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御还是进攻

第四卷「新澳洲」 | 吹牛者 | 约 5175 字 | 编辑本页

他提出的具体和谈的条件是:

官府可以继续任免海南的官员,穿越集团不做任何干涉。每年的税赋全部足额上交。同时可以许诺给广东的主要官员一部分的利益——当然是在他们参股的前提下。

保证穿越集团在广东的商业活动和人口输送的便利和安全。

作为回报,穿越集团将为广东官府消灭刘香。

“我不是反对这三点要求,而是觉得对方根本不可能接受。”江山对司凯德的和谈要求表示质疑,“不管是王尊德还是李逢节,恐怕谁也没胆子作这样的事情,广东的官员很多,万一有人弹劾上去,这事情是肯定包不住的。”

“我们以郑芝龙为表率。郑芝龙能招安和谈,我们有何不可?我们给大明造成的损害,从表面上看可比郑芝龙小多了。郑芝龙还占了厦门,我们可是什么地方也没攻占。”

“是啊,要论到‘奉公守法’,这广东福建地面上的海上势力我们得算头一份。”有人在下面讥笑。

“不要随便插话!”槌子又在敲了。

“干掉刘香?我看大家有点信心爆棚了。”陈海阳说,“刘香来侵犯临高。海军保证可以叫他有去无回。如果对方不和我们展开海上会战,要很快的剿灭他还是有很大难度的——我们的舰船主要还是以风帆为主的,在近海洋面上搜剿他的船只没那么容易。”

“只要重创他一次他就垮了。他的部众说不定就要转投我们了。”

……

“我要发言:这次和谈招安之后准备得个什么官衔?”文德嗣慢条斯理地问道,“不会是博铺巡检吧。”

元老院爆发出一阵哄笑。以郑芝龙对大明造成的损害,招安也才得了一个海防游击的头衔而已。穿越众的危害性远不如他,得个巡检的头衔很有可能。

“我们可以不要求任何官职,只要他们承认既成事实。”司凯德说。

“凡事不能只看好得一面,如果广东方面拒绝和我们和谈怎么办?”邬德提问,“后续怎么处理?”

“那就兵发广州,直接破城!”司凯德毫不犹豫地说道,“我们长期占领广州城可能做不到,攻陷广州还是不成问题的。到时候广州城里的大小官儿就得一锅烩了。王尊德等人总不见得就这么愿意殉城吧。”

“如果你要和谈,直接威胁广州的想法就得放弃。”江山说,“如果你打算攻陷广州来威胁王尊德,王尊德等人不见得认为我们能攻下广州。当年英国人不是攻上越秀山往城里放火箭,奕山也不见得就会这么听话。”

如果海军攻陷虎门、沙角各炮台,陆军再攻占越秀山,王尊德等人怕是只有自杀殉国了——这样前所未有的大败仗他是不可能隐瞒得了任何人的。别说广州城里大大小小的官儿,还有锦衣卫、镇守太监之类的内臣近侍系统的官。大家能不能上下一心来瞒骗皇帝是件堪虑的事情。

尽管有许多质疑能否达成目的的质疑,大部分元老还是赞成在占领海南的前提下和大明议和。再争取几年和平。最终在元老院通过了关于和谈问题的提案。

随后,根据元老的动议:在全临高发布橙色警报。对民政、工业、农业、民事等诸方面进行相关动员,各部门立刻制定相关的战争预案。

尽管有元老提议执委会即刻改组为统帅部大本营,但是遭到以单良为首的一干人的坚决反对,认为这次战斗上升不到国家兴亡的水平上,既然穿越集团已经成立了许多专门的机构就该由专业机构去负责。

“这次顶天也就是对越自卫反击战的级别,搞个小规模动员就很好了,执委会完全没必要搞成统帅部。”

多数元老赞成他的看法,很多元老认为现在的执委会权限过大,再搞出一个统帅权来就更强大了。于是钱水廷提议,既然军务部长的职位暂时还未选出,可以由元老院即刻选任一名“战争部长”来担任备战和作战任务。这个职务是临时性的,战争结束之后就予以取消。

元老院最后投票任命陆军参谋长何鸣为战争部长,自即日起为期 90 天,暂时代理军务总管之职。授权战争部长在任期内对军队进行全面军事和政治动员。

任期结束之后,战争部长的职务自动失效,如果到期前战争仍未结束,元老院通过大会投票可以延期 90 天。以后每一次延期都要经过元老院批准。

“这不成了推克狄多了么。”于鄂水说。

“90 天的战争部长!”张柏林不满的说,“防自己人比防敌人还来劲!真没劲!”

“哼。”魏爱文冷笑了一声,起身离开了正在变得闹哄哄的会场。

幸亏他离开了,否则下一个场景更要让魏爱文大发雷霆了。

这时候吴南海提交了一份他和展无涯一起递交的议案,议案的内容就是要求陆海军在和明军作战的时候必须让他们登上海南岛之后再一举歼灭。而且要“尽量多抓俘虏”。

于是有人便提出了防守反击的思路。具体说来,就是让明军登岛之后从容集结完毕,然后再选定预设阵地设防,进行会战。

这个以逸待劳,防守反击的作战思路迎合了不少元老——在他们看来,明政府的讨伐军就是一支巨大的“劳工输送队”,如果这支“劳工输送队”不能登上海南岛就溃退了,借此一战抓上数万俘虏发上横财的企图就完蛋了。

考虑新军的优势火力和相对缺乏作战经验,大家觉得这个思路非常适合穿越集团。

“我认为防守反击极不可取!因为我们前面的采取的一些手段造成了相当的程度上的思想混乱!”正当这个决议要定论的时候,季退思上了发言席上大声疾呼:“首先我们必须为自己正名!我们不能再这样顶着澳洲人的头衔混下去了——这样下去只会会对我们的军队和人民造成更大的思维混乱!”

他大声的吼叫着,还伴随着激烈的动作。

“我知道很多元老对我们现在的状态非常满意,甚至觉得这样的模式相当的好用,但是这样的模式有一个极为可怕的后遗症,那就是跟随我们的人民缺少一个真正的效忠主体!

“难听点说吧 我们穿越集团现在是一个没名没分的非法武装集团!军队现在不过是介于雇佣兵和匪徒众之间的形态罢了!不是有大义名分的国家的军队。

“要是我们真的独立建国完成,取得大义名分了,把陆军土著士兵的思想和效忠厘清了。叫大义名分也好叫心灵契约也好叫权力烙印也好。总之这种东西我们现在没有。我们长期以来没有否定大明的正统地位——这是个严重的问题!别得不说,士兵们要战斗在哪一面旗帜下?我们到现在连个正式的旗帜都没有!等军队要出征的时候居然没有军旗,这岂不是件荒唐的事情?”

元老们起了骚动。这的确是个问题。

“这样含糊不清的状态会有什么样的结果?那就是对土著士兵来说他要真真正正去对抗朝廷大军了!这对于最多不过一二年前还是大明百姓的士兵来说就是造反。这种与朝廷大军对抗这种心理压力对我们来说是笑话,对土著士兵来说却很不一样。”

反贼而且是等着被朝廷大军过来围剿的反贼——这个和士兵们过去多年潜移默化的社会经验不一样的体验,对整个新军实际上是一次很大的考验。

“我们不能把忠诚寄托在士兵能确实的理解我们究竟有多么强大这一点上。我认为从技术上来说 防守反击看起来是个好主意 但实际上是个坏主意。大明二百多年堆积而成的积威和正统观念不是说着玩的!

“士兵们和工人在日复一日紧张的备战中等着朝廷大军杀过来,只会越等士气越糟。土著会幻想大明军队多么强大多么势不可挡,会自己吓自己把自己吓死,甚至出现逃兵和企图和大明军队暗通款曲的人……”

“这不是正好吗?动摇分子就会暴露出来被肃清,留下的都是最坚定的战士!”梅林说。

“如果这种心理压力导致大部分附从势力都动摇了呢?是法不责众呢还是把他们全砍光?”

梅林说:“看表现好了。动摇也有不同种级别的。跳的最凶的,肯定也死的最惨,其余按相应的等级与以惩罚即可。现在我们控制人力还不算多,法来责众也没多大问题。”

“太浪费了!陆军里的每一个士兵,都至少受过六个月以上的军事训练。论及军事素养在本时空堪称第一。更不用说很多人还掌握了更高级的军事技能。那些动摇分子里可能就有临高辛苦培养的技术骨干和军事骨干,杀了他们就不止是可惜了。而且他们也不见得就想背叛临高,纯粹是因为明朝积威所至,也许只是内心软弱的一念之差。我们要做得就是要给他们信心,相信临高力量的强大,让他们相信临高可以保护他们,同时也让他们意识到背叛的后果,他们可能就是以后最忠实的部下。”季退思最后提议:应该立即总动员,海军陆军一起出动,带上臼炮和火箭,先推过去推掉海南府城树立信心,然后大军杀奔广东。攻下香山县城或新安县,然后与明廷讨价还价——如不从,再炮击广州。

这时候邬德提出要求发言:“我赞同在预设阵地进行防御反击的作战模式——我们的软硬实力土著们已经看到了。而且在军队身上下了很大的本钱。政治教育、忆苦思甜、军人荣誉感、高薪、现代军事管理制度……这些一概不少的全部贯彻下去了。士兵如果一听说大明军队来了就要吓得动弹不得,未免太夸张了。”

他停顿了下:“至于你说得现阶段穿越集团有名不正言不顺这点我完全同意。我们的确需要一个名义。李自成还知道继承闯王的头衔,土匪尚且知道要有个名头响亮的字号,我们总是用澳洲人的名义的确非常不好,首先是自己甘于海外之人,容易被人扣以‘华夷之别’的帽子;其次是跟随我们的百姓大众没有一个名分,搞不清效忠的对象。”

“我也赞同出境御敌的战略!”有人附议季退思的提案,“必须进攻,积极主动的进攻。这是临高的立国之战,意义不亚于当年的抗美援朝,务必先胜而后战,首战不但胜,还要大胜,才能对外宣扬军威,对内震慑土著中那些还狐疑不定、怀有二心的人。所谓眼见为实,亲眼看到我们的军事工业体系能有如此大的威力,一定会增加内部的凝聚力。”

“我反对,这样有变相扩大战争范围……”

整个元老院顿时陷入了“防御反击”还是“御敌境外”的大争论当中。

即使以最坚决的“服从元老院,服从执委会”态度出名的何鸣,这下脸上也露出了不快的神情。他站起身来要求发言。

境外派和防守派都充满希望地注视着他,这位新出路的战争部长的态度显然决定了哪种战略将会占据上风。

“既然元老院已经授予我战争部长的权力,并且制定了战争指导原则,”何鸣一字一句道,“我会率领同仁们在我的权力范围和指导原则下组织实施战役。在这上面我有自己的裁量。所以我认为元老院讨论如何采取何种作战模式是不合适的。而且此类议题不应该列入会议议程——同时我也要求,在战争期间任何涉及到战役战术方面的提案在元老院一律不做讨论,不做决议。”

这个发言有些让人意外,但是也有一部分人暗暗点头:

如果元老院三天通过一个决议应该攻占哪里,五天提出一个要求应该怎么使用炮兵,这个仗就没法打了。

“……古人‘尚且有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的概念。所以我要求元老院不能在我的任期内以任何借口干涉我的指挥权。以上。”

“好!老何这下牛 B 了!”张柏林兴奋地拍了下大腿,“关键时候一点不含糊!”

“我同意何鸣的看法!”马千瞩说,“打仗这件事,不能人人都当拿破仑,这样会乱套的!”

“我看,大家的热情可以理解。不过大家总归不是专业人士。”文德嗣原本一直没说话,这会表态了,“这种事情还是交给专业人士处理比较好。至于大家提出的各种方案和策略,我提议在 BBS 上开设一个参谋专版,大家把自己的想法和建议发上去就是了。让军方的同志们取舍。这样两全其美了。”

何鸣说:“这我不反对,我绝对不反对集思广益。但是作战指挥必须军令高度统一:不能一人一个主意,更不能三天两头就出一个新政策新命令。另外,”他补充道,“所有有关作战的建议和计划请在 BBS 上发布,也可以提供书面文件,但是谢绝来人面谈——总参最近会很忙。希望大家理解。”

会议结束之后,执委会召开了一次行政工作扩大会议,与会的全部是各部门的长官和次官,也包括下属主要业务部门的头头们。

第一件事情是责成文宣部门制定穿越集团的国旗和陆海军军旗,也包括正式的军歌。

军歌,已经使用了若干旧时空的军歌。现在无非是正式定下来。至于旗帜要棘手些——毕竟不象军歌那么可以搞《军歌集》。

“国旗暂时可以不搞。毕竟要慎重从事,先把陆海军军旗设计出来用上。军队连个旗帜都没有,太不像样了。”文德嗣说,“军旗要简约一点,不要闹太复杂,用色最好是纯色。我们的染料主要还是靠天然的染料,太复杂的颜色搞不出来。”

丁丁提议道:“这事情最好是公开征集,大家投票决定。”

“国号么,既然早已有对外宣传口径,可以定正式名称南澳人民革命政府就可以。要是觉得不够霸气——就南澳帝国好了。”杜雯提议。

“以一县之地,自称帝国岂不是荒谬。不好,而且这样只会加重华夷之别啊。”

“显那就澳宋好了。我们不是一直要当崖山之后么?”

经过一番讨论,大家觉得“澳宋”这个名义比较理想,即印证了过去的“澳洲人”的称呼又表明了穿越集团的华夏苗裔的身份——过去在编制澳洲人的来历的时候已经运用了这样的说法,一举两得。

大宋后裔这个招牌还是很响亮的。

“至于将来,我们叫什么都可以。银河帝国、银河共和国、星际联邦、星汉帝国、……随便叫。现在我们就用澳宋好了。用大宋的名义那帮腐儒总不能攻击我们是蛮夷了——我们不但是华夏苗裔,还是赵宋后裔,比朱明要正统得多了。”邬德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