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后

第四卷「新澳洲」 | 吹牛者 | 约 5140 字 | 编辑本页

最终双方将条件谈妥,没有举行什么仪式。下午 3 点澄迈县城便悄悄的开城投降了。周千总事先带着十几个亲兵先行从城上縋下,由伏波军安排船只将他送走。余下的五百兵丁见主将已走,又得了银子,更加无意抵抗,表示一切听凭县里安排。

当下五百兵丁开出城外,缴械投降。随后由一名专门的俘虏管理人员宣布四大俘虏政策:俘虏的行动必须听从指挥;有伤病的给予治疗;所有人不许私藏武器;个人的合法财物予以保全。

随后他们被逐一搜身,令官兵们吃惊的是每个人随身带得银子、干粮和私人的东西只是过目一下就还给了他们。收走的只有有小刀之类的东西。

官兵既已被清理出城,伏波军随即进入澄迈县城。按照事先的约定由宋宗会出面办理一切——刘敬选不肯亲自出面——魏爱文也不在意,按照民政事务指导手册上的建议,当地的士绅比县官这类官员有用的多,对地方情况比较熟悉,也有活动能量,是可以争取利用的对象。

因为驻澄迈办事处的人员还没有选定,所以一应民政事务暂且由魏爱文掌握,他安排士兵先接管了澄迈各城门和城中要点的守卫,命令城内的练勇全部集合上缴武器。这才清点收缴了城内官军遗弃的甲仗器械,其中竟然还有云梯多架,另有百十个奇怪的像是某种皮革做得的圆球,打开一看其中全是黑火药。谁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后来审问俘虏才知道这是“混江龙”——水雷。

“大明的火器真是太有创意了!”魏爱文看了之后赞叹了一声。关照只要是火器兵器和攻防器械全部选择几件状态较好的单独开单保存——这是准备送到新成立的兵器局去的。

清理物资结束之后,宋宗会又按照约定将从各村寨召集来的练勇遣散。不过魏爱文没有收缴他们的武器,因为这些武器对伏波军来说没有多少威慑,但是收缴了却使得村寨缺少了抵御土匪的能力。所以民政指导手册建议在政权干部未能下乡前可以保留各村寨的地主武装以维护基本的社会秩序。

士兵和民伕们忙到天黑前,终于将城内的官兵遗留下来的物资全部清理完毕,又缉拿了若干换上便服企图隐匿在城内的官兵。对他们就很不客气了,当即被逐一剥个精光,赤条条的捆着一串押了出去。宋宗会暗暗心惊,想这澳洲人难道把剥人衣物裸体示众当作刑罚之用?他不由得觉得浑身凉飕飕的。

一应事情忙完之后,伏波军果然按照约定退出了县城。这让全城上下都松了一口气。尽管髡贼没有人骑马在城内巡逻,也没有当街斩杀犯纪律的乱兵,但是所有进入城内的髡贼兵马当真是秋毫无犯。不但没有随意进入民家抢劫强奸的,甚至搬运清理完街道上官兵遗弃的甲仗物资之后还打扫了街道。一时间,士绅和百姓们对这伙“髡贼”的观感完全不同。

当晚在宋宗会家举行了一次小型的秘密宴会。宴会上,宋宗会和当地的头面人物,也包括县令的师爷与魏爱文推杯换盏,气氛很是热烈。

当下宋宗会代表全县缙绅百姓呈上一张礼单,包括白米五百石、白银五百两、棉布三百匹、各种绫罗绸缎三十匹,本地产的米酒和烧酒各二十坛。另有猪三十头,羊五十头。“为贵兵犒劳三军之用”。

宋宗会呈现礼单如此说辞的时候,在座的几个士绅又叹了一番苦经:什么官兵入城之后需索为甚,还胡说什么官兵抢劫县库,勒索缙绅,把个官兵说得十恶不赦,说得澄迈县和他们自己被官兵洗劫一空,穷困不堪,就差要去上吊自杀了。

魏爱文很客气的表示感谢。这点东西当然不错,但是还不够企划院塞牙缝的,更配不上执委会的巨大胃口。澄迈之战中获得的战利品固然不少,还抓了万把免费劳动力,但是消耗也很惊人。澄迈既然已经是口中的一块肥肉自然要好好料理,多榨出,不,多贡献一份人力物力供应整个华夏新秩序。所以他并不在数字多少上争短论长——只要把统治权在澄迈建立起来,起码在粮食上的收益就远远不止这些了。

他提议,要在澄迈设立一个“善后局”。众人一时间哑然。不错,一般来说地方上经过兵灾和大乱之后,总是由官府出面,任命一些地方上有力有名的缙绅组成一个善后局之类的班子办理善后。无非是掩埋尸体、赈济贫民、招抚流亡、兴办农商、绥靖地方之类的事情。名分不大,但是权力很广泛,办理的事情也多,比官府衙门办事要快捷有效得多。

这位“魏首长”突然提出办理善后局,大家觉得其中意图不善,但是也无从反驳,再者也不敢反驳。

善后局按照魏爱文的提议:总办还是由县令刘敬选担任,再选取本县三四名德高望重的缙绅主持具体事务充任坐办和委员。至于他们澳洲人,也得在其中占据一个位置。

“我们不是澄迈本地的,就当个值年执事好了。”魏爱文故作大方道。

一干人面露苦相,谁不知道澳洲人的这个所谓“值年执事”才是真正的掌权用事之位。而且善后局一经成立,等于在县内搞出来一个“二衙门”来。所谓善后,包罗万象,几乎样样可以插手,用不了多久就会来个鸠占鹊巢,把县政的权力夺去。

魏爱文不容他们在叹苦经哀求,大大咧咧的一挥手:“这事就这么定了。”

缙绅们和县令无计可施,原本就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事情,当下只好答应。好在这种半官半民的衙门在当时不乏其例,算不得逾制。随后商议按照惯例由刘县令出任澄迈善后局总办,委了宋宗会出任坐办,又选本县有钱有力,平素热心公益的士绅四五人充任委员。至于这个所谓的“执事”当然是要留给澳洲人的。不到 24 小时,大伙便把“髡贼”二字变作了“澳洲人”,象宋宗会这般的人物,立刻就“首长长,首长短”的前后逢迎起魏爱文了。

魏爱文把事情布置妥帖,当即发电给执委会,要求他们尽快选调人员组成赴澄迈工作组,掌握县政。

何鸣率领全军在澄迈县城下击破明军广东总兵官所率五参将一游击所部二万二千人的消息在当天中午就传到了临高。执委会和元老院都在等待这个消息。虽说胜负从一开始就无任何悬念,而且几天来的战事一直非常顺利。但是大家还是非常的紧张。

7 月 11 日上午十点过后不久,突然临高各城门同时击鼓,随后县城、百仞城、博铺、南宝、高山岭和马袅并港内停泊的舰船同时鸣炮三次。声震全城。随即各处军民百姓,都知道官军已经在 11 日早晨于澄迈全军覆没,被俘一万多人,总兵何如宾、监军道赵汝义只身逃走。

李运兴是第一个知道大获全胜消息的人,他从电台上就接到了何鸣的通话报告。但是这只是口头的通知,要等正式电文到来才能公布。到了上午十点,正式宣告澄迈大捷的野战军电报终于到来。

元老院并执委会悉:我野战军已与 7 月 11 日 09:00,将来犯明军何如宾所部全师击溃。敌大部被歼。

野战军司令部何东门魏

“快,全文转发通电!”李运兴兴冲冲的打开办公室门,一路把电报送到了绍宗的手里。

绍宗看了一眼,赶紧亲自往报房而去。几分钟之后,这道电文就传遍了所有拥有无线电台的部门和驻外站点。

丁丁早就派了一个办事员在电信办公室等候,从绍宗手里将电文抄件抄完之后立刻撒腿就往报社方向赶去。

绍宗发完电报,马上到了电信值班机房:“快,立刻群发短信!”

几分钟之后,所有的元老都收到了澄迈大捷的消息。短信刚刚发出,他就听到外面零星的朝天鸣枪声和欢呼声。

“靠,这是浪费子弹啊!”

到中午的时候,随着第一批还散发着油墨味的号外发出,从澄迈一路赶来的使者也来到了临高,随后在元老院召开了特别全会,使者在元老院报告了整个战斗过程。听说已经全歼敌人,大家十分高兴,只是何如宾等主要将领官员逃走,有人又很不甘心——照某些人的想法是准备把这几个大官一齐拉到临高当众处死,以显示“来犯必诛”的威风来。

“既然没有抓到何如宾和赵汝义,不如把抓到吕易忠这个老狗弄到当众绞死!”广州站的被迫撤离之后,郭逸、裴莉秀等人在元老院如同被审贼一般的参加了七八次听证会。大家对吕易忠此人已经是深恶痛绝,欲置之于死地。

“绞死太轻了!应该五马分尸!”

“法律,大家要尊重法律!”马甲赶紧出来反对,“我们应该组织公审,对战争罪行进行大规模的审判,让群众充分意识到法律的严肃性,而不搞鲜血淋漓的非刑!”

“哼,我看应该效法当年英国人对付苏格兰人的做法,开膛破肚处死!然后脑袋和四肢砍下来,分挂临高各城门门口,以儆效尤!”河马一开口就不同凡响,“我来活体操刀好了。”

“太血腥了,太血腥了!”发出此言的人居然是独孤求婚,这让大家一下很愕然。独孤求婚自从被“免去本兼一切职务”之后,变得默默无闻起来。但是独孤过去是以对待土著言论残酷著称,这会他居然会说出“太血腥”这几个字,实在大出众人的意料。

“我看应该用打气筒往他们的菊花里打气!打到肠子爆掉!”他的创意果然不同凡响。

河马不以为然:“你这是多此一举,还是按照英国人对付对付苏格兰分裂主义分子的做法好!”

有人说:“貌似还要切掉了生殖器挂在大桥上的什么的……”

还有复古流的:几个在大图书馆供职的历史方面的人才要求在临高县外筑一京观。以彰显澳宋政权之赫赫武功。

“太恶心了!”杜雯竭力反对,“你们要挂几个人头也就算了,这种不人道的残忍的封建主义糟粕绝不能死灰复燃!”

……

元老院里人声鼎沸,在热烈的讨论了一番如何折腾活人和死人之后,众人的议论焦点又转到了大胜之后的事务安排。挟大胜之后的余威一举占据全海南已经是就在眼前的事情了。但是在具体建设和施政方向上,元老们也有许多不同的看法。报捷会还没结束,元老院就已经起了争论。

马千瞩没有心思参加这样空泛的争论,会议还没结束他就回到了中央政务院办公室,关照候闻永去请邬德等执委和还没有选出执委的部门的事务次官来开会。

“通知之后,你再去政务院各部门通知一下:要各部门的主官一同来参加扩大会议。不许缺席!”马千瞩关照之后。

半小时之后,执委、事务次官和各部门的主官们纷纷到来。他们不似普通元老们那么喜笑颜开,兴高采烈,想着该如何杀人、发勋章、甚至搞凯旋式、建凯旋门等等。执委和事务次官对整个行政机构了解较深,知道政权多少存在问题和弊端,形式虽然一片大好,内部的许多问题也必须得到尽快解决。

“我们这回是打了一个大胜仗。”主持会议的文德嗣说,“小程一直说打仗打不起,现在仗打完了,明天就从战时状态转入和平状态。下一步的施政该如何办理,大家都谈谈吧。”

首先就是对俘虏的处理问题。一万多名俘虏还没有分类,根据东门吹雨的初步报告,其中已经确认为军官的大约有七八十人,应该有一部分军官穿着小兵的号衣企图隐匿,这部分人还没有甄别出来。

大致的方针是早就制定出来的,军官让他们的家属来赎身,不能赎身的,留在临高劳动改造。

至于士兵,多数元老认为,本时空的士兵不良习气非常浓厚,多半好逸恶劳,对杀掠奸淫习以为常,也没有什么信仰,纯粹是以吃粮拿饷为目的,不能将其吸收到军队里。

“连戚继光练新兵都知道要选择农村的愚钝老诚之人,不能选市井光棍。这样的兵油子尤其不能用。”

但是也有人以解放军改造“解放战士”为例,认为这种旧军队体系下的普通士兵还是可以改造成合格的军队士兵的。

而且一旦要开始对全海南的压服行动,就得投入大量的军队在各处进行驻防,原本的六个营的建制显然不够用。从俘虏中吸收改造三四千人可以有效的解决兵员不足的问题。

但是这个提议没有得到多数人的认可,未经过长期的改造就立刻吸收这些人入伍,在他们看来是件很冒险的事情。

邬德说:“没错,他们毫无国家民族观念,谁发粮给饷就替谁打仗。不管是当大明的、李自成的还是建虏的兵。以我们军队的优厚待遇,不用说他们是乐意之极。这样的人非常的危险,说得难听点,国民党的兵都比他们强——起码人还知道当伪军是不光彩的事情。而明清交替之际,投靠建虏的士兵有这样想过么?”

“应该是有的吧,绿营中后来反正的人还是不少的。”

“但是比起大多数来说还是极少的一部分。”邬德说,“现在我们不是改造几个人,几十个人,而是好几千人。这么多的人要在短时间内改造他们的思想,以我们现有的能力来说还是办不到的。”

司凯德说:“我看可以用他们作为殖民贸易部送到东南亚的移民,给他们一部分物资和武器,送他们到东南亚建立屯堡开发当地资源。规定他们每年缴纳多少物资上来我们就给他们补给。让他们把东南亚变成血火之地。”

“这样也不好。这些士兵平日里就是靠着军中的严刑峻法管束的,你把他们送到东南亚,那还不等于是马驹去了笼头?”邬德继续反对。

“他们在东南亚那块爱怎么干就怎么干,杀人放火抢娘们,打得过就成了事,打不过给当地人灭了也不打紧……”

“给当地人灭了我们还建立什么屯堡。”邬德说,“再说他们如果乱来一气,怎么会老老实实的开荒种地采集物资?直接抢劫不就是了。到最后我们得到的最好结果无非是东南亚多了一群汉人土匪集团。这算得上殖民么?这些官兵又没有人管束,恐怕一到当地先会自相残杀起来。如果我们另外派人去管理屯堡,反倒可能先和他们战起来。殖民垦荒,第一就是要团结,这种桀骜不驯之辈很难派上用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