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书和徒弟

第三卷「新社会」 | 吹牛者 | 约 3148 字 | 编辑本页

季润之的规划现在已经比过去符合穿越集团的生产力得多了,不过还是惯性的搞出了许多不现实的玩意。在大东海沿岸他就忍不住规划了一个旅游度假区,专门用来建造各种度假休闲设施:酒店、度假别墅、高尔夫球场、疗养院外加潜水俱乐部什么都有——就差打沙滩排球的比基尼女郎了。

模型做得很是漂亮。季润之靠着最简单的原料和他带来的工具,在建筑总公司的中庭里做了一个大型沙盘模型。这个模型一亮相就引起了广泛的关注,执委会的许多执委都来看过,和季润之预测的相反,不少执委对他原以为只是自己恶趣味的旅游度假区产生了很大的兴趣,还有个别人向他咨询大东海地区哪里的环境最好,最适宜造别墅之类。

专业的规划方案果然引起了执委会的重视,王洛宾来看过之后当即决定将季润之调走,担任三亚特区的规划建筑办公室主任。

“这是我们唯一有证的规划师,你调走了他,我们公司就没人搞规划了。”梅晚为自己手下的人马流失感到痛苦,燕雀志被调走之后,又调走季润之,他手下的人更少了。

“没问题,到时候有什么规划要求邮寄到三亚来让他处理好了。”王洛宾说,“再说临高现在也没什么好规划的了。”

梅晚无法,只好答应放人。季润之临走的时候很想开涮一下这临高包豪斯学派的头头,他私下称为“包工头建筑师”的梅晚,不过一看到梅晚的确显得很失落还是放过了他。

季润之向王工表达了一番拙劣的敬仰之情之后,双方就建筑与肉体的享受的问题进行了深入浅出的探讨,话题主要围绕着房子展开。关于什么样的房子适合什么样的女人,季润之发表了一系列的看法,比如他认为和式的房屋就特别适应亚洲女子的典雅幽静的气质,当然,此类房屋不适合冬季享用。

这番谈话结束之后,季润之就得到了王洛宾未来的度假别墅的建造订单了,初步决定夏季别墅就造在北海道,冬季别墅造在马尔代夫。

季润之唱着小调回到了自己的宿舍开始收拾行李,心情大好,跳槽成功,领导重视,这两点加在一起就前途无量了。

他的行李很简单,除了发给的装备之外,最宝贝的东西自然是自己的复合弓一把碳素箭若干,这玩意威力很大,不过在他出发的时候还没有实名制登记。绘图板、绘图工具、笔记本电脑自然是要随身带,至于本专业的建筑规划方面的书籍、资料光盘,他挑选了少量随身带到三亚去,其他全部装箱子,准备交到大图书馆去保管,那里对书籍和光盘的保存条件是最好的。

办完手续之后,胡青白给他打来了电话,要他到国民学校去挑人。

“是王工特意关照得,你赶快来选吧,好一起带三亚去。”

“王工真是体贴俺们群众。”季润之感动的差点要高歌“王工是咱们的贴心人了”。兴冲冲的当即赶到芳草地教育园。

教育园里一片热闹的场景。操场上,橄榄球队正在捉对厮杀,打得热火朝天,棒球场上也不断有人在叫喊着,装在高高的木杆子上的高音喇叭正在轮流播放着雄壮的进行曲。

一边的操场上,拿着木枪的学生们正在学习刺杀和队列,口号声喊得震耳欲聋。负责军训的陆军士官们一个个象狂吠的狗一样,在学生队列周围吼叫着,不时狠狠的一脚踹过去。

“真是活力四射啊。”季润之觉得很新鲜,走过教学楼的时候发觉这里又是另外一幅场景,学生们不论男女个个伏案苦读,有人读书有人写作业,没有一个人是游手好闲的。

季润之很是汗颜——自己在高中的时候也没这么认真过。

胡青白在办公室里已经等他了。

“我要求不高,完全服从你们的安排。不过有点小小的要求,想来你也不会太为难。”季润之兴致勃勃地说着,“相貌嘛,端正一点就好,身材最好高点,要是曲线好的话矮小点也凑合了,对了,不能是小脚……”

胡青白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他,然后忍俊不止的笑出了声:“你说什么呢?”说着递给了他一本名册。

季润之翻看一看,第一张赫然就是一个秃头小子,不由得一怔,再往后翻,一个个全是秃头,性别栏无一例外写着“男”。

“这——”他说,“搞错了吧?男得怎么用……咳咳,怎么照料生活……”

“男孩子也能照料你的生活起居的,”胡青白笑着说,“人有钱人家的少爷不都是带着书童的?”

“这个——这个——”季润之想说我对菊花不感兴趣,你得给我找个女孩子,但是这话他有点说不出口,一脸的尴尬。

“好了,不和你开玩笑了。”胡青白早知道他会错了意,“这是给你当学徒的男孩子,王工觉得你的知识技能要是没个徒弟跟着学有点可惜了——要你乘早培养接班人。”

闹半天是给自己找徒弟,季润之顿时如泄了气的皮球一般。他有气无力道:“不是说去三亚的都发生活秘书吗?”

“哪有这话?”胡青白摇头,“公报上根本没提这事啊,这没根没影的消息哪来得?”

季润之语塞,仔细回想起来,公报里从来没说去三亚的干部能配生活秘书,想来想去也是食堂里的流言么。

“唉!”季润之的好心情从巅峰跌落到谷底,原本准备今天晚上就把秘书“正法”的,这会是回去看 A 片的兴致都没有了。

“为什么学徒非得男得不可,女建筑师,女规划师也不少啊。”季润之有气无力道。

“你自己是建筑公司的还不能理解?我们的建筑师可不是坐办公室画画图就完事了,最多也就是去工地看看,都是要实打实上工地自己监工甚至施工得,你弄个小女孩子怎么用?”

“我根本就没打算收学徒,”季润之养萝莉的念头想过,收弟子学生的事情从来就没动过这个脑筋——他觉得太麻烦了,教育问题还是交给专门的学校去负责比较好。

“我要个女孩子当学徒好了,”季润之忽然起了这样念头。满怀热情地望着胡青白,“行不行?”

“这个——不大好啊——”胡青白迟疑起来。

接下来的十五分钟,季润之继续谈房屋与女人的关系,在接下了胡青白未来的“后宫”订单之后,胡青白终于松了口,答应再给他一个女孩子做学徒。

“不过男孩子你也得要一个,不然我汇报上去就不大好解释了。”

“行。”季润之满口答应,心想调教女学生也算是大家喜闻乐见愿意 YY 的内容,自己尝尝鲜也不错。

季润之就这样稀里糊涂的收下了两个徒弟,等到徒弟来到他面前的时候他才发觉自己是大错特错了。

男孩子,有十五岁,看上去瘦瘦高高的,看到他之后先来了个九十度的鞠躬,规规矩矩地站着了,接着从他后面冒出一个女孩子的脑袋,头发稀疏发黄,有点害怕地看着季润之。

“别怕,这是你们的师父,以后你们就要跟着他了。”胡青白安抚她。

女孩子在胡青白的鼓励下才羞羞答答的站到他面前,鞠了一躬,鞠躬之深几乎要过膝盖了。

季润之顿时连肠子都悔青了。没错,根据档案,这个女徒弟的年龄是十四岁,不过怎么看都象个没发育的小女孩。

“这两个现在是你的徒弟了,就从你的姓吧,你取个名吧。”胡青白说。

“这不大好吧,你还得改档案,就叫原来的吧。”

“没事!他们原先的档案只有编号,你取了名字就是正式的学名了。”胡青白解释说收容来得孩子实在太多了,一下子要全部取名太麻烦,干脆就先登记编号和指纹,慢慢再逐一取名。

“……再说他们原来的名字也实在不怎么样,还是给你取吧,这样对你会有依附感。”

女孩子原来没名字,只知道自己大概姓王还是黄,男孩子原来叫杨二根。

季润之无奈,只好给女孩子取名叫季园,男孩子叫季墅。

“一个花园,一个别墅,你真有创意。”胡青白笑着说,“他们都有乙种文凭,二年的课程,一年就学完考试合格了,不但聪明而且学习很刻苦,还有点画画的天赋,做你的接班人应该是够格的。”

“只是照顾孩子我实在没经验……”季润之愁眉苦脸。

“呵呵,你真是说笑了。”胡青白教育起他来了,“你以为是在我们来的地方呢,这里的十三四的孩子就是一个劳动力了。放心好了,他们会照顾好你,把你这师父伺候的舒舒服服。”

“要是这样就好了。”季润之看着这黄毛丫头季园,心里女孩子这么单薄,别说收用了,就是平时恐怕还得自己照顾她——想到这里,他的好心情一扫而空,心里把王洛宾骂了几十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