府城

第三卷「新社会」 | 吹牛者 | 约 3088 字 | 编辑本页

船老大对离开此地是求之不得,赶紧关照手下搬舵升帆,往外海驶去。正在这时,只见海面上浪花翻腾,两艘 8154 型渔轮正在进港,这两艘渔轮最近进行了一次大规模的改装,正在进行海测。改装工程拆除了上面的渔业生产设备和部分对本时空来说过于先进的航海、电子设备,加装了武器,设置了专用弹药库,扩大了油箱和人员住舱房,还在关键部位安装了装甲,使其和它的“巡洋舰”地位相称。

汤允文看着之后这钢铁战艇威风凛凛,机声隆隆的从舷外五百米处开过,既不顾风向,也不管潮流,没有帆桨却行驶如风,洋面宛如坦途一般随意行驶。不由得面色发白,脱力般的一屁股坐在渔网上。

“大人!”张文急忙过去搀扶起他来。

“不要紧!”汤允文一摆手,“快回去!”

汤允文坐了一会,定了定心神才站起身子下到舱房里坐着,只觉得满头虚汗。8154 渔轮给他的刺激比大铁船更大,铁船无外乎是一个“大”,再者他不相信这个庞然大物能够自己开动。但是这渔轮却是他亲眼所见的。对手有这样的船只,在海战中能有多大的威力,身为水师将领的他很是清楚。

“这船好厉害。”张文也咋舌。

“这是铁快船。”船老大说,“也是澳洲人带来的。”

“这么说他们不止一艘大铁船了?”张文紧张道,还有铁船?

“当然不止了。”船老大很是得意道,“除了铁快船,我见过他们有一种船帮很低的大船,甲板很平,原来上面装满了大铁箱,不过现在上面只有一个大桔槔……”船大老比划着,“有人还见过澳洲人有一种方头的船,不用进港,能自己上下沙滩,船头还能打开,打开就一个跳板……”

“荒唐!”张文不由得评论道,“船头能打开,在海中不是要沉下去了?”

船老大笑道:“副爷!这是大伙的传说,小的也没见过,到底是不是这样就不知道。”

汤允文对这船头能打开的船不感兴趣,他最关心的就是这“铁快船”了。问:“这伙澳洲人有多少铁快船?”

“这小的就不知道了。”船老大说,澳洲人的船只,全都停泊在博铺港另外一侧的专门的码头上,一般的船只不许靠近,水面上时时刻刻有小艇巡逻,不许越界。

“有好看热闹的,非要靠近了去看,都给抓走了——凡是被抓的没一个放回来的。”船老大脸上的笑容没有了,“听说是给澳洲人当苦工。”

大约想到自己这次载运军官来探视博铺的行为,要是给澳洲人发现了大约也是一样的下场,船老大站起来拍拍屁股,连连呵斥船工,要他们赶紧摇橹快走。

“大人,这铁快船倒是棘手……”

汤允文点头,他思量要迫使澳洲人撤离临高,靠武力征伐是必败无疑的。只有沿用当年澎湖对付红毛人的办法,大军临境,以力迫和。澳洲人远途而来,毕竟船少人寡,虽然大肆搜罗本地莠民充实力量,到底规模有限。己方以十倍、二十倍的优势来示之以威,不愁对方不知难而退。

万历末年红毛人到澎湖的是三条大舰,官军将其迫走出动战船五十条;天启四年二次入据澎湖的时候,红毛大小战舰不过十多艘,陆战兵力不过八百人。俞咨皋带领一万多人与其相持八个月才迫使其退走。澳洲人现在的实力和规模,远在当时的红毛人至上。

以他的估计,要驱逐盘踞博铺的澳洲人,就得动员不少于万历、天启年间二次驱逐澎湖的红毛人的兵力规模。动用的兵力少说也得上万,战舰五十艘,才能在博铺周围将澳洲人长围,迫其退走。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林佰光穿着一身小商人的衣服走在琼山县的县前大街上,他正要去拜访一个人。而这个人又和他来此地的计划有莫大的关系。

穿越集团在临高的统治正在深入,在全岛的重要资源点开分矿的计划也在实施中,下一个步骤就是对全岛的州县进行渗透和控制。

全岛的其他州县,在政治和军事上都无重要意义,执委会认为,关键就是琼山县。琼山县是琼州府的首县,进出海南岛的门户,全岛的政治、经济中心,是大明的统治核心所在,又是全岛唯一一支有战力的机动兵力的驻屯之处。

明军若要开展对临高的军事围剿,这里是大军渡海集结的必经之地;穿越集团要发动统一全岛的战争,也必须击溃白沙水寨的驻军,攻陷海口千户所城,占领琼山县城,全岛的其他州县基本上可以传檄可定。为此情报委员会将现阶段情报和渗透工作的重点放在这里。林佰光的任务就是利用现有的关系,在琼州府建立起情报网络,重点是要渗透到当地的官府和驻军当中,掌握驻军状况和动向。

琼山县市因为是附郭府城的关系,比临高要大得多。县城坐落在大英山和抱珥山的山麓下,依山傍水而建。地势较周围要高。美舍河流经它的南门和东门,形成一道天然的护城河,这和临高的筑城的倒有相似的地方。

此地即是府城所在,大陆上来的人员物资又大多在此集散,故而商业相当繁荣,东门、西门和南门外的大街两旁云集着许多店铺和住家,很是热闹,还有海南很少见的手工业作坊。许多简单的初级工业品整个海南岛就只有在这里才能制造。因此这里人口住家也稠密地多,街道上熙熙攘攘看上去有点象小说电影里的古代县城了。

但是一进到县城里却和临高一样见不到多少商业和居民的身影。大街两边都是各式各样的衙署:琼州府衙、海南分守道、布政分司、军器局、琼州府学、琼山县学……几乎看不到民房的影子,更不用说商业机构了。只是在东门关厢有一处集市还显得相当热闹。林佰光打听了一下,这里也叫“东门市”。

林佰光对这奇怪的局面很是不解,为什么这堂堂的府城规模如此之小,塞满了各式各样的衙署之后就没多少面积了。冷冷清清的,几乎就没有为居民的住宅区和商业区留出空间来,反而是城外熙熙攘攘,形成人口的聚落。他不知道古代海南的城池与大陆上的城市有一个很大的区别:内地是先有人后有城,即城池是在人口集中到一定密度之后才出现的;海南则先有城后有人,筑城是为了驻军和行政需要,换而言之不管是琼州府城还是临高县城,其本质就是军事城堡。筑城的目的更多是出于防御原住民和匪盗的攻击,显示朝廷的统治权。

慢慢地这样城池成了安全的保证,百姓们就在城池周边聚集起来了,形成了聚落。因为城市本身并没有为居民做过规划,面积普遍很小,很难再容得下不断增加的民房,所以就连琼山县的著名人物丘濬和海瑞的故里都在西门外。

穿越集团在琼山县城外的神应港已经有了一处落脚点,是起威的开设的一处客栈,除了有客房之外,还附设规模很大的货栈和高广船行船票代理点。服务的对象是在本岛收购土产的商人。他们在海南岛上收购了各种土产可以暂时寄存在这里,再通过高广船行办理货物托运手续。因为手续便利,运输稳妥,现在从琼山出口的货物,有三分之一是高广船行的船只在承运。

林佰光嫌落脚在客栈里离城太远不方便。便带着手下以商人的身份住到了城外的一处小庙内——这种庙宇规模不大,但是住出和饮食收拾的很是净洁考究。不但住着方便,而且很是清静,完全就是当时的“高级旅馆”。

他出手大方,一到就丢出十两银子来包下一处小院。安顿下来。把随身的 2W 电台架设起来,和临高总台建立起无线电联络。每天他都要出去转转,按照一张名单去“拜访”客人。

说是“拜访”,其实并不确切。有的是真正的拜访,到门上投帖子请见的;有的则只是在外围打听消息,并不真去求见。

这些人九流三教,做什么的都有,林佰光握着的名单,实际上就是从苟大苟二的文书资料里破译整理出来的他们在琼山县的关系网。他准备将这个体系接收下来。

林佰光在与苟家有合作来往的名单上圈选了大约二十个人——通盘接收关系网没有必要。按照穿越集团的计划,第一个五年计划的结束的时候将占领整个海南岛,到时候他们就是琼山县的统治者了。

他选定的人里面有有官府里的小吏、当地驻军里的小军官,经营店铺的坐商,还有往来于大陆和琼山之间的行商,都是在最近的几年里能够在情报和贸易方面给穿越集团很大的协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