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境

第四卷「新澳洲」 | 吹牛者 | 约 3144 字 | 编辑本页

王五趴在土堤上的掩体后面。这个营地原本是按照总参编写的《军事工程标准手册》中的排级独立营地构筑的,现在他只有一个班的人负责守卫了。实际上去除了被派出去的下士和被他留在帐篷里照顾病员的刘槟之后,守卫者只有 10 个人了。

10 个人是抵挡不住外面这几百号暴徒的。王五看着土堤上稀稀拉拉的几个人,如果敌人从多路进攻,一边就只能有 2—3 个人能够抵抗。最多坚持一二个小时就会顶不住。他们只能把希望寄托在报信的人身上。儋州那边只要派出一个连他们就有救了!

“我们得在这里死守,守得愈久,活命的几乎就愈大。”王五从裤兜里拿出支烟来点着抽了起来,“我们在这里打得热闹,动静越大,工作队本部那边就会早点发觉异样派人来增援我们。我们有步枪,外面那些土匪有什么?”

中士点点头,接着给大家打气说:“我参加过临高剿匪,土匪就是群好吃懒做的二流子,欺负老百姓最厉害,打仗你一横他就下软蛋!大家只要坚持一天就好!”

中士和王五一起爬上了瞭望台。营地四周的开阔地之外的树林草莽中,影影绰绰的都是晃动的刀枪。村子里一片哭叫骚乱的声音。

“敌人其实不多。”中士说,“我们集中所有人能冲出去……”

但是这样势必要丢下所有的病员。而且出去的道路有一段是崎岖的山路,若是土匪在那里设下埋伏就要陷入苦战。

王五摇头:“我们不能丢下病员,不然他们全会死。而且……也未必能冲出去。”

这样贸然突围最多能跑出去三四个人,全军覆没了结果不管是工作队还是中士都没法向“组织上”交待。

“只有死守了。”

他们从瞭望台上下来,这时候刘槟哭着来找王五。包括卫生员在内有三个病员已经死了,其他人的情况也不乐观。

“我给他们吃了止泻药,用了止疼剂。”刘槟眼泪汪汪,“可还是不行。”

王五说:“他们是中了毒,不知道中了什么毒就吃药没用……”正在这时候瞭望台上的射手高声通知他们:土匪们开始列队了。

“各就各位!”中士高喊一声,“不要着急!让敌人走近了再打!”

刘槟也要上土堤,被王五拒绝了:“你还是看护好病员。”

营地每条边上现在各有 2 个人,瞭望台上也有 2 个人。这样一共是 10 个人,完全没有预备队。每个人都清楚,他们要么靠自己的力量把敌人打退,要么就得全部死在这块。

王五和一个症状轻的士兵把守西段。听着耳畔不时传来的痛苦的呻吟声,王五把五六支步枪一一装好子弹放在手边。他按照过去看过的军教片里的法子,在这段的好几个掩体里都放上一支抢。

在营地东侧的土匪们小心翼翼的靠近了。中士自己爬上瞭望塔,他看到只有东面的敌人逼近了,其他地方敌人按兵不动,知道这是一次试探性的攻击。

“注意!敌人从东面过来了!弓箭手 20 人!杂兵 30 人!没有火器。”

这一股土匪走了一百多步,眼看着已经走到了离土堤二百步的地方,这时候土堤上响起了“啪”的一声枪响。

空气中子弹飞过的尖啸让所有人都矮了下去。一个土匪“啊”了一声就倒下了。

接着,似乎有许多人在开枪一样,一缕又一缕的白烟不断的从土堤上冒起,土匪们受不得这样的压力,立刻转身乱哄哄跑了回去。

王五在西面的土堤掩体里,他始终忍着没看东面的情况:要知道东面的敌人也在慢慢的逼近,他生怕自己的注意力被吸引过去了土匪乘乱攻过来。

果然,一会中士的声音又响了起来:“西面的敌人冲锋了!弓箭手 10 人,杂兵 50 人,有火器……”

王五一瞬间就看到几十个破衣烂衫的农夫模样的人挥舞着各式兵器从树林草丛中冲了出来,还出发哇哇的怪叫声。他立刻举起步枪冲着人群开火了。

后坐力传到肩上的感觉还没有消失,他就丢下步枪自己沿着战壕向下一个掩体跑去,拿起掩体里的步枪,又放了一枪。接着是下一个掩体。随后他以同样的节奏返回来,顷刻之间在三个掩体里开了六枪。

帮他装弹的士兵飞快的帮他装着弹。他闻到他的身上有股恶臭。

“对不起,忍不了。”这个士兵苦着脸,把一支枪托上沾着不明黄色物体的米尼抢传给他。

王五顾不得这许多,继续抵肩-击发。

土匪很快就退了下去,接着他们又在另外两面发起了攻击,都被击退了。瞭望台上的士兵以最快的速度射击,也让土匪产生了“敌人火力”很密集的错觉。

第一轮战斗结束的时候,空地上丢下了十七八具尸体,还有不少土匪受了伤。这个战果算是相当令人满意了。

王五想:要是土匪就是按照这样的节奏来进攻,守上一天不成问题。

这会匪首们没法保持原先的得意了。

“你不是说他们全中了毒吗,看这样子那里象中毒的样子?”胡烂眼折了人手,很是不满意。陆陆续续赶来的土匪已经有 300 多人。但是这样打下去除了白白送命还能有什么结果?

“MD,这刘大柱到底说没说真话?”苟循礼想不出刘大柱有说谎话的必要。但是刚才的情形,敌人看起来人很多。

忻那日说:“是不是就撤了吧。”他是被澳洲人吓破了胆的,看见他们只想躲得远远得。忻那日有一点比其他人都强——他很清楚自身和澳洲人之间的巨大差距。

“这支可是容易吃的小队伍,以后未必有这样的机会了。”

“不能撤!撤了我们以后还怎么混?一定要把髡贼的锐气给杀下去!”

“我们应该四面同时进攻,这样才能让他们顾头不顾尾。”

正说着话,有人来报告,在山路上抓到一名髡贼。

“太好了!”苟循礼精神一振,“快,押过来!”

王五正在瞭望——他让装弹的病员赶紧换条裤子休息休息。一会还要战斗。这时候,中士带着一个士兵赶了过来:“队长!东面有人过来了!”

他让一个士兵暂时代替王五,两个人一路小跑的上了东面的土堤。从掩体里望出去,只见几个土匪将一个五花大绑的人推了过来。

他们的心立刻就沉了下去,这个人虽然浑身是血穿得衣服却是伏波军的制服。

“你们的求援使者我们已经抓到了。你们没几个人了!”躲在后面的一个土匪大声喊道,“快点投降吧,没人会来救你们的!”

求援的人被俘,意味着只有等二天后的每七天一次的例行汇报会的时候他们无人去开会才能让总部发现异样。

“不投降,这就是下场!”土匪喊着,竖起了一根长枪。

尖尖的枪头上,赫然是刘大柱的脑袋,双目微睁嘴巴大张,一副不甘心的模样。

王五颤抖着,一股寒意从脚下升起:他感觉到自己死期已近了。他嘶哑着嗓子大声回答:“我们不会投降得!你们这群蛮子!土包子!”

对面的土匪们齐声怒骂,一刀把下士的脑袋砍了下来。瞭望台上的步枪同时响了起来,挥刀的土匪被打掉了半个脑袋。其他人吓得转身就逃,连刘大柱的脑袋也不要了,这时候又连着响了三四响枪声打倒了二个土匪。

半个时辰之后,随着一声喊,土匪们扛着东西开始新一轮冲锋。他们扛的是从村里拆来的门板、临时赶制的梯子,还有许多柴捆——这是正式要进攻了。

进攻从四面同时展开,但是瞭望台上中士很快就辨明主攻是南、东两个方向。

“集中火力打南面和东面!”中士大声的命令道,“注意表尺!”

土匪们很快地进入了射程,头目们在后面拼命的呼喊驱赶着,枪声密集的响了起来,噼噼啪啪的烟雾立刻笼罩了土堤,这时候士兵们已经不再瞄准,只是盲目的开火,装弹的人尽可能的快得装着子弹。

中士一面在瞭望台上射击,一面观察着周围的状况。由于这次冲锋人多,死掉几个显不出来,土匪们胆气大壮,很快就到了壕沟前往壕沟里投掷柴捆和土包。乘着这片刻的迟滞了,中士大吼一声:“快,增援到东面!”

在西面和北面的 4 个人中立刻抽出 2 个人一起奔到东面,包括瞭望台上的人在内,几个人一支接一支不停的开枪。

“注意隐蔽!”中士注意到土匪中的很多人突然同时仰起了头。

一阵箭支象雨点一般落到了土堤上和营地里,噼噼叭叭的落在地上。有一个装弹的士兵来不及躲好被箭射穿了。他哼了一声就没气了。

王五来不及为这损失感到惋惜,中士的哨子又响了起来:“快,西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