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事业

第四卷「新澳洲」 | 吹牛者 | 约 3140 字 | 编辑本页

“很简单。”兰度说,他和黑尔除了把一部分应急的武器物资装上救生艇之外,又把另外一份应急物资装在一个磁性盒里,把它贴在船壳上。

“只要能潜水二三米的人,在退潮的时候很容易就能把盒子取上来。”

林传清笑了起来:“你真是个狡猾的家伙。”

“如果不够狡猾,我早就死了很多次了——冒险的时候永远要做好备份。”

“说得好啊。来,为我们明天的工作成功干一杯。”钱水廷给每个人都倒了一杯汽水。

兰度说:“为我花的票款。”

海军的机动艇冒着突突的黑烟,后面牵引着一个巨大的雪茄状的物体,上面附着着各种各样的海生物。乍一看象是一条垂死的鲸鱼之类的海兽在海浪中载沉载浮。这个巨大的家伙两边捆着成排的黄色油桶作为储备浮力。

两艘划艇满载着海兵和水手,小心翼翼的跟随着,他们的任务是时刻注意这个物体,防止发生任何意外情况。

这个巨大的家伙被小心翼翼的拖到浅滩,它在这里搁浅了。水手们跳下小艇,在齐腰深的海水里推动着这个大家伙,用钓竿和滑轮把它装上海滩上的轨道慢慢拉上了码头。人们好奇地围成一个圈子。

“干的不坏啊,”钱水廷放下望远镜,给自己点上烟,“天晓得你们会把一个沉箱丢在东沙岛的外海,如果没有你提供的经纬度位置,根本找不到。”

“沉箱抛下海时会有浮标上浮标明位置,”魏斯说,“当然,任何浮标都维持不了三年时间。当时我们偏离了航向跑到了东沙岛这边——以为一定会遭遇台湾海巡的巡逻舰检查,匆忙间才决定把它抛下去。”

“怪不得你的船尾要做成一个斜坡,而且从驾驶台后边到船尾安装了那么长的滑道,门形桅下面还有起吊机。”蒙德说,“起初我还认为是用来吊放捕鱼小艇的。难道你们就一直把这个长度超过全船一半的东西放在上边?”

前雇佣兵晃了晃脑袋表示同意。

“假如你们打捞鲭鱼号的时候能够注意到上面的一些蛛丝马迹的话,应该会猜到船上还有东西。当然了,没有明确的经纬度想从海里打捞起任何东西都是困难的。”

钱水廷猛吸了一口烟,烟头从他手里划了一个弧形落向海水。“走吧,魏斯先生,看看你给我们带来什么新的礼物。”

打捞出水的沉箱已经被推进了一座刚搭建好的工棚,还在不停的向下滴着水。双层钢板制成的沉箱呈现出一个既长又粗的雪茄形,表面上爬满了各种附着的海生物,在黝黯的光线下像一大块造型奇特的礁石。

工棚内外的气氛热烈到了极点,一如当初甲船出水时的场面。一具轻便扶梯架了上去,高晓松等人爬到沉箱顶部,用刀将货物舱门上的附着物和防水密封胶一点点的刮掉。转盘扭动起来,随着哐当的几阵声响,货物舱门慢慢地打开了,围观的人群发出一阵欢呼,纷纷挤进工棚里去想要先睹为快。

只有魏斯坐在工棚外的一棵椰子树下,悠闲地抽着烟。

沉箱的货舱里有些潮气,但没有进水。“这是什么?”高晓松打开一个密封的铁盒,拿出来一块用墨绿色铝塑膜包装的长方形物体,似乎是一大块肥皂,上面还迎着一些英文字母。他打开头灯,仔细地端详起来。

周韦森凑了过来:“这是 1.25 磅规格的 C4 炸药。”他拉开防水布,数了一下铁盒的数量,惊呼起来:“天哪,这么多!”

小山一样堆起来的炸药箱子吓跑了许多热情的围观群众,尽管大家知道比起临高自制的代那迈特炸药,美军制式的爆破器材要安全的多。但是和一大堆炸药为伍还是让人望而却步。

魏斯走进工棚的时候,钱水廷正朝他挥舞着一支刚刚取出来的,造型很难看的短枪:

“坑爹啊,还以为这沉箱里装着战术核弹头呢。你就准备用这玩意去骗克伦军的美元?真不愧为没良心的军火贩子。”

“看起来像冲锋枪,什么型号?”高晓松翻来覆去地端详着这支武器,用塑料外壳拼成的玩具似的枪身,枪身下倒折着钢丝弯成的肩托,包装箱里还有几个塑料质地的半透明的弹盘。自从和玩惯了枪的北美众打过交道,前海警队长发觉自己的枪械知识其实少的可怜。

“MGV-176,南斯拉夫仿制美国 American-180 冲锋枪的型号。”钱水廷说:“警用装备。这枪还算凑合,射速很快,连发射击的精度也不错。就是所用的 0.22 子弹威力太小了。”

“何必那么在意几只冲锋枪?”前雇佣兵兼走私贩子叉着两只手,倚靠在工棚的柱子旁边:“只要需要,你们的工厂完全可以批量制造司登或者 M3 黄油枪,反正你们又不缺子弹。”

“我们缺的就是子弹。如果能够批量生产子弹,说不定早就开造 AK 了。”

枪支提出货舱,逐一进行清点。除了不讨人喜欢的 MGV-176,接下来的收获还算称心,二十多挺簇新的 M240B 机枪在地上列成一排。枪管和各处部件上还涂着薄薄的一层防锈油。FAL 自动步枪,包括固定枪托,配有两脚架的标准枪管型号,以及折叠枪托,短枪管的卡宾型,一共是 316 支,全部用收缩膜包装。货仓的中间塞满了整箱的枪弹,除了供 MGV-176 冲锋枪使用的 0.22LR 子弹,其它都是 7.62×51mmNATO 弹,密封在特制的聚酯包装箱中。周韦森、高晓松以及企划院的代表孙笑带着几个人爬上爬下的清点,足有一百多箱。

“倒是足够发动一场小型战争了,”钱水廷对魏斯说:“要是没遇到我们,你准能从这单生意里大赚一笔。”后者只是点了点头:“接着看吧,所罗门王的宝藏可不止这些。”

“你指的是这个吗?”林传清指着从货舱后部搬出来的箱子,还有类似于火箭发射器的装置。老狄看见了大吃一惊:“反坦克导弹,红箭 73!”

“你会玩这玩意?”

“不会,在部队演习时倒是见过。这东西不光用来打坦克,打登陆艇、打快艇、打碉堡什么的都很好使。”

“这不是国产红箭 73,但肯定是 AT-3 系列的反坦克导弹,”高晓松说:“包装上还有字,‘Yugoimport-SDPR’,是生产商的名字吗?”

“Yugoimpor—SDPR 是塞尔维亚的国营武器公司。不,你还是等回到基地的实验室再去摆弄它吧。”魏斯阻止住了林传清打开气封包装箱的企图。

“24 枚导弹,有聚能弹头和温压弹两种战斗部。好吧,东西全在这儿了。慢慢数,可别漏下了什么。”

“问题是我们准备用这玩意打谁呢?”

和船舱里捞出来的一次性火箭筒一样,这又是个令人犯难的问题。

8154 巡航舰拉响了汽笛,护送着这支规模不大的船队离开东沙岛。江山在后甲板上找到了魏斯,他正靠在栏杆上,凝视着被螺旋桨翻起的一团团白浪。

江山简单地介绍了自己,前雇佣兵轻轻地晃了晃头:“那天晚上,在审讯室里见过你。”

“刚刚收到的电报,”江山掏出一张抄报纸:“文主席给全体搜索打捞队发来的贺电,还特别提到了你的名字。”

魏斯草草看了一眼就把抄报纸递回去:“我看不懂中国字。”

“你最好能看懂。”

“中国字太难了。”兰度把烟屁股吐到了海里,“不过我会试着学说中国话——这是元老的语言。”

“你接下来打算干什么?”

“干什么?”魏斯对着海浪眯起了眼睛:“我现在很穷,所以我想要回到澳门,讨回属于我的六百银比索。”

“李丝雅不会白给报酬,”江山提醒他:“你准备拿什么来换取这笔钱?”

“这要看你们想让她知道,或者想让荷兰人知道些什么。这方面我非常乐意效劳。”魏斯估计这个中国人的情报局头子对自己的回答还算满意,因为他叫来了一个端着托盘的海军服务生,托盘里有一瓶朗姆酒和两只玻璃杯。

“来干上一杯。”他说。

魏斯没有接过玻璃杯,而是从怀里掏出一个雕花的银杯,这是他从一个有钱却愚蠢的西班牙赌鬼那里赢来的。当他混迹于澳门时,经常在人前拿出这只漂亮的酒杯来炫耀一番,作为自己胡编乱造的意大利贵族生涯的佐证。现在他往这只银杯里斟满朗姆酒:“那么,为什么而干杯呢?”

“为我们的事业。”江山说。

“为我们的事业。”魏斯喃喃地说。他仰起头将酒一饮而尽,然后一扬手,把那只精美的银酒杯丢进了大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