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不二一家

第三卷「新社会」 | 吹牛者 | 约 5142 字 | 编辑本页

有女孩子崇拜自然不错,但是活还是要干得。经过一整天的折腾在符不二的地头上已经堆积了大量各式各样的堆肥原料。

万里辉搞堆肥发酵已经有了充分的经验,他指挥大家把清扫来的乱七八糟的垃圾捣碎,和捞起来的河泥、水草,割来的青草混在一起,又掺和上从符不二家茅房里取来的十多桶粪尿,全部混合在一起,堆成堆,外面再用泥土封闭成堆。平时只要加以翻动保持有足够的水分,六七个月之后堆肥就能用了——正赶上第二年的春耕的时候施底肥。

“堆肥里要保持充分的水分,否则不容易腐熟。”万里辉把技术要领一一说给符喜听:堆肥开始的时候要堆得松,等到堆肥的温度上来之后要堆得紧。还要时刻检测堆肥里的含水量,他教她一种简单的办法用一根干燥的木棍捅进堆肥深处,稍停一会取出来的时候棍子是湿润的就说明水分是正好的,否则就要洒水保湿。

“……但是水也不能太多了,要是看到堆肥下面有深色的臭水流出来,就说明水太多了。”

现在的临高是雨季,几乎每二三天就会下雨,万里辉要他们取来竹竿和稻草,给堆肥架设遮雨棚。

符不二家的一系列举动成了村人长时间的饭后话资。而符不二也对他的做法将信将疑,但是不敢公然置疑,只是每天带着长工和儿子去准备插秧的水田里泡田、翻土、施底肥、修缮沟渠。同时等待天地会把秧苗送来。

秧苗的用量订单已经根据万里辉上报的播种面积拨了下来,这天从临高来了支独轮车运输队,用的是车辆厂的新型独轮泛用型农用手推车“紫电”。紫电式独轮手推车是李赤骑和江牧之两个根据临高的道路条件,参照多种现代独轮手推车款式,再结合本身的工业能力制造出来的。在田埂土路上的通过性强,承载力大。

车子上是一箱一箱的稻秧。符不二听说稻秧来了赶紧放下手头的活计去看。他马上就被装载浅盘木盒里的稻秧吸引住了——这就说传说中一亩能收五六百斤的稻子吗?

不过,数量未免太少了些!他估算了下,这些秧苗连 100 亩地都种不上,最多也只能种个六七十亩。这未免太欺人太甚了!他符不二想水田全种上天地会不肯;答应只种一半,这稻秧却明显给得不足量!

万里辉被跑到他面前激动的大喊大叫的符不二吓了一跳,因为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只好面带微笑的等符喜来翻译才知道他的意见。

“秧苗不够?”万里辉想这不大可能,赶紧跑过去看了看装秧苗托盘的箱子,这些秧苗都是大穗型非紧凑型的品种,而且秧苗健壮,根系发达——他明白了。

“是这样啊,”万里辉笑道,“你和你老爷说,稻秧多不等于高产——看着吧。”

运输队的领队江牧之送来了叶雨茗的一封信,信里果然是要他在符不二这里搞水稻稀植技术的推广。

“啥?种得少反而能收得多?天下哪有这个道理。”

看着符不二将信将疑的神情,万里辉知道在没有看到最终结果之前,他是不会相信什么“稀植”之类的水稻种植技术的。

水稻稀植顾名思义:就是在水稻插秧的时候,适当减少每亩的秧苗株数。目的是改善田间生态环境,充分发挥水稻分蘖能力较强的优势,协调个体与群体生长矛盾,增强植株抗逆能力,增加产量;同时降低水稻生产成本。

采用稀植之后,可以大大减少每亩的秧苗需求量,节约育苗的工时、种子、肥料和育苗设施,降低生产成本。在插秧的时候,由于每亩地的秧苗少了,对人工的需求也大为减少——在明代海南这样的缺少劳动力的地方尤其适合。每亩农田用工减少,能够使得争取到更多的农时,充分利用临高的水热资源。

另外,稀播能使得水稻在生长中长成较为理想的株体形态,形成大穗。抽穗后绿叶面积大,受光姿态好,增加粒重。促成穗、粒、重兼顾的丰产结构,一般情况下增产可达 5-10%。

水稻稀植是一种极有技术含量的农业技术,对田间管理的要求水平很高。所以这次并不是所有的客户都采用稀植法,叶雨茗等人商量下来,最后只选中了符不二家作为试点。毕竟农技员里对让水稻种植最有经验的万里辉在这里进行指导。

为了确保稀植成功,叶雨茗在信里要他在符不二家多待一段时间,要确保他们掌握水稻稀植树技术。

“稀植是挺好,不过——”万里辉疑惑地看着江牧之,不知道他是不是能够准确的把自己的意思传回到天地会去,“这可需要大量的肥料啊——靠农家肥不够。”

稀植并不是万有灵药,也不是简单的减少插秧的株数和加大间隔就完事了。一般来说是‘肥田靠发,瘦田靠插’。也就是对于土质比较瘠薄、肥力很差的地块,应适当增加插秧密度以增加每亩有效穗数。而以土质很肥沃或施肥较多的田块,应适当稀植。符不二家的水稻田肥力普遍较差。地力勉强还过得去水田的只占到一半,搞稀植肥料不够反而比密植差。

“这个你不用担心了,”江牧之说,“邬委员从南宝已经征发了十几吨的褐煤到了百仞城。从东沙岛又运回了二船鸟粪石。应该是够了吧?”

江牧之还告诉他一个好消息,在县城外的一个地块上,勘探队发现了泥炭田。泥炭作为燃料和肥料都很适用。而且胜在离开百仞城很近。现在外商部正在着手和地主谈判,准备把地买下来开采。

“……百仞到南宝的公路还有一周就彻底打通了,我们车辆厂在日夜赶工运煤的牛车,公路一通,褐煤还不是滚滚而来,别说你这里一二百亩的地,全县估计都够用了。”江牧之说得兴致勃勃。

“这么说肥料厂指日可待——”

“没错,实际上已经是开工了吧。听叶雨茗说最近正在搞土建。估计快了。”

“这可太好了。”万里辉想,早知道这样我还费那么大力气搞什么堆肥啊!

“对了,叶雨茗托我给你捎个话:最近本地有零星土匪分子流窜的迹象。巡逻队正在加强逻查的力度,要你注意人身安全——”

“靠!”万里辉发出一声咒骂,“老子在这里孤身一人,连轮班放哨的人都没有,怎么注意安全?”

“你带枪了吗?”

“有啊,出差人员标配。”万里辉亮出一支史密斯.韦森的 9mm 左轮枪,“不过只有六发子弹。”

“这里有一盒。”江牧之从包里掏出一个纸盒子,是 24 发的包装,“还有这个——”他又拿出一捆纸卷起来的长长的棒状物。下面有个尖尖的竹签。

“信号火箭。”

这种火箭是以林深河为首的第二兵器设计小组搞无控火箭弹的时候的副产品,纸筒卷成的信号火箭采用点火发射,射高可达 200 米。没有降落伞设计,就是靠白天拉黑烟,晚上起火光来报警,所以信号延续的时间不长。不过距美洋村几公里之外就是巡逻队的固定巡逻路线,一旦发现求救信号就会及时赶来。用处不大,聊胜于无而已。

“等我把它插在地上再点火,估计脑袋都被砍下来了吧。还是打我的小灵通好了。”这里已经出了小灵通覆盖区域边缘了,受惠于本时空干净的无线电环境和没有高层建筑,小灵通的通话距离比现代时空要远一些。万里辉的手机有时能接通有时不能接通。

他嘀咕着拿了过来,一看足足有六支。

“最近是雨季容易受潮。多给你几支。”这话反而让万里辉的感觉更糟糕了。

看着运输队在田埂上渐行渐远,天空中又开始下起雨来。村外的田野空荡荡的,没有几个人影,远处是灰蒙蒙的天空和群山……万里辉从来没有感觉自己是如此的孤独,这天地间似乎就只剩下了他一个人而已——那些小说里孤身穿越到异时空的人真得能够忍受这样的孤独吗?他好歹还有能能明白他说的话是什么意思的五百个伙伴。

在经过一番争执之后,符不二绝望的按照万里辉的指示采取了稀植插秧。

水田里稀稀拉拉的秧苗立刻成了全村的笑柄。几个好心的族人和亲戚都来劝说:种田的事情,千百年来就这么传下来的,他澳洲人凭什么随便改?就说他在百仞那边种得好,也不说明这里也能种好,别光听人家蛊惑,白白的丢了一年的收成!还有人暗示澳洲人种地高产是有“妖术”。

几天下来,符不二的眼睛都陷进去了,为了避免再次被老婆罗唣,他干脆一回家就打老婆,省下了吵架的力气。符喜每次来给万里辉送饭的时候都笑吟吟,看来这很称她的愿。

“你们老爷为什么总打老婆啊?”万里辉对最近每天都在闹的家务事感到迷惑。

“还不是因为你的事情。”符喜小声说。

“我?我吃饭可都是给钱的。”

“哈哈,哪里是为了吃饭的事情。”符喜笑了起来,“为了种地的事情……”

说着便把村里最近的风言风语都说给他听,万里辉这才意识到事情的严肃性。他读杂书虽然不算多,但是也知道文明未必战胜愚昧,改革总会有保守力量的反对,如果不采取措施争取符家人对自己的支持,恐怕会出现“人走政息”的局面。天地会的农业推广可就白费了。

为了给符家人打气,万里辉吃完晚饭之后,符家人一样,坐在院子里扇扇扇子喝几口枯草茶说说话。顺便要练练自己的临高话——不能指望跑到哪里都能有懂普通话的土著帮忙。

一开始大家挺拘谨的,不太敢说话,几天下来觉得这万首长人挺和气,又有许多奇闻轶事可以听。问他什么,他都尽量解释给他们听。渐渐地就都愿意多说话了——除了符不二的老婆。她还是拒绝和万里辉照面交流。

没两三天,万里辉就把符不二家的底细都摸了个清楚:

总得来来,符不二这种小地主还算是很用心经营的,这种从农民慢慢发家上来的小地主们大多能干勤俭,而且有一定的头脑和农业种植技术。

比如他就比本地的一般农户更注意收集肥料。万里辉不止一次看到当地农民因为嫌臭把粪便丢到河里、弃之野外的,这种事情对农家出身的万里辉来说简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所以符不二的收成要比一般的农户好一些,他种的水稻,亩产大概在三百斤上下。

如果单靠水稻的话,这一大家子是养活不起的,更不用说排上村里的二号有钱人了——要知道头号富人符有三家里可是有田将近八百亩的。牛也比他多几头。符不二能混到今天靠得是一代一代人的苦心经营。

符家虽然没什么钱,却养了四个家养小子,三男一女。他不用长工短工,专用这样的毛孩子。家养小子是一次性投资,买回来之后只要给饭吃就行了。虽然好些年都干不了重活,但是能干副业,年龄大的在田里帮忙,年龄小的养鸭子、喂猪,女孩子帮着他老婆给全家做饭。相对来说也比较省粮食——更要紧的是长工来说更听话。

他的主要副业是养鸭子——本地是消费不了这许多鸭子的,他专程到府城去找到了一家鸡鸭行,说定每三个月来他这里收购一次鸭子。养鸭子不费饲料,也不需要很多劳动力,还能得鸭蛋。卖鸭子的利润并不丰厚——琼山县的商人欺负起这样的“乡下人”也是毫不留情的,但是比起当地的农民来,他就有了相对灵活的“现金”掌握在手里,偶然还给本村的人放放债,利息不高,但是要用土地、农具、耕牛做抵押,这样差不多就是稳赚不赔的。要是对方倒了账,能吞并他的土地就更好了。符不二从来不把地佃给人家种,在他看来,自己种能收三百多斤,别人种收二百来斤,就算东六佃四他也不合算。

除此之外就是节约了。万里辉以前只在小说里看到农村吝啬鬼财主的故事,没想到自己就到了这么个财主身边。符家只有在农忙双抢的时候才供应三顿饭,平时只有二顿不说,还是一干一稀。早晨吃干饭,这样有力气下地干活,晚上吃稀饭——反正就要睡觉了,睡着了就不饿了。

吃饭是完全一视同仁,不管是老爷自己还是家养小子、长工,都在一个桌子上吃饭。大锅饭,大锅菜。米饭或者粥里照例有南瓜或者红薯掺和着。肉、蛋、鱼之类的东西是没有的——那都是要卖钱的。偶然有卖不掉的鸭蛋就用盐泥腌起来吃咸蛋——当然要咸得简直没法入口才会吃,为得能更好的下饭。只有农忙的时候,才会有肉或者鱼吃,再加一顿红薯干饭。

万里辉的是单独起伙食,由符喜给他做,他按协议上的价格付钱。天地会给他每天的伙食费是 5 元。在符家和美洋村所有的人看来,万里辉吃得简直比皇帝都好:顿顿是不惨任何杂粮的干饭,有鱼或者鸡鸭肉,一点蔬菜。符喜还经常用鸭蛋给他做菜吃。这种待遇,让村里几个老人看了都说澳洲人这样穷奢极侈,早晚要败落下来,子弟有羡慕的,还被深刻教育:若不是他们败家,怎么会千里迢迢跑到这个穷乡僻壤来?

但是万里辉却不觉得自己的待遇有多好。第一吃饭他就不大习惯。在农场吃得是胚芽米——糙米去掉糠,保留胚芽的中级加工品,比商品白米要粗一些——本来就觉得不是很适应,到这里干脆吃糙米就更不适应了。每顿一盆干饭总要剩下不少。每次收完碗盘的时候,万里辉就会看到符不二家的娘子眼都不眨地注视着符喜把残羹剩饭送到厨房里才完事。

“这刻薄的老太婆!”万里辉骂道。符不二的娘子迄今都没有好脸色给他看——比起对时局发展比较敏感的男人来说,女人在这方面大约一贯比较迟钝。

“哼,她呀,恨不得大家顿顿吃糠咽菜,把米都留下呢。”符喜小声说,“她说你是个骗子,骗得老爷没了主意,尽糟蹋田地庄稼,生生要把她这一家子给毁了好收符家的地。还说你是男狐狸精,把全家人都迷得五迷三道的。”说着嘻嘻地笑了。

“男狐狸精?”万里辉郁闷的想老子也不是那种可以贡献菊花的粉妆玉琢小正太啊,怎么给赏了这么个称号?

“是呀,她昨晚还和一金姐姐还吵架了,把一金姐姐给打哭了。”符喜故作神秘道,“知道为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