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破

第四卷「新澳洲」 | 吹牛者 | 约 4121 字 | 编辑本页

三亚开发中大量运用了蒸汽机,不仅有穿越众的两型标准蒸汽机墨子一型和二型,还有仿制自美国小型蒸汽机的轻型机器“随巢一型”。这些机器被广泛的运用在各个方面充当原动机,大大的节约了人力提高了工作效率。比起当年 D 日的状态,众元老不由感慨:虽然总体技术水平是下降了,但是在运用规模上却提高了几倍。

蒸汽机的广泛运用的一个结果就是对煤炭的需量激增。以至于海军很快就得专门安排三条运输船负责运输煤炭。

最好的动力煤自然是鸿基的无烟煤,但是鸿基煤供应时断时续,临高主要供应的还是南宝地区的劣质褐煤和泥炭,也杂有从广东运来的褐煤。三亚开发对煤炭的需求量使得临高的煤炭储量陡然下降,展无涯不得不发出警告:就算停止农业肥料的制造,全部褐煤和泥炭都转到动力用和化工上,库存也支撑不到一周了。

费了大力气开采的甲子煤矿供应的是炼焦用褐煤,大家是不舍得烧得——好不容易才积攒起这点东西来。焦煤在南方是非常紧缺的资源。

商业部发出通知:要各驻外站设法加紧煤炭进口。而在集团内部,开发鸿基煤矿的呼声再次高了起来。不断有人向企划院痛陈开发鸿基的重要性和意义。在元老院常委会中也有许多人持这样的看法。在国务会议上,工能委的不少专业人员也对煤炭供应形势表示担心,要求能够得到稳定可靠的煤炭供应。

“开发鸿基的确有必要,”邬德说,“但是短期内再开一个分基地,但是超过了我们现阶段的能力。鸿基煤矿的设防压力比三亚更大,等于要在北朝的眼皮底下武装割据,不派驻重兵和一支足够强大的海军分遣队是不行的。”

“按照贝凯等人的报告,鸿基当地不是荒无人烟吗?北朝会为这么一个小地方来大动干戈?”

“很难说。”于鄂水被召来充当会议的顾问,“诸位,大伙要知道越南这地方是如何从两汉的郡县渐渐变成东南亚小霸的?”他清理了下嗓子,“那就是你的是我的,我的还是我的。越南的历代酋首,侵吞周边的土地不遗余力,对别人的侵占则保持着高度的警惕性。而且越南地方不大,消息传播起来比大明要快得多。我们只要一在当地筑堡,北朝朝廷用不了多久就知道了。知道了就一定会来进攻的。”

“我们是否可以勾结南朝?反正要和北朝破脸。”

“当然可以,南朝对我们这样奋不顾身的引火烧身消耗北朝肯定是欢迎之至,问题是,”于鄂水说,“我们有南朝的支援又能得到什么呢?”

“南朝总不见得会派军队来支援我们的行动,就算来了,大家也未必想用不是?”

“猴子的军队算个屁……”东门吹雨刚刚发出评论就被于鄂水打断了:

“大家不要小看了明末的越南南北朝军队,他们是在葡萄牙人和荷兰人的指导下装备和训练的,广泛装备了火器,相当的欧式化。绝对不是东南亚土邦的那种半野人军队。而且这几十年内战不断,军队的作战能力不会很差。我们守住堡垒没问题,但是要有效的控制和开采,不投入很大的力量恐怕办不到。”

“这么一来,只有走和平方式了。”邬德说,“我看派人到越南去,先通过商业渠道买下地皮,搞个庄园慢慢开采。如果可能,用当地的代理人就好。”

最终定下了由雷州站去具体办理此事——他们在当地已经有了一定的商业贸易关系。也建立了一点社会关系。雷州站提出的设置对越贸易公司的提案也在国务会议上得到了通过。越南不仅有煤炭,还有大量的稻米和木材,这都是穿越集团最需要的物资,甚至堪称战略物资。

越南这块宝地众人早已垂涎三尺,但是苦于实力不济还不能直接下手。这种闷骚的感觉正如一个丰腴美丽的女子就在近旁,不时可以吃点豆腐,却不能占有她的身子。

潘达背着个大包,骑着越野摩托车在野地里奔驰,后车座挂着全套从美国进口的专业级拆弹防护服。虽然这套东西是他花了大价钱才搞到手的,但是他自己也觉得价值不大——过去潘达的同事们都说,这玩意的唯一作用给自己留下全尸。

三亚开发需要的爆破工作量很大,卓天敏虽然是建筑总指挥,但是此人是搞工民建出身,对爆破基本上是一窍不通。就由潘达担任副总指挥,专门分管爆破和军事工程建设。

潘达手头可用的人员主要来自三亚派遣营的工兵排——这个排是从工兵教导连中抽调人员组建的,三分之一是接受了六个月以上工兵专业训练的老兵,其他是新兵,也突击培训了一个月爆破技能。

另外就是劳工队中开办的爆破培训班毕业生,当时短期突击培训了一些劳工。但是这些爆破工和工兵的素质不能相比。为了安全起见,登陆之后潘达把人员进行了混合编制。少数工兵再配上爆破工组成爆破队,一共编制了五个爆破队,其中二个被派遣到了鹿回头半岛上,他们的任务是在山上开出道路,清除植被,为山顶的炮台清理出一个稳固的平台。爆破产生的石块正好充当建筑材料。

出于就地供应建筑材料的考虑,卓天敏和潘达已经商量过,除了开办本地的砖瓦厂,最好再有一个采石场。为此,白国士带队在特侦队的护送下去附近勘探去了。采石场不能离得太远,太远了要挤占运输力就没有意义了。

不过这样一来,维持采石场的运作至少要占去一个爆破队,他手头能用的就只剩下二队人了。工地上对爆破的需求愈来愈多,特别是榆林-田独的路基工程,尽管路基是选择沿着田独河的较为平坦的河谷地段修筑,沿途的地形地貌还是相当的复杂。不时会遇到土丘和巨石,必须及时的清理。

如果用人工清理,土方工作量大的惊人,钢铁部门对铁矿石的渴望程度是每个人都清楚的。现在焦煤的来源已经解决,囤积的焦煤愈来愈多,就等米下锅大炼钢铁了。

潘达迫于无奈,只好将人员稀释,减少每队人数和其中的工兵比例,把爆破队数量翻了一倍。这么一来,安全性就堪忧了。潘达时而骑着摩托车,时而坐交通艇,在各个爆破工地之间逡巡视察,及时的纠正各种不安全隐患,如果有必要地话,他亲自指挥爆破。

海风夹杂着沙子打在他的摩托车头盔上,他的内心很紧张。最近工地上广泛使用爆破来加快基建步骤,合格的人员比例偏少,事故的隐患愈来愈大了。实际上就在前几天就发生了一次爆炸事故。一艘运输黑火药的交通艇在海湾中不明原因的突然爆炸,船上六人全部失踪——不用说是给炸成了碎片。

黑火药是他们现在唯一能够大量供应的爆破用炸药,但是威力和安定性都不好。不管怎么样精制,黑火药爆速太慢,用来做工程炸药是在不太给力。远不如硝化甘油那么好用。

按照他的要求,从临高给他运来了硝化甘油炸药和少量的硝铵炸药。硝化甘油是比较安全的用硅藻土吸附再经过一系列处理钝化过的炸药块。尽管在安定性还略显不足,但是现在三亚急需烈性炸药,也顾不得这许多了。

海军是招募了志愿人员来驾驶这艘船的,原本七天的航程走了差不多十天才抵达。这些宝贵的货物被小心翼翼的卸下来,堆放在一个四边不靠的专用简易房仓库里。

但是问题还是出来了,潘达刚刚接到消息,有一处工地上哑炮了。

哑炮是爆破队最怕遇到的事情,一个处理不慎就会炸死人。为此潘达亲自保管雷管,保证发火安全,每天开工前才发给工兵。

没想到还是出了哑炮的问题。而且还是装填了硝铵炸药。这硝铵炸药稍微比硝化甘油要安全点,但是危险系数还是很大。

爆破地点在田独-榆林路基的 0+1400 米处,这里有一座土石混合的小土丘正处在施工线路上,单道谦打算直接把它炸掉,即去掉障碍又弄到了建筑材料。

“怎么样?”潘达到了之后问在现场的工兵队长。

“导火索点了,但是不炸。”工兵队长比划着,“我过了 15 分钟去看了:导火索烧完了,可是雷管没炸。”说着他拿出卷成筒的炸药包,“我拆回来了。”

潘达看雷管已经拔掉了才放下心来,心想安全教育总算没白费。他看了看炸药,似乎有些受潮了——大约是因为这里的空气湿度大影响了起爆的灵敏度。

炸药运用还是不规范。潘达想,速成教育果然容易出事。不过这也不能算是士兵的问题,穿越集团能提供的炸药和火具本身就不甚规范。有的甚至还有很大的安全隐患。

“继续爆破吧。”潘达说,“这包炸药不要用了,收起来带回去。”

爆破队继续工作,潘达有点不放心,亲自到装药现场上去看,炮眼打得很规范,完全是按照爆破教材的上的做法做得。几个队员正在装药,小山包下却汇聚了许多看热闹的工人。潘达一看大惊失色——这种热闹有何好看?起码的安全距离都没有了。正要找人把劳工们都赶走,忽然听到一声惊叫,抬头一看,他的血管都差点凝固起来了,一个队员装填的时候,一卷 75g 标准包装的炸药柱从手里滑脱,直往下坠。

完了!潘达的第一印象就是自己要被炸得四分五裂了。他记得此地用的是硝铵炸药,这东西没有钝化之前遇到大的撞击就会爆炸,从山上摔下来的炸药包还不立刻就爆。

一瞬间,电影电视和现实里的爆炸镜头全部涌进了潘达的脑海。他一个虎跃,无比灵敏的趴到了地上。这一招能不能救命就看运气了——要是炸药落得近,趴在地上也活不了命。

“啪”的一声,炸药落地了,潘达大感意外——居然没炸!潘达刚抬起来头来,只见劳工们呼啦一下全围了上去。潘达知道人群里总有手贱的人喜欢瞎摆弄,赶紧跳起来,一个箭步冲到人前,捡起炸药柱猛跑几步朝田独河甩了过去,自己又是一个虎扑趴在地上,四肢紧紧的扣住地面,闭眼张口。

潘达当兵的时候手榴弹投掷得过全连第二,危机关头技能全开,一连串动作干净利落,连围攻的劳工都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炸药就掉到了水里。火光一闪在河面里爆炸了,高高的水柱直冲天空,看热闹的劳工全被冲击波震到在地。

潘达也象一片树叶一样被猛得推倒在地方,只觉胸口发闷,好不容易才爬了起来。他发觉自己的心脏狂跳,腿也在发抖。心想这回是运气好总算捡回条小命,不然就要提前进翠岗了。

“有没有伤亡?有没有伤亡?”他高声喊道。

“我没事。”爆破队长颤巍巍的爬了起来,总体来说爆破队的人表现还不错,炸药一掉下来每个人都卧倒了,而不是冲过去围观。

至于被震倒了一地的劳工,有几个人在被冲击波震倒的时候磕破了皮,也有人觉得胸闷不适,更多的人是被吓坏了——他们从来没见识这样猛烈的爆炸。

“都回去干活吧。”潘达对爆破队长说,“你们休息十五分钟再干。要注意安全。”

那个失手丢下炸药的爆破工被附近警戒的士兵抓了起来,垂头丧气的从山坡上下来了。

潘达制止了要把这倒霉蛋送交指挥部处置的爆破队长:“算了,他是一时失误,不过装炸药的事情就不要让他干了,先干点力气活,晚上开会搞安全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