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入琼山

第三卷「新社会」 | 吹牛者 | 约 3094 字 | 编辑本页

林佰光给这两个人的活动经费很是宽松,想看看他们对活动经费使用的态度。到底是到手了一大笔钱就会乱花,还是知道该如何用钱。

如何寻找落脚点,如何搜集情报,如何使用活动经费,这都是培训班上教授过的,能不能学以致用就看这一次实践了。

布置完任务,林佰光亲自在对府城内外环境和海口千户所城附近进行了初步的实地查勘,还远距离的观察了白沙水寨,观察了海口的防御体系。

整个海口的防御,以本时空的标准有相当的水准。林佰光因为走的是仕途,对历史著作也稍有涉猎,但是多半是资治通鉴之类的作品,对历史细节的部分不感兴趣。D 日之后出于工作需要,也开始涉猎这方面的内容,对明代军事略有所知。

白沙水寨并不仅仅只有白沙港一处,还在东营、芒了两个港湾分设营寨,在神应港周围形成互为犄角之势,和陆地上的海口后千户城和府城以西、以南的多处堡垒形成综合防御体系。拱卫琼州府。

整个神应港、海口后千户所城附近,烽燧、墩台、堡垒林立,港内巡船穿梭往来,岸上也到处设有拒马,有士兵巡逻放哨。守御很是谨慎。

海口是整个海南岛的水陆力量中心,又是重要的海防前线中枢,有这样的规模不足为奇。

不过,林佰光认为:以穿越集团现有的兵力要击破这个防御体系并不困难,如果预期在五年后再进攻,那更是易如反掌。

砖石结构的炮台,到处可见的老式的葡萄牙式的提膛炮——甚至还有虎蹲炮、碗口炮、竹节破落户之类的更老式的火炮,仿制的新式西洋火炮还不多。即使按照本时空的军事水准来看都已经落后了。

看来,明政府在广东的军事改革还没有惠及到海南的海防。不过就算这里的墩台都由十七世纪最好的西方军事工程师来建造,火炮也全部换成红夷大炮,在穿越集团的武力面前还是不堪一击。

林佰光转了一天之后心里有了底。他心想,其实拿下整个海南对现在的穿越集团已经不是问题,难得是占领之后无人统治也缺少驻防的军队——打胜了也不能稳固的占领下来。

回到庙里之后,他给临高写出了第一份报告,在报告中他认为:琼州府的情报站可以作为一个情报机构训练人员的“实训基地”,这里的社会环境相对简单,面对的明朝统治机构也比较弱小。一旦有事,救援起来也容易。

另外一个则是将此地作为对广东情报工作的跳板地区。现在的广东工作是由广州站进行的。林佰光认为广州站承担的经济任务过重,而且郭逸等人在广州名气很大,再进行大规模的秘密工作风险很大。一旦出问题,对穿越集团的经济会有毁灭性的打击。因此建议将除了珠江三角洲地区之外的情报工作从广州站中分离开,由琼州站来实施,广州站只负责支援。

至于林佰光在此地的掩护身份,他再三考虑之后决定在琼山县开设一家粮行。穿越集团在雷州入股了粮行的买卖,可以从那里调熟手的掌柜和伙计过来,业务关系也是现成的。拿来做掩护最为合适。

米是大家都需要的日用物资,临高现在可销售的新商品很多,几乎每一样都能在这里打开很大的市场,但是林佰光不打算在这里搞什么商业奇迹。他只需要一个掩护身份,让他能够自由的来往广东各地进行活动。所以任何和“临高”沾上关系的商品他都不算经营。

至于规模,无需太大。有一千石糙米的资本就行了。正常做做买卖就是。至于将来穿越集团控制了全海南岛,粮行作为影响粮食流通领域的重要设施,还能继续发挥作用,不会浪费。

高弟和陈同连着出去了几天,每天早出晚归,林佰光一个人关在屋子里谋划着未来的情报活动,不去问他们进度如何。这天,高弟先来回报,他找了好几处的房子。

林佰光听他逐一把房子的位置、结构和特点做了说明,还包括成交条件。

高弟看上的房产一共有三处,均在城外,都是一二进的小院子。三处都可买,也可租。二处价钱适中,一处在西门外大街上,因为有沿街的柜房,价格要高得多。

“这处房子有三开间的门面,前院很大,能做堆栈,若是用开买卖做掩护是个合适地方。后面还有个小院子,很安静,开后门出去四通八达。”高弟说,“价格比您说得预算要大,可是按这个条件来说价钱不算高。”

价钱是二百八十两,包括给中人、保人的“规费”。以房屋的状况来说这个价格的确不算离谱。

林佰光见他风尘仆仆,说话也有些嘶哑,知道这几天在外面奔波必然是费了不少口舌。不过成绩还算不错。而且他找得这处房子也符合他的需求。看来高弟这人不但能很好的执行任务,还能主动去想如何更好的完成任务。这就难能可贵了。

陈同汇报说海述祖是海瑞的裔孙,因为受荫于乃祖的名望在琼山县算是当地的缙绅。不过海家的家境很一般。为了要顾及先祖的名望,海家在地方上的一贯奉公守法,从不搞歪门邪道,只靠着一点祖产过日子,维持一大家子的开销颇为窘迫。海述祖一直尝试着经商致富。最近在宗族、亲戚、朋友里集资造了一艘大船出海下西洋去贸易,不过听说半路上遇到了海盗,船货全部被抢走了,只回来了管事和一些水手。债主们纷纷上门来吵闹,为此他正焦头烂额不知如何是好。

海述祖的这点事情,林佰光大多是知道的——他的船和货现在都在临高,处于海事法院的控制之下。当时叫他的管事回去要他亲自来取船,几个月了还没去取。看来这海述祖的胆气不大。听说有债主上门吵闹,林佰光露出了微笑:只要有了外在的压力事情就好办了。

至于海述祖的家长里短,陈同也打听了一些。总的来说,此人很是普通,是个循规蹈矩的世家子弟,只不过对财富有较之于常人更大的渴望而已——这大约也是明末许多人的共同特点。

“他家有个下人是广东梅州的。”陈同说,“和我是小同乡,我已经和他认了老乡,以后出入海家就容易多了……”

“很好。”林佰光点头表示赞许。

至于花费情况,高弟花了十几两银子,据他说这些银子都用在结交“中人”上了,还有就是为他自己购置若干绸缎衣服和雇用轿子的费用。

“……若没有几分场面,事情也不会办得如此顺利了。”他解释自己的开销。

“活动经费给了你,你怎么花是你的事情。只要合理。”林佰光道,“可是这你这开支也实在太模糊了。看陈同的——”

陈同只花了四两三钱银子,却拿出了详细的开支表格,从请人喝茶吃饭到送人的一双鞋子,一一列了出来。比起高弟的许多条目下只有“应酬费”三个字的开支列表要清楚多了。

“活动经费虽然完全由你支配,但毕竟是公款。”林佰光教育他们,“最要紧的就是个‘公’字。公款无‘私’。我们干的是情报工作,过手的银钱多,花销的地方也多。愈是这样,花钱就愈要明白,哪怕一文钱都要花得清清楚楚。你们可明白?”

“是。”

林佰光停下来审视了下两个少年:“干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固然重要,但是学会在工作中保护自己更加重要。平时不在细节上多主意,对景了就会说不清。到时候你喊冤都来不及!也没人信!”

“是,我们都记下了。”两个人点了点头。

“好,高弟你出面把房子买下来吧,就要西门外大街的那处。”林佰光说着从随身的铁皮小箱里取出八十两银子,“这是定钱,余下的,等过户交割的时候再付清。”

“是不是花几两银子,过户立契的时候请琼山县的户房立个案,请一方大印盖一盖。”高弟建议道。

这是极稳妥的法子,虽然在林佰光看来有些多余——再过个三四年这琼山县衙门都没了,要它来立案一点意思也没有。不过高弟的想法很缜密,值得鼓励。

“好,就这样办。”

“好嘞。”

琼州情报站就这样紧锣密鼓的开始筹办了。林佰光自己不准备当掌柜的,他根本不懂粮食生意,就由情报委员会从雷州糖业调来。大昌米行的老板朱福生很乐意把自己店里的伙计推荐出来当掌柜和大伙计,并且表示愿意和这家“万丰粮行”建立业务联系

从大昌过来的掌柜和大伙不参与情报工作。情报工作由从临高的训练班里调来的学员负责,他们充任伙计和佣人。内外两条线,便于管理和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