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兄

第三卷「新社会」 | 吹牛者 | 约 3115 字 | 编辑本页

酒席很精致,杨世祥家是从广东富庶之地来的,享用上的见识比本地的士绅财主要高得多,最近手头大为宽裕,享受方面也水涨船高起来。一桌酒席上菜肴不多,做的却很精致,酒也是从大陆上特意买来的兰陵酒——这可是大明有钱人常喝的高级酒。

杨世祥让伺候的学徒烫好了酒之后就打发他出去了,书房里只留下他和刘三两个——他有些紧要的话要和刘三谈。

杨世祥自从和刘三结义合股之后,买卖越做越大,堪称日进斗金,正因为此,他对穿越集团内部动向愈发关注。澳洲人不仅是他的投资人,大客户和技术指导,实质上也是他的靠山,澳洲人的兴衰成败从某种程度上也决定了润世堂的前景。

刘三因为中成药制造和销售方面的事情经常到润世堂来,但是很少有机会能够坐下来随意的聊天打听消息。

杨世祥急于想了解“女仆革命”的详情。这件事情并不象穿越众想象的那么保密的密不透风,实际没有几天就有传闻出来,说澳洲人为了女人的事情自己内部闹了起来。甚至有人言之凿凿的说,之所以闹起来是因为里面的头目每个都讨了几十个老婆,下面的人没有,还有人说澳洲人不缺女人而是因为大家争抢一个貌若天仙的女子,争风吃醋才闹将起来。

杨世祥对这个消息很是惊讶,因为他没想到澳洲人会没有女人!博铺港每隔十天半月就会运来一二船难民,里面不乏女子,澳洲人充其量不过千人,每人一个总能分得到的。

自己的结义兄弟刘三是有老婆的,当初他还专门送了一份礼给乌云花,很为澳洲女人的健壮和气势所震摄,他有点隐隐约约的感觉到这位义弟大约是有点惧内。

酒过三巡,杨世祥终于隐晦的问起这件事情来。

刘三一怔,这事情居然都传到县城了,真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他轻轻点点头:

“确有其事。”

“结果如何?”杨世祥赶紧问道。

“皆大欢喜。”刘三说这话的时候一点没有皆大欢喜的模样,让杨世祥摸不着头脑。

“看兄弟的样子,并无欢喜啊。”

刘三几杯酒下肚,不由得把对女友的牢骚说了出来,这样的牢骚只要是个男人都能体会。

“原来是不许纳妾。”杨世祥看着有点颓唐的义弟,心想这实在不算个事。便道,“这有何难?既然不许娶回家去,在外面再置办一处家业就是了。”

刘三一怔,没想到他会提出这么个建议来,迟疑了下才摇摇头:

“不行的,眼下还不许在百仞城外置办住宅,再说——”

再说这种胆大妄为之事要是给老婆知道了,还不立刻打上门来闹得满城风雨,想到这里他觉得完全不可行。

这里当然没有妇联之类机构出来给乌云花撑腰,穿越众中的女人不但人少而且彼此之间也谈不上有多团结和谐,真闹起来除了个杜雯之外大约不会有谁来帮助乌云花。刘三发现,在两性关系上,其实他完全可以为所欲为。

不过真要这样,这些年来的两人的感情就会彻底毁灭,刘三对此很是不忍。

“算了,还是让小弟徐徐图之吧。”他没精打采的说。

杨世祥原本已经有了主意:若是刘三真有这个想法,他老婆娘家在漳州有门亲戚最近渡海来投奔他,家中有几个到了适龄的女孩子,说一个过来给刘三做妾不难。

刘三既不愿意,杨世祥也不多提了。他急于想知道:澳洲人在这次骚动中有没有受到什么致命的影响?

要知道外面的谣言很多,有说澳洲人之间打起来了,百仞城里尸横遍野;有说澳洲人的头目摆了鸿门宴,把闹事的人骗来之后掷杯为号,两厢里放火枪,一下杀死了几百人;也有人说几个主要头目已经全部被杀,现在掌权的是另外一批人……

有一个传闻特别接近事实:管着东门市的东门大官人造头目的反,带着手下的人企图冲进百仞城去,在城门口双方互放枪炮,东门大官人一方寡不敌众全部被打死了,还有人绘声绘色的说百仞城里的枪声响了一晚上……

土著对独孤求婚这个人不太熟悉,张冠李戴到了东门吹雨头上,而东门吹雨调走之后从东门市上消失给这个谣言添上了可信的色彩。

刘三听闻外面谣言如此的厉害,不觉皱眉——政保总局是干什么吃的,这种谣言不是严重影响穿越集团的伟光正形象么!

他不得不花了很大的力气来向杨世祥说明:这些全部是谣言。至于游行之类,这种事情算不了什么,穿越集团的力量不但没有受到损害,经历这次风波之后还会更加强大。

为此他不得不解释了下选举制度和穿越集团的基本政治制度,免得义兄无法理解。

好一番解说之后,才让杨世祥安下心来——他对政治制度不感兴趣,不过从刘三的话语中知道这只是场“文斗”,没有大打出手伤及元气,不由得松了口气,笑着说:

“那是我多虑了,没有伤到元气就好。”

刘三又向他提起了开发新的药品的计划。他打算下一步开发制造十滴水和藿香正气水这两种夏季药物,另外尝试制造风油精,都是开发榆林急需的药品。

杨世祥对刘三提出试制的每种新药都信服的五体投地,现在中成药的生意好到他已经不得不考虑把制药工场从城里搬迁到百仞城外“民营企业园”去了,润世堂的工场已经忙不过来了。

“这当然好了。”刘三想原本就有这个打算,过去只是为了图方便才把厂继续设在润世堂里的,现在既然你要自己提出来那是再好不过。

“如今手中有了几个钱,哥哥想盖象你们澳洲那样的大作坊!好好的干一番大事业。”杨世祥对澳洲人的工厂印象极其深刻,几杯酒下肚,他有点兴奋起来了,最近他的心情很是愉快:堂兄杨世意现今态度大为转变,不仅经常写来信件,馈赠礼物,言辞上也客气许多——连对他派去驻在佛山照料生意的老管事刘本善也非常客气。而且还屡次向他表示进货不必再用现钱,放账额度更可以加大,常年被亲戚看不起的杨世祥算是扬眉吐气。

和澳洲人合作能干大事业这种印象已经在他的大脑里深深的留了下来,现在既然听得澳洲人元气未伤,在临高还有的待下去,还能和这义弟干一番大业。

“愚兄想在厂里装你们的那种,嗯,机器,”杨世祥说,“上次愚兄去磨坊,看你们的水磨,真是又快又好。大家都说你们澳洲人最善机巧,大约做药也有机器吧?”

“机器的确是有得。”刘三点头,他早就想开办一家使用机械辅助加工的制药厂,而不是象现在这样的手工操作。现在润世堂用了二十多个药工,还有十几个散工和学徒,如果使用机械辅助生产就能减少三分之二的人员,节约下来的人工就能用来扩大再生产。

老药工长期接触药材,熟知药性药理,让这种人才一直做这样简单的手工劳动显然是浪费。

“不知道要哪些机器?”杨世润对机器生产极有兴趣,但是加工药材需要什么样的机械他心里完全没有概念。

“机器有许多,种类也是各式各样的。”刘三想这得自己出面打申请,制造药品的设备应该会得到制造的优先权,不过润世堂算是合资企业,不知道价格上会怎么核定?只好先打个伏笔:

“价钱上可能不便宜。”

“贵不要紧,只要好用——银子赚了白放着又不会生出小银子来!”杨世祥手里有钱,说起话来不免露出纨绔的味道来了。

“大哥有这样的意思,我回去就办。”刘三很兴奋,这可是典型啊,土著资本家和穿越集团合作的典范。执委会那帮人肯定会好好的给点政策以备将来宣传之用,说不定还会树个“典型”出来。

成了正面典型,那真是样样事情都好办了。

其实润世堂能不能成为“典型”,本质上和刘三没多大关系——刘三这个股东是挂名的,真正的股东是穿越集团本身。但是他还是很希望润世堂能越做越大,越做越强,成为新世界里的医药巨头。

刘三和杨世祥的结义开始不过是出于加强合作的目的,然而大半年来和杨世祥之间切磋药理,交流医术,还一起出门采购药材,经营业务,两人之间已经建立了深厚的友谊。而且义兄全家对自己关怀备至,嘘寒问暖,犹如真正的家人一般,这让刘三感到温暖,对这位义兄的利益他自然是要关注的了。

“这就有劳贤弟了。”杨世祥兴奋的说,“我这就关照刘管事,从佛山再找些工人来——”

刘本善现在是润世堂驻佛山的管事,总揽一应润世堂在广东的事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