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时

第四卷「新澳洲」 | 吹牛者 | 约 4144 字 | 编辑本页

胡逊正搂着小老婆睡得香甜,忽然被人叫了起来。

“什么事?”他立马就清醒过来——手下胆敢闯进他的卧室把他叫醒肯定是有要紧的事情。

“不好了,海湾里来了——来了——好多——”仆人气急败坏的边说边比划,“好多船!”

“海盗?!”胡逊一凛,赶紧披衣起床,“你赶快敲锣,全体操家伙,准备干仗!”说完他跳下床,头也不回的对还在床上发愣的小老婆吼了一声,“快,更衣!”

外面的锣声紧一阵慢一阵的敲打起来,寨子里顿时乱哄哄起来,丁壮们抛下手中的活计,纷纷朝公所那边跑,里面管事的人早得了胡老爷的命令,把刀枪弓箭发给寨丁们,还有十几杆单眼铳、三眼铳,两门小炮也被推了出来,急急忙忙的往寨门口拉去。

胡逊匆忙从家里出来,左手提着一柄大刀,右手拿着一支短火铳——这是个船主送给他的西洋玩意,火绳还没点着。

在安游乐市歇船侯风的船主和管事们象没头苍蝇一样在街上打转,逢人就打听到底出了什么事,知道有大队海盗来到的时候,许多人面如土色,也有人嚎啕大哭,寨子下面码头上的船只肯定是保不住了。

胡逊刚到西门门口,就见着百十个人正堵在门口嚷嚷着要出去,寨丁们拼命拦阻也不济事。闹哄哄的只听得他们是船主和水手们,要出寨去开船逃走,寨丁们人少,被红了眼的人拼命的推挤,渐渐地就给挤到了一边,有人便要去取门上的顶门杠,看守西门的头目急得直叫唤——门一开,万一海盗乘机冲进来怎么办?

胡逊猛得冲进人群,手起刀落,便将在取顶门杠的两个人的脑袋砍了下来。

“你们一个个都得了失心疯是怎么得!”胡逊把沾满血迹的大刀一甩,“外面几十条船等着,你们一条船也出不去!白白的送了性命!”

众人被他血淋淋的大刀震摄住了,一个个不敢说话。

“安安生生的给我待在寨子里,听我号令!”胡逊冷哼了一声,“船货你们是不用想了,起码能保住条性命!”

胡逊命令寨丁们把人全赶回旅店去,自己登上了西门的门楼,只见海湾里已经出现了不下五六十艘船只,有的正朝临高寨方向而去,有的还在向海湾深处航行。

胡逊倒吸一口冷气,船队里面有很少见的五桅大船,但是更让他吃惊的事情在后面,他看到好几艘模样怪异的船只居然无帆无桨的在海湾中破浪航行,这让他呆了几分钟——这也行?!

但是很快就有更可怕的事情了,三艘双桅大船呈纵队向安游乐市岸边驶来,很快就到了安游乐市码头附近,船身侧对着寨子,他清楚的看见侧舷上一个个方型的窗板打开,露出黑洞洞的炮口来。胡逊不由打个寒战:这一面就是十二个窗户,这条船上装了多少炮?。

“总爷,要不要点一炮?”有寨丁说。寨墙上的几尊铁炮铜炮充其量也只能打到海滩上,只能算是放个大炮仗,壮壮胆。

“放你 X 的炮!”胡逊这会顾不得冒充什么水南村胡氏了,抬手便是一嘴巴,“放炮放炮,你以为你家出丧放鸟铳听个响?”

头目说:“总爷!我看他们没有打寨子的意思,最多把下面的船货都抢去了。”

“也不能不防来攻寨,”胡逊说,“叫大伙小心把守,不要乱放炮。”说着他赶紧提着刀下了寨墙,关照把寨子里所有男女都动员起来,丁壮上寨协守,妇女老人准备滚木砖石,必要的时候就拆房子。

但是胡逊没有傻到认为自己全寨这几百人能够抵挡进攻的地步,他这样如临大敌的准备起来,唯一的目的就是告诉这股人马——不管他们是谁,安游乐市不是个软柿子,而是硬核桃,谁想吃下去就得费点牙口。

“准备五十坛酒,二只汤羊,二百两银子和一百匹布,”胡逊吩咐管事的,“都运到东门那边预备着。”

“总爷,这点东西怕是不够。”一直紧跟着他的师爷小声说。

“我也知道不够,”胡逊有点不耐烦,“先探探路,试试口风再说。”

登陆行动犹如一次完美的表演,一切都按部就班的按照时间表进行着。

第一艘人员运输船靠泊在榆林堡前,舱门被打开了。

收拾整齐的劳工们按照顺序,一个小组一个小组的爬上甲板,再在水兵的引导下,从舷梯上下去到栈桥上。

多日的航渡让很多人踏上陆地之后依然是步履蹒跚,栈桥上人一多,稍有推挤就有人摔倒了,还有人直接从栈桥上掉进了海里,周围的小艇赶紧过来把人捞起来,体力消耗过大的人来不及挣扎就被身上的行李拖到了水底,等到被捞起来的时候已经送命了。在一开始的混乱中淹死了几个人,但是大多数人还是顺利的登上了岸,许多人一踏上沙滩就瘫软在地,大口的喘息着。他们很快就被组长和队长们赶了起来,一批一批的往企划院设立的分配中心走去,那些怎么驱赶也爬不起来的人被收容队收容。

能够来到分配中心的人被带到热气腾腾的大锅旁,几个炊事员模样的人从锅子里舀出一碗热乎乎的汤倒在他们的搪瓷杯子里,是一股说不出什么味道的香气。

林功劳喝了一口,味道有点苦有点甜,还有点药草的味道,并不难喝。大概是什么汤药,专门解晕船的,汤药不冷不热,正好适口,林功劳一口气全部喝了下去。

奇怪的是,他很快就觉得自己因为坐船太久有点发软的腿脚有了力气,身体中似乎源源不绝的冒出活力,精神更是好了许多。他有点诧异地看了看四周,身边的人也差不多,那些晕船特别厉害,勉强走到分配中心的人喝了一碗汤药之后精神一下好了许多。

“真邪门,这是什么灵丹妙药?”林功劳嘀咕着。

锅子里熬煮的是由卫生部配置的“精力补充剂 B 型”,是刘三、陈思根等人几番修改试验之后才定下的配方,它之所以有如此灵验的效果是因为里面的主要成分是古柯。

古柯叶在中南美洲是一种被劳动阶层广泛使用的软性毒品,在西班牙征服之前,印第安人就用来消除疲劳、口渴和高山反应,形成了所谓的古柯文化,并且一直延续到了 21 世纪。

穿越集团当初带来古柯树,其目的也正是看中了它的作用和相对较小的毒副作用,不过元老中的许多人对这种东西依然是心存疑虑,要求对其使用采用最严格的管理制度。

但是实用主义倾向终于占据了上风,卫生部预备了大量这种药剂——几乎把已收获的古柯叶储备全部用上了——就是考虑到开发田独工程将会艰苦异常,必须有一种能够快速恢复劳工精神的东西,和“精力补充剂”一起运来的还有大量的香烟,“大生产”敞开免费供应,只要愿意抽,每人每天最高供应三包。

喝过药之后稍事休息,就有人来喊他们的小组编号。每个十人小组都有一个单独的编号,这个号码用布条缝在他们的工作服和行李上,对企划院来说,劳工甚至连无名的个体都不是,他们只是构成一个个劳动小组的部件而已。

林功劳的小组被派去为建筑公司的安装小组打下手,修筑第二道栈桥。

两艘装着吊杆和打桩机的工程船被机动艇拖了过来,在机械的帮助下,临高寨前的码头上很快用船上运来的组装式栈桥修起了第二道栈桥,两艘装载了锅驼机的机动发电船在栈桥旁下了上面的八个锚,升火发电。

按照计划,榆林寨原有的栈桥成为一号栈桥,作为人员通行栈桥,新建的二号栈桥专用于货物装卸。

四台钢制吊杆快速的安装起来,这种吊杆相当奢侈的采用全钢管结构,用螺栓连接,整体重量轻,强度大,使用电动葫芦吊运货物,可以完成大多数重载货物的卸货。

成捆的铁轨从船上被卸了下来,道路工程队的劳工们开始铺设铁轨。轻便铁轨将从二号栈桥上一直延伸到榆林堡外新开辟的货物堆场上,沙滩上无法铺设铁轨,单道谦就使用了预制的框架式的路基,砂石被填充到框架中去,铁轨就在上面用螺栓固定起来。采用分段施工,两头向中间并进的模式,几百米的复线轨道花了不到二小时就完工了,轨道车从大鲸号上被卸了下来,投入到货物运输中去了。

罩着绳网和防水布的货盘被一个个的卸到平板轨道车上,然后用人力推动到货场去。这时候从大鲸号上吊下来一个奇怪的大家伙,在一伙人的前后跑动指挥下算是安安稳稳的落到了铁轨上,标准的平板轨道车上装着一台一人多高的机器,这是机械厂用量产的小型蒸汽机制造的小火车头,因为时间紧迫,蒸汽机和锅炉差不多是完全裸露在轨道车上。这种小蒸汽机的马力小的可怜,不过它是目前唯一能够装在平板轨道车上的蒸汽机。

几个技工爬上去,七手八脚的给机器加水升火,折腾了差不多一个小时之后,从排气阀里开始喷出白色的蒸汽,气压表显示已经有了足够的压力。

单道谦看了下手表,比时间表提前了三分钟,是个好兆头。这个奇丑无比的所谓火车头是铁道上的第一台车头,由临高车辆厂和机械厂联合试制,克服了不少困难,在临高本地的测试中获得了通过,被取名为“流星”号。

“启动!”他挥舞着手里的绿色小旗。

站在车上的梁信满脸乌黑,他身后堆满了装满了优质鸿基煤的大筐,几个土著工人正在蒸汽机周围忙活着。

看到绿旗举起来,他立刻搬动杠杠,流星号发出一声呜咽,嘶嘶的冒着蒸汽开始起步了,挂在车头后的十节平板车发出钢铁相撞的铿锵声。

流星号往前走了几米,忽然停下不动了。这下单道谦着急了,三步跨作两步的跳上了车头。

“怎么了?”

“不知道。”梁信满头大汗,工作服已经被汗水浸得发黑了,他手里拿着大扳手,“压力突然下降了,又没见到有地方漏气……”

“快修!”单道谦很着急。这次的登陆计划是详细到分钟的,一个环节出现问题就会延误到下一个环节,虽然计划有后备预案,但是谁也不希望问题出在自己负责的这块上。

“好好,”梁信这个在核工业企业当技工的人围着这蒸汽机忙开了,一会敲,一会拧,好一会气压又恢复过来了。流星号牵引着车皮,缓缓地启动起来,对这台裸体版的车头来说,它的马力实在是太小了,简陋的小火车喘息着向货场而去,速度慢的只有 5 公里。

不过,好歹是机械化运输!这一列火车拉的东西,够劳工们用紫电改推上几百车的,更别说有的大件还得靠人杠

单道谦看了看自己的手表,还好,延误了不到二分钟,项目的总协调人孙笑不必调整计划实施进度表了。

这次登陆建设采用项目制,每个项目由一名项目经理负责,由企划专员孙笑负责协调。

孙笑根据文德嗣的标准化思路,制定了详细的计划实施进度表:哪个劳工队几点上岸,哪些设备应该在几点被卸到指定堆场都有专门的计划,所有的项目制定出了开始和完成的详细的时间表,项目到几月几日几点结束,孙笑手下的企划院文书们根据表格和卡片就能很快判断出截止到几点有什么设施可以启用,有多少劳工小组和设备空闲下来可以调用,最大限度的发挥人员和机械的作用。

采用计划进度表还明确了项目轻重缓急,安排正确的时间顺序,以免不要紧的项目反而得到优先的人力和物资供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