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赋(二十三)

第三卷「新社会」 | 吹牛者 | 约 3128 字 | 编辑本页

“陈明刚是本县的户书,为何要行此不法之事?莫非你与你师父有仇隙,意图报复不成?”周洞天故意道。

“小的不敢!”周七赶紧申辩。把陈明刚如何的打算利用为澳洲人办理征粮的机会,大大的勒索一番大户,如何的主动的提出要搞“丈田”以作为勒索的借口,以及种种伎俩,全部一五一十的招认出来。最后,又哭诉说因为大户们要去上禀贴,所以才指使他收买无赖恐吓大户。

这番言辞说出来,既合情又合理,而且 90%以上都是真话,不由得听审的众人不信。

黄禀坤喝了几口冷茶,稳了稳心神,从刚才巨大的惊骇中回复过来。盘算着现在堂上的局面是陈明刚罪恶昭彰已经是定局了,就算是澳洲人也没法再为他维护,否则他就是公然要与本县的缙绅为敌了——看澳洲人这次的做派大约是打算拿陈明刚当替死鬼了。黄禀坤想这样的话,澳洲人就和胥吏们对上了,这伙对本县状况熟悉到极点的“伏地虫”他们就利用不到了,也算是去了一大后患!

“这么说,诸位缙绅所上禀贴,诉说尔等公然索贿,以贿赂定丈田数量多少、耗米多寡是事实了?”

“是实,小的自已经手的几家粮户都是遵照师父的指使所办。”

“可有底册?”

“底册均在师父手中,我等不敢私藏。”

“刀子和弓箭是何处而来?”

“都是师父给的。”周七道,“小的不敢撒谎。”

“好,你且退下去!”周洞天扫视了一眼缙绅们,“看来此事陈明刚是罪魁祸首。”

“此人罪大恶极啊,”孙瑞伍见机的快,立刻随声附和。

缙绅们见周洞天公然表态,知道这件官司最后的结局是有利于自己的,都松了口气,想到不仅自己这些天所受到的种种骚扰和恐吓,此时顿有拨云见日之感,对澳洲人的办事更加钦佩。刘大霖心里也暗暗称赞,这样的事情,若是在县令手里处理,十之八九就是和稀泥一样的混过去了。澳洲人办事一是一,二是二,是非分明。

“既然如此,他的本县户书的差使——”

“自然立即革掉。”吴亚马上也出来表态。

“好,吴赞府、孙老爷二位果然是明察秋毫,刚正不阿的青天大人。”周洞天立马来了碗奉承的米汤。缙绅们果然凑趣,一起同声附和。

“来人!把陈明刚一伙尽数提到!”

“喏!”符和为了立功赎罪,此时十分的卖力,当即领了火签下去,点了快班里的十来个弟兄,正要出门。只见尤国团过来了。

“符头,你的手下还是留在这里,让他们随你去好了。”尤国团一指身后的十几个人,这些人都穿了衙门里的差役公服,一个个手持武器,杀气腾腾。

“是,是。”符和知道这都是澳洲人的亲信,不敢违拗。

不过半小时的时间,花厅院子里已经拿到了二十来人,陈明刚的徒弟、粮差、帮闲的只要在城里一股脑的都抓了回来,跪在院子里黑压压的。

陈明刚被带上花厅,见周七跪在一旁,心中顿觉不妙——这小子不会是把自己给卖了吧。

关于自己的罪行,陈明刚是坚决不承认的,征粮丈田是取得过澳洲人同意的,如何叫“擅自”,至于勒索规费云云,自然是对手下人“有失管教”,最多算是领导失误。周洞天听着只觉得耳熟,敢情这套玩意是百年传承下来的。

至于恐吓士绅的事情,那就是更加无稽之谈了——这话倒是千真万确——一定是周七自己干的,妄图报复师父。

“……周七不顾上下尊卑,屡次勾引小人之妾秋红。小人念及师徒之情一直隐忍,没想到这个孽畜竟然干出这样的事情来……”陈明刚说到这里居然哽咽着流了泪下来。

“胡说八道!”周七吼叫道,“我和秋红是清白的……”

“肃静!”吴亚一拍惊堂木,“让你说话再说话!”

“真是一演技派!”周洞天无心和陈明刚纠缠。这个积年老吏口舌如刀,自己虽然也有审讯的经验,但是言语不通对答颇为不便,自己也没工夫和他搞辩论赛。好在大明本来就不是什么讲究司法人权的地方,刑讯拷问连形式上的掩盖都没必要做,以后慢慢收拾他就是。现在直接从他手下打开突破口。

他再能诡辩,手下不见得个个厉害,当下把伞店小胡传了上来——在政治保总署的专案材料里里,伞店小胡是仅次于周七的陈明刚团伙里的核心人物。撬开他的嘴巴很有用。

伞店小胡上得堂来,原本还要辩解几句,被一顿板子打得哭爹喊娘,立刻就把和一切全招认出来。包括陈明刚要他们狠狠的勒逼粮户,逼得粮户上禀贴,让澳洲人以为是黄禀坤主持闹事抗粮之类的谋划也都说了出来。

“一个堂堂的户书,居然在背后指使人抗粮,这是什么罪行啊。”周洞天在花厅上感慨。

“罪大恶极,罪大恶极!”孙瑞伍又来凑趣。吴亚鄙视地看了一眼他,没做声。

接着又传了十多个粮差上来,有见机的快得不等用刑全招认了,不见机的少不得要皮肉受苦,堂上的板子打得劈啪作响,一片鬼哭狼嚎之声。林长三手下的板子都给血染红了,缙绅们平日里哪里看得如此壮观的拷打场面,一个个抖抖瑟瑟的。倒还是黄禀坤镇静些。

陈明刚跪在一边,眼看着自己的手下一个个的招供画押,看着周洞天一副追查到底的模样,惊慌之余心里却一直没搞清楚,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自己虽然在征粮的过程中大捞了一笔,但是给他们带来的好处可是大得多啊!至于叫人恐吓缙绅的事情,根本就是子虚乌有,就是周七,也不见得有这个胆子!

……

“好了,你还有什么话可说?”周洞天拿这一堆供状,问陈明刚。

“小人确系冤枉!”陈明刚梗着脖子,“三木之下,何供不可求?你们既然非要定小人的罪名,小人倒要看看,今年的秋赋如何收得!”

“这个不劳你费心。”周洞天知道计委早就囤积了足够的越南大米,就算临高县里一颗米也收不上来也能完足秋赋。用这个要挟县令或许可以,用来要挟掌握着越南大米供应链的穿越集团就是纯粹的笑话了,“带下去,押入牢中!”

“尔等少要得意!”陈明刚知道事已不能挽回,以澳洲人的做派,自己不会活命。死到临头多年来操纵一切游刃有余的良好感觉完全崩溃,只剩下满心的狂怒,吼叫道,“你们勾结髡贼,迟早要上西市一刀两断。至于你们这些大户——”他恶狠狠地瞪着他们,“澳洲人剥你们皮的日子就在后头!”

这番话说得堂上众人面色大变。寥寥几句却打中了众人的心事。周洞天大怒,急道:“让他闭嘴!”

当下就有人过来把预备好的绳子往他脖子里一套一勒,陈明刚已然说不出话来。

“带下去!”周洞天吼道。

把人呆下去之后,缙绅们再也无心久坐,纷纷要求告辞。周洞天也不挽留。传令退堂。花厅上的一切自然有人收拾。周洞天和吴亚等人来到后头的签押房里落座。熊卜佑已经在签押房里等了许久了。

“陈明刚还未认罪,是否要再审一堂?”吴亚问。陈明刚坚决不认罪,古代审问最重口供,没有犯人的画押的口供等于案子就没审结。

孙瑞伍道:“用刑就是,不愁他不认。要办成铁案!”他在堂上被陈明刚的一席话吓得心惊胆战,已经决定要置他于死地了。

“这事情真办成了案子,倒未必好处置。”还是吴亚老谋深算,“判个什么罪名才好?若是要问个死罪,岂不是还得上报到刑部复核……”

下意识里,他们都不想把这事情再上报上去,免得招惹是非。

“不必办成什么铁案。现在旁证俱全,已经足够革掉他的户书了。”周洞天道,“把他还有手下的人移交给我们就是。”

“这个——”吴亚犹豫了,到了澳洲人手里,陈明刚肯定活不成,问题是移送犯人的名目不好办。

“没事,”周洞天道,“陈明刚即被革去户书之职,就不能再留县衙,他想去哪里就去哪里,你们何必为他考虑?”

吴亚同意了,商量下来,就以“勒索地方,骚扰百姓”为名,将陈明刚革去户书的差使,同时被革掉差使的还有快班头子符和——一并移交给穿越集团去私下处置。

这么一来,就出了两个要紧的缺。

“户房的书办,就由周七来补。”熊卜佑道。户房事情繁重,眼下又有秋赋的事情要料理,不能上个生手,然周七过度再合适不过。

周七靠着出卖师父当上这个差使,必然不容于同道。只有死心塌地的为穿越集团办事才能保住这个差使和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