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战

第四卷「新澳洲」 | 吹牛者 | 约 5203 字 | 编辑本页

站在装载着弹药箱旁的六炮手立刻打开弹药箱盖,从贴在盖子内侧的一张表格上搜索着他需要的数字,然后大声的回答:

“射角 4 度 40 分!”

站立在炮尾左右两侧的三炮手立刻旋转手柄将火炮调整到正确的角度——机械部门开发的新炮架不但可以调整射击方向,还改进了仰角调整系统,将角度指示仪直接安装在炮尾,三炮手转动手柄就能迅速调整到位。减少了四炮手和一炮手的工作。与此同时六炮手从弹药箱里取出一发炮弹交给等在一边的五炮手。炮弹是老式的定装弹:球形炮弹是用布条和棉布包裹的发射药包捆在一起,五炮手将炮弹装进一个藤筐里,然后搬运到一炮手身边由他检查。

“弹药正确!装填!”

二炮手接过炮弹将药包朝向炮尾,把炮弹装进炮膛,拿着推弹器的三炮手立刻把推弹器插进炮口,将炮弹一直推到膛底。站在炮尾左侧的四号炮手把一根长锥子通过炮尾的火门刺进炮膛,捅破了药包外面的包布,取出一个拉火管,用拉火绳上的钩子钩住拉火管上面的拉环之后把它插进火门内。

“准备完毕!”

这一连串眼花缭乱的复杂动作只用了短短的几十秒,6个炮手之间的动作配合要非常熟练才能做到忙而不乱。一个训练有素的 M1857 火炮的炮组在急速射击的时候可以达到一分钟 4 发。不过这样很快火炮就会因为过热而无法射击了。现在土堤上的炮兵采用的是一分钟一发的持续性射速进行射击。

“放!”

四炮手立刻用力拉动手里的拉火绳。随着一声巨响和一道长长喷射出去的火光,整门火炮和围在火炮边上的炮手们就被一团巨大的白烟笼罩了,巨大的后坐力推动的火炮就向后方窜了出去。

“M1857,价格便宜量又足。”站在张柏林身边的正举着望远镜看得林深河喃喃自语。他号称是来实地检验武器装备性能和炮兵训练成果,实际是来看热闹的。顺便在看看还能鼓捣出什么新玩意来。

实心弹的杀伤效果非常令人满意,但是在如此汹涌的人潮中,似乎还难以迫使敌人溃逃。两支明军人马还在呐喊着向大营冲来。

“别急!”林深河故作镇定的说,“按照南北战争的经验,步兵起码要坚持到 100 米内吃了霰弹才会溃逃……”

“老大,这是明军,不是联邦军或者邦联军。”张柏林因为所有的前膛炮射术战术都是他教得,把林深河视为专家中的专家,“明军这种中古时代的军队不是应该很快就崩溃了吗?”

“明军被炮一打就会崩溃不是我说得。”林深河耸耸肩,“不过被炮击就会全军崩溃大约只有大清才能办得到了。”

按照他的观察,炮击的密度相对于涌来的人群来说还是少了点。这个炮火密度在南北战争时代也就是一般的水平。

“快!快拉!”火器营的士兵们吼叫着,不断的鞭打着被征发来的民夫和牛马,一门门的红夷大炮在叱骂、呻吟、哀号和牛马的嘶鸣声中被拖向炮位。昨晚这些大炮已经作为防御武器安设在各个营寨的壕沟后面。由于火炮离髡贼的营寨足足有四里多远,炮弹根本打不到。李陌刀组织人马拖运火炮,以求尽量靠近之后再开炮。

但是前面人马的调动阻塞了火器营的前进,直到潮州兵们开始进攻,才算把道路让开。李佰刀不敢迟疑,赶紧催促士兵们推炮。

“敌人在运送火炮。”从观察哨传来了消息。

“在哪里?”应愈把帽子往头上一推,举起望远镜看着,“看到了!”他大叫道,随后他拿起电话:

“柏林,你右前方官军正在推红夷大炮!赶快给他们一顿炮弹!”

“装填实心弹,目标距离 1320 米!”张柏林亲自上阵,举着望远镜测矩,“全连急速射!”

几分钟之后,张柏林组织的一个炮兵连立刻向火器营正在移动中的红夷大炮开火。

12 磅拿破仑炮的发射的实心弹接二连三的向火器营劈头盖脑的砸了下来。第一轮炮弹砸在离开火器营不远的正在列阵的步兵队伍里,引起了一阵混乱。李陌刀大惊失色地看着土堤上发射的炮弹拖着烟雾飞越了前面的正在冲锋的步兵,直挺挺的向这里落下来!

“糟了!”他的脑海中刚刚闪过这个念头,第二轮炮弹已经朝着火器营的队伍劈头盖脑的砸了下来。

一颗炮弹落在不远处,随后弹跳着向队伍飞来。直接将一头牛打成两段,随后血糊糊的炮弹又跳起来把几个民夫带倒在地,留下一地的残肢碎肉。接着又有几颗炮弹落在队伍里。整个火器营人喊马嘶牛叫的乱成一团,脱缰的马,受惊的牛在队伍里乱窜,无情的踩踏着倒地受伤的士兵们。大炮翻倒在地,有一门炮车直接被炮弹击中,炮身被打得仰面树起再重重的栽倒,把几个倒霉蛋砸得脑浆迸裂。坚固到笨重的炮车只是被飞来的炮弹一擦就散了架。

李陌刀眼看着威力最大的红夷大炮不是倾翻在地就是炮车被炮弹击毁陷入泥土动弹不得,牛马死伤累累不说,受惊的牛瞪着血红的眼睛四处狂奔,四周的步兵被牛马冲撞,队列大乱。有人在骂“扑街”,有人在骂“操老母”。

幸好 12 磅火炮的急速射维持时间不算太长,李佰刀这才检出一条小命来。他的火器营里最有价值最有威力的红夷大炮已经被打得七零八落。有的断成两截,有的炮身开裂,有的炮车毁坏,大炮深深的陷入了泥地。得用很大的人力才能把火炮挖出来。

李陌刀已经知道敌人炮火射程远超自己,不能再打将火炮推近了发射的主意——再往前恐怕连炮也架不起来。

当下收拾残兵退了回去,准备用二位可以施放十五斤炮弹的四千斤大炮了。这两位红夷大炮最远可以到到三里之外。但是能打中什么就很难说了。

“明军开炮了!”观察哨在步话机里叫了起来。张柏林一惊下意识的蹲下了身子,只见两个黑影划破烟雾已经朝这里飞了过来,但是这两枚炮弹一前一后都落在离开壕沟还很远的地方,只激起大量的泥土。接着又是两枚炮弹飞来,一枚在地上弹跳了几下,终于落到了壕沟里。

应愈用步话机呼叫观察哨:“找出敌人的炮位!”

很快火器营发射炮火的地方就被找了出来,测距显示,他们在差不多 2100 米的地方开炮。

“这么远的话红夷大炮的射程根本够不着。”林深河说。

似乎是为了印证他的话,两门红夷大炮连放了好几炮,炮弹却没有一发打到土堤上,最远的不过是靠着炮弹弹跳滚动进了壕沟而已。

李陌刀眼看着炮弹打出去之后连敌人的土皮都没沾到,心中大为着急。大呼“再加药!”

炮手原本已经按照铳尺的数字装填了最多的火药,现在听说还要加药,一个个大惊失色。因为大炮炸膛在当时的军中是经常的事情,一旦大炮炸裂,周围的炮手就算当场没有被炸死,也很难活命。

“加药!”李陌刀拔出佩刀朝空中一劈,“违令者-斩!”

在斩首的威胁下,炮手们多加了三分之一的火药。李陌刀为了表示自己不怕多装药,亲自点放大炮。

四千斤红夷大炮猛得爆发出一声巨响,沉重的跑车几乎是蹦跳着向后退去。两名躲避不及的士兵当即被撞得口吐鲜血倒地而亡。

这枚炮弹终于飞过了差不多二公里的距离,命中了营寨的一处凸角堡,但是这时候弹道已经低到了只能猛得撞在凸角的垒壁上,打下一块泥土而已。

“敌炮兵方位……”观察哨透过浓密的硝烟终于发现了李陌刀的红夷大炮发射时的烟雾。

“打掉敌人的炮位!”应愈下令,“我不要敌人的火炮干扰。”

但是即使是林深河也无法保证能用 M1857 在 2000 米的距离上立刻击毁这二个孤零零的炮位。连着发射了几枚炮弹都偏差的很远。大家正在忙乱的瞄准和计算的时候,忽然火器营炮位方向传来了一声巨响,一股浓烟直冲天空。

“敌人炮位发生不明爆炸!”观察哨报告道。

“是不是火药库炸了?”张柏林赶紧举起望远镜。

林深河摇头:“火药库爆炸要猛烈得多。我看是炸膛了。”

他估计的没有错,在连着“超强装药”发射了二次之后,一门大炮突然炸膛了。爆炸的冲击波和碎片顷刻杀死了周围的十多个人,李陌刀被冲击波冲出去十多米摔倒在一匹死马上才逃过一劫。

李陌刀支撑着身子爬了起来,脑袋晕乎乎的,耳朵嗡嗡作响。他使劲摇了摇脑袋,发现周围的士兵们全逃散了,连那位完好的红夷大炮也被丢下不管了。他的几个亲兵跑来把他架起来。李陌刀还想继续装填开炮,结果发现这门完好的大炮其实炮身上已经出现了裂纹。再开一炮自己也必死无疑。把他气得把佩刀在空中乱砍。

空气中又一次响起了髡贼炮弹飞来的呼啸声。一个亲兵赶紧夺下他的刀,说道:“守备大人快避一避,髡贼又要开炮了。”另外几个人将他架起来往后跑去。

“敌人的炮兵阵地已经完了。”张柏林给应愈打电话。

“很好,快组织炮火拦阻敌人的步兵!”

12 磅加农炮的火力虽然猛烈,但是并没有使得敌人很快动摇,尽管每次炮弹落地之后产生的巨大杀伤效果都使得一部分士兵动摇溃退,但是他们很快就在军官的驱使下重新涌了上来。大队的官军已经涌到了离土堤五百米的地方。伏波军的榴弹炮也加入到轰鸣的行列里,开花弹不断的落在队伍中。尽管杀伤效果一般,但是炮弹落地能够爆炸还是使官兵们产生了极大的动摇。

当他们在炮火下终于逼近到距离寨墙三百米左右的地方,寨墙上伏波军的步兵军官们同时举起了指挥刀:

“标尺 300 米——放!”

几百支米尼步枪发出噼噼啪啪的枪声,密集弹雨席卷了整个前锋,几百人当即被中弹倒地。这个突如其来的打击使得早已动摇的步兵终于支撑不住,冲向敌军的道路似乎从来没有这样遥远和危险。童以振连斩了几名溃军,还是阻挡不住潮水般退回的士兵。他正在大声呼喊,要将领们维持住,不许士兵溃逃。但是一发子弹忽然将他的马击倒,他顿时跌在地上,他身边的亲兵们赶紧把他架起来,童参将马上跳上第二匹马,但是这时候他的掌旗官的铠甲忽然在他眼前爆裂开来,掌旗官哼都没哼就从马上摔了下来。

这下让他肝胆俱裂,髡贼正在用什么他看不到的火器射击。他知道自己已经处于非常危险的地步,再也不坚持要继续攻击了,任由亲兵家丁们护卫着撤了下去。主将一退,士兵们跑地更快。硝烟散去,只丢下一地的旗帜甲仗和尸体。

土堤上的士兵们爆发出一阵发自内心的欢呼声,许多人原本已经做好了殊死战斗的准备,没想到官军会这样快的就败退下去。骄傲、藐视和自豪感充满了他们的心胸,许多人挥舞着手中的武器欢呼着他们的第一次胜利

何如宾眼睁睁地看着四千战兵在连敌人的土堤都没有靠近就在髡贼的炮火下溃退下来。他寄予厚望,认为可以和髡贼的火炮相媲美的火器营居然连炮位都没架起来就被敌人的大炮打得人仰马翻。他的脸色完全阴沉下来,这样的仗还怎么打?连近身肉搏的机会都没有!他已经看出来,髡贼的大炮比红夷大炮打得远,打得准,而且发射的速度也快得多。比起很久才能放一炮的红夷大炮,髡贼设在土堤上的大炮几乎是一刻不停的在喷射着浓烟烈火,把弹丸雨点般的倾泻在官兵的头上。

“启禀大人!”一名亲兵急匆匆的跑来跪下,“雷廉参将赵将军阵亡了!”

“什么!”何如宾吃了一惊,赶紧举起望远镜朝着赵千驷主攻的方向望去,那二千人正在溃不成军的往回逃跑。

还没有接战就死了一员大将!他赶紧问:“赵将军是怎么阵亡的?”

“回禀大人,是中了鸟枪……”

“胡说!”何如宾再也无法遏制自己的惊慌,“本镇看得清楚,他的大旗离寨墙足有六七百步,如何能中鸟枪?”

亲兵不知道为什么大人对到底中了什么阵亡的如此计较,赶紧禀道:“小人不敢胡说,赵将军尸体已经抢回,正在营中,确系中了鸟枪。”

“滚!”他怒喝一声,喘了一口粗气,大声传令:“击鼓!”

随着鼓声,从营寨中开出了新一波的生力军。这是练兵游击的人马,还有制标和抚标。堪称是这次征伐中最精锐的人马了。当然他还有镇标兵和五百家丁,但是这是他的本钱,不到最紧要关头他是不会动用的。

他将三个营的营将叫来,面授机宜。

“大伙都瞧见了。”他阴沉着面孔,“髡贼的大炮很厉害。打得远,打得准。李陌刀的火器营没开炮就给打残了——指望不上了。你们一会摆开阵势的时候要记得,队伍要摆得松。一队一队的要分开。不要再像童、赵两位将军那样人挤人,密密麻麻的往上冲了!”

“卑将们明白!”

何如宾缓缓道,“哪位将军的人马首先登寨,本镇就给他记头功!”

何鸣看到官军还没有接近大寨就溃散了感到十分意外,他暗暗的记过数,整个土堤上的大炮发射最多的一门也才发射五十多发炮弹。炮火远远谈不上密集的地步,四五千人马就这样退回去了。就算是中古时代的军队吧,当年祖鲁人打英国人好像也打得尸横遍野才溃散的。看来明军的战斗意志不高。不过他听大图书馆历史研究组的人说过,明军的精锐和一般部队差别是很大的。

“刚才发动进攻的是雷廉参将、潮州参将两部。”东门吹雨已经拿到了最新的观察哨汇总过来的报告。

“根据观察哨观察:至少有 31 名千总及千总以上明军军官参加了进攻。我方确认击毙 5 人,疑似击毙 7 人。根据狙击手报告,雷廉参将赵千驷在战斗中被狙击手击中,目前生死不明。”

听说狙击手击中了一名主要参将,何鸣点了点头,狙击手的威力果然不可小觑。毕竟火炮再厉害也做不到这样的精确打击。

“炮兵共发射炮弹 493 发,实心弹 371 发,榴弹 122 发。”他翻过一页,“消灭红夷大炮十一门。”

“我方伤亡和损失装备数字。”

“轻伤五人,无死亡,无损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