大开了。

然而陈海阳要的是彻底夺取虎门,他随即下令炮击艇由大发艇牵引进入虎门东水道,准备炮击亚娘鞋炮台。浅吃水的大发艇和炮击艇沿着上横档岛海岸航行,因为超出了射程,对面的亚娘鞋岛上各处炮台只能望船兴叹。

武山上的大营已经是一片慌乱,谁也没有料到他们花费心思营建的防御体系竟然如此不堪一击。樊文才颤抖着说道:“炮台,炮台怎么一下就丢了……”

“髡贼竟然从另一面登陆,从背后攻打,真是卑鄙之极!”从肇庆赶来虎门视察虎门防御的李息觉“幸运”的躬逢其盛,此时他的面色惨淡,虽然嘴上说卑鄙,心里终于明白吕易忠到底是在一种什么用的心情下才写下那封书信的。

“不要紧,髡贼上岛之人不多,不过二三百人。”许廷发强作镇定。其实澳洲人的红旗和蓝白旗在上横档岛飘扬起来的时候,许廷发的心已经沉到了底。上横档一失整个虎门要隘已经失去了封锁效果。要想重建防御就必须夺回上横档岛。

他叫来一个偏将:“立刻募集死士三百人!每人赏银五两,准备渡海反攻上横档岛!事成之后每人赏十两!受伤的加赏五两!死的人赏二十两!”

“标下明白!”偏将立刻去了。这边他又命人准备舢板小艇,准备渡东水道反攻。

就在他调集人马准备反击的时候。10 艘已经在上横档岛东炮台下锚停泊的炮击艇开始轰击了。

随着 280mm 臼炮发出雷鸣般的轰击声,一个个黑乎乎的铁球从浓烟中腾空而起。带着燃烧的尾巴落在炮台上,许廷发,樊文才等人辛辛苦苦,花费了数千民力,上万银子扩建整修的亚娘鞋炮台就这样在 280mm 臼炮的炮火下颤抖、塌陷下去。碎砖乱石被抛上天空,沉闷的爆炸声一声一声的传来,整个炮台似乎完全被烟雾所笼罩。

许廷发策划的反攻计划被完全打乱,这样猛烈的火炮之下,没有哪个傻瓜会为了五两银子跑到海滩上去“反攻”。

李息觉眼看着炮台被髡贼的开火炮打得四处生烟,处处冒火,墙倒台塌,却始终没有一次开炮的迹象,着急道:“我军的红夷大炮为何不发炮?”

“打不到!”许廷发不耐烦道,“这么远,只能落在水里!”

“什么?!红夷大炮也……”李息觉脸色煞白——他一直视红夷大炮是前所未有的军国利器,现在居然有比它打得更远,威力更大的大炮的存在。再加上观战至今,官兵只有挨打,没有一次有效的还击,愈看愈憋气,此时只觉得眼前一黑,竟然昏了过去。

许廷发已经顾不上这位总督衙门的李老爷了。他的反攻计划不但难以展开,这时候髡贼的船队居然已经进入到东水道来了。

要是上横档岛没有失守,就能狠狠地将澳洲人的船只“痛加洗剿”了!许廷发不无遗憾的想到。他还抱着一点希望:被炮火压制的亚娘鞋各炮台在看到敌船进入射程之后会冒着炮火开炮。

施十四的第五中队奉命利用炮击艇发射的榴弹产生的压制和烟雾效果,第五中队一直抵近到距离炮台正面 380 米处落下船锚固定船位,随后用侧舷火炮加入到炮击中。

380 米的距离上炮台上的红夷大炮是有足够的能力给予这些特务艇重创的,但是被臼炮轰击三十分钟之后,所有炮台上的士兵死的死,逃的逃,敞开的炮位上已经没有放炮的士兵了。只见炮台工事在炮火中成片的坍塌,犹如沙土的城堡一般。时而炮台上的火药库被引爆,掀起一团黑火的火焰,直冲云霄。

接着又有二个中队进入东水道抵近炮击,经过一小时二十五分钟的炮击,亚娘鞋岛上各炮台全部失去战斗力,海兵和水手陆战队 300 人乘坐舢板登陆,从已经瓦砾遍地的围墙进入炮台。下午 1707,所有炮台全部陷落。守台官兵出了丢下二百具尸体之外,还有大约四百人当了俘虏。

许廷发等人已经是面如土色,眼见着炮台陷落,不要说反攻,眼下继续留在武山恐怕连自己都要不保。眼下只有立刻退回虎门寨去死守了。许廷发正要调兵遣将安排撤退的事宜,只听耳畔有人喊道:“不好了!髡贼攻上山了!”

顿时,整个武山山顶上的中军大营立刻炸了锅,观战了一下午的官兵们毫无斗志,顿时如鸟兽散般四散溃逃,除了许廷发的少数亲兵还保持着镇定,护卫中军之外,整个中军大营已然乱成一团。

“大人,我们快走吧!”几个亲将不由分说的将许廷发等人拥上马去,簇拥着往山下逃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