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口普查和抓浮浪

第三卷「新社会」 | 吹牛者 | 约 3105 字 | 编辑本页

符有三家遭到了严厉的处置。不但整个庄子——包括土地、粮食、牲畜,人口全部没收,还没收了符家同等面积的田地。原本村里的首富败落到只剩下了不到五十亩地,只够一户中农的水平了。

符有三没多久就发了疯——他的财产完蛋了,随之而来的就是家长威权也崩溃了。三个儿子多年积聚起来的怨恨全部爆发出来。现在既然不再有继承财产的可能,符有三的家长作风也就没人理睬了。符二壮和三壮干脆带着老婆孩子离开了美洋村,到百仞城招工当了工人。符一壮把他一个人丢在后院里,除了供应点吃喝之外再不理睬。

在这次清丈中收益最大的是符不二,符有三家的败落使他登上了全村首富的宝座,不仅如此,王瑞相根据邬德的指示,要在村里适当的扶植新的既得利益团体,作为新政权的基石。符不二这样愿意接受新鲜事物,自身又拥有强烈进取心的乡村小地主是合适的争取对象。因此对符不二表达了很大的器重之意。不但接受了他的宴请,还在宴会上宣布县衙将会给他送来“奉公守法”的匾额,把符不二兴奋的脸都红了——这种殊荣别说本村没有,就算全县也没几个人享受过。

除了荣誉,比较实惠的东西是王瑞相给他发了一张特许证书,让他免缴一年的天地会服务费。

符不二在村里的地位随即有了极大的提高,村民们把他看作澳洲人在本村的代理人,于是他很快就成了一个说一不二的人物。当然也成了穿越集团最忠实的走狗之一了。

接下来对附近各村的清丈工作就容易多了:美洋村的事情很快传开了,现在人人都知道了澳洲人有天上飞的“铁鸟”,长着什么都看得到的“千里眼”。很多在申报的时候隐瞒田地的人坐立不安。

王瑞相不失时机的派人到处宣传“自首”政策,凡是在自我申报阶段有隐瞒田地的庄户,只要及时来工作队“自首”,就可以“坦白从宽”,如果被清查出来,那就不但要没收隐报的田地,还要双倍没收。

这个消息一传出去,来工作队驻地“自首”的庄户们络绎不绝。王瑞相很满意这样的效果,现在他不用再出去对着那些可怜虫们怒吼威逼了——很耗精神的,他还有另外一件事情要做——人口普查。

临高县到底有多少人口?这是县里没人说得清的问题,按照从户房翻来的本县黄册,登记在册的县民有六千二百三十一户,其中民户四千七百九十五,其他是军户、杂役户、马站户等等诸色户等,他们承担的赋税劳役各不相同。总人口是三万三千二百八十二,其中男子占去了三分之二以上,妇女只有四千多口。

这个数字让执委会的人很难相信,本地人烟不茂是事实,但是就大家平日里看到的情况来说,绝对没有如此的稀少。显然其中有大量的“隐户”存在。

邬德特意把周七叫来咨询。周七告诉他们,他们的猜测并没有错,的确存在许多“隐户”,目的无非是为了避税赋和劳役。至于这户口人口数字,县衙根本就是一笔糊涂账,这黄册上刊载的数字还是正德七年统计的。

“自从万历年间行一条鞭法,粮赋官收官解,不再要里甲办理之后,”周七解释说,“这黄册早就没用了,说是十年一修,后来又说一年一修的,但是这东西又不能用来收税,又不用来征发徭役,所以每年就是户房照抄前面的数,再估一估。您看——”他随手翻了后面的几本给邬德看,居然还有天启十年的黄册。显然是事先已经“预造”好的。这种行事风格办事理念,让邬德哑然失笑,看来许多弊端还真是一脉相承。

“原来是这样。”邬德点头,“如今还是把黄册恢复起来的好。”

“是,是,”周七答应着,心里纳闷,恢复黄册有什么用处?这东西早就是徒具形式了。

以周七的见识还不能领会人口普查的重要意义。而穿越集团的另外一个重要体制户籍制度,也要建立在人口普查的基础上。明代的户籍制度曾经十分严密,不过到这会已经崩坏得不成样子。穿越集团打算将另一个时空曾经行之有效的制度重新在这里移植、

要实行新的户籍制度,就势必涉及到建立基层行政体制。这件事情旷日持久,要耗费大量的人力物力,为了能尽快掌握全县的人口状况,推行下一步的人口开发计划,执委会决定暂时先不在全县推广户籍制度,而是先搞一次人口普查。为此他们搞了一种人口卡片的制度。以个人为单位进行登记。卡片上只登记姓名、出生年月、性别、文化水平、民族、职业和居住场所。每张卡片上有一个单独的 12 位编号,这也为日后推行身份证制度提供基础。原来还计划在卡片上贴照片,但是暂时还无法为这么多的人印照片,所以改为指纹采集。再以搜集到的卡片为基础,以村落为单位,汇总登记成人口登记册以供查阅。

美洋村和附近几个村落的人口普查很快就要结束了,挟着“铁鸟”和“千里眼”的威风,这次人口普查很是顺利,没有一个人敢于逃避登记。大家都在传说,要是不登记,被千里眼看到了就要抓去“劳改”。

千里眼其实还看到了其他东西——王瑞相在清查美洋村的隐田的航空侦查中在图像上还发现了其他东西:丘陵的深处还散落着临时搭建的窝棚和小块的田地,他甚至在一张照片上看到了一个衣衫褴褛,蓬头垢面的男人正吃惊的张大了嘴巴朝上看。

“有流民么。真是不容易,住在这么隐蔽的地方。”王瑞相自言自语,在地图上绘制了出了窝棚分布图,一会交给黄安德带队去“抓浮浪”。

所谓“抓浮浪”是人口普查的中的另外一件事。浮浪指的是本县的两种人,一种是散居在山野里,开垦一小块荒地过活的外来流民。这类流民大多来自福建、广东沿海,也有来自越南的,他们为了逃避官府的赋役,散居在人迹罕至的丘陵地带和山区,开垦一小片土地种植少量作物为生。过着衣不蔽体,食不果腹的日子,只能勉强过活。有机会的时候,也会去附近的村庄里偷窃或者结伙抢劫。

另一种就是各村里常见的所谓“二流子”的人物。这种人稍大些的村落都有,多半是不务正业,以小偷小摸为生,也有人勾结土匪的干抢劫、绑票这样的“大买卖”的。

穿越集团认为任由他们继续这样下去首先是对劳动力的浪费,其次也是社会不安定因素。所以在人口普查的同时进行统一行动,收容抓捕两类人。前者按照外来移民的程序净化之后分配到公社,后者发配到劳改队强制劳动。

“‘黑人’还真是不少。”王瑞相看着地图上的斑斑点点的标记想,这样的聚落不知道还有多少?有些聚落在远程勘探队、特侦队的侦查行动中被发现过,但是没被发现的肯定是多数。而美洋村已经登记的人口卡片数量就比县衙里户房的数字多出差不多八十人来——全县有上百个村子,不知道到底会多出多少这样的黑户来?看来临高的人口潜力还远远没有发掘出来。

“要保证一个不漏的全部抓到。”王瑞相盯着黄安德的面孔,“你只有十个人,抓捕的时候不能惊动其他人,不然一跑掉再抓就麻烦了。明白?”

“是!”黄安德响亮的回到道。对于怎么去抓人他已经有了底稿——突袭战术。过去在大明军队里当兵的时候就听去过辽东的士兵说过:第一怕野战,第二就是怕当夜不收。黑灯瞎火的待在敌台上值哨,鞑子悄没声的就摸上来偷袭,不是被砍去首级,就是被活捉了去。

在士官集训班里他掌握了不管是大明军队还是鞑子都没有的新武器和新战术,黄安德现在正准备一试身手,看看这澳洲人的突袭战术到底如何。

接受命令之后,黄安德把手下的士兵召集起来。他现在只是一个步兵班的班长,副班长是老搭档钱多。钱多能力平庸,各方面就是及格水平,靠着军队不断膨胀的好处,排资论辈也当上了下士副班长。

行动前开战前会,布置任务,讨论细节,鼓舞士气,这是澳洲人军队里的规矩,黄安德原本觉得多余——当兵的只管拿着刀枪列队往上冲杀就是。

他发现澳洲人的军队里特别提倡士兵和下级军官的“主观能动性”,在强调服从命令守纪律的同时,也要求在对如何更好的战斗有自己的看法,有能力处置各种突发的状况。

久而久之,他开始体会到其中的好处——在任何情况下,士兵都会知道自己该干什么,而不是呆若木鸡或者一哄而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