铸炮厂

第四卷「新澳洲」 | 吹牛者 | 约 5155 字 | 编辑本页

但是要让人知道机械设备的好处,必须眼见为实。穿越众又不能把人都拉到临高来见识见识临高的工业能力,唯一的办法就是在大陆上设立一个样板。李洛由既然要建立炮厂,这就是最好的样板。邬德相信这些设备在生产中表现出来的效能带给土著的冲击力会非常的大,足以引起他们对新技术新装备的兴趣。

“明末的工商业还是非常发达的,已经有一批工场主的存在。”邬德说,“江南我们一时半会还插不上手,但是广东这地方还是有潜力的。我们通过设备升级的方式使得本地兴起一批新兴的工厂,掌握比较原始但是成规模的工业生产能力。对我们未来对珠江三角洲的控制和工业化进程就打下了一个基础。”

从长远来看通过控制装备制造业就可以控制所有的制造业。这样的技术扩散对临高的技术霸权不会有任何损害,而且通过源源不断的外部订货还能刺激临高本地的装备制造业。

“不过大明的人能把炮厂和生产力联系起来吗?他们看了之后最多人为:这座澳洲炮厂很强大,但是也仅此而已。不会和织布纺纱之类的民用工业联系起来。”

“嗯,我也觉得怀疑,”展无涯说,“现代人生活在工业社会里,有起码的工业常识。古人的话,一般商人恐怕没有这个联系能力。”

“大概铸造场会意识到。比如机械化的鼓风机。”

“我们不能太低估土著的创造力。”邬德说,“再说风车和水轮机在国内原本就是有的,我们提供的不过是一个升级版本,效率更好,出力更大,起码这两者的价值多数人是看得明白的。”

这时候文德嗣咳嗽了一声:“我想质询一下。根据我们的战略,秉行的是‘不干涉’的‘大陆制衡’战略,现在不是向大明卖炮,而是直接输出造炮的工具,军工技术扩散这有违战略政策吧。”

“我觉得可以忽略不计。”邬德说,“王尊德本身就是造炮狂人,他每次组织铸炮都是动辄百门计算的,我们提供设备,无非是他的炮质量好一点,制造速度快一点。最直接的结果无非是能多造一些大炮。”

邬德说:“最后,就算我们现在给他们 12 磅拿破仑炮,我也认为明军奈何不了建奴。几件新式武器改变不了什么。”

多一些大炮并不会挽救大明的命运,这是历史所证明的,孙元化聘请葡萄牙人做教练,在登州编练的使用西方火器的新军在大明的内乱中覆灭证明了“器”并不能挽救大明。从这点来说,穿越者卖给大明一些设备也不对对大陆的均衡产生质的改变。

“诸位,我提醒大家有一个问题不要忘记了。”于鄂水再次跳出了提醒大家,“郑芝龙就抚之后从熊文灿手里拿到了大笔的援助,从大型战船到火炮,福建布政司给了他许多援助。广东福建毗邻,王尊德又是造炮大户,很有可能一部分火炮会流入郑芝龙的手里。”

“郑芝龙现在自己打李魁奇还忙不过来,不然他早就来打我们了。”邬德不以为然,“就算有几门炮落到他手里,也用在李魁奇身上了。”

就这个问题在国务会议上争论了很久,最后达成了一个妥协方案,只输出水轮机、风车、变速箱、鼓风机和火炮镗床,不输出铁模制造技术——后者对火炮的生产速度提升很大。尽管有人估计以大明的悲剧的财政状况来说不大可能造出太多的火炮来。

接着有人在国务会议上提出,虽然技术扩散是不可避免的,但是如何扩散,扩撒哪些技术,最好有一个专门的部门来进行评估,以免对战略形势构成威胁。

于是决定在科技部下成立一个“技术统筹办公室”,专门负责对输出技术和产品进行评估。

李洛由不知道为这个问题召开了秘密会议,随后的几天里他很悠游,到处游览。刘三本着展示实力的意思,也安排他到处参观。

圣船现在是热门景点,对李洛由这样够得上国宾资格的人来说肯定要去看看。第二天一早,刘三就陪同他坐马车到了博铺,进入铁丝网围绕的海军码头。

李洛由仔细地看着穿着蓝色制服,戴着草帽的澳洲兵们,他们和在东门市看到的士兵又不一样,除了制服是蓝色的之外,戴得是圆顶的有檐平顶草帽,草帽上还有黑色的布带绕着,在脖颈后垂下两根飘带。

刘三给他和夸克各准备了一张新得“证件”,上面用醒目的红戳子盖着“当日有效”和“一次有效”。

验过证件和文书,刘三带着他们登上了一艘划艇,前往丰城轮。

李洛由踏上丰城轮的甲板的时候,站在这即高耸又开阔的甲板上,海风吹过,他的腿脚忽然有点迈不开步了。

好容易调匀了呼吸,慢慢的迈步向前。脚下的粗糙的钢铁甲板。巨大的生满锈迹的锁链。李洛由小心翼翼地走到船舷边向下看去,下面是碧幽幽荡漾着的海水,不觉一阵头晕目眩,赶紧收回目光。

虽然是船,却感觉不到一点摇晃起伏。真是坚如磐石。

李洛由摸着冰冷的钢制船舷,这样的船已经超出了他的理解范畴。他沉吟片刻问刘三:“这船如此之大,如何行驶呢?”

“用机器。”

“机器?”李洛由问,“机器,若非用马牛牵引,就是风车水轮,风车水轮显然是不能的了,莫非船腹中有许多马牛驱动?那得多少马牛才行!”

“就算马牛再多,也驱动不了。”刘三想这李洛由还有点见识,有“动力”这个概念,“用得是蒸汽之力。”

其实丰城用得是大型船用柴油机。刘三觉得没法解释内燃机的概念,干脆拣一个简单地说。

“蒸汽?能让我看看吗?”

“有何不可?不过这船上的机器极大,下面又黑,看不清楚,工厂里相似而小得。”

“船上用的机器也能用在工场里?”

“为何不能?”刘三觉得奇怪。

李洛由不再追问,久久地注视着甲板上的那门泛着青光的阿姆斯特朗线膛重炮,看着下面的圆形滑动轨道和旁边矗立着的巨大的圆锥形炮弹。

原本他一直怀疑这门炮是不是摆样子的西贝货。别得不说,这样的巨炮岂是人力能推动的?但是如此的铁船都能被驱动从万里之外的澳洲来到临高,这门炮又算的了什么。

澳洲人在这里下如此的本钱,原来还有这样的利器!

想到这里,从临高买炮的希望忽然变得非常迫切起来。他忽然小声的对刘三说;“贵上关于卖炮的计较可有眉目了?”

此事刘三虽然还没接到正式的通知,但是会议上的情况已经正式通报给他了。卖炮的事情没戏是肯定的了。他含糊其辞道:“尚未听说。”

“此事若能得三老爷襄助,李某感激不尽!”说着使了个眼色。

刘三当然明白,不要说自己真得去帮忙,就是透出一点风声来,对方马上就会有贵重的礼物致送。昨天在东门市上,他要送给李梅的人参虽然不知品相如何,但是绝不会是便宜货。这还不过是见面示好之礼,若是要拉拢自己请托办事,一支百年极品老山人参这李大掌柜都不会手软。

但是这种好处是绝对收不得的。昨天李洛由要馈送礼物给李梅的事情,当晚就有报告送来。他只好含糊其辞道:“此事须得耐心。”

李洛由做眺望海景状,用几乎听不出的声音问:“有哪几位需要李某打点的?”

刘三只好装没听见。

李洛由见这群澳洲人个个铁了心的不收任何贿赂,有些失望。再转念一想,一般的财货珍宝他们的确也不稀罕,至于人参之类,大约海外之人不识得它的好处。看来只有美人计能够奏效了。

一路盘算着,他被带到了博铺兵工厂。此处是穿越集团的主要火炮制造基地。这里是陆海军火炮都生产的。不过海军对火炮的需求很大,现阶段主要生产海军炮。

为了安全起见,这座兵工厂本身就是一座要塞,石块地基红砖墙壁的高大墙垒,堡垒式的正门和壕沟。门楼前有荷枪实弹的海兵站岗。高耸的红砖墙内不断的发出巨大的轰鸣声,撞击声,白色和黑色的烟雾不断地从墙后散发出来。空气中散发着浓烈刺鼻的气味。

李洛由迟疑了一下,看夸克也很迟疑。这地方看着就让人害怕。两人不约而同的画了个十字,又默念了一段经文,方才随着刘三进去。

兵工厂里,是一座又一座的铁架房子,每座房子都有三层楼那么高,大门开着,里面装着乌黑的钢铁机器,正在不知疲倦的轰鸣着。铁条路上,工人们推着滑车,车上装满了铁锭和钢块。

他们参观了铸炮车间,十几座化铁炉同时开工的巨大热量让两人几乎无法站稳。工人们穿得严严实实的,连脸上都裹着毛巾,还戴着黑色的眼罩。

通红的铁水发出“嘶嘶”声流向浇注口。一时间烟雾弥漫。让夸克猛烈的咳嗽起来,捂着脸逃了出来。

李洛由相比之下要好得多。自从要承揽铸炮的买卖,他就经常到铸造场去看工人们如何造炮。所以这会还忍得住——他很想要看看着出了名的“澳洲大炮”是怎么造出来的。

就现在看起来,这澳洲人的铸炮也没有超出他的意料,还是做模具,浇注。当然他们的规模要大得多,用得工具和设备也多,干起活来比佛山的工人要快得多。

但是他在下一个车间马上发现了不同之处——铸造好的炮胚居然是实心的!这如何用?只见工人用一部吊车吊起炮胚送到一个个火热的烘炉中加热,待到一定时候又把炮胚吊起来,红热的炮胚被小心翼翼的吊装上一台铁滑车,夹在一对巨大的铁具之间,然后这个夹子转动了九十度。工人们把车子推到了一台大型的落锤机器前。

在蒸汽的弥漫中,李洛由看着那巨大的铁锤从架子顶部滑下来,狠狠的捶打着红热的炮胚,工人们操作着铁夹子,乘着铁锤被重新提起的间歇转动着炮胚,让铁锤逐尺逐尺的锤击着。红色的火花在巨大的锤击声中不断地爆裂出来。坚硬的铁快在锤击下象面团一样被改变着形状。

巨大的震动声和热量让一行人几乎无法在旁边多待一分钟。李洛由看了一小会已经汗湿重衫了。

刺鼻气味,浓烈烟尘,巨大的噪音和机器表现出来的强大的力,不管是李洛由还是夸克都没有见识过这样的场面。夸克见过的最大场面是英国的呢绒织布场和造船厂,但是与这里相比简直就是安静的花园了。

穿着被烟尘和汗水染成黑色的衣服的工匠们在这烟尘和噪音中工作着,操纵着巨大的机器,他们奔走着呼喊着,十几个人一起用力推动某样机器,他们筋肉突起,一个个显得孔武有力。李洛由不禁毛骨悚然。这好像魔鬼的军械库,地狱的锻冶场!

一种恐惧浸染了他的内心。他觉得自己正在失去自制力——上帝,难道我的灵魂要在这里迷失吗?他暗暗的祈祷着,觉得自己应该立刻离开这里,但是一种前所未有的力量却不让他离开。他隐隐约约的意识到自己看到了不应该看到的东西,这是一种力量,是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人见过驾驭过的力量。有一扇门忽然向他打开了,他情不自禁的想看个清楚。

锻造完成的炮胚被装在铁滑车上送走了。李洛由在下一个车间又看到了它们,他想在也该不是刚才锻打过得,因为车间里还堆着好些炮胚。这里装着许多黑色的机器,底座是石头的,工场的屋顶上,是飞速转动的一根一根的铁轴,许多皮带从轴上延伸下来,飞速的转动着,带动着许多铁轮在转动。

被捶打过的钢铁铸块被装在一个个巨大的铁床上,以一个倾斜的角度缓缓地前进,仔细看的话,他发现炮胚是在快速的旋转着向一个刀具模样的东西凑上去,一缕缕铁屑连续不断地从炮身上飞出来。与此同时炮身上不断地淋下气味难闻的油,似乎是从刀子上流下来的。

很快,原先经过捶打斑驳不平的炮胚就变成青光闪闪的光滑表面了。

李洛由顿时呆如木鸡。“削铁如泥”四个字出现在他的脑海里。他见过能削铁如泥的日本刀剑,但那是最好的百炼钢造得,花得功夫不计其数,在日本也是宝刀之类。澳洲人居然用这样的宝刀切削大炮!

下一个场面他更加震惊,炮胚被固定在一个架子上,一把多棱的钢刀飞速的旋转着,在实心的炮胚中间旋转着,铁屑不断的被刀头带出来,还混杂着黑色的污水。一股烧热的铁器混着油脂的气味弥漫在空中。

原来这炮膛是用刀子钻出来的,澳洲人的刀好厉害!李洛由想,这不是木头,是大铁块!铁碰铁最多是出个缺口,怎么还能挖出洞来?

最后,他终于看到了成品,大小不一的炮管青光闪闪,被装在铁滑车的铁架上。李洛由暗暗算了下,光这个铸造工场里,同时就在造五十门以上的大炮!要在佛山,工人原料全部够用也得造上五六个月的——光一个浇注的泥模干燥就得等上一个月。

“真是叹为观止!”李洛由有一种惊心动魄的感觉,“难怪大家都说澳洲人火器天下无双!这样造出来的大炮,哪里是几个铁匠化铁锭浇铁水能比得!”

夸克也点头:“李掌柜,这炮厂比英国——欧洲最好的炮厂都要好上一百倍!”他贪婪地吸了口气,“要是他们把产能全开的话,征服全中国也不是难事!”

“还能扩大生产?”李洛由大吃一惊。

“你没看到许多机器没有开动吗?”夸克说,“要是全部开启……”他摇头,“李大掌柜,你托我办炮厂的事情我看就不必了。”

李洛由不知道他已经和穿越众谈妥了贩卖奴隶的事宜,有了更快更容易的赚钱渠道,对搞铸造厂的事情已经不感兴趣了,正好就此推脱。李洛由还以为他是处于至诚,不由得点点头道:“只是这国之利器,人家未必肯卖。”

刘三见他们有些失魂落魄赶紧请他们到兵工厂的办公室休息,先送来热毛巾,又派人送来冰镇格瓦斯。两人惊魂稍定,李洛由马上有了一堆问题要问他;为什么铸炮的时候不铸成空心的而非要铸成实心再钻出来?什么样的刀子居然能切削铁器?为什么要把炮身捶打?

刘三对他的所有问题都是一问三不知,李洛由以为他存心要保密,只好不再追问,其实刘三不是学工出身,倒并非要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