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码

第三卷「新社会」 | 吹牛者 | 约 3120 字 | 编辑本页

知道具体的代号指的是谁,这是关键。有了这个,这些材料就成了不折不扣的黑材料,丢出去的杀伤力可比一本“三节二寿”的送礼底单厉害多了。正如“潜规则”女艺人是花边娱乐新闻,强奸了女艺人就是刑事案件了。

林佰光认为,苟二不可能有超人的记忆力记得每个暗号代指的人物,多半还应该有一本暗号和人名之间的对照表作为备忘。

不过这问题林佰光想得到,苟二自然也想得到。材料整理渐渐进入尾声,孙笑还是没有从账本里找到最有价值的名册。林佰光的脸色变的不好看起来:找到了很有价值的材料,却不能用,太令人失望了。

“你也不必太失望了,说不定苟二就是自己背下来的,”慕敏安慰他说,“或者这本底册他是随身携带着的。除了直接找资料之外,也可以用情报分析的方法来找出代号的所指。”

“把材料对照起来看,大体上就能知道这个人在哪里,具体干什么事情,接触的人是哪些,可以猜出大概是谁。”慕敏说着拿起贿赂底册,“这本册子的最后一件事情里提到的兰陵翁,收受了钱财去向吴明晋关说事情,事情还办成了,显然此人是吴明晋身边的熟人,关系还很不一般。”

“这个我也想到了,”林佰光说,“不过吴明晋身边的亲信也颇有几个——很难确认到底是谁,再说如果是县丞吴亚或者当地的重要士绅出面关说,他也不好意思当场驳回。”

“所以要综合起材料来看,这样就能推断出来了。”

箱子清理到最后,终于找到了林佰光需要的东西:名册。

孙笑拿来的时候,林佰光简直大喜过望,有了这东西,琼州府这些官吏肚子里的牛黄狗宝他可就要抓到一大把了!

打开一看,却立刻冷了半截。原来这是对照表不假。每页账本分为上下两栏,上面是提到的人名代号,下面的名字却是毫无意义的三字组合词,就其古怪程度来看,根本不可能是人的名字。

“靠,这苟二还真是鬼!这大概又是一种代码之类!”

慕敏认为这大约是一种密码,不过她对这个一无所知,通过计算机查询人事资料库,他们找到了密码人员:张兴培。

张兴培刚从广州回来不久,正在享受假期——在广州他受到了极好的招待:一口气玩弄了四五个女人。搞得疲惫不堪。回临高之后只想着修身养性了。但是一个电话把他召到了政保总署。

张兴培惴惴不安,反复想了好几遍自己有没有对不起穿越集团的事情,难道自己的在广州的“生活作风”问题被人举报了?貌似政保署也不爱管这种下半身的事情……想来想去也想不出来,只好来报到了。

“你看看这些东西,是不是密码?”林佰光开门见山。

张兴培对密码学和情报学有浓厚的兴趣,自己还专门学习过。当然他的密码学只能算是最基本的入门级。一听说是搞密码,他吓了一跳——他的密码学上的例子几乎全部是基于西方的,中国古代的密码是什么样的,他一点概念也没有。

“这个很难啊,我对中国古代的密码一无所知……”张兴培踌躇了一下,“古人应该不会用太复杂的密码,但是不知道里面的体系就不大容易着手。”

“原理应该一样吧?”

“这不好说。”张兴培说,“中国的是八百个常用字,西方人的体系就是几十个字母——要从编码的角度来说,字母显然比方块字要容易的多。”

中国和西方在文字上的巨大差异,造成在秘密传送资料上的概念完全不同。中国古代更多的是使用切口和隐语。这种切口隐语张兴培略有所知,基本上是口口相传,和密码根本不是一码事。

“赶快打电话给罗铎,叫他查中国古代密码资料!”

“现在是半夜里,半夜打扰人家没公德啊——”张兴培对自己深夜被召见已经很不满了,借题发挥。

“放心好了,这两脚书橱肯定在社工部办公室里。”林佰光对公德显然不感兴趣,而且他对罗铎的习惯很熟悉——此人的最大爱好就是搞资料,越到晚上他精神越好。

但是被叫来的罗铎也不能提供更多的料了——现在是半夜,他没法上大图书馆的计算机中心去检索,根据他有限的记忆,张兴培大体知道中国古代的军事密码主要是两种:一种是类似江湖“切口”的“隐语”,不过这隐语到底是如何使用的,现在已经查考不清了。

还有一种则是所谓的“字验”。即把军中可能遇到的各种情况编成四十个项目,如:“请弓”、“请箭”、“请进军”、“请援兵”等等。然后联络双方约定用一首没有重复字的五言律诗作为“字验”,写属性的时候,将要报告的事情的项目编号,对应该首诗词里的第几字,然后在书信中的某字旁加一极好就可以。这样就算书信落入敌军之手,对方也知道这个办法,只要项目编号的底册没有泄露出来,就算知道是哪一首诗词也没有用处。

“……但是这种法子主要是用在联络上,如果苟二自用的只是防止泄密的,是不是这种就难说了。”

“实际上就是以字代意了,有意思,有意思。”张兴培陷入了深思。

接着罗铎又开始介绍一种戚继光发明的建立在反切读音基础上的密码——这种密码已经很类似现代密码了,不过就他说得复杂程度来看,大家不觉得苟二会使用这么复杂的体系。实际上这种密码只是很短暂的在戚家军中使用过,并没有推广流传开。

张兴培拿了支笔,把这本账册全部抄写了下来,现在有一点可以肯定:就是这些不知所以然的三字词都是指代的人名,他拿这这抄本仔细地看着,几分钟之后,他就发现了一个突破口。

“我有点数目了。”张兴培指着上面的词,“这是一个简单的替换法,也就是所谓的凯撒密码。”

“苟二什么时候知道凯撒了?”

“当然不是说他用了凯撒密码,但是原理差不多。”张兴培解释道:所谓的凯撒密码就是把就是明文中每个字母都被替换成一个不同的字母或者符号。根据记载:恺撒只是简单的把明文中的每个字母替换成了它后面 3 位的那个字母。

“但是这不大可能吧。”罗铎立刻提出意义,“字母才多少个?中国常用字可就要八百多了。这个字表要多大的规模?苟二不得时刻揣着一本电码本那么厚的密码本了。”

“这我就不清楚了。”张兴培摇摇头说,“不过从概率法里我大概能推断出几个姓氏。”

他的思路很简单,既然这些都是人名,三字词的第一字必然是姓,既然是姓,就有个出现频率的问题。正如英文字母中出现最多的字母是 e,中国人的姓也是有出现频率的,王、张、李、陈这些都是最常见的姓氏。虽然张兴培不知道大明的姓氏数量排位顺序,但是想来应该很现代不会差别太大。

“你得考虑本地特色。”罗铎提醒他,“临高来说,符姓就是大姓,这里福建移民很多,林姓也很多。”

“难点就在这里了,”张兴培说,他把出现最多的几个代姓的字单独提出来,反复的看来看去,就是不能入手。

“惨了,我对中国的古籍一点概念也没有,”张兴培沮丧的说,“苟二用的肯定是一本古代的书籍。而且还是很常见的——就好像欧洲人喜欢用圣经做密码字表一样。”

“我想我猜出一个了。”慕敏突然发言了,“这个去向吴明晋替苟二的儿子关说的人,一定是王兆敏——他的师爷!”

众人的目光一起投向她。

“你看,这个兰陵翁对应的三个字的第一个字正是张兴培找出来的几个出现频率最高的字:王、张、李、陈,再加上符和林,你们想想看,吴明晋身边比较亲信的人,或者说得上话的人,又符合这几个姓的,只有一个王兆敏!”

“不错不错,”林佰光连连点头,对照起资料再看,就不觉得太陌生了。

“对照他的行贿底册,再把我们掌握的临高的社会情况对照一下,应该能寻摸出不少人的名字——好在这不过是名字而已,猜起来比较容易。”

其他地方不好说,临高这地方基本社会状况情报部门掌握的还是很多的,很快,就又从蛛丝马迹中找到了好几个人的名字。

“不过只靠这样猜,准确度还是有限,而且一出临高,这套法子就用不准了。”慕敏说,“还是要找出字表来。”

“容我慢慢来找,”张兴培说,“现在既然已经知道了几个字,就能猜猜看了。先从最普及的百家姓、三字经、千字文来来找——这三种,大明只要读过书的人都能背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