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保的战与和

第四卷「新澳洲」 | 吹牛者 | 约 3131 字 | 编辑本页

郑保在失望之余还是给了汪友一个师爷的头衔——起码汪友在管理文案账册上还有一套,而郑保也缺少这样的人才。随后他带着招揽来的船只钱财活动在电白一带的近海海域,抢劫盐船和沿岸居民。又跑到越南海域参与了几次南北朝之间的海上冲突,捞取了不少好处。在听说刘香的船队已经离开了珠江口,他赶紧率领船队来到大屿山,准备乘这个空档,冲入珠江大捞一票。

在他抵达大屿山之后,发觉当地已经零零星星的集结了不少小股海盗,他们都是准备冲入珠江内河大干一场的。官兵在澄迈的惨败和刘香突然离开珠江口给了他们发财的极大期望。

郑保来到大屿山之后利用自己的实力很快就整合了这里的所有船只。现在这个临时凑集起来的集团已经扩张到了大船 70 艘的规模。舢板长龙 200 多艘,海匪 4000 多人。

正当郑保准备等着合适的潮汐和风向一举冲入珠江口的时候,澳洲人船队的到来的消息让他暂时打消了这个念头。

澳洲人在港岛修筑码头说明他们有心在这里常驻下去。而且还派出了许多船只。郑保想:如果不和他们建立同盟关系,船队一旦进入珠江,澳洲人在珠江口来个乘火打劫就大大的不妙了。

要么能得到澳洲人的联盟,双方坐地分赃。哪怕自己多出点血他也愿意;要么,就彻底把澳洲人的这支船队打跨,使得他们不敢来抢地盘。

正是在这样考虑之下郑保才派了金财发去。除了试探澳洲人的企图之外,还有打听军情的意图在内。特别是要打听清楚,澳洲人最厉害的不需要船帆的“快船”有没有来?

他仔细的向两个心腹打听了澳洲人的船只数量,船上装备的大炮数量,岸上有多少的守军。听说快船没有来,他松了一口气;又听说澳洲人有五十多艘船停泊着,他遗憾地叹了口气。如果只有一二十艘该多好!澳洲人的战船虽然多数看上去和广东福建的船只没什么不同,在航行速度和火力上却远不是本地船只所能匹敌的。当初诸大掌柜就是看中了他们的“快船”才会想专门派人去夺船的。没想到他们的帆船也这么好使!

特别是他们帆船上的“快炮”,打起来顷刻之间就是满海面的水柱,一二百丈之外就把敌人的水手一扫而空,要是有了这样的神器,何愁不能称霸海上?

郑保便一直心痒难耐的打着这个主意。在他看来澳洲人的大炮虽然听闻十分精良,但无非是红夷大炮的另外一种翻版。这种大炮即贵又重,而且打起仗来还会自己爆炸。最好的还是这打得即远又准,而且还能连发的“快炮”,若是能够搞上几门,装在船上就能横扫敌人了。

“汪师爷!”郑保看汪友来到船舱里,赶紧招呼他。

“这伙髡贼口气大得很!”郑保自从干上了海盗一直一帆风顺,有点忍不下这口气,“居然要我们把兵员船只都造册送过去——这 TMD 不是投降了吗?就算是投奔大帮也没这么埋汰人的吧!”

汪友不言语地看了看这“老板”。郑保不是个笨蛋——郑保很狡诈很凶残,可惜只是土霸水平的最高点而已。在见识才干和诸彩老等人根本不是一个水平线上的,就是黑旗老四这样的二路掌柜的都比他强得多。

可惜!诸彩老已经战死在南日,而他手下的掌柜们死的死,降的降。自己也沦落到给这一号人物当师爷的地步。汪友很是不甘心。

别的不说,就是到珠江口来。汪友认为这是在自寻死路。珠江口流域下一步一定是刘香和临高的澳洲人集团争夺的重点——正是大家避之不及的地方,自己这样的小股怎么能轻易来蹚浑水?再说这里原本是刘香的地盘。虽说刘香主力已经全师移向福建海域,也不代表他就会把这块地盘拱手让人。

郑保的举动,在汪友看来是“两犯”的行为,把双方都给得罪了。最终肯定会落个不得好死的下场。

但是郑保却觉得志得意满。他现在顶着所谓的大黎朝归义侯,宁海将军的头衔,觉得自己像个“大官”了,在服装旗帜仪仗上用上了各种花里胡哨,不明不黎的东西。让汪友对他很是鄙视。

但是眼下他只有隐忍不发。郑保对手下的原先诸彩老的部下即要重用又不放心,花了很多力气来分化和提防他们。汪友知道自己在诸彩老旧部中人望最高,郑保对自己看得极紧。稍有不慎很可能就会莫名其妙的“落水身亡”。

“汪师爷,你说说看,这髡贼的事情如何使得?看来他们是要独吞珠江口这块地盘了。”郑保愤愤然地说道。

汪友咳嗽了一声,澳洲人抵达珠江口,在港岛上筑寨,所为何来是一目了然的。郑保其实没有多少选择,要么和澳洲人为敌,双方打一仗,要么就扬帆而去,一走了之。

在他看来,一走了之是郑保集团最好的选择——即使澳洲人的船只再少一半,郑保集团也绝对不可能是澳洲人的对手。要对付澳洲人,在数量上没有极大的优势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汪友刚说了几句“不宜开战”的理由,就发觉郑保的面上露出了不耐烦的神情——郑保显然不打算一走了之,不仅如此,他还打起了澳洲人的船炮主意。

“我说老汪啊,你这个人就是前怕虎后怕狼的,当年在诸大掌柜手下的豪气哪里去了?”郑保拍着他的肩膀哈哈笑了起来,“澳洲人再强,也不过四五十条船,又没有快船铁船,我看就和我们的船都差不多嘛。他火器厉害,我叫弟兄们贴上去跳帮,淹也淹死他们!”

他信心满满地说道:“要说船炮厉害,当然是他澳洲人强。不过论道刀枪拳脚,还是我中华功夫最厉害。只要上得船去,不管他是真髡假髡,甲板上火器施展不开,还不是由着我们随便砍杀?”

“恐怕事情没有这样的简单。”

“那你说说,有什么难处?”

汪友想且不说如何把人送上甲板,澳洲人几十条船停泊在那里,总不见得上面的人都是又聋又瞎之辈,等着敌人一艘船一艘船的往上爬。

“我们就算能夺到几艘船,其他船只发现了,一起围攻过来岂不还是一场空?”

“嗯,你说的也有理。”郑保想了想果然如此。但是他马上又有了第二个念头:

第二个念头是擒贼擒王。郑保准备在海匪中挑选一百名敢死之士,许之重金。然后各个怀揣利刃。然后假意前去投效,在帐前将澳洲人的大头目一股刺杀。

按照金财发和其他人的描述,澳洲人的大帐周围虽然有护军,但是也不过四五十人。郑保认为只要有七八十人把这些人缠住,余下的人一鼓作气的冲进去就能把里面的头目全部杀光。

汪友简直哭笑不得——这个方案比前一个要现实点,但是能成功的可能性就是澳洲人全是傻子,会允许一百个壮汉随随便便的靠近己方的中枢,而去事先还不搜身。

接着郑保又提出了好几个“计策”。全部被汪友一一否决了。

“大掌柜若是一心要与澳洲人为敌,取得其船炮,只有一个字。”

“什么?”

“等。”汪友点了点头,“澳洲人与我,实力相差无几,若是贸然开衅。纵然能够取胜也是惨胜。眼下只有见机行事,看澳洲人如何的动作我们再做计较。”

其实就是什么也不干,坐等机会。郑保不满道:“这要等到何时?我们什么时候才能进珠江?”

“进珠江不过是举手之劳的事情,要是不把澳洲人的事情料理停当后患无穷啊!”

“嗯,你说的也有道理!”郑保当然不希望自己单独闯进珠江口,背后留下这么一支舰队。

“兄弟倒是有个法子。”金财发见有了插话的机会,赶紧出来说道。

“什么法子?”

他象献宝似的告诉郑保和汪友他在香港的码头上遇到了施十四的事情了。

“……施十四如今就是澳洲人的打扮了,要不是当初我和他打过交道,还真不不出那澳洲人就是施十四。”

郑保有了兴趣:“哦,他现在在澳洲人那里当什么官儿?管几条船?”

“我没敢问。他离得很远,在码头上的一条船上。”金财发说,“有他这条线在,大掌柜的事情就有眉目了。”

汪友马上明白了:“你打算收买他?”

“不错!”金财发说道,“俗话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他施十四当年不过是个小股的二等掌柜,到了澳洲人手下也不见得会做成大掌柜,多半也就管着五六条船而已。只要大掌柜肯出重金,不由得他不动心。”

不管是让他拉出队伍去,还是在双方交战的时候突然来个反戈一击,都是极好的机会。郑保的眼睛都亮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