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击东涌

第四卷「新澳洲」 | 吹牛者 | 约 3110 字 | 编辑本页

陈海阳要求在三天内将海盗们的观察哨拔除,彻底屏蔽海盗们的情报来源。这对特侦队来说有点难度,大屿山岛本身面积不小,几乎全部是山地,到处可以隐匿观察哨。不过陈思根很快发现海盗们没什么保密意识。白天会在山上做饭,晚上会烧起篝火。烟和火很容易的让特侦队员们在地图上标记了所有的哨位,然后逐一的摸掉。

摸哨战斗进行的很顺利。每个哨位上至少都有五六个人,但是海盗们对防摸哨毫无经验,当他们被突然袭击的时候还显得非常惊讶。陈思根审俘的时候发觉海盗们根本不认为敌人会辛辛苦苦的爬山来攻击他们。

总体而言,从海盗口中陈思根得来的广东的官兵是非常的“懒惰”的,他们基本上不会采取任何情报战的措施。

相比之下,海盗们还多少有点这方面的意识,起码还知道在交通要冲布置眼线。难怪古人评论一支军队堕落的时候经常为形容“骄惰”。

特侦队员们从这个哨位上搜出了铁锅,大米,许多咸菜。还有挑水储水的木桶等生活用品。看来是要在这里长期待下去。

“看起来他们过得倒很舒服,天天吃热饭。”陈思根开玩笑的对着手下人说道。

“他们就是吃点热饭罢了,哪里比得上我们顿顿吃肉吃鱼?”一个队员说,“冷归冷,吃得好!”

特侦队的伙食是第一类供应标准:特点是蛋白质成分高,热量高。每一份特侦队“南部海域”型干粮,能够提供 4500 大卡的热量。其中不乏只有元老才能享用的牛肉干,鸡蛋奶油饼干之类的特供货。

“等打完了仗,我们就回基地去吃顿好得——听说这里岛上有野猪。”

一个队员说:“不光有野猪,还有狍子和山羊。”

“打完仗我们就打猎,开开牙祭。”陈思根说完命令把这个观察哨毁弃,所有的东西全部捣毁——这里不符合他们的要求,特侦队要在能够监视东涌的地方设立观察哨。

特侦队的另一个任务是寻找从大屿山岛东海岸能够运输物资到西海岸能够俯瞰东涌的山头上的道路。

整个大屿山岛上谈不上有道路,山区几乎无人活动,岛上少量的居民除了在居民点附近打柴伐木之外很少会深入到岛屿的腹地。

特侦队就要是要没有路的山地寻找能够让部队通过,并且是能够携带一定重量的装备通过的道路。这样的道路标定工作,他们已经作了好几天了。一部分海兵已经顺利的沿着标定的路线抵达了东涌周围的山头。

石志奇这会就在上岭山的山头上,这里已经秘密开辟了一个营地,海兵和水手们从这里往大屿山岛东岸每天往返好几次。12 磅山地榴弹炮拆解开来由人力背运,黑尔火箭也由人力运送,一点一点的往营地里运送。

这些武器里,12 磅山地榴弹炮射程近,杀伤效果一般,不是主要的武器。黑尔火箭才是石志奇的杀手锏。但是黑尔火箭发射起来太快了。没有充足的备货几十枚火箭顷刻就没有了,起不到持续性压制敌人的作用。

“上山岭这里已经运送了一百枚了。”石志奇在无线电里向陈海阳汇报,“运送速度没法再快了!这里根本没有路。士兵往返一次要三四个小时。天黑之后道路危险,不能再运送。”

“我再给你增加一部分水手,要在十日之前囤积足够的数量。”

“我明白。一定完成任务。另外,希望拨给一部分毯子——夜里很冷,士兵们露宿,又不能大规模生火。”

“我会关照后勤参谋得。完毕。”

到九月九日。特侦队在东涌周围的山上设立了观察哨,24 小时观察港湾内的海盗船只移动状况。一部分海兵和船上的水兵组成的临时陆战队也乘着夜色从大屿山的东海岸悄悄得登陆移动到位。山头上准备了火炮和黑尔火箭。这次珠江口战役为了进行大规模的袭扰作战,装备了大量的火箭。这次正好先消耗一部分。

只要一声令下,从流角山、上岭山射向东涌口的火箭足以让整个船队陷入极大的混乱之中。说连丹麦舰队都抵挡不住英国海军的火箭射击,海盗船队更不可能在密集的火箭下保持镇定的行动。

进攻准备在紧锣密鼓的进行中的时候,郑保这里也在做着进攻的准备。汪友的无功而返让郑保觉得反而更加称心——他才不想在自己头上弄一个什么“盟主”。

九月十日中午。陈海阳登上自己的临特 11 号,命令除了大鲸和留守舰队之外的所有船只起锚。2 个巡逻艇中队,7 个特务艇中队,36 艘舰船向西北方向航行,绕过马湾海峡,向大屿山的东涌进发。

天色微微发亮,所有的战舰一字纵队进发。每艘船之间保持一定的间距。乘风破浪的航行。陈海阳站在艉楼上,不时观察着舰队的航行状况。

8 艘单桅三角帆巡逻艇在船队两翼抢风航行,来回的巡逻警戒着海面。按照陈海阳的命令,巡逻艇遇到海面上的零星船只一律击沉,以免为对方报信。

“船队航速?”

“2.5 节!”一名参谋报告道。

“观察哨有消息吗?”

“十五分钟前报告,东涌没有异常情况。”

“海兵队和水兵陆战队进入出发阵地了没有?”

“炮兵还在搬运重武器和弹药过程中,石队长说再够过九十分钟可以全部就位。”

“好,叫观察哨时刻注意敌人的动向。”陈海阳最担心的就是炮兵,大屿山是个山岛,大大小小的山头上是没有道路的,一切都得靠人力背运上去。很容易出现脱节的现象。

陈海阳坐在高背椅子上。按照这一航速,抵达战斗阵位还要三个多小时。抵达阵位的时候正好是下午三点多——太阳西斜。他率领舰队背对太阳进入战斗,而海盗们只能面对太阳和他作战。这一点小优势在风帆舰队时代是很有用的。

下午三点三十分。在陈海阳的统一指挥下,由水兵陆战队在流角山、上岭山发射黑尔火箭作为总攻开始信号,特遣舰队投入战斗。

从东涌周边各处山头发射的火箭大部分射向东涌港口内的海盗船只,也有一部分射向东涌口附近的居民区——陈海阳认为那里有可能是海盗的宿营地。

随后,山地榴弹炮开始射击——它们发射是榴弹,杀伤效果有效,主要是为了增加东涌口的混乱。

第一发火箭拖着浓烟落在港口的海面上的时候,海盗们纷纷涌上甲板看这难得的西洋镜。当天空中出现了愈来愈多的火箭,而且都朝着他们头顶坠落下来得时候,整个东涌口顿时乱了起来。

每分钟有 6 发火箭落入东涌口的海域和地面上。船只、房屋不断的被击中起火,浓烟冲天。一枚火箭击中了一艘船,爆炸之后猛烈的火焰瞬间将整艘船吞没,船上的火药爆炸又将碎片抛向空中。有的火箭直接落入了人群,人体被烧成一个个满地乱滚的火球。

密密麻麻的停泊着舢板、长龙的栈桥被十多枚火箭密集击中,小艇一艘接一艘的燃起了熊熊大火。顿时栈桥上一片火光,浓烟蔽日。

海盗和村里的居民们被这突如其来从天而降的打击惊得目瞪口呆。但是第二波火箭从山头上腾空而起的即恐怖又壮观的场面让海盗们顿时炸了营。这批黑尔火箭上全部带着一个哨子,在飞行和坠落的时候会发出尖厉的啸叫声。尖啸声由远及近,似乎是朝着自己头顶扑了下来。

在一片混乱的叫声和尖啸声中,人们自相践踏,许多人向船上涌去,准备不顾一切的拔锚开船,逃出这个尖啸的死神统治的地狱。

汪友强自镇定——他回到东涌之后没能搞什么具体的策反活动,但是他知道有哪几个头目对郑保早就心有不满。这会一见周围形势大乱,他赶紧吩咐人去把几个靠得住的人喊来,准备乘机挑明形势,一起行动。

郑保原本在东涌口的一个小村里花天酒地——他让附近的村里送了几名女子给他消遣。汪友谈判不成,策反又无望。郑保对他很不满意,决定不管澳洲人是什么态度,他都要带队先冲进珠江大干他一场。至于以后怎么样,到时候再说。要知道刘香离开珠江口可是难得的事情。不抓紧机会就可惜了。

就在他边作乐边打算着该想哪些村镇下手行劫的时候,外面想起了一阵骚乱,接着是凌乱的呼啸声、爆炸声。郑保的微醺的酒意一下醒了大半,赶紧将女人推开,从竹榻上站了起来。

“什么事情?外面乱什么?”他大声地问着,看样子不像是有官军来攻打的样子——要这样的话,他布置在周围山上的哨探早应该就有警报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