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降

第三卷「新社会」 | 吹牛者 | 约 3130 字 | 编辑本页

冉耀原来觉得他这样用着自己的小命换来十二条船有些不值当,但是现在又带来了更多船,自己也活得好好的,不由得从心里为他高兴。

李迪这边一阵忙碌,指挥船只移动锚地。为这差不多八十艘船腾出锚地来,接着邬德也来了:为一千多人,“净化”、配给衣服和食品、安排住宿对已经熟悉业务的检疫营地来说原本不是大事,但是这批人不比从广州运来的难民,而是一伙海盗,必须小心应对。邬德怕阳河年轻没经验,决定还是自己亲自坐镇。

“要不要调动再调动一个连来增援?”

“不用了。”邬德说,“这里是光海兵就二个连了,还有一个镇暴的步兵连,训练了好几个月的正规军还干不过一千老老少少的海盗我们还是干脆跑路去澳大利亚了。”他停了下,“另外别搞得太紧张,人会以为我们是黑吃黑。”

于是外松内紧的调子就定下了。但是“要是他们要见任福或者贺新怎么办?”这两个人先期到了临高,他们的下落和待遇显然可以被看作是样板。

“暂时不让他们见。小魏,这任福就归你好好的调教了。”

“调教的事情不归冉耀吗?我这最多算洗脑吧。”魏爱文按了下被海风吹得要飞起来的大檐帽,又摸了摸武装带。

“贺新其实好说话——这家伙没主见,就是一软骨头,墙头草,要他干啥就干啥。任福就不行了,他觉得俺们不仗义,不卖粮食还扣他的船……”

“和他说诸彩老要完蛋么?”

“这怎么好说,说了不成了我们存心黑诸彩老了。”

“要好好给他开导开导,让他知道俺们临高才是代表历史发展的正确方向。”邬德说着,想这事情还有点棘手。自带着阳河往检疫营去了。

这边两边电报不断,乐琳已经把船上的大概人员数字报了过来。检疫营这里的伙房立刻忙开了,改造完不久的煤球炉灶打开的风门往里面鼓风,一会新加进去的蜂窝煤就烧得通红了。锅子里是照例的检疫营的第一顿伙食:稀粥。

邬德看了看,摇头:“再添一半米下去,多加些蔬菜。”

“不是说饿太久的人不能吃饱饭……”

“他们不是饥民,就算最近吃得少点,差点,也不能和多少日子没吃没喝的难民相提并论——蔬菜要多加,海上没菜吃的。”

宿舍、服装、还有准备为他们进行体检和治疗的卫生人员,陆续的到位了。做好了一切准备,为了增添气氛,丁丁已经雇来了本县的唯一的一班民间吹鼓手,到码头等候,准备鼓吹迎接。还准备叫国民学校的学生来列队欢迎。

陈海阳却道:“不必太过隆重,这等海盗不能过于优崇,免得生了狂妄自大之心!”

林佰光和乐琳交流过信息之后又回到了施十四的座船上,整个船队在巡逻船队的护送下向博铺驶去。

未几,只见前面有四艘桅杆上挂满彩旗,形制古怪的船正在破浪前进,浪花滚滚,气势极是惊人。施十四吃了一惊,这船上无帆也无桨,行驶竟然如此的迅速,大约就是澳洲人的“铁快船”了。须臾之间这四艘铁快船抢到船队之前,施十四刚要叫舵手小心,只见四船船头向两翼一分,已然避开船队,迂回到两翼。

似乎是为了表演,这四艘铁快船在整个船队周边不时变幻队形,时快时慢,时而压阵时而领队,还不时在船队中来回穿梭。

“好快!”施十四是个老海盗,当然知道这种可怕的操作性意味着什么,对方不仅不需要考虑风向,而且随时随地可以调整行驶方向,灵活的就象一条鱼一样。难怪澳洲人不过千把人,七八条船就能在临高立足,刘香和大掌柜对他们都是无可奈何!

各条船上的水手、家眷们,听说澳洲人的“铁快船”前来迎接,纷纷涌上甲板看这些早就如雷贯耳,不用帆桨,用铁造却不会沉下去,有着“鬼神之力”的“铁快船”。

“真的是铁造的!我的娘诶。铁在水里居然不会沉!”

“大约不是中国的铁吧。”

“谁知道!还没有帆,跑得有这么快。”

“妖孽!妖孽!”有的水手恐怖的喊叫起来,被头目一个嘴巴打翻在地。立马被亲信拖进船舱里关押了起来。这话可让澳洲人知道了自己可就吃不了兜着了。

头目们的心里很清楚,这是澳洲人的礼遇也是警告,一个个心情十分复杂。澳洲人那里的情况毕竟除了一个施十四之外,谁也不清楚。

渔轮护送了一段之后,忽然加快马力,很快就从他们的视线中消失了,去的和来的一样迅捷。这时博铺港外的浮标了已经出现在林佰光的视线里了。接着,高耸的博铺烽火台上冒出了一股白烟,随即传来了滚雷般的炮声。

“这是在放欢迎各位的礼炮。”林佰光说。

七十八艘大小海船,最大的有三百多吨,最小的也有四十多吨,都是东南沿海常见的广船和福船,现在他们沿着临高角上乱石堆成的天然防波堤一字排开,抛下船锚。这条天然形成的乱石堤岸已经被改造为一条真正的拦海大堤,堤上修了道路,建了灯塔,修了炮台,还造了便于人员登陆的栈桥。船上的海盗们就这样从栈桥上扶老携幼的登上了大堤。

码头上,丁丁找来的吹打班子正在轮番吹打着“喜相逢”、“花连枝”。

施十四和十来名主要头目,已经换上了他们最好的衣服,在林佰光的引导下去觐见“澳洲大头目”了。

陈海阳选择接见投奔的海盗头目的地方,在博铺的海关大楼前。海关大楼虽然不过是座三层的红砖楼房,但是前面有一大片的铺上煤渣的空地,钟楼上还没有钟,看上去还算气势巍峨。特别是站在大楼前的广场上,可以清楚地看到海关大楼后海湾对面丰城轮巨大的船影。足够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陈海阳让人把一把高背的海军舰长椅放在海关大楼前的台阶上。从军政学校调来了海军士官生,算做是护卫人员。他们一律穿着海军制服,跨着最新的配发机制海军士官刀。士官生们在他的两翼排开,腰板挺得笔直煞是威武。

从台阶下开始一直延伸到广场的入口处,陆军海军各有六十人担任警戒,擦得雪亮的刺刀排成笔直的线条。

海盗头目们跟着林佰光小心翼翼的走着,除了施十四之外,其他人都是第一次来到临高。巨大的铁船出现在视野时的瞬间震撼感还没有退去,看到海湾的另一边,一座座高大的楼阁矗立着,伸展出长长的臂膀。不时还冒出一阵阵的白色烟雾,传来轰隆轰隆的声响。

“在转,在转!”有人小声的惊呼道。

果然一台巨大的楼阁上的长臂正在缓慢的旋转着,下面是长长的绳索,吊着什么巨大的货物。忽然,远传出来一声高亢而激昂的尖叫声,声音传过海湾,直冲云霄,把他们吓的都是一激灵。

“妈的,什么鬼叫……”

“不要说话!”施十四小声说。

施十四原本以为临高的大头目会多少客气些,让在码头见礼,双方一抱拳就过去了。然后就是大伙一起喝酒吃肉——这些年来凡是有人拉着队伍来投大掌柜的,多数是这个套路。没想到临高这里居然官威十足。心里不免有些别扭。

广场外拉起了警戒线,众人的奴仆和亲兵将都不许进人,他们身上的刀剑也都留在外边。从入口到台阶下,两行士兵,戒备森严,整个广场上肃然无声。只有旗帜的猎猎飘动声音。

林佰光引着他们通过警戒线来到台阶下。没有人命令,这些人呼啦全部跪了下来。

陈海阳现在也会说几句本时空的广东话和闽南话,但是他一句也不说,只用字正腔圆的普通话吩咐他们起来,不必下跪。旁侧担任翻译的熊卜佑跨出一步,先用广东话然后用闽南话说了一遍。

这这种礼数,是在场几人会商的结果,陈海阳不说方言,是为了表明普通话“国语”地位,又让熊卜佑用流行的方言翻译表示对降人的尊重。

施十四等赶紧站起来,只见台阶上坐着的大头目不过三十出头的模样,坐在一张高背的藤椅上,身上不过是一身澳洲人喜欢穿的对襟蓝布小褂,腰里束着布腰带——这身打扮,真是简单到了极点,和他身边年轻的亲兵们几乎没有两样。

如此简朴的大头目,众人还是头一回看到,竟然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还是施十四和穿越集团打交道多些,忙踏上一步,抱拳行礼,说了些“久仰盛名,愿来投效,今后戮力同心,和衷共济”之类的“靠码头”投奔时候的话。说完这些,他把带来的簿册献上——这是这两天在海上誊写出来的花名册和船只、粮食、军器、火药的账册。作为输诚的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