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赋(一)

第三卷「新社会」 | 吹牛者 | 约 3126 字 | 编辑本页

“先生还是先看一看的好,”邬德笑道,“不然回去就销毁了,未免悔之晚矣。”

王兆敏脸色一红,被人看穿了心思极是窘迫.被这么一说是也不得不把信封打开了。里面是一张纸。

这是一张澳洲人的纸坊制的厚纸,极其挺括,微微发黄的暗花底。触手很舒适的感觉。王兆敏心中一动,抽出来仔细看,原来是一张德隆银行的全省通兑银票,面额是一百两。

王兆敏因为吃补药的关系,和润世堂过从甚秘,听杨世祥说过:澳洲人现在发行了一种银票,可以在广东全省各地的指点商号里兑换现银,大宗银两不用随身携带,也毋须委托镖行运送,只要把银子存到柜上,按款额付“汇水”,就能拿到票子到异地兑换,十分便捷。

这票子带在身上,可比大笔的银子方便多了。别的不说,一百两银子包成包裹也是很大的一包——太惹眼了。还可以在票子上加上暗记印戳,失落了也不会被冒领。

王兆敏知道这是把自己在征粮中的“私费”先给出来了,要自己在征粮的过程中多多帮忙——这么爽气的主他还是第一次遇到——心理获得了很大的满足,拱手道:“有用之处,自当效劳。”

话说到这里,大家已经是彼此心照不宣了,长夜漫漫,谈兴正浓,邬德还有一件要紧的事情要请教他,不过刚才还没到火候,现在差不多了。

他低声道:“陈明刚此人,该如何应付?”

“虚与委蛇的话,”王兆敏闭起眼睛来,“你们未必是这个老狐狸的对手……”

邬德心领神会。和自己想得差不多。

“受教了。”

两个人鬼鬼祟祟的谈话一直延续到凌晨。邬德乘夜色回到办公室。屋子里灯火通明。县衙领导工作小组的一干人还没有睡觉,正聚在会议室里讨论问题。

这里有一批专门为了田赋的事情而从各部门抽调来的专业人员,主要是财政方面的人才,还有个陆军的战斗工兵潘达——他被调来是因为他干过税务局,对征税体系很清楚。

当然还有专门负责外联的熊卜佑,负责测绘的连董薇薇这个半吊子明史爱好者也来了,当然不是借重她的明史知识,而是因为她几个月一直在农村搞社会调查,掌握第一手材料。

还有一批负责和各部委进行协调的联络员,计委的孙笑、政保署的周伯韬之类的人。

邬德关照人泡上浓茶,把和王兆敏谈话的内容一一做了转达。大家对这样的情报讯息很是感兴趣。不过,领导小组最大的争议是如何处置陈明刚。

这个狡猾的书办自身当然不值分文,但是他手里的鱼麟册却是件关键的东西。全县到底有多少起课的田地,全在这本册子上。

穿越者对全县的社会普查还只做了一半,田亩产权问题更是件复杂的事情,需要大规模的丈量田亩和进行产权核查,这事情不是一时半会能做到。穿越者刚刚在临高的基层建立起权威来,触手还没有真正的伸展到位。

所以,对陈明刚如何的处置,在领导小组内部就起了争议,一部分人认为应该立即逮捕公审,然后枪毙。一部分人认为先要利用他一阶段。当然对最后把此人枪毙的结果没有异议。

“好了,我们来归纳下眼前的问题吧。”邬德说。

穿越集团包揽税赋的目的,主要是借此机会渗透控制县衙,其次是建立起公正、有效的新税收体制,减轻百姓的负担,增加收入。

要达到这两个目的,就必须对县里的田亩数量、肥瘦和产权有一个全部的摸底认识。否则就无法着手。

从春节后就开始的社会调查工作,经历了剿匪战斗,基层组织建设等一系列的工作,现在已经初步有了起色,但是离真正对全县社会状况心中有底还差得很远。

田亩总数量的掌握,通过工作队的调查初步掌握了一些数据,有人还提出用航模飞机进行遥感测绘,掌握精确的全县田亩数量、性质和位置。但是土地的产权问题却不是靠简单的测绘就能调查清楚的。

要调查产权,就得丈田。重新进行申报和测绘,这不但极其费力费事,而且阻力极大,封建社会里,但凡要丈田,除了新朝初立,革故鼎新的时候还容易做到,其后每次进行总是会引起士绅阶层的强烈反弹,最后往往会不了了之。

执委会开展大规模的社会调查,其根本目的之一也正是准备进行土地的全面丈量工作,但是现在看来,进度远远赶不上。按照邬德的统计,他们通过剿匪和工作队进驻,现在大体上已经控制了全县四分之一的基层行政。

不过,这种行政控制还很薄弱,想依靠他们去搞土地丈量和清查是做不到的。

而且现在是农历的八月,征粮即将开始,根据王兆敏的说法,到十一月初就得把工作结束。时间不过二个月。这短短的两个月里就想把全县的丈田工作完成,根本不现实。

“所以,这本鱼麟册对我们就很要紧了,至少是现在。”邬德说,“在我们没有对全县的土地产权完全掌握之前。”

鱼麟册虽然错谬百出,却是新的产权登记账册没有出来之前唯一的凭证。难怪户房书办能以此大发利市,再怎么改朝换代都不会断他们的财路。

“这么看来,我们不还得和陈明刚合作吗?”熊卜佑说。

“不就是本鱼麟册么,我们想个办法把他的鱼麟册给搞到手就是了。”周洞天慢腾腾的说,“我相信他肯定会说的。”

“你这么有把握?”

“当然了。”周洞天显得信心十足,“只要你授权。”

邬德当然知道他打算怎么干——但是他另有打算。

“我有的计划,丈田的工作也要做,包揽税赋的工作也要做,”邬德说,“不过这个方案要报执委会批准,还要和王兆敏进行深度的合作,所以我们自己先商议一下……”

秋粮还没登场,澳洲人准备包揽全县秋赋的消息已经传遍了全县,这个消息顿时引起了轰动,也让士绅大户们感到紧张。纷纷遣人到城里打听消息,一时间县衙门前的茶馆人满为患。

传出来的消息却很不妙,说这次是百仞村的邬老爷老包揽——所谓百仞村的邬老爷,人人都知道他是澳洲人里的大首长,此人出面包揽税赋,显然是不怀好意。家里但凡有一二百亩土地,算是个是粮户的,都有惴惴不安之感,不知道澳洲人准备怎么个搞法。

无论是王兆敏,还是陈明刚,对澳洲人的包揽粮赋的具体做法都闭口不言。大伙不知道之后这两人葫芦里卖得是什么药。

平民小户,倒也坦然,反正谁当皇帝都要纳粮。给澳洲人纳粮估计也差不多,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好在今年天候还算帮忙,风调雨顺,庄稼收成不错。许多人又通过给澳洲人打工获得了不少的收入,反而猜测今年的秋粮大约会比去年要好缴一些。

过了几天,县里的士绅们公推张有福去和邬德谈条件,想从他的嘴里知道澳洲人这次的胃口到底有多大。

张有福到邬德那里转个圈子,听完邬德的面授机宜之后,马上回到家里。

客厅里聚集了一群焦急的正等着听回音的地主乡绅们,有的人自己没来,也派来了信得过的管事。

“邬首长说了,今年还是一切照旧。”张有福说。

人群里发出一阵松了一口气的叹息声。既然照旧,他们的利益就不会受到损失。虽然其中也有人的负担比较重而且不合理的,但是他们也不希望发生什么改变——毕竟眼下也过得去。真要改什么,天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中国人自古以来就知道,很多事情本来就很坏,但是上面说要改好的结果往往却是越改越坏。

“邬首长还说了,今年包揽税赋的事情,原不是他们的意思。”张有福对着大家说道,“只是考虑合理负担这码事给大家添麻烦,不如合在秋赋里一并征收了。免得大伙还要来两次。”

这倒也未尝不可。不过合理负担是按村收的,征粮却是要按田亩计算,有人便问其中该如何折算?

“秋粮归秋粮,合理负担归合理负担。”张有福说,“只是送缴的时候一并送来就是。”

张有福继续宣布说,不管是合理负担还是粮赋,都可以用粮食流通券来抵偿。这个消息让地主们发出一阵声响——他们平时有到手的流通券总是立刻就把它花掉。现在听说可以抵偿粮赋许多人都觉得后悔了。

张有福说完几点之后,大家觉得满意,纷纷散去。刘友仁坐在最后,这时候才起身过来,问张有福道:

“老张!今年征粮的事情,还是老八经手吗?”

“这个自然!没有老八,澳洲人手里又没有鱼麟册子,怎么征粮?”张有福奇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