舰队启程

第四卷「新澳洲」 | 吹牛者 | 约 3128 字 | 编辑本页

现在他是一个仪表堂堂的澳宋海军上尉军官。虽然施十四对大宋没什么概念,对上尉这个差使到底有多大也弄不清,但是这个名头听起来还是很响亮的。配上仪表堂堂的制服、佩剑,加上一副穿越者强加在他身上的职业军官的气质,他自己觉得比大明的将军要神气多了。

施十四今天正在休假中,海军军官们每周照例可以休息一日。施十四回到了自己家,大吃大喝了一顿。在值班期间是喝酒有严格的定量规定,这对热爱喝酒的前海盗来说是件很痛苦的事情。休假的日子自然要喝个够了。

正好的他的勤务兵又打了一只兔子,拿到东门市合作社酒楼托厨子做好了拿来。又买了不少好酒。施十四就此大吃大喝起来。

吃饱喝足,又有点醉意。这样即不训练又不出海的休息日的午后实在是太舒服了。施十四决定就这样倒在椅子上美美的打个盹,再去东门市上紫明楼去洗个澡,晚上和几个弟兄在紫明楼一起喝顿酒——几个月前到三亚去的胡五妹最近回临高办事,大伙正好聚一聚,好好放松一下。

反围剿的备战开始以来,海军虽然没有太多的作战任务,但是巡逻、运输、护航也忙得够呛。施十四指挥的第 5 特务艇中队一直担负着马袅-博浦的运盐船队护航任务,即单调又无聊。施十四一点不怕打仗,他很羡慕李广发。李广发指挥的特务艇中队好歹曾经在澄迈炮击官兵——不过也仅限于此了。

“老爷!老爷!”正当他昏昏欲睡的时候,一个女人的声音在他耳畔响了起来。施十四不耐烦地睁开了眼睛,叫他的是自己的老婆。

“什么事?”他很有心给老婆一个嘴巴,以惩罚她打扰了他的好梦。

“司令部有传令兵来!”女人有点惊慌。

“快,叫进来!”施十四的酒立刻醒了。休息日司令部突然派来传令兵说明有紧急事情发生,不是要立刻开会就是要出海了。

“要出海了?”

“大概是的!”施十四把手在自己的军装上擦了擦,大概他也觉得这副尊容没法去报到,又对着匆匆从外面屋子里跑来的勤务兵吼道,“快,给我倒水!”

传令兵进来之后敬了个礼,通知他一小时后在在军令部开会。

“……会议结束之后就要出海,您还是把行李收拾下,关照勤务兵送到船上去。”

施十四一直不会忘记当时的情景。清晨的太阳刚刚冒出地平线线,红彤彤的光芒照在一条条双桅船、三桅船的桅杆上。准备起航的珠江口分遣队的战舰已经全部挂上了陈海阳的海军少将旗。

在海军 1 号锚地抛锚停泊的特务艇共有 4 个中队。总数有 16 条,式样各不相同,连吨位都相去甚远。但是每一艘都装点的漂漂亮亮。挂满了旗帜。甲板和船壳收拾的干干净净。远处 2 号锚地还有 2 个巡逻艇中队,漂亮的流线型船身犹如鹤立鸡群一般。

在“大栈桥”——大家这么称呼那条巨大的石头堤岸旁的民用码头旁,5 个特务艇中队的正在装货。这些特务艇都是船型笨重或者不大灵活的船只,就专门用来转运货物和海兵。许多标记着不同号码、图形和颜色的箱子被装在货盘上,外面罩着网兜,正由起重机起吊。

排成队的海兵,戴着椰子壳制造的铜盆帽,排着队伍等候上船。铜盆帽是最新的夏季遮阳盔,尽管有元老认为让士兵戴着活脱脱就是北越特工队,但是比藤盔要更适合亚热带夏季的气候。

每条船上都在放下平底小船来,就像是从拥挤的蜂房里放出蜜蜂来一样,喧闹的人声,滑车和绳索的嘎嘎声,船桨的击水声,穿过汹涌起伏的海面传到几海里以外去。太阳升起的时候,已经半挂起来的船帆变幻着各种颜色,先是黑的,后来是蓝灰色的,最后是白的。

海湾里的各种小船聚集成一堆,又分散开来,三五成群,后来又重新分开重新组合。它们忙碌的搬运着物质,运送着人员,划艇的排桨起落着,小发、中发和大发艇不断冒出的浓烟蒸汽。它们时而靠在码头上,时而又靠上大船。水手互相叫喊,互相打唿哨。水面上斑斑点点尽是船上扔下来的垃圾。

施十四靠在自己的旗舰临特 51 号上的舰桥上,贪婪的看着这种紧张热闹又有序的出海场面。他身边站着一个年轻的海军士官生潘涌,他是船上的见习舰务长。为了让大多是老大粗出身的舰长们能够妥善处理舰务,海军部将许多海军士官生的实习职位定为在船上担任舰务长。负责船上的实际行政和人事管理。

“小潘!这船队还真是壮观。”施十四在诸彩老手下,见过的船队比眼前的大一百倍,但是那些船只怎么能和这堂堂正正的海军分遣队相提并论!不过是许多破破烂烂的渔船货船汇集在一起——就象个大村落一样。

“是的,舰长。”潘涌恭恭敬敬地说道,“大发艇的艇队不能一起出发,否则还要壮观。”

“大发艇嘛,太小了。万一给浪翻了几只就不合算了。再说它们都是烧煤的主。一路上还得专门为它们加煤。”

蒸汽机吊车发出轰隆轰隆的轰鸣声,准备参加这次远航的大发艇,被一艘一艘的吊起来,装在大鲸号的甲板上。大鲸的甲板上搭载 4 艘大发艇,其他的大发艇准备香港基地完工之后再运过去。

参加珠江口远征的海兵由两个连组成,另外配备一个海兵炮兵连,有 2 门 12 磅榴弹炮。这支海兵特遣队被命名为香港支队。支队长是石志奇。这个支队长戴着一副黑色的平光眼镜,用绳子牢牢的系在脑后。很是威武地站在大鲸号的舰桥上扫视着正在登船的海兵们。

海兵这名字太恶心了——一股日本鬼子的味道。但是相比较起来海兵的称呼在意义上至少比海军陆战队更贴近他对这支队伍的希望。石志奇心目中的陆战队是没有“海军”两个字的。更类似于 USMC——与陆海空并列的独立兵种。

石志奇在海军中的地位不高,因为他错过了海军最露脸的二次博铺保卫战,第一次他不在班上,第二次他正患痢疾躺在卫生所里,听着外面的枪炮响彻云霄,但是腹中疼痛就是动弹不得。最后失去了立功的大好机会——就算只是参与者,在资历上也能占到很大便宜。

没打过仗严重影响了他在海军中的升迁。幸好他是船员出身,所以还当了负责维护圣船的专门小组的组长还在海军培训班里兼任教官。算是有了个不高不低的地位。以石志奇的本事,大型机动船能够批量下水之后当个舰长是不成问题的,但是他不甘心如此,把目光盯上了海兵队。

他原本就对海兵队有充分的爱好,准备在这方面大干一场。于是就加入了海兵队。

石志奇对老狄奇怪的德意志式的口味不感兴趣。德国,或许在陆军上可以吹嘘吹嘘,在海军上能用潜艇遮遮羞,但是陆战队上面简直就是零蛋而已。正如没人会去当菲律宾军队的 FANS 一样。

到了海兵队之后,很快他就凭借自己的船员职业带来的技能,在海兵队中有了很大的威望,成了海兵队的主要军官。

这次的珠江口作战,石志奇花了很大的力气才当上了支队长,当然这也沾了他曾经是个船员的光。陈海阳认为在沿海战斗中一个懂航海的海兵支队长比一个只懂步兵战术的军官要强得多。

他的身后站着乐琳,他是大鲸的船长,同时也是巡逻艇支队队的支队长。穿着一身雪白的美国海军制服——当然是他的私藏。尽管已经旧了,还是洗濯了一尘不染,看上去很是漂亮。他正端着望远镜往远处眺望着什么。

“这下你算是回家乡了。”当然本时空的港岛和乐琳曾经住过的香港一点也不相干。

乐琳露出了充满期望的笑容:“我要在太平山上造官邸!当港督!”

“喂喂,你凭什么当港督?”

“因为我是香港人,港人治港。”

“这香港和你根本没关系。”石志奇说,“要是我们愿意,可以叫文岛、马岛或者石岛。就是不叫香港岛。”

“嘿嘿,反正我要当港督!”乐琳对这个话题很感兴趣,大谈他要在港岛上搞什么建设。石志奇带着敷衍的微笑点着头听着,在他的看来这个年轻人的梦想也太简单了——港岛这个地方算得了什么?小小的一个岛屿而已。他石志奇的理想可远大的多。

正在这时候,他看到码头上有一艘小发交通艇正在突突的冒着黑烟向陈海阳的旗舰临特 11 号驶去,这艘大发艇上挂着另一面个人旗。不用说,这是海军非正式顾问文德嗣的坐船——他这会正要到旗舰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