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赋(六)

第三卷「新社会」 | 吹牛者 | 约 3166 字 | 编辑本页

想到苟家庄的下场,黄禀坤不由得一阵胆寒。三弟死在髡贼手里不算,难道真要来灭他们的门了么?

想到父亲几天前忽然把大哥父子打发去府城买田地置办处新庄子,还带去了很多银两。原本他还疑惑,家里原本没有买地的打算,而且大哥原本是寨子里的乡勇头目,极少离开庄子,更不用说这样长时间的离开了——难道父亲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准备在府城为黄家留个退路?

他顿时出了一身冷汗,他小心道:“老爷,是不是把寨墙再修缮一下……”

百仞滩战败之后,黄守统虽然受了伤,但是时时刻刻都在关注自家的防卫,防着髡贼来报复。几个月里寨墙加高了,还修了墩台,从大陆上搞来了火炮和鸟铳,收集制造了大量的火药和铁子。储备了粮食,又新挖了好几口水井。

乡勇们日以继夜的枕戈待旦,这样紧张的日子一直持续了很久,直到召开临高政治协商会议之后才结束。

自从他把会议上的情况回报之后,爹对黄家寨的守御的事情就不甚关注了。只是一般的注意土匪和海盗的侵扰而已。黄禀坤也知道:就算寨墙修得再好也抵挡不了髡贼的火炮。人要灭自己,是随时随地的事情。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滋味到底是不好受的,黄家父子几个月来一直在暗中商议,该如何应对髡贼。

暂收爪牙,雌伏在地自然是眼下最好的选择,但是他们认为髡贼是不会放过自己的。长治久安的法子,自然是引官军来进剿,才能一了百了。

本府的官军,理论上是遍及全岛,本县里也有卫所,但是真正堪称能打仗的,只有琼州府的海口千户所白沙水寨的二千多官军。

黄家父子在临高固然很受县里的器重,到底也只不过是个土豪而已。不要说琼山县的汤参将根本不会买他的帐,就算本县的千户百户们也懒得理会他。黄守统从少年时候起就受够了他们的白眼。

本事没有,却一个个眼高手低;自己无能,也不许别人显露本事;不愿办事,功劳要争。这是黄守统几十年来和官军合作之后得出的总得结论。除了镇压没有几件铁器,拿竹木为兵的黎人暴动的时候官军还堪称敢战之外,其他时候的表现实在不敢恭维。

就算汤参将肯倾巢出动,也不是这伙髡贼的对手。要剿灭髡贼,非得全省会剿不可。出动四千到六千战兵,二三百条大战船才有可能。黄守统自己都被这个数字吓了一跳。这不得出动一二万人了!

这远远超出了黄守统的办事能力了。所以事情也就冷了下来。

现在眼看着自己快要变成被杀的鸡,黄家父子不由得又把这事情提上了议事日程。

“修寨墙是白费,”黄守统道,“还是要请官军来进剿。”

“这事难办——”黄禀坤早想过,还是没相处什么好法子能够请动官军。

“我们一己之力当然是办不到的,但是全县士绅呢,”黄守统道,“现在他们不是要搞丈田吗?士绅大户们能愿意?我们居中联络下,说不定就能发起大伙联合写禀贴。”

全县士绅写秉帖到省,这就不是件小事了,不管总督、巡抚,总得有个态度拿出来。如果再派人去活动一番,官军进剿的事情,说不定就有眉目了。

“儿子这就去派人活动!”黄禀坤到底年轻,一听事情有希望,立马就要行动起来。

“慢!”黄守统止住了他,“不急。这会大伙还没看清髡贼的真面目,大约有不少人还没觉悟过来,打算来个委曲求全。等老八他们把临高闹得天怒人怨的时候,大伙自然就心齐了。”

“爹见教的是!”

“还有,明天起,你还是到县学里去附学,听听生员们是怎么说的,顺便煽煽风。全县的生员若是也能起个秉帖,这事情就更有把握了。”

“好,你回县城之后,去见下刘先生。”黄守统吩咐他,“去问问他的想法——对刘先生不妨开门见山。他自家大约没什么田地,但是寄在他名下的田亩大约不在少数。这事他没法置身事外。”

“儿子明白了。”

“还有张有福,也要去拜会几次。”

“这人死心塌地的给髡贼们办事,去拜会他……”

“哼,张有福是个老滑头,未必会真的卖身投靠。反正这事也不指望他出力——他和髡贼走得近,你多去看看他,探下他的口风。”

县里的粮户们,但凡上些规模的,这几天都在慌乱中度过,夜里一落黑,掌事的家里人就聚集在灯下窃窃私语,商议着这次丈田的对策。原本刨出来的财物,这会又被埋藏下去,有的则派人急急忙忙的在买去琼山的船票,把箱笼行李往琼山县和邻县的亲戚家寄送。

高广船行的客票忽然卖得俏了起来,这种反常现象立刻由港务办公室和船行两条线同时汇报到了政保总署,冉耀不敢怠慢,赶紧派人下去调查。

“财产外流?”邬德望了一眼急急忙忙来向他汇报的周伯韬。

“没错,粮由一出之后,县里的粮户们都纷扰不安。往外县转移财物的现象很严重啊。”

“嗯,就让他们转移好了。”邬德说,“反正土地他们是带不走的,银子铜钱,我们本来也不稀罕。”

“你是说——”

“他们自动离开临高,对我们来说不是坏事嘛。”邬德看了眼报告。

大户们带不走土地,也带不走长工和佃户。留下的土地和人口自然就成了他们的财产了。可惜多数人还是要坚守阵地的——也好,干脆就让陈明刚一伙彻底的闹一闹,给他们施加点压力。

“靠,原来你们有这一手,是搞变相土改吧。”

“非也,不是搞土改。”邬德摇摇头,“这不过是个副作用而已。”他接着问:“监视报告出来了吗?”

“出了。”周伯韬拿出几页纸。

“有重点的干货没有?”

“有件事情你肯定感兴趣,”周伯韬说,“黄禀坤,就是去年和我们大打出手的乡勇头目黄守统的儿子,回县学读书了。”

“噢,那个威风凛凛冲过壕沟,坚持了几分钟之后坠马的老家伙。”邬德还记得这老头子——当年他给穿越者们留下的印象太深了,“我记得他没死。”

“受了点伤跑了,后来就老实多了。协商会议的时候他派二儿子,也就是这个黄禀坤来开的会。不管是合理负担还是剿匪上态度很合作。”

“然后呢?”

周伯韬把黄家的卷宗递了过来,“看起来这老小子背后有小动作。”

邬德打开监视报告,周伯韬介绍道:“黄禀坤说是来县学读书的,但是他只是个增生,县学修复之后也没见他来过,这次突然来了,行为很可疑。”

报告上列举了他来到县城之后立刻拜会了县里的好几个主要士绅,还去拜见了刘大霖,两人谈了差不多二个小时。在县学杂役中发展的眼线也汇报说:黄禀坤每到休息的时候,总和生员们有意无意的谈论秋赋的事情。

“的确很可疑。”

“而且黄家应该属于最危险的‘反动分子’,”周伯韬侃侃而谈,“根据张有福的揭发,黄守统和刘大霖两个是 D 日之后采取敌对行动最积极的人。而且黄家和我们是有私仇的——他家的三子就是被郭逸打死的。所以这次黄禀坤的举动很有可能别有用心。”

“那就继续盯着他,看看他想干嘛。”邬德笑道,“其实我也不反对出几个大户中的忠臣义士之类的。”

“眼下不对付他?”

“盯住他就是了,别让他捣蛋。现在我们要收拾胥吏,还没轮到士绅大户们。”

收拾完陈明刚一伙胥吏,下一步再收拾几家不听话的大户以儆效尤。这是执委会的既定目标。温水煮青蛙,一个个的来。

“周七的工作怎么样了?”

“流言已经放出去了,也派人盯住了他,”周伯韬说,“一时间查不出周七和秋红有什么猫腻……”

“没有猫腻,要制造猫腻么!”

“这个——”周伯韬知道他的意思,但这事情并不容易:古人也不是傻子。搞的太简陋了,人未必相信,“我再好好想想。”

“抓紧了,最近周七和他师父单独活动的机会比较多。要栽赃陷害正是时候。”邬德打算在周七和他师父之间制造严重的隔阂,继而拉拢他。

拉拢周七的一个目的是要他充当顾问。旧的粮赋征收体制里有哪些弊病、作弊的方式……这是这一特殊行业里的秘密,是看多少古籍资料也看不来的,周七跟着陈明刚十几年,这方面的积累一定很多。

另一个目的是在清算胥吏的时候能让其搞揭发——周七既然是陈明刚的大徒弟,衙门胥吏阶层里的丑事肯定知道的不少,正是把人批倒批臭的好材料。一般人总把私德和公事联系在一起。私德上的丑闻不但可以整人,而且还能让整人变得群众喜闻乐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