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钟的讲究

第四卷「新澳洲」 | 吹牛者 | 约 5194 字 | 编辑本页

这一句话把后面堵得严严实实。他们是所谓澳洲人的说法本来就是无凭无据的事情。而且又不是红眉毛绿眼睛的西洋人,一看就是非我族类。姜师爷原本一大通借题发挥的话都说不出来。他狠狠的捏了下手中的扇子。

这招无效,只好用后手。拿出大牌子唬人了。他轻咳了一声:

“二是,说来话长。我看还是打开天窗说亮话吧。”他用眼睛扫了一下裴莉秀,说道:“抚台大人的老太君,过几天就是八十寿辰。”

裴莉秀点头道:“这在舍间都是入了正册的。到时候,万无贻误,自会重礼奉上。以求荫庇。”

姜师爷笑道:“这不过是按着份例随班贺喜的事情,如何能让上人见喜?现如今的局面,难道贵东主就不想让李抚台大人的老太君来个喜上加喜?”

这话里要挟讨要的成分已经十分明白了。裴莉秀暗暗皱眉,只好说:“还得请姜老爷指点迷津一二。”

姜师爷这才道:“抚台大人的高堂,早就听闻府上有一尊自走自鸣的澳洲时辰钟。很想借去,要在华诞之辰,图个风光,也让来贺的亲友们大开眼界。”

裴莉秀恍然大悟:原来是看中了自己房中的那座红木大钟了。

这东西说起来也不甚金贵。要不是钟利时博士一心想等自产钟表技术全部开发完之后再上市的话,光临高的现代机械钟配件存货就有几百套,让紫珍斋的巧手匠人装个好看的壳子立马就有。要是送给李逢节能够缓和这一危局,这个代价不算高。

但是苏爱和她说过的话又浮上了心头——“最近谣言四起,你们自己一定要把持得住,千万不要乱打主意乱投门路。外面吃人不吐骨头的黑心禽兽太多!”,加上她明确记得,李逢节的老太君寿辰根本不是“最近几日”,而且送多少银子是早有定例的,不会派人专门上门来催促。一般也不会来点名要某样东西。

她注视着这张道貌岸然的“官脸”,看着他得意洋洋的笑容和不断打开合起的扇子。决定试他一试。

“既然蒙老太君抬爱,一回奴家就遣人将钟送到抚台大人府上。托老寿星洪福,求个赏识呢。”

“不用,不用,我已经带人来了,他们自会带走。不消送了。”

“这不好吧。这份贺礼,还是该到正日子,披红挂彩,吹吹打打的送去,奴家自然也是要去给老寿星磕个头才好。”

“不用,不用。”

裴莉秀忽然眉头一皱,轻声道:“哎呀,不妥,不妥。”

姜师爷原来还准备力陈一番不必劳动您大驾之类的话,忽然听她说出“不妥”来,顿时呆呆地看着她。

“我屋子里此物,叫做澳洲红木大座钟。先生想必是知道的。”

“正是,正是。”

“既然是抚台大人的老太君祝寿,送一架钟去,这这这……”她言辞一转,“恐怕极其不妥。”

祝寿的时候“送钟”岂不是成了“送终”,这简直就是在触主人家的大霉头了。这姜师爷不过是巧设辞令,借着抚台大人的太君祝寿的名义来谋夺这座宝钟,原本就不是准备做寿礼的,哪里会想到这个关节。被裴莉秀一点,不由得目瞪口呆,而且完全无话可说。

姜师爷愤愤的狼狈而去,临走不免撂下几句含沙射影的狠话。裴莉秀懒得搭理,她已经料定,姜师爷压根不是奉着李抚台的命令来得,完全是借着最近的进剿临高的事情上门讹诈的。

郑尚洁知道之后有些担心——毕竟对方是巡抚身边的人,要是关键的时候上个眼药怎么办?

“哼,他根本没这个资格。”裴莉秀懒懒的说,“这种大是大非的事情上,巡抚衙门还轮不到他插嘴。再说进剿临高的事情,连两广总督衙门还没定下来的事情,他一个抚台衙门的清客能起什么作用?怕是参与机密的资格都没有。不用怕他。这架红木钟,我宁可送到李抚台的府上,说不定倒能起到点作用。”

“嗯,也对。不过送礼这件事情是不是应该和郭东主商量一下……”

“我是说说而已。现在我们一举一动都是大事,当然要他拿主意。”裴莉秀咬了下嘴唇——惊觉自己居然没有涂口红。

郭逸这边,孙常已经回来了。他禀告说,多数人家还是收了茶,不过只有极少数人家见了他,还有赏钱开发。多数只是回了一张帖子。也有些人家说主人不在,不便收礼的。

他一一看着孙常做得礼单。看看其中有没有什么规律来。

看样子,广州站交往的达官贵人们虽然已经开始有意识的疏远,但是还没有到决绝的地步,可见事情还没有到最后的关头。各方面还有余地可以转圜。

归纳下来:显然广东官府有意对临高用兵是实。但是还没有定论。

郭逸专门去拜访了一次高举,高大官人也接到了类似的消息。他倒沉得住气。直接告诉他:这事情很蹊跷。

“你不必太过慌张,此事大有盘弓不开箭之势。”

这倒和自己的猜测有些暗合。郭逸想。他有意要套问细节,便故作不解之态问高举。

“要讨伐临高,兵从何来?饷从何来?”高举笑道,“无兵无饷,难道要广州城里的大人老爷去亲执干戈么?”

他告诉郭逸,广东藩库里根本拿不出这一大笔银子来。

“何镇手下的兵们,快一年没开过饷了。除非王制台有本事变出几十万饷银来,否则讨伐临高不过是空论而已。”

“原来如此。这么说是空穴来风喽?”

“倒也未必。起码,王制台是有这个想法。”高举说,“你想想看,福建的熊抚台风头这么健,他若再无一点建树怎么成?他在广东得罪的人又多,到时候怕是只会没法向朝廷交代!”

“你们也不可大意了。”高举说,“如今之策,还是要早早的寻个结实的靠山投献才好了。”

高举的意思和苏爱一样,要他们向杨公公投献,这样就能平息了各方面伸出的贪婪之手。

“此事小弟不能做主——”

“是,你还要去问文掌柜的意思。”高举的兴致很好,“老文好久不到广州来了,难道临高那鬼地方居然比广州还好?真是不给面子的很!”

“哪里,哪里。”郭逸正要给文德嗣开脱几句,高举挥了下手:“你去和文掌柜去谈谈。他这样盘踞临高总归不是长久之计!还是要早做谋划!”

这样几方面对照起来,郭逸大概心里有了底。在向临高的报告时他表示:广东明军在短时间内就出动的可能性却很小。

然而这个消息的四处流散使得广州站的处境变得困难起来。不但紫明楼的业务量锐减,而且正如苏爱所预言一样,随后的七八天里,广州城里的政治气候似乎发生了变化。来紫明楼的人明显减少,预约几乎不见了。郭逸和裴莉秀这边,开始川流不息的出现各式各样的客人求见。

这些客人们个个开出口来都有大来头:不是总督的清客,就是巡抚的亲戚,要不是镇守太监的长随……一个个登门拜访,开口就要借银子,有的不要银子,借口主人对“澳洲珍玩”有兴趣,希望借去看看之类。巧取豪夺的理由一个接一个。若是稍有怠慢之处,便恶狠狠的话语中带着威胁。

好在裴莉秀已经从苏爱那里得了底,加上高举又派人暗中关照他们:不必害怕这伙人——他们不过是仗着主人的牌子来讹些好处,就算给他们也无用,只会引得这些人一批一批的不断涌来。到后来,郭逸干脆只叫孙常去见,推说自己身体不适,干脆闭门谢客。

但是私下里,他一直在做着各种准备工作,应付可能遇到的各种情况。他吩咐孙可成,多调人手到各家字号附近防备,以防有人煽动骚乱;从各个渠道秘密的调集现银到德隆的总银库里,随时随地的准备应对各家字号的挤提。对外,各家字号一概正常营业。特别是对要求提前支取存银的,一概本息照算。不可流露出任何为难之色。

让他稍感欣慰的是,孙可成、沈范等土著管理层,虽然没有经过临高的审查,但是对广州站堪称忠心耿耿,不但没有半点推诿躲避的意思,反而主动前来出谋划策。沈范的意思是找梁存厚谈谈。

“梁公子父子不但宅心仁厚,而且为人处事还算方正。若是东主要投献,不若投献紫珍斋给他家。”沈范对投献一事颇为热心,认为这是解决当下问题的最好途径。

“梁家是本地的士绅大户,祖父又当过中枢大员,根基极其深厚,有他们撑腰,广州城里便无人敢打东主产业的主意了!”

再者,梁存厚又和郭逸等人合作办理慈惠堂,私交非浅,有这一层关系在又和寻常的铺户不同。

“若是寻常的铺户要去投献,人还不愿接呢。”沈范的意思似乎是说人愿意白拿你的产业已经是给你超级大的面子。这让郭逸很是不快。

晚上郭逸在自己的房间里几乎彻夜不眠。这个时空的环境果然比旧时空要复杂百倍。官商勾结这套,自己还原本还一位做得太过头了,给这伙当官的好处过多了。没想到他们得了好处不算,还想一口吞下!

他现在烦心的是:这广州站的危局到底该如何破解。

郭逸一点不害怕所闻的讨伐临高之类的事情——不过是自取灭亡而已。临高一定能够安然无恙。但是广州站这边在这件事上却面对着极大的危机。

投献一家字号给杨公公或者梁家都不失为一种委曲求全的选择。不过,在元老院和执委会都无法通过。

他现在已经完全弄清楚了,吕易忠的这个主意,看似是迎合王尊德急于在海上建功的想法,实则包藏的,主要是对广州站各家字号的祸心。

他根本不在乎澳洲人能不能在临高盘踞下去,而是想借着这个因头吃下广州站!

不过,对一个退职的知府来说,胃口也未免太大了一点!

莫非他背后还有其他人?郭逸警觉起来,吕易忠不过是一退职知府,靠着王尊德的信任才能在两广横行无忌。本人没有多少权势,就算广州站真得乖乖投献给他,他也根本保不住!想到这里,他才意识到,这个谋夺广州站的人在地位上应该要高得多,起码也是杨公公一级的宫里的太监或者朝廷里的中枢大员。

只是这个人至今还没有露出真面目来。

他饮了一口几乎已感不到暖意的茶,站在窗口长身而立。月亮在夜空中时隐时现。北方还是那一片拨不透的黑云。

从广州发出的有关大明有对临高动武迹象的电报用了最紧急的呼号。广州的这封电报一到就被送到临高电信的机要室。李运兴看到电文全文的时候开始愣了一下。

“靠,干!”他兴奋的把电文夹子一拽就要走路。

“首长,首长,您还没签字呢。”负责译电收发的土著女报务员看他拿了电报就要走,赶紧叫住他。

“好,好。”李运兴掏出笔来龙飞凤舞的在收发簿上签上自己的大名。随后急匆匆的从机要室出来,跑回自己的办公室。新分到的生活秘书兼办公秘书贝锦仪正在收拾他桌子上的文件。

李运兴大步流星的走进办公室,直接把桌子上的东西一把抹到旁边,让收拾了一般的贝锦仪大吃一惊,还以为他对自己有什么不满。吓得站在一边不敢言语。

“快,马上誊印一份,送办公厅机要室!”

李运兴兴冲冲地说道。这下可好了。大明军队总算上门了!这仗一打起来,一天到晚主张乌龟流的一干人就再也无话可说了。临高电信就要变成海南电信了,搞不好自己就直接成广东电信的老总了!

他兴奋的直搓手,知道这件事情一旦到了执委会那里,最迟明天就要召开全体大会——这可是穿越集团第一次国战!

李运兴决定,在随后的元老院大会上,自己一定要跳出来慷慨陈词,坚决要求扩大战火,不能仅仅满足于打退明军进攻,最起码也得追击到琼山县去。彻底摧毁大明在海南的通知。

电报很快就被送到了办公厅机要室,随后被打印成很几十份。这类电文照规矩先送执委会、元老院常委和相关业务部门的首脑。

一小时之后,这条消息挂上了 BBS,成了首页固顶公告。

最近没了热点的 BBS 除了有北美一干人还在不断的谈政治制度改革和殖民贸易部的人在鼓吹辽东贸易之外基本上就没有什么人了。明军讨伐的消息立刻引起了一场骚动。

当晚,潮水一样的帖子涌入了 BBS 上,一时间五花八门的主意充斥着版面,立刻形成了刷版的状态。

第二天一早,元老院宣布召开全体大会。

元老院里,目前在临高的不需要坚守岗位的元老三百八十多人出席了会议。因为这是第一次牵涉到战争与和平的国家决策,所有能离开岗位的元老全部到了会场。

会场上一片热烈的气氛,元老们或坐或站,一个个面露兴奋之色。人群中不时还飞出几句:“操!干他个屁滚尿流!”、“把王尊德这个老家伙全家给灭了!”、“广州十日!”、“东莞三屠”之类的话语。

“妈妈的,仗还没打呢,一个个就想当鞑子了!”柳正代表远程勘探队的多数人来到元老院,听到有人在这么说忍不住骂了一句。后面跟着白国士的女朋友赵雪——经过白国士孜孜不倦的追求和赌咒发誓绝对不娶小老婆之后,赵雪终于答应当他的女朋友。本来作为单身女性,她的选择范围不算太小,但是这伙单身宅男一个个都做着七十二个各民族各肤色女奴的春梦的时候,她的选择余地就小得可怜了。

“他们好像在说女人的事情。”赵雪想,这伙男人真是无聊啊,“要把广州和东莞的女人都,嗯,那个一遍。”

“哼,胸无大志!”柳正把自己专用的木板坐垫放到刻着自己编号的砖石座位上。四周空出了一大片,远程勘探队的人几乎都外出了。

柳正对这次的消息并不怎么雀跃。他虽然不是明粉,却是一个皇汉。所以更希望是打鞑子或者其他什么外国人,而不是打大明的军队——虽然这也是不可避免的事情。

正在气闷中,忽然看到马千瞩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在给一个戴眼镜的妹妹签名。顺便还夸奖了几句,不过因为人声鼎沸,谁也没听见他说了什么。

“哼哼,你个马千——”

一曲尖锐的《月亮之上》的高亢歌声回响在会场上空——主持会议的萧子山连着敲打了几十次槌子也无人理睬他。最后只好拉大扩音器的音量开始放《月亮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