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基金会

第三卷「新社会」 | 吹牛者 | 约 3074 字 | 编辑本页

王赐对熊卜佑提出的各项赞助和体制表示满意,不过他明确说明:学校的课程必须由山长说了算,穿越集团不能把自己的书籍塞进来教授。这一点熊卜佑欣然接受。在他看来,茉莉轩书院对穿越集团的未来的教育事业根本就不搭边——他们愿意去讲什么就讲什么好了。对穿越集团来说,茉莉轩书院重开本身就是一个胜利。至少在形式上,他们完成了一次和临高本地的知识阶层的合作。

在普通的庶民来看,既然满口仁义道德的士子也能接受澳洲人的资助,他们小小老百姓为什么不可以呢。中国的士子一贯是以社会的表率出现的。他们的向背往往会影响到很多阶层。

开幕式还没结束,就有一群衣衫褴缕的童生们挤到刘大霖和王赐面前,努力的表达着自己热烈要求读书上进的愿望,把两个人感动的热泪盈眶。倒是熊卜佑对此场景下了一个恶意的评论:

“哼,肯定是来混饭吃的。”

不过也好,混饭吃的人一般不难弄。熊卜佑并不管他们具体的招生事务,他已经和王赐谈好,书院里要留给穿越集团三个名额——其中一个,就是张兴教。

另外二个,暂时穿越集团还没有选出合适的对象,负责这项工作的社会工作部的人员认为,在没有完成对青少年的彻底洗脑之前把他们送回传统价值观集中的书院去是危险的——有被反洗脑的危险。

至于张兴教,他因为仇恨的关系,已经彻底的和穿越集团坐在一条船上,攻打苟家庄的时候双手还沾满了苟家家人的鲜血——他已经回不去了,只有死心塌地和穿越集团一起干。

王赐对让张兴教来读书在心里有些嘀咕,但是一想到这一切都是澳洲人提供的,也不便反驳,于是就同意了。

仪式结束之后,来参加开幕式的人获得了一份纪念品,士绅们包括几个举人和县里的官员是一个藤壳热水瓶——这个新鲜玩意让大家如获至宝。一般的儒生们则是五十元流通券。这种纸币的用途大家已经很熟悉了。至于刘大霖,他原是打定了主意不收任何馈赠的,但是呈上的礼物让他不得不接受。

这是一台轮椅。是工能委机械厂精心制造的,除了不能摺叠之外,和现代的轮椅结构如出一辙。可以让家人推着走,他自己也可以拨动轮圈前进。为了减轻重量,采用的是钢制的轮圈和轮毂,车轴上还安装了本地产的滚珠轴承——质量不大好,但是可以用。滚珠轴承大大减少了车轴的磨擦阻力,使得滚动的时候需要的力量减少了很多。

唯一的缺点是没有橡胶,这车未免有些“硬”。

这东西可挠在刘大霖的痒处了。家里佣人自然不少,但是行动的时候总要两个佣人帮忙抬椅子,还是殊不方便。现在有了这么一个进退自如的带轮子的椅子,无疑给他的生活起居带来了极大的便利。

刘大霖试坐了一下,不论前进后退,左右转弯,都堪称便利。旁观者个个啧啧称奇。刘大霖心里也暗暗赞叹:怪不得说澳洲人“有奇技,擅百工”,果然名不虚传。

热水瓶之类的奇巧淫技的玩意他可以拒绝,这个东西实在太有用了。于是就接受下来了。熊卜佑暗自点头,吴南海这家伙还真有一手。他提出的送特制轮椅这一招果然灵验!

你用了俺们的轮椅,以后就少不得要我们上们服务了。轮椅要上油,要更换轴承,本时空除了我们之外就没人能帮你做这些了。

没想到这轮椅一出现之后,又带来了商机。有个士绅挤过人群,冲着正在乐得直咧嘴的熊卜佑深深一作揖。把他吓了一跳。

来的正是加来刘家寨的刘友仁。刘家寨是参加天地会的唯一的一家本地大地主。他身上捐了一个监生的名头,算是个读书人,也被邀请参加开幕式。为此刘友仁还换上了儒衫。不过这种衣服穿在他这样的乡村土财主身上很不匹配。

原来他的目的是想再买二辆轮椅。

“老父老母年事已高,脚力衰减,行动不便,若能有这样的轮椅惠卖两辆,刘某感激不尽。”

他这一说,好几个士绅也都挤了上来,希望给自己的长辈买轮椅。熊卜佑没想到这个特制品居然还有如此的商机。赶紧宣布暂时无货,大家稍待些日子,东门市上自然就会有供应。众人不依不饶,当场就要给银子下订单。熊卜佑想制造几辆轮椅大约对临高的工业体系也不会有什么负面影响,就接受了订单,不过银子没收——到底该卖多少钱,这个还有待商榷。

这个意外的小插曲圆满的结束了茉莉轩书院的开幕式。大家皆大欢喜。刘大霖的家人们庄严的抬着轮椅跟在他的轿子后面浩浩荡荡的回城去了。士绅们让家人小心翼翼的捧着热水瓶,自己坐着轿子回家了,童生和秀才们揣着流通券赶紧上东门市去采购,这里的许多好东西老婆孩子已经念叨了许久了——来自南宝地区的则不需要,当地的南宝矿务局服务社里也能用这种票子。

王赐激动的久久不能平静,在茉莉轩里的院子里直兜圈子,他很想做几首诗,正在搜肠刮肚的拈词择句。熊卜佑却打断了他的雅兴——还有其他的细节问题要和他谈。

在经过一番谈判之后,双方同意以临高的学田作为“临高教育基金会”的资本,具体运作由穿越集团属下的“天地会”负责。临高县学不向天地会收取任何形式的田租,天地会对学田进行任何形式的开发利用县学均不做干涉。

作为回报,天地会要负责临高县学、文庙、茉莉轩书院的全部的日常运作和维护的开支,也包括发给秀才、童生的各项生活补助。同时,学田应缴纳的粮赋也由“天地会”承担。

换句话说,王赐以拱手交出学田的“永佃权”和收租的权力,换回了天地会对县学的全额资金援助。

这些资金全部以流通券的方式进行结算,存在德隆粮行的“临高教育基金会”名下。至于基金会,由天地会会长叶雨茗和王赐共同担任会长。除了日常常规开支之外,临时开支必须经双方同意才能提款。

达成协议之后,王赐感到一直困扰他的资金问题终于解决了,他以后就再也不需要为经费的问题烦恼了。至于说学田,还是在县学的名下,不过是“永佃”给了天地会而已。

对穿越集团来说,农委会有把握:学田在使用科学种田的方式之后的收入足以支付支付县学和书院的常规支出。甚至还会有相当的盈余——即使没有盈余,执委会觉得也是合算的,起码在招揽当地知识分子人心方面极有助益。

除了茉莉轩书院之外,对县学和文庙的修缮也在紧锣密鼓的进行中,没过多久,这些修缮工程相继完工。而由基金会提供的津贴也使得原本已经荒废了许久的县学重新响起了朗朗书声。廪生们相继回来了,基金会不仅给廪生们每月发给规定的六斗米的补助,还让王赐把家庭生活困难的附生、增生列了个名单在县学附学,也发给六斗米。原本在读书人口中声誉不大好的髡贼们忽然就变成了“澳洲人”了。

熊卜佑办成了这件事情,心情很是愉快。他带着人出城,坐上县西门-百仞城的公共牛车——在试运行牛车的货运体系之后,单道谦又搞了一个简易的牛车公交系统。在博铺和东门市各设一处总站,总站设有临时牛圈、车辆修理所。从早晨五点开始到下午四点,每隔一小时发车一次。沿途设有若干上下站点。使用的是双牛牵引四轮大车,车上设有座位和上下的踏脚板,还有雨天用的摺叠式车棚。为了方便习惯携带大量物件的本地农民,在车厢外侧还安装了用来外挂藤筐和零散货物的行李架。

这种牛车不仅供穿越者乘坐,也供土著使用。票价极廉,流通券一分钱就可以从博铺坐到东门市。随着他们在西门外建设了学田庄,公交路线也就延伸到了县城西门外。票价增加一分——二分钱就可以坐车到县城。这大大方便了沿途的百姓出行。

公路和牛车公交系统让临高的百姓们逐渐的意识到了什么是公共服务——这种由官方提供的惠及全民的公共服务在传统的中国社会中几乎是不存在的。穿越集团提供的公共服务和临高县衙门的所作所为孰高孰低,一目了然。公共牛车的定时性还把精确时间概念慢慢的灌输到百姓们的脑中。

遗憾的是穿越集团还没能造出钟表来,无法进一步的向土著灌输现代时间观念。钟利时博士的全部精力都放在开发无线电上面了——这个比钟表更要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