质询会

第三卷「新社会」 | 吹牛者 | 约 3121 字 | 编辑本页

当晚有人在这里给独孤求婚打过一个电话,虽然独孤求婚不能肯定就是这个电话对他说“围攻执委会”,但是姬信认为这个陌生的电话最为可疑。

不过,从这手机保护套的肮脏程度来看,想从上面提取到有用的指纹是痴心妄想,再者就算提取到了也没有意义——这里人来人往,流动性极强。

这部电话的存在让姬信确信了一点:独孤求婚不是无辜的,但是他扮演了一个可悲的角色。

姬信询问当晚值班的穿越众,大概有哪些人来过公共娱乐室。值班员拿出了公共娱乐室的设备使用登记簿,上面可以查到当晚来这里娱乐的人,但是值班的人告诉他,不玩娱乐设备的人不需要登记,出入也很随意。

至于谁打过电话,值班的人根本想不起来,打电话不需要交费,谁也不会有兴趣去注意公用电话。

这人干得还挺利落,姬信想。没有必要再追查下去是谁打得电话,就算能查到具体是谁,此人也可以矢口否认,再者,打电话告诉独孤求婚“有人在围攻执委会”也不犯法。

他最后去了警备连连部,拜会了李亚阳。

李亚阳对当晚的事情似乎还是心有余悸,显然在政保总署度过的 12 小时不好受。一开始他不愿意再多说什么,直到姬信拿出自己的授权书他才开口。

“独孤把我害惨了!”李亚阳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抱怨,“我被翻来覆去地问了差不多一整天,差点把我搞成精神病。”他叹了口气,“我的前途堪忧啊。”

“这你可就错了,”姬信说,“现在不过是调查阶段应该有的程序,你坚持原则,拒不出动部队,以后肯定能飞黄腾达了。”

“但愿吧,”李亚阳说,“你想问啥?我都和政保总署的人说过一百遍了,就差说我那晚穿什么颜色的内裤了。”

“肯定不是粉红色,”姬信开了句玩笑,“说说当晚的事情吧。”

李亚阳于是又把当晚的事情说了一遍。姬信早就把他的供述材料看得烂熟,边听边在心里核对——没有什么疑点。

最后他问:“当晚的情况,除了和政保总署的人说过之外,你还向谁说过?”

“没有,”李亚阳坚决地摇摇头,“你是第二个,政保署当时关照过我:在事情没结束之前这一切不能在外面说。”

姬信点点头,李亚阳没有说,独孤求婚那里没人可以说,政保总署的材料又是保密的,与他们既不熟悉,又和本事件毫不相干的李运兴却知道,而且还说“到处在传”!

姬信回到办公室里,根据调查来得资料写了一份翔实的调查报告,由于没有关键性的证据,他决定在报告里不写任何结论或者推测性结论,只把自己调查的结果如实的罗列出来——事实本身会说话。

他找到马甲,把材料交给他。马甲看完了材料,问:“你打算怎么办?”

“先抄送给全体执委,”姬信说,“然后是出席质询会的所有元老。”

“靠,报纸办成这样,和空谈还有什么两样!”单良猛得把《临高时报内部版》拍在桌子上。

丁丁最近已经把《临高时报》和原先的《内部通讯》合并起来,办成一报两版。公开版是针对土著发行的,内部版则面对穿越众,内部版属于秘密等级,每天只发行一百份,而且不许流出百仞城。

内部版刊登的,主要是关于穿越集团体制、未来方向的探讨性理论文章,外加政府公报,时事新闻之类的东西,也刊登一些娱乐内容。

让单良生气的版面上是一篇长篇连载的报告文学,题目叫《糖业战争》,内容是雷州站如何在徐闻打败原来的“海义堂”的,其中颇有些惊心动魄的情节。不知道是谁的手笔,写得跌宕起伏,扣人心弦,还每天必然留下个“扣子”。

这篇报道显然是雷州站在本地搞公关的结果,单良最生气的就是这点,报纸明明是舆论监督的工具,现在居然沦为为利益集团涂脂抹粉的工具。单良不知道雷州站当年开拓地盘的具体经过,但是他很自然的认为这里面有很多虚构和夸大的成分。

“雷州站的确也不容易,表表自己的功也不算什么。”成默说,他最近经常刻意接近单良,已经成了他身边的好友之一了。

“但是这样一来,舆论就会偏向常师德,他的所作所为不就有了依据?”单良对此很是不满意。

“错误是错误,功劳是功劳,不能混为一谈,我们在质询会上只要坚持这点就好。”成默出谋划策道,“揪住他的挪用公款问题,要他说个明白。”

“嗯!”单良在这次全体大会上被选入常务委员会,算是一个小小的收获,虽然自己的几个动议没有通过,但是游行示威权被争取到确实是一个很大的胜利。单良清楚的意识到,搞议会斗争,自己绝对不是现在这伙当权派的对手,只有“民意”的大旗才能产生一定的威慑效果。

“常师德只是一个代表,整个驻外站系统里,类似的腐败不会少,”成默说,“乘着这个机会,要求做一次彻底的清查整顿!”

“对,他们随心所欲的使用公共财产的状况不能这样继续下去了!”单良想到会议前后广州-雷州站的人员在临高频繁活动,很是可疑,忽然起了疑心,这伙人会不会是在搞贿赂,收买执委和元老们?

他把这个疑虑向成默说了出来。

“有可能馈赠点土特产礼物拉拢感情,贿赂不一定。”成默说,从穿越集团的特殊情况来看,贿赂执委是件很困难的事情。金银财宝对穿越众来说没有意义,流通券不论是发行数量还是流通范围都有限,收受大量流通券简直就是在不打自招——何况也没地方花,至于说送女人搞性贿赂,百仞城里众目睽睽,更是不可能的事情。

“这个联络感情本质上也是贿赂,上百万几千万的贿赂就是从几瓶酒一盒点心开始的!我觉得这事情也得防微杜渐。”单良在自己的小本本上快速的奋笔疾书。

成默暗想:单良现在愈来愈进入角色了,想不到改变来得如此之快,看单良如此积极的投身政治运动,成默不由得对自己的使命感到惭愧。人是堂堂正正的“阳谋”,自己这伙人多少有点鬼祟。

不过,我们的目标是相同的。他暗暗说。

质询会议在几天后正式召开。

质询会的会场设在公共娱乐室的小放映室内。桌子按照马蹄形摆放着,接受质询的人坐在马蹄形的正中间,处于所有人视线的正中。马甲想,不管是谁,这滋味绝对不好受。

出席会议的 25 名元老,是在 53 名常务元老中用抽签的方式产生的,以保证质询的相对公平性,中签的元老除非紧急原因,否则不得推辞。

被质询者是否有罪,由这 25 名常务元老的投票结果决定,具体惩罚措施,由荣誉法庭或者执委会裁决。

根据马甲设计的规则:投票判定有罪,必须达到 19:6,判定无罪,只要 13:12 即可。

给一名元老定罪,虽然绝大多数情况下罪不至死,但是对元老个人发展前途会有沉重的打击,不可不持有极其慎重的态度,所以元老们对这个规则没有异议。

除了这 25 名元老之外,还有主持整个会议的法庭三人小组:由仲裁庭代表马甲主持——荣誉法庭的庭长目前由他兼任,负责整个事件调查审理工作的姬信,还有负责记录的慕泉。执委会派出萧子山作为本次质询会的执委会代表。这四个人有权发言,但是无权投票。

姬信带着全部材料提前到了会场,马甲见他背着个大藤箱子,里面沉甸甸的全是文本,压得他一头汗。

“你叫个土著办事员帮你搬运好了。”

姬信说:“他们也够忙得,还都是些发育不好的小孩子,要他们背这么重的箱子实在有点过意不去。”

“你可够仁慈的。”

“谈不上,人都是妈生的,剥削也要适可而止么。”姬信说着把箱子里的一件干净的作训服装拿来出换上。

马甲点点头,在法庭上仪表仪容很要紧,可以充分表现出法律的权威性和严肃性。

常师德在严茂达等广州、雷州驻外站的一干人还有几个马甲不认得的人的簇拥下来到现场,整个人收拾的整整齐齐,连衣服也换了一件熨烫平整的便服,还莫名其妙的戴了一副黑框眼镜,看上去一副老实可靠的模样。

看来这常师德有人指点,马甲心想,这派头就是一美国杀人嫌疑犯到法庭的模样嘛。

独孤求婚来得时候就显得凄惨多了,头发乱蓬蓬的,穿得是件皱巴巴的作训服,还有两个政保总署的人在旁监护,他被带到后排座席上落座,等候第二个接受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