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赋(二十)

第三卷「新社会」 | 吹牛者 | 约 3130 字 | 编辑本页

吴明晋和王兆敏面面相觑,这事情还真没法“就这么定了”,当下王兆敏道:“这个,办案侦缉拿人都要出签子火牌,诸位不是大明人士,又无功名、差遣在身……”

“此事当然还是以县里为主了,”熊卜佑道,“我等不过从旁协助。”

王兆敏想所谓“从旁协助”,其实髡贼还是想要掌握此事的处理权——这倒也好,这个烫手的山芋干脆就丢给原主去处理好了。他也想看看,澳洲人的葫芦里到底卖得是什么药。

吴明晋咳嗽了一声,推辞自己身体不适要先回去休憩片刻。熊卜佑知道这是当官的表示“此事你们只管去干,但是与我无关”的一种做派,下面的事情,只要和王兆敏谈就是了。这也是官场上常用的法子。

王兆敏想此事办理,断然不能让澳洲人自己来搞坐堂审理之类的事情,唯一的法子就是委托县衙里的一名官员出面。由澳洲人在背后指挥就是。

“来人,请孙老爷来。”王兆敏吩咐道。

这个差使当仁不让的落到了典史的头上。典史是明代开始才有的官儿,是从宋元以来的县尉衍生过来的,主管的职责是大抵是狱囚警逻之类的治安工作,在没有巡检司分管的地方,也负责巡防、弹压、捕盗的事务。此事交给他办职责名正言顺。

典史的级别很低,连从九品的最低一级官品也轮不上,算是“未入流”,不过这个未入流还是“官”,照例要朝廷除授的。

当典史的人,都是些最不得意的读书人,多数是从“监生”中的选授的。如果说举人考不上进士,还能“大挑”当县令、县丞之类的官职,监生就只能混个主簿、教谕、训导和典史这样的微末之员了。而且升迁的希望很小。

所以本县的孙典史孙瑞伍就成了一个典型一切向钱看的官了。可惜本地实在太穷,地方势力和土匪又厉害,他这个典史的油水实在有限。

澳洲人的到来给孙瑞伍带来了财运。因为他品级低微,常常被当作替死鬼给吴明晋打发去为澳洲人出头办事。每次办事,照例会有一笔好处。东门市上的种种享受让他更加难以自拔。于是孙典史就在在金钱贿赂和生活享用的双重刺激下越陷越深了。澳洲人每有什么行动,他总是第一个出现,办事极其殷勤。以至于在县里被人笑称为“澳洲典史”。

孙瑞伍自己倒是毫不在乎,每天在东门市“享受生活”,和独孤求婚很是相得。两人时常一起“腐败”。这位监生对自己度过的圣贤之书早就忘得一干二净,把华夷之防丢到九霄云外去。

“不行,”没想到熊卜佑一反常态的表示反对,“王师爷,孙典史品级低微,这可是牵涉到本县缙绅大户们的案子,若没有一个相当的人物出面主持,恐怕人心难安啊。”

“那,熊老爷的意思是?”

“还是请吴县丞出面主持为好,孙老爷协办。”

“有理,有理。”王兆敏想这也算有些道理,反正只要不是自己老爷出面就好,孙典史还是吴县丞都没关系。

当下叫人把二位找来,将事情关照了一番。孙典史听了要为澳洲人办案,马上一力应承,倒是吴亚,想了片刻才道:“几位首长,这次刀箭入户恐吓缙绅的事情,案子本身原没什么,只是事情难办……”

王兆敏咳嗽了一声,说:既然你们谈公事,我就不再打扰了。当下也溜了出去。

“事情难办,我略有耳闻。”熊卜佑说,“不过此事事关重大,还是要一查到底,给县里一个交代才是。”

“是,是,既然熊首长这么说,我等一力照办就是。”吴亚知道这事情里其实没自己什么事,自己和典史就是来当招牌的,“不知道周首长打算在哪里办公?”

“当然是在县衙里,就用二堂吧——”

“不妥不妥,”吴亚摇头道,“周首长在大明并无功名,算是布衣,擅用二堂,本身就是犯法,再者——”

再者吴明晋总归是个“百里候”,不能象个小厮一样随传随到,而且升堂审案在过去也是很严肃重大的事情,不能太随便了。

“我看,不如在花厅办案。”孙典史道。

“我亦有此意。”吴亚点点头。

花厅属于内衙范畴,不过,县内但凡牵涉到风化的案子或者和缙绅大户有关的案子,一般都在花厅内审理,并不在大堂二堂公开审理,为的是照顾当事人的颜面。

因为属于内衙范畴,并非朝廷经制之地,周洞天在此地就能大大方方的办案了。

“好,”熊卜佑点点头,“就这么办吧。”他拱了拱手:“此案涉及甚广,事机须秘,一会我们会在县衙关防,请诸位莫要惊扰。”

“关防?”吴亚和孙瑞伍都没料到还有这一招,不由大惊失色。这是要干吗?

“毋庸担心,”熊卜佑温语宽慰,“这也是不得已,哈哈。”说着,他打了一个电话:

“开始吧。”

驻守在县衙外的几十名警卫人员随即全部调入衙门内,将各出入口和衙署内的要地完全控制住。县衙里的人,许进不许出。

这时候,根据熊卜佑打来的电话,早就准备完毕的陆军的三支小队迅速的开到了临高县的三座城门。随即控制了城门。他们并不明目张胆的接管城防,而是驻扎在城门口后的藏兵洞内,监视民壮。

每支小分队的士官们已经认了好几个星期人脸。现在他们已经把临高县内的胥吏和手下的“做公的”狐群狗党的面孔都记住了,邬德给他们的命令是:这些人只许进城不许出城。

“如果有人要出城,直接扣押送到县衙,明白吗?”

“是!明白了。”

县衙里,随着关键部门被人控制,正在县衙内办公的胥吏们感到不安,纷纷出来打听探视。孙瑞伍只得出来安抚众人,要他们不要惊慌。

周洞天关照人把皂班班头叫来。

皂班的班头林长三是个三十多岁的精悍汉子,刀条脸,一双小眼睛很是有神。双手胳膊肌肉发达,不愧是以行刑见长的老皂隶。

到得花厅上,见过礼。林长三眼见花厅上面端坐着本县的两位老爷,一个三四十岁的澳洲人坐下下首的位置上,双目冰冷,一看就是个极不好惹的人物。

周洞天审视了一眼皂班头子,“把名册给我拿来!传齐全班的皂隶,我要点卯。”

“是,是,”林长三赶紧出去吩咐。一会,皂隶们都来齐了。

周洞天打开名册,吃了一惊。原来这名册上密密麻麻,在册的皂隶有五六十人之多,而站在下面听候点卯的不过二十来人。

“怎么,人没来齐?”周洞天问。

“老爷有所不知,”林长三小心翼翼道,“名册上的数目是不作数的,这都是挂名的皂隶。”

因为在衙门当衙役享有免疫免赋的好处,有些人就出点钱把自己的名字挂在衙役名册上,实际上从来不来衙门当差。

“……名字下面有领银子数目的,才是当差的。”

周洞天一数,领银子的一共有二十四个人。点卯下去,人都来齐了。

“每人立刻准备一套皂隶的衣服出来。马上!”

众人面面相觑,不知道这是要干什么。林长三望着孙典史,孙瑞伍不耐烦的一挥手:“叫你们预备就赶快预备,啰嗦什么!”

“回老爷,小的只有这身公服啊。”

“那就脱下来!”孙瑞伍呵斥道。

众皂隶只得照办,不一会就把衣服凑齐了。

这批衣服转瞬就穿到了他们带来的政保速成训练班里学员身上。

“好了,大伙手脚麻利点!把衣服都换上。”尤国团吆喝着。

尤国团是保卫总署下的一个工作人员。此公在现代时空是一默默无闻的小市民。但是到了 17 世纪却成了一个暴力手段至上的鼓吹者。他一贯主张只有最残酷无情的手段才能有效的进行统治。原本他在陆军服役,后来政保总署认为此人在陆军内会造成“不良倾向”,就把他干脆调入了本部门。

果然,到了政保总署让他如鱼得水。很快就以其残忍的言论让同事们侧目。当然他的残忍作风暂时还没机会来表现。

“好了,现在你们就是县衙的皂隶了,按照事先的方案,把各个要点守好!”

片刻的工夫,临高县城和临高县衙就完全被穿越集团控制住了。

皂班的衙役们,挤挤簇簇地站在花厅里,很是不安地看着发出奇怪命令的周洞天。林长三更是一脸惶恐巴结的模样。就差没有五体投地了。让周洞天心中一阵的暗自冷笑:“想用这种把戏骗人,装人畜无害?可惜,老子不是自以为浑身放王八气的小白。”

“诸位,”周洞天缓缓道,“你们都是累世传承的祖业,用刑拷问最拿手不过,明日问案的时候,还有多多偏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