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榴弹

第四卷「新澳洲」 | 吹牛者 | 约 5251 字 | 编辑本页

不过即使是木柄手榴弹的简化版本,在原料上也需要现代化学工业作为基础。所以尽管制造工艺简单,武器设计小组的人员也没有将其投入生产计划,而是等到化学工业初具规模,三酸两碱投产之后才开始纳入议题。

制造手榴弹需多种不同的化学品。

黑火药作为爆炸药,雷汞作为雷管起爆药,氯酸钾作为拉火药,红磷作为摩擦药。

黑火药和雷汞是化工部门第一批解决的。红磷在取得了东沙岛上的鸟粪石供应之后也很快得到了解决——轻工业部生产的火柴就是在解决了红磷的基础上。

最后要解决的就是氯酸钾了。

氯酸钾本身混合有机物之后就可以作为炸药使用,在大跃进中使用的非常广泛,但是这种炸药极不稳定,很容易燃烧,在军事上的用途有限。化工部要投产这种东西,除了解决手榴弹的发火药之外,还有解决民用炸药的用途在内。

氯酸钾的制造难度不大,前提是有足够的电力供应和能够去除结晶母液中其他离子的化学品就能批量产出。它和电解食盐制造烧碱类似,都是用电解盐溶液进行生产的。只不过氯酸钾所用的电解溶液是酸性溶液。需要事先兑入盐酸和红矾。电解之后的母液也需要兑入纯碱、烧碱、盐酸和其他化工品来中和消除其中的各种杂质才能进行氯酸钾结晶。

因为氯酸钾本身是一种灵敏的化学品。主持工程季退思等人把车间设到了一处四面不靠的空旷地上。厂房内部不使用木结构——氯酸钾很容易和木材等有机物起作用自燃烧。现在的厂房和设备比起电解食盐制造烧碱那会又提升了不少,已经看不出多少“土”味了。各种机械部门自行制造的专用设备渐渐取代了找来凑合的代用品。

按照现成的图纸设计建造的氯酸钾车间的年生产规模为 175 吨。完成之后不但可以满足军事工业的需求,也能够满足一部分民用。尽管穿越集团目前的生产能力把氯酸钾产能扩大到三百吨,乃至五百吨也不成问题,但是季退思和徐营捷都觉得没有这个必要,在炸药方面下一步他们要向威力更大的苦味酸和 TNT 进军,氯酸钾这种东西还是充当拉火药好了。

有了氯酸钾之后,军工厂就能批量的制造拉火管。有了拉火管,使用手榴弹和炸药包的时候士兵们身上就不用缠着一根火绳了,炮兵也不用再举着点火杆作战。原本陆军对掷弹兵的装备就有很大的怨言,因为不管他们身上背着的粗糙的手榴弹还是徐徐燃烧的火绳,都让人看了有一种很大的不安全感——事实上,掷弹兵的训练事故也不少。以至于不是最胆大的士兵是无法当掷弹兵的。

临高版的拉火管用的是本地产的细竹管,按照一定尺寸截断,一段要带节。竹管在留节处打孔后干燥。再内装拉火线和火帽。火帽用硬纸做,装填发火药,拉火线上涂摩擦药。发火药除了氯酸钾之外,还要按照比例混合其他材料。林深河选择的**和玻璃粉。这两种东西穿越集团现在都能制造。至于摩擦药,是用红磷混合后一定比例的**和玻璃粉制造的。

拉火线的顶端再安装一个拉火柄整个拉火管就算完成了。第一批制造出来的五十支拉火管随进行了逐一测试。没有一个失效,全部引燃了导火索。

“这东西本身不会有多少问题,就看导火索的质量了。要是烧得忽快忽慢可不行。”潘达说,“过去搞爆破丢手榴弹导火索都是在露在外面的,烧得快烧得慢一望就知。现在藏在木柄里根本看不到。”

“导火索的质量问题早就解决了。”徐营捷说,“难道你搞爆破的时候没有感觉?”

潘达嘿嘿地笑了笑:“实话说吧。你们的导火索在质量控制上还有问题。并不是太完美。”

姜野负责手榴弹的制造。为了简化工艺和节约钢材,手榴弹的弹体采用的铸铁外壳。外壳上铸有预制破片。每个弹壳可以容纳黑火药大约**克。也可以装填其他炸药,留有升级的余地。

这点黑火药的装药量在现代战争中只能算是“小型进攻手榴弹”,但是在古代丢出这么个铁家伙的爆破效果已经够骇人听闻了。

木柄用得是一般的杂木——理论上用桦木最好,但是穿越者手里很少这种木料,就用其他质地细密的木料代用。木器厂的海林先让工人把把干燥过的木料开成中径厘米,长厘米的圆木棒,再在脚踏式的木工车床上车制成弹柄,再用螺旋钻钻出导火管。

最后一道工序是将弹柄用石蜡蒸过,这道工序是防止返潮。一旦弹柄返潮就会造成导火索失效,手榴弹也就没用了。

“从长远看,木柄手榴弹不是方向。生产工艺复杂,重量大,装药少。等我们的火工器材和机械加工能力上了台阶之后,还是改用卵型手榴弹比较好。”林深河看着第一批从木器加工厂出厂的弹柄和从铸造车间拿来的弹壳。

“这批装填还是黑火药吗?”姜野问。

“对,黑火药手榴弹可以免去装填雷管。直接用拉火管就能起爆。再说我们也没有合适的安全炸药可用。”林深河有点遗憾。同样的弹壳,要是能装填 TNT 或者哪怕是硝铵炸药,杀伤效果就要好不少。

他随手检查了几个弹壳:弹壳铸造的厚薄匀称,连弹壳下端的三个螺丝孔都做得很漂亮。不由得称赞了一句:

“这弹壳铸得漂亮!是你做得?”

“呵呵,是一个老铸工做得。手艺怎么样?”姜野说,“这种老手工工匠手上功夫超强,再加上我们的现代工艺和设备。对他们来说简直就是如虎添翼。”

“批量制造的时候也能这么漂亮就好了。这是消耗品。一个步兵配两个,就得八千个。”

“展无涯正在考虑怎么设计弹壳铸造的生产线呢,到时候一个月产一万个弹壳不成问题。”

“现在我来装填弹体,你们仔细看。”林深河对在场的武器设计和工业口的人员说,“我在美国装填过老式的黑火药炮弹……”

“这不是一码事吧。”白羽一听赶紧出来阻止,“还是我来吧。我起码知道怎么装。”

“书上的内容我也知道。不过你肯定没有亲手装填过黑火药。”

林深河连拉了三下墙上的绳子。外面的土著值班员立刻转敲起了一阵急促的锣声,随后在武器设计实验室外挂起了三盏红色灯笼——这是警告大家,目前处于“非常危险”的状态中。

屋子里的其他人都躲到隔壁防爆屋内。墙壁上有镶嵌着厚厚的钢化玻璃的观察。

“全体安全?”

“安全!”

“我开始了!”林深河深吸了口气,缓步向桌子走去——其实这工作不算很危险,但是他已经养成了慎重对待一切炸药和火工品的态度。这些玩意随时随地都可能会要你的命。

一个铸铁弹壳已经被固定在木桌上。林深河拆开一包蜡纸包装的黑火药,倒在一个铜盘里。随后他用一个木勺子通过纸漏斗慢慢的将细粒黑火药装入弹壳,边装边用木棒捣结实。

最后,他用木棒在当中压出雷管室。然后他连接好拉火绳和拉火管。拿起一个弹柄,将拉火装置装入弹柄,一段引出拉火绳,一段则露出一截拉火管。

为了使得火具固定在弹柄内,林深河在空隙里塞入纸片。然后用小勺子将融化的沥青注入。冷却之后弹柄就完成了。

最后,他把弹壳装在有钢制屏护的螺旋压机上,将弹柄慢慢的压入弹壳内。然后用三颗螺丝钉将两者固定起来。

最后,他在接合的地方涂上一层沥青。

“OK,这就好了。”林深河终于叹了口气说道。

在正式生产的时候,还要糊上防潮的蜡纸,再旋上手榴弹盖。现在是纯粹的试验品,这些就不用了。

“装配起来太慢了……”姜野说。

“实际生产的时候弹柄当然要另外设车间制造。”白羽说,“只有总装成品的时候才能放在一起。熟练之后装配的速度就不会慢。”

“杀伤效果怎么样?”

“很差。”林深河说,“按照这个尺寸造出来的手榴弹,就算是装填的 TNT,在美军看来也只能算是进攻手榴弹,M26A1 的 TNT 装药量可是它的三倍。当初朝鲜战场上的美军干脆就叫木柄手榴弹是震撼手榴弹。现在我们装得是黑火药就不用说了。”

当下手榴弹被运到靶场上,一个掷弹兵班已经在游老虎的带领下在这里待命。

林深河首先在原地随机引爆了几枚手榴弹,测试了延时速度:这种手榴弹的延时速度大概在 4……5 秒之间。接着,就开始实弹投掷的测试。

掷弹兵们虽然从来就没有装备过木柄手榴弹,用教练弹投掷倒是经常的事情。所以无需从新训练,直接开始投掷实弹。

为了向他们充分演示这种新武器的不同之处,游老虎首先投掷了两枚。两枚都准确的起爆了。接着,又换成掷弹兵,每个人投五枚。

预生产的六十枚手榴弹中有五十一枚引爆,九枚失效。成功率相当高。一般的掷弹兵,在立姿下平均能把手榴弹抛到 60 米之外。这个距离差不多已经是火绳枪的有效射程了。

一想到敌人的火绳枪手刚走到有效射程就挨上无数的手榴弹,不管是哪一路人马恐怕都要崩溃了。

在杀伤威力上就有点乏善可陈了,有效杀伤距离不到 10 米。而且铸铁弹壳的破碎度也不甚理想——黑火药的爆发力还是太弱。

“已经很好了。起码是成了破片,没搞出一炸两半来。”白羽说,“我们的军工水平比起根据地的老军工来说已经强太多了。而且敌人是以密集队形徒步进攻,杀伤效果不会太差。”

这种手榴弹就以五式弹的编号投入了正式生产。教导队开始对全体陆军军官和各步兵营的掷弹兵进行手榴弹投掷训练。暂时手榴弹只装备到掷弹兵,批量大了之后再装备全体陆军。

林深河随即又让人搞了一批纸制的拉火管,这种拉火管是为炮兵准备的。

“有了这个,炮兵就不用火绳和点火杆了。”林深河告诉张柏林,“直接把拉火管塞到点火孔里,接上拉火绳一拉就 OK。”

这个虽然不算什么翻天覆地的大进步,也算是小小的改进。但是林深河的任务还没有结束。他还要负责对陆军的野战炮兵部队进行一次全面的视察和改进——特别是弹药上的改进。

因为战事迫近,何鸣已经命令立刻抽调炮兵教导队的部分人员和装备新建三个野战炮兵连,配合步兵作战。其中二个是 12 磅加农炮连,一个是 24 磅榴弹炮连。

炮兵教导队按照林深河的建议,是按照南北战争期间的美军编制编制的。陆军原先装备的四种标准火炮也缩减为三种。6 磅的 M1841 式火炮在实际训练中很快被淘汰了。炮兵们发现这种 M1841 炮的最大射程不过 1400 米,重量却达到了 M1857 的三分之二,而且发射的炮弹却只有后者的一半重。

这样费效比不佳的武器在讲究标准化、经济性的穿越集团里是不受欢迎的。陆军炮兵很快就所有 M1841 全部淘汰。现在 M1857 式 12 磅加农炮成了绝对的炮兵主力装备。

新组建的三个炮兵连,一半人员从炮兵教导队中抽调,一半从步兵中抽调。

以穿越集团的火炮产能来说,装备 20 个炮兵连也不成问题,但是马匹和受过训练的炮手数量不够,不但只组建了 3 个连,每个连也只编制了 4 门火炮——正常应该编制 6 门炮。

每个连分为三个排。其中二个排是炮兵排,每排由 2 门火炮,40 人组成。第三排是“输送排”,也就是所谓的“代畜输卒”。第三排是超过 100 人的大排,全部由步兵组成,行军的时候用来拉炮。战斗的时候充当炮兵连的掩护兵力,还可以用来帮助火炮复位、移动,必要的时候还能担任弹药手。

按照南北战争时期的联邦军编制,每个炮兵连至少要编制 110 匹马,现在用 100 名士兵来替代,显然输送力是不能同日而语的。就算全员装备紫电改手推车,一辆手推车的运载量总归是有限的。张柏林说:如果没有马来运输弹药的话,炮兵连里的“代畜输卒”还得增加 200 人。

好在穿越集团有机械化的运输工具。这次既然是“国战”就不再吝惜摩托小时了。企划院临时为每个炮兵连加强了二辆四驱农用车,用来运载最为沉重的弹药——按照南北战争期间联邦军的编制,每门炮要准备 200 发的炮弹。

农用车加上人力牵引的拿破仑炮,这就是伏波军的野战炮兵连的奇怪装备。

野战炮兵连的 12 磅拿破仑炮已经经过了机械工业部的部分改进。原本姜野等人想安装简易的复进装置——对架退炮的炮手来说,火炮发射之后的复位和重新瞄准是非常消耗体力的事情。但是试验了几种方案之后发现材料的限制太大了。于是姜野等人只好退而求其次,增加方向机。

拿破仑炮上只有简单的俯仰装置没有方向调节装置。需要改变射击方向时只能通过搬动炮架来解决。对于一门重量接近半吨的火炮来说这绝对不是个轻松的工作。如果有方向机——即使只能做小角度的调整,在实际作战中也会很大的优势。

这个改进经过一系列的试验终于获得成功,代价是火炮重量有所增加。为了减轻全炮重。姜野和车辆厂李赤骑、江牧之合作,开发新的炮架。

“我看我们不用太复古流,全用木架——木材本身强度有限,要保证炮架坚固耐用用料还要厚重。我记得当时特意用得密度大的硬木。”江牧之研究了半天炮架,“改用全金属炮架怎么样?这样可以大幅度的减重。”

“轮子还用木轮?”

“暂时就用木轮——我们没有橡胶啊。不过车轴安装滚珠轴承。现在连手推车都用了滚珠轴承,没理由我们的炮车反而不用。”江牧之说,“这样炮车牵引起来轻快得多。”

改进材料之后的炮架即使加上了方向机整个火炮的全重也被控制在半吨之内了。

安装了全新炮架的 12 磅加农炮随即进行了靶场测试——证明方向机的作用是有效的,但是方向机缺少方向锁定装置,射击的时候身管会在后坐力下产生偏移。随后又进行了 50 公里行军测试。新炮架无论在灵活性还是牵引性能上都比旧式炮架表现要好,但是劣质滚珠轴承造成了好几次中途修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