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赋(三十)

第三卷「新社会」 | 吹牛者 | 约 3136 字 | 编辑本页

周洞天拿过审讯记录,说出来的东西倒是不少,讯息相当丰富。但是关键的地方,征秋赋的真正账簿在哪里,伞店小胡却没招出来。

“你负责的那几个村的账本呢?”负责审问的人声嘶力竭地吼道。

“都在八爷,不,陈明刚手里,”小胡痛苦的摇着脑袋,“账本是要缴上去的。”

“看来还要给你再添点料——”

“不要啊,小的真是什么都说了,”小胡在椅子上徒劳的挣扎着,涕泪横流。完全是一副被折磨的丧失意志的模样。经过连续 24 小时的车轮战,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

“好了,”周洞天摇摇手,看着这萎靡不振,失声痛哭的家伙,“说说,怎么缴的?”

“每个村子的事情一完,八爷都派人把小的们手里的账本收回去。”小胡抽泣着,“陈明刚看账本看得很紧,不许我们私留私存。”

“他给你们的征缴底册呢?”

“也是一样的,一个村子完事就要收回去。”

“有人欠缴也收回去呢?”

“是,不管有多少人欠缴,也要收回去。”小胡有气无力道,“八爷他就是给粮串的底册每天收回的。”

“粮串的底册不是在户房么?”

“那是假的底册。有些人缴了粮也拿不到,有些人不缴也能拿……真得底册就在他自己手里。”

“原来是这样!”周洞天想要是能搞到这本底册的话,县里不少人虚拿粮串逃避赋税的事情就会被抓出来。有了这个想整治谁就整治谁,而且整治得堂堂正正——追缴的可是大明的皇粮国税。

“快说!他手里还有什么阴阳账!”

……

周洞天反复问了许多问题,有些是他招供过的,他这样交叉讯问,看在供述的细节有没有前后对不上的状况。

最后他认为小胡身上已经没什么油水可榨了。关照人把他押下去。

“要不要提审陈明刚?”

“暂时不要,先得杀杀这伙人的锐气。”周洞天摇头道。“斗争会”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

凡是事关“斗争”的事情,杜雯一律会参加,这次也不例外。她虽然并不在在领导小组里,但是作为不请自来的“顾问”为斗争会搞了很多准备工作和花样。

通过联络员广泛发动群众——这倒是一点不难。一般的百姓对胥吏们的为非作歹本来就极其痛恨,原本只有低声下气,任其凌辱敲诈的份,现在忽然能光明正大的报复了,顿时群情汹汹。没多久就从全县各村组织起了二百多人。杜雯按照指示,重点找“仇恨值”高的人参加,有血债最好。

当然“群众”中也少不了土著宣传表演艺术家苟布里。他以被“飞洒”逼迫得家破人亡的人士的面目参加这次斗争会,当然了,因为县城里不少人都认得他,苟布里这次不能公开痛陈惨史,只好混在人群里搞鼓动了。

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人群里还混入了大约三十名未来要到宣传部门工作的实习生。开会的时候专门用来造势。根据事先的约定按照杜雯给出的暗号作出鼓掌、叫好、怒吼或者呼喊指定的台词。这批人是宣传鼓动短训班的第一批学员,宣传部门把此次斗争会作为难得的实习机会。

第二天的斗争会开得很是成功,在杜雯和混在人群中的土著宣传员的鼓动下,群众很快被激动起来,新仇旧恨一起迸发出来,在苟布里的带动下,一群人涌上台来一阵拳打脚踢,当场就把胥吏们打死了七八个,余下的人个个带伤,失魂落魄。对胥吏们来说,形场上的场面是司空见惯,就算是剐刑也不会让他们动一下声色。

但是这群众性的狂暴实在太恐怖了,上百个人,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咬牙切齿的冲上来拳打脚踢、用嘴撕咬,活活得把人的肢体和血肉从身子上扯下来……

在一片恐怖的气氛中开始了分组学习。要参与者进行“自我解剖”和“揭发”活动。不但要讲自己的问题,也要谈别人的问题。参加的人除了学习班成员之外,有幸暂时在县衙内留用的胥吏们也每天轮流参加“学习”活动。

杜雯在学习会上暗示,谁揭发坦白的越多,越深入,谁就有可能活命,不然就是被拖到斗争会上被斗争的下场。于是接下来的几天里,学习班里充斥着阴谋和叛卖的气氛。一时间班里人心惶惶,人人自危。很快周洞天面前就堆满了揭发材料和“供状”,不要说曾经有过的事情,就是没有的事情也被编造了许多出来。

一星期之后,原本在学习班里闲极无聊交头接耳的胥吏们已经彼此之间不交一言了。许多人都努力表现出“要重新做人”的强烈愿望。对穿越者的讯问也变得配合多了,不但有问有答,还主动提供了不少有用的材料。

但是还是没有人知道鱼鳞册和征粮账簿的下落——“这东西是陈明刚亲自收得”,所有粮差都是异口同声的回答。

从陈明刚嘴里还是得不到任何东西,他自从被抓进学习班,就没有再和手下人交谈过。完全是一副徐庶进曹营的模样。周洞天让手下人先审了一次,没有结果。对到斗争会上被“斗争”的威胁也已视若无睹——陈明刚很清楚穿越集团想要什么,在没拿到之前是绝对不会弄死自己的。他要靠着这个本钱保住自己和家眷的小命,还得为以后积攒点本钱。

这天晚上,周洞天终于亲自审问了他。陈明刚的态度依然死硬,对周洞天的盘问同样是不予理睬。半晌才吐出几句话来:

“鱼鳞册,小的是有的,征粮的底账,小的也有。”陈明刚斜着眼看着他,“只是这是小的吃饭的饭碗,若是给了别人,小的不就是没了活路?还请老爷开恩!”

“怎么,你没了活路,也不想想你的老婆、儿子的活路?”周洞天说,注意到他的眼皮颤抖了一下,“还有秋红呢?”

“你们要把他们怎样?”他满意地看到周洞天的神情紧张起来。

“这得看你是不是合作。”周洞天吐出一口烟圈,“我们要的东西很简单。你有,拿出来。”

“拿出来之后呢?”

有戏了,周洞天知道这是准备和自己谈条件。

“好吧,我保证你和你的全家人身安全,也包括秋红。并且保证对你们的过往既往不咎——说起来你的大儿子在县城里也很有名——保证你的家眷不会被送到劳改队去。”

“还有呢?”

“没有了。”周洞天很干脆地回答道。在本时空他拥有近乎无限的操作权,不需要玩坦白从宽的把戏来诱骗人招供。

“恕难从命!”陈明刚道。

看来这老小子的还真准备死抗到底。周洞天把香烟屁股吐了出来,看了一眼手下的几个人。

“好好伺候八爷。”

“是,首长!”几个土著政保实习生早就在摩拳擦掌,等着用上“澳洲刑具”。这东西很神秘——一个黑色的小匣子,带着摇炳,里面延伸出两条线上,线的末端各有一个铜的夹子。

这个神秘的刑具除了他们在学习的时候曾经用来对付过兔子之类的动物之外,还没在人身上用过,几个人都很好奇在人身上会有反应,是不是象周首长说得那样自己会剧烈的颤抖。

周洞天没兴趣看往男人的乳头和下身的某个部位夹铜钳的场面,他点着一支烟,知道这会他的几个徒弟正在往手摇电话机上接电线。本时空没有导电膏,效果会差点。

“你是第一个享受这样待遇的大明人士。”周洞天自言自语道。

几分钟之后,从紧闭的门后传来了阵模糊的惨叫声,周洞天想,可别摇得太多了,出了人命就糗大了。

抽完一支烟,他又走了回去。陈明刚赤条条的被捆在椅子上,满脸都是汗水,身子还在不断的颤抖。

“你看,这东西和县衙里的刑具可不一样。”周洞天温和的说,“你不会死,不会伤。你要愿意,不但死不了,还能活蹦乱跳在活好多年。这好多年里我可以每天用这个招待你十七八次……”

说着他又示意了一下,手下人马上开始摇动电话机。陈明刚的身子象一条鱼一样猛得打挺起来,僵直了几秒,接着是不可抑制的在椅子上跳动着。一连串的尖叫声回荡在屋子。

周洞天再次示意停下:“告诉我吧。鱼鳞册和底账在哪里?”

陈明刚开始装昏死过去,不过这个瞒不过周洞天,又给了他两次短促的过电。强迫他“醒”了过来。

“我说,我说。”陈明刚终于支撑不住。

“好,别着急,慢慢说。”周洞天示意叫人来记录。一名土著速记员从隔壁走了进来,她是个年轻的女孩子,看有一个一丝不挂的半老男人瘫坐在椅子上,身上,特别是某个部位上还挂着几个夹子和细绳,顿时惊呆了。哐当一声,速记夹子掉在地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