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宝布局

第三卷「新社会」 | 吹牛者 | 约 5176 字 | 编辑本页

但是对南宝这里的土着百姓来说,流通券就没什么吸引力了。

的确,现在整个临高,甚至包括临近的儋州、澄迈乃至琼山都知道这种流通券是有信用的。但是对这里的百姓来说,这玩意哪有银子铜钱来得实在呢?在几乎谈不上商品流通的地方,纸币这种东西根本就吃不开。

原本叶雨茗打算给当地工人的工资用银子发放,但是遭到了程栋和严茗的坚决反对。理由是职工这种区别对待会严重动摇矿山里职工对流通券的信心。

要保证它能够被当地人接受,就得让它“管用”,充分体现出他的购买力来。

随着工程的进度推进,东门吹雨和李梅两位外商委的主要干部来到了南宝,他们的活动就是重新复制东门市的成功经验。当然,南宝本地是没有多少消费者,主要还是针对矿工。

东门吹雨在居住区外先修了条石头路,砌好排水沟之后,就开始修商铺楼了。这种砖混结构的房子对梅林和他手下的施工队来说已经不算一回事了,南宝这里石头多,连砖块都省却了不少,不到一周工夫,第一栋房子已经落成了。这是座长条形的房屋,二层,内部分隔成一间一间的,因为采用了外承重墙,桁架式的结构,内部的隔墙全是所谓的轻型材料,以节约粘土砖。这种房子隔音差点,但是空间容易分割,便于多种用途。

墙壁上的石灰水还没干,妇女合作社南宝分社的牌子已经挂了出去。占去了底层的五个门面,牛车送来了货架、柜台、训练有素的女伙计还有许多的货物。合作社销售销售布匹、绸缎、针线、毛巾、酒醋、槟榔、食盐、红糖之类的杂七杂八的日用杂货和小食品。李梅原本想从广东和澳门进口胭脂水粉之类的小杂货,但是财金委拒绝开给她白银使用证,这个提案就此作罢,只好指望莫笑安的轻工业部自产了。另外,李梅还和天地会进行了谈判,打算作为天地会的农资商店的代理店,代销天地会的种子、化肥、农药和农具之类。为了让叶雨茗答应,她开出的条件是免收一切代理费,零利润销售。

“那你赚什么钱呢?”和她一起在南宝镇工地上散步的叶雨茗不解。

“农资会给我带来客户,农资上合作社不打算赚钱,就是为了‘带生意’。”

来买农资的农民多了,顺手也会买些其他的商品,利润就从这方面来了。正如大型超市里亏本卖鸡蛋一样,求得是人气。

“您还真会做买卖——”

“哪里,还得你们各位领导帮衬啊。”李梅笑得象朵花一样,“等您这次出差结束了,我请天地会的人吃饭,犒劳一下!你们有几位小同志下乡搞技术指导够辛苦的,不容易不容易。”

开设这个杂货店的是为了回笼流通券,让当地人觉得流通券有用而且好用。所以合作社是不收铜钱或者银子的。

计委还要求合作社在当地负责收购土产的工作,包括土布、木棉、红白藤、鸡鸭、牲畜等等各种土产都可以收购。计委其实并不缺少这些东西,搞土产收购最主要的目的还是为了扩大流通券的使用。还有一个目的就是扩大和黎区的贸易——南宝镇就在黎区边缘。有了南宝镇这样一个据点,穿越集团和黎区的联系大大加强了。为此,慕敏特意把方敬涵派到了这里,担任本地的黎族事务办事员。

李梅还别出心裁的在合作社里搞“家政中介服务”——她在当地找了不少想赚零用钱的妇女,专门为单身矿工打扫卫生,洗衣服。这个服务很快就在久旷的矿工和怀春的大姑娘间闹出了绯闻——这事情还容易处理:由矿务处代出彩礼,帮矿工把女孩子娶回了家了事,倒也成了一段佳话。至于彩礼钱则分期从工资中扣除。

但是随后又闹出了几起矿工和当地已婚妇女的风流韵事才让当地的村民怒不可遏——谁也不喜欢头戴绿帽子。

一开始敢怒不敢言。后来村里的长辈看到这样下去实在有些“风气败坏”,联合到矿务处告状才算遏制了这股势头——叶雨茗规定从此代洗衣服只许由妇女合作社进行衣物中转,工钱由合作社代发,双方不准碰面。至于打扫卫生也必须等矿工上工之后才能进行。

合作社的隔壁是一间德隆粮行的办事处。这是考虑到本地将会有大量的流通券流通,为了保证信用,以确保流通券持有人随时能按照德隆的承诺兑换成粮食而开办的。德隆向当地拨运了二千公斤的糙米作为兑付准备金。储存大量粮食并不会造成积压或者浪费——本来矿工就是要吃饭的。

德隆的另一个任务是在当地承担征收“合理负担”,这样南宝地区的各村就只需把公粮运到南宝镇上就可以完成纳粮的,免去了长途奔波到百仞城的旅途劳顿。属于一种便民措施。

东门吹雨在这里办了一家矿工服务社,主要向矿工供应一日三餐——矿工们多半没老婆,回家也没人做饭。二楼就是服务社的食堂,除了卖各种简单的饭菜,这里也卖酒和香烟。香烟已经列入计委专卖的名录,目前只在 100%的“国有企业”里销售,所以李梅的合作社里是没得卖的。

矿工服务社实际上也是矿山的后勤总管家,矿山的一切后勤需求都由服务社包办,甚至还包括管理妓女:矿工大多是单身汉,体能又好,性得欲求比较旺盛。如果不给其宣泄的出口,势必会在周围村子里偷鸡摸狗,闹出很多纠纷来。东门吹雨干脆就在当地实行和东门市一样的“黄票”制度——他甚至无需动员东门市的妓女到南宝来——因为听说临高的皮肉买卖好做,只要领了黄票就能太太平平的做生意,还不用被人盘剥,东门市已经来了不少外地的妓女,有的甚至是从大陆上来得。如果都在东门市做生意实在有碍观瞻,干脆分流一部分到南宝来。

因为规定申领黄票的妓女都必须经过体检,有性病的要医治,结果就是百仞总医院不得不在偏僻的地方专设一个性病的治疗所。把卫生部众人闹得叫苦连天——没有合格的抗生素,治疗性病是很困难的。制药厂现在已经制造出了一些抗生素的样品药在临床试用,但是它们的疗效还是颇为可疑的。为此让广州站的人在广州周边绑架了好些花柳科的郎中来。搞中西医结合治疗。

“有妓女虽然可以缓解这个问题,但是不能解决问题。长远的说甚至是有害的。”邬德对叶雨茗指示道,“不用说会有性病的传染——卫生部的定期检查和治疗不是万能的。”

“所以还是要尽快给他们找老婆,对吧?”

“没错。一个是鼓励妓女从良。二是和附近的村子搞搞联谊嘛。多弄点好吃好喝招待,搞个集市,顺便放几场电影什么的,等到两情相悦,生米煮成熟饭不就行了。”

“矿工们会愿意娶妓女做老婆吗?”

“当年改造妓女的时候,很多妓女嫁给了工人。这做法应该是可行的。”邬德说,“当然也可以给点物质上的鼓励,比如送些绸缎布匹之类的东西。”

“这个时空不是很讲究贞节之类——”叶雨茗依然觉得这事不靠谱。

“所谓讲究贞节得看是什么社会阶层。”邬德说,“本时空的矿工是赤贫阶层,而且随时随地都有生命危险——能够安定下来娶个老婆,有女人照顾生活就很满意了,哪里还能顾及得里这许多!就算他想,三媒六聘、彩礼、酒席,他们也负担不起啊。”

“穷人就没权娶处女啊!”

“呵呵,小叶,说句不大恰当的比喻:在另一个时空里你要是坐拥千万家当,找女朋友的时候当然也可以好好的挑挑,看看相貌,品品身材,还要讲究下对方的学历,大专的不要,起码得本科,硕士更佳。如果只是个普通的小职员就没这么多的讲究了——不是吗?”

“听着真窝心——”叶雨茗嘀咕着,“搞联谊活动,附近村子里的小伙子会有意见吧。矿工把大姑娘都给泡走了。”

“哪有你说的这么轻松。这种例子暂时还不会有很多——现在在临高,工人阶级还没有成为一个令人羡慕的阶级。至少对女孩子的父母来说,当矿工的岳父母没什么吸引力。”

由卫生部和润世堂合搞的农村诊疗所也来到了这栋楼里,占去了楼下的两个铺面和楼上的三间屋子。在传统式的吹吹打打,鞭炮齐鸣声中,润世堂南宝分号兼任诊疗所开张了。刘三派来了二名药店伙计在这里坐镇,配些常见病的中药饮片和中成药。每周还会有一次卫生部的医疗人员来巡诊。虽然这个诊疗所即简单又原始,却是让南宝地区第一次有了卫生服务机构。

矿工的娱乐生活也想到了:矿工服务社搞了一个橄榄球场,这种对器材要求最低的运动现在成了穿越集团到处推广的体育项目。橄榄球场平时打球,巡回电影放映队来的时候就这里放电影,席亚洲很热衷这个计划。当然他也没忘记南宝是个需要保卫的重点设施,专门针对矿工们进行了军训,给他们配发了由机械厂制造的标准化长矛和佩刀,加上藤制安全帽之后,这支矿工民兵不但足以自保,必要的时候还可以镇压暴乱。

最后,何影也来到了这里,神秘的察看了某块地基,然后就圈占了起来——这是未来的教堂。

南宝矿区的顺利开采,使得穿越集团的矿物供应得到了缓解。从南宝用牛拉四轮载重车源源不断的运出来的既有褐煤、泥炭,也有石膏、高岭土和褐铁矿。即使是暂时无法利用的煤矸石和各种杂石,也能用在建筑和修路上。

开采到了高岭土,就意味着能够自制瓷器了。过去穿越集团在工业和日用上需要的一些特殊造型的瓷器一直是由福建沿海的外销瓷器窑口烧制的,虽然大体能够满足需求,但是运输很麻烦。

黄天宇跟随刘三去佛山的一大收获就是招募来了许多陶瓷工匠。不少工匠虽然年老力衰,但是制瓷烧瓷的经验非常丰富,有了这么一批人,萧白朗的陶瓷窑的生产效率突飞猛进,原本很多难以制作的异形件、超大件都能够烧制了。但是这些还是挂釉的瓦器而已。没有高岭土的话,就无法制做瓷器的釉面料。

从南宝开采来的高岭土经过粉碎清洗被运到了陶瓷厂。萧白朗把抽水马桶的图样交给了手下的几个老窑工。

几个人看了半晌没说话,许久才由年龄最大的窑工,名叫李金泉的说话了:

“首长,这个东西我们没做过,大件我等也作得来,只是里面还有些孔窍,怕是一次做不成。”

“要多久才能做出来?”

几个窑工把脑袋凑在一起商议了一会,说得二三周的时间。

“行,你们先做起来吧。”萧白朗对做抽水马桶的事情不感兴趣,自己也懒得过问。干脆就推给土着工人去作了。反正烧大型瓷器的经验,穿越众肯定没有本时空的土着窑工来得丰富。

倒是莫笑安对这东西充满了兴趣,几乎每天都来看进度,还不时的出出主意。但是他就是一纯粹的外行,除了给窑工鼓劲之外派不上用场了。

但是折腾了几天烧出来的东西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显然萧白朗认为抽水马桶就是复杂一些的大型瓷器的概念是不准确的。最后还是求教于大图书馆,找资料。

一查之下才知道原来这卫生洁具的工艺还是相当复杂的,特别是表面挂釉,其中的技术含量极高。穿越者当然不需要这么高档的表面釉料,能够保持清洁,便于洗刷就可以了。

以最简单的卫生洁具的制造过程来说。多数卫生洁具都是采用注射成型的工艺,对穿越集团来说最有技术难度的是专用模具的置备。卫生洁具的成型好坏,主要就是看模具的制造水平了。

萧白朗跑了几次机械厂,在厂里制造了专用的卫生洁具的模具。模型运回陶瓷厂之后,将石膏制成浆料后倒入固定的模具中,利用其胶凝性使其慢慢的在模具中凝固成型。蒸发掉部分水分后就做成了产品的石膏模型。

坯料制成泥浆,然后注入石膏模型中,利用石膏模型的吸水性使得贴近模壁的泥浆中的水分被吸收而形成一定的泥层,然后再把将余浆从模型内倒出,贴在模壁上的泥层因脱水收缩而与模型分开从而形成青坯,这就成了半成品。

青坯在一定的条件下缓慢的脱水干燥,在现代工厂里有温控的干燥设备。在临高就只能用自然干燥的方法,在专门的遮阳篷里让空气和风来带走水分。

青坯干燥之后就是关键的施釉的工艺了。工厂里一般采用的喷洒釉料浆的方式。此地没这个条件,萧白朗就采用了浸提式。把青坯装在特制的架子上,在釉料浆里反复的浸泡挂浆,直到表面牢固的挂住了一层釉料。不仅是洁具的外表,在内部也挂上了釉。内部挂釉不是为了好看,而是便于排污,防止污物附着凝结。

挂釉之后就是入窑烧制了。很快就烧制出来了第一个成品,不过因为温度控制的问题,模样有些变形。经过几次改进之后,终于烧制出了还算令人能够接受的产品。李金泉知道他们花了很大的力气烧制的东西居然是只马桶的时候很是不解——他实在搞不清楚为什么一个马桶要这么复杂,还要用白瓷去做。莫笑安来看成品的时候他鼓足了勇气提了出来。

“因为能够赚钱,而且清洁卫生。”

李金泉知道清洁卫生的意思,但是对能赚钱这个概念却闹不清——一个马桶,做得再好能卖到多少钱去?

“广州那边,最豪华的马桶是啥样的?”

这问题让窑工们面面相觑,他们生活穷苦,多半是直接到街上或者野地里解决,家里有只夜壶就算不错了。

李金泉年龄最大,见识多些。他回忆起自己大概在十来年前在某个来窑场看瓷器的海商轿子里见到过一个,是红漆镏金的,白铜的桶箍擦得发亮。

“这就是了,但凡有钱人追求生活享用总是无穷无尽的,既然能造红漆镏金的马桶,我们也能用白瓷造——在澳洲,好的瓷马桶可是值大价钱的!”说到这里的时候他回忆起了自己某国外着名的品牌的卫生洁具专卖店里的无力感,一个马桶卖二万——当时他一年工资也才二万。

“小的们明白了。只是——”有个年轻些的窑工提出了问题,既然是马桶,为什么底部不是密封的,而是有奇怪的弯曲的管路呢?这样的话污物岂不是要流出来,如何使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