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动胜于嘴炮

第三卷「新社会」 | 吹牛者 | 约 3109 字 | 编辑本页

“……再说那女孩子才几岁?大家从 21 世纪来得,虽然口口声声要养萝莉,最基本的道德准则还是有得,谁会对一个还没发育的小女孩下手?”马甲见稍稍挽回一点局面,赶紧趁热打铁,“至于常师德这些人的事情,的确是有的,但是干部里也不普遍,文总、马督公、他们都没有秘书。”

“王洛宾和邬德是有得。”

“大家点点看现在的主要干部,秘书普及率是多少,一旦当了干部就配秘书是根本没有的事情。”马甲对这个状况其实了解很清楚的,他做过调查,真正搞到秘书的穿越者的不超过十个人。执委里有秘书的除了被提到的王、邬外就只有吴南海了,勋某人是如何搞到秘书的他不得而知,但是想来也不会有太大的猫腻,“这怎么能叫普遍现象?”

“因为不是普遍现象,就可以忽视群众的利益了吗?”单良冷笑道,“执委里有生活秘书虽然是个别现象,群众里却是零现象,这就是对群众利益的漠视。”

马甲环视周围,法学俱乐部的同仁们一个个目瞪口呆,会议变成这样始料未及,在法学俱乐部的算盘里,这些另外参加的人都是“民意代表”,准备给执委会一点压力的,没想到现在有人跳出来直接煽动群众。

其他人则一脸激愤,显然单良的话已经让他们激动起来了,自己的一番话就算有道理也没法压制下去了。马甲想,自己此时要是散会,眼下的局面是过去了,但是这伙人回去一串联煽动,以后就不知道会发生多大的事情了。

目前混上各级领导岗位的穿越众还不到 100 人,另外 400 多个人里很有几个野心家和更糟糕的愣头青,一旦煽动起来集体发飙,后果不堪设想。

想到这里,他马上说:“这些问题我们在这里发牢骚放嘴炮也没用处,不如大伙就此出发去执委会请愿,让他们听听群众的声音。”

现在整个咖啡馆里的人只有三十几个个,其中三分之一是法学俱乐部的成员,俱乐部的人和他的心思一样,在维护现有体制的情况下为自己争取利益,他们不会搞出过激的言行来。这样余下的酱油众不到二十人,相对来说请愿的局面就会比较好控制,不至于失控。

“去就去!”单良没马甲这么多的花花肠子,又被马甲故意说得“放嘴炮”所激,为了表明自己不是嘴上的英雄,行动的懦夫,他立刻就同意了。

“好,大家这就准备准确,一起出发。”孙立也兴奋起来。

当下就有人向咖啡馆要了纸和笔过来,当班的食堂大妈早就被吓得不知所措,在几个小将的拍桌打凳之下乖乖得把记账用的账册纸和笔墨都拿了出来。

“纸太小了。”孙立不大满意。

“凑合凑合。”单良觉得现在气氛不坏,要趁热打铁,立刻泼墨写起大字报来。

其实在这里的所有人都没有写过——连见也没见过,但是大伙都对这具有中国特色的狂野又粗暴的民主形式大字报情有独钟。

“马院,”安熙不安的凑了上来,“这不成了我们煽动起来的了?事后……”

“不要紧,”马甲有点紧张,看着单良兴致勃勃的在纸上如用油漆刷一样的写着墨迹淋漓的字,不知道自己的打算是不是靠谱。“我们人多,大家把握好就是。执委会的人不会不懂今天闹的好处,只会感谢我们。”他顿了一下,眼露光芒,“要是他们不懂,就活该下台。”

咖啡馆开始写大字报的时候,当班的大妈服务员悄悄的溜了出去,赶到农庄办公室,通知了正在实验室里值班的黄大山。

“一群首长,疯疯癫癫的在那里说要什么‘敏主’、‘群众全力高鱼一切’,‘分钱分女人’还逼我们拿出纸笔来在那里乱写乱涂,是不是中了什么邪……”食堂大妈一阵比划。

黄大山正在看试管里的杆菌培养基,听大妈的一番话吃了一惊,这是要搞群众运动啊!黄大山属于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专业人员,对自己现在的环境很满意,一听有人要闹事,头顿时大了几倍。黄大山不喜欢掺和这种事情,更讨厌破坏秩序的人。

“你回去先停止卖酒,”黄大山说,“把咖啡馆打烊。”

“这个我不敢,首长们一个个疯疯癫癫。”食堂大妈显然被吓得不清。

“那你就悄悄的待在门外,不要随便进去,要闹就让他们闹吧。”

“可是里面还有收银箱子、酒桶和冰柜里的货。”

“这个你就别操心了。”黄大山打发走了食堂大妈,赶紧打电话给执委会的值班人员。

十分钟之后,执委会的多数执委都知道这事情,接着各部委的主要干部也知道了。一时间临高电信的总机忙坏了,呼叫总机的电话铃此起彼伏。文德嗣、马千瞩等主要执委的电话几乎要打爆了,一个电话接通的同时就是十个电话在等着,而且许多人还在互相通电话,接线员忙得几乎无法应对了,而机房里的通信服务器的载荷也忽然上升了,许多人正在用手机通话。正在值班的绍宗赶紧把下班的员工全部叫回来加班,顺便把李运兴也叫了起来。

“快,出事了!”

李运兴就睡在临高电信大院里他自己的办公室旁边,绍宗气急败坏的进来把他叫醒,把他吓了一跳。他猛得从床上坐了起来,拿起衣服一披:

“怎么?明军打来了?”

“更糟,”绍宗一时间说不清楚,“你先到机房来。”

“好。”李运兴穿好衣服赶到机房,这时候从政治保卫总署也打来了电话,他连连“嗯,嗯”之后面色大变,群众有意见他是知道的,但是没想到这意见会大到成运动的地步,而且听说领头之一居然是自己公司的职工单良,他的脑袋更是大了几倍。

单良这个人通信工程专业毕业,曾经在电信旗下的工程公司工作过 5 年,电信工程经验相当丰富,是临高电信的骨干人员,李运兴打算电信设备能够大规模量产之后就组建一个电信工程部,让他当头头。

“我们怎么办?”绍宗很是担心。

“当然是保持机器正常运转,”李运兴想了想,“把所有我们自己的人全叫起来,到总部来,有枪的全部带枪。”说着他急急忙忙的回到自己的办公室里,打开土保险柜,把里面配发的手枪和子弹插到腰上。

“这……这……”绍宗语无伦次起来,“要拿枪……”

“以防万一。”李运兴说着从办公室的枪柜里取出 SKS-D,干脆利落的拉开了枪膛检查了下状况,插上一个 20 发弹夹。“通讯部门一向是要害,要是有人别有用心,我们就得保卫通讯中枢,你去通知大家赶紧起来。”

绍宗赶紧把在公司里睡觉的穿越者职工都叫了起来,武装起来。电信是要害部门,不但每人有护身的自卫手枪,SKS-D 也是按照每名穿越者一支的标准配备的。

“大家把守住各个要害部门,”李运兴说,“注意了可别走火!咱们是以防万一,不是准备和谁打仗,万一走火打死打伤了人就麻烦了。”

临高电信一阵忙乱的时候,在东门市派出所楼上睡觉的独孤求婚也被手机惊醒了,有人在电话里告诉他一伙“闹事者”正准备前往执委会大院。

“TNND,一个个都是吃饱了撑着了,想变天啊!”独孤求婚想到最近很多传言都对敬爱的督公不利,有人背后说他明着想当周公,其实想当永远健康。他当时就很生气,要追查到底是谁在胡说八道,最后还是被东门吹雨劝阻了才算了事。

独孤求婚起来挠了下脑袋,现在执委会被围攻,这可是大事!他作为治安方面的负责人之一必须防备着局面失控。他想了想赶紧穿上衣服,来到派出所里的办公室,打开上了锁的抽屉,从里面拿出公文纸,写上内容,签名盖章,然后打铃叫来值班的警士。

“你立刻带着这封手令到警备连连部,交给连长李亚阳,叫他立刻把部队紧急集合起来。”

警备连是陆军中专门用来镇暴的部队,除了常规步兵训练外还受过专门的镇暴训练,额外有防爆用的装备。二个排驻在博铺的检疫营旁,弹压移民,一个排和连部驻扎在东门市外负责警备任务。独孤求婚作为东门市和百仞城外围的治安总负责人是有权调动这个警备连驻东门市的部队的——当然要得到执委会的同意。

不到十分钟之后李亚阳就匆忙赶来,这个高高瘦瘦的年轻人出身在军人家庭,爷爷当过 55 年的中校,自己也是军人大院里长大得,是个狂热的陆军分子。虽然身体瘦弱,还是很努力的锻炼身体以使自己能够胜任陆军军官的职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