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的船

第三卷「新社会」 | 吹牛者 | 约 3128 字 | 编辑本页

岛屿的东南部有些椰子树的分布,最近从榆林运回来的椰子已经让穿越众感到腻味了,所以对这可怜的资源不感兴趣。岛上荒烟漫草,以灌木为主,雪白的沙滩看起来有点热带小岛的感觉,只是上面堆满了各种被海水冲上的藻类。有的还颇有经济价值。不过这里离临高还是远了点,利用起来不方便。

白国士带着几个人边走边搜索鸟粪石,很快就在泻湖边发现厚厚的鸟粪石的累积。这里在在春秋两季,湖旁有会大量的候鸟停留。这些长年累月的由过路的候鸟鸟粪累积作用生成的鸟粪石,在东沙岛上有六十万吨之多。

此时是夏季,泻湖畔只有海鸥之之类的海鸟居停,空气散发着一股鱼腥的气味。这时候,天开始下雨了,白国士把冲锋衣的帽子戴上了——此时正是东沙群岛的雨季。

“就是这里,”白国士用锤子敲打下一块来,确认了下,“这种石头,敲下来。”

船上的水手、海兵,还有为这次采矿行动特别配置的劳工们纷纷冒雨登上东沙岛,用手工开凿的方式开采起鸟粪石来。

鸟粪石的硬度不大,开采起来不费事。采下来的矿石被装在藤筐里运上镇海。在泻湖畔歇息的鸟群受了这番惊扰,顿时在岛屿的上空上下翻飞,咕咕乱叫了。

白国士和随船来勘探的高晓松在岛屿上进行了一番考察。高晓松对东沙岛有很大的兴趣,不过他的出发点和白国士不同,他更看重东沙岛的战略位置。

东沙群岛地处东亚至印度洋和亚、非、澳洲国际航线要冲,广州、香港至马尼拉或台湾高雄的航线由附近海域通过,具有重大航运意义。在 20 世纪,这里设置过气象站,建立过灯塔。海上力量部早就把这个岛屿视作前往台湾的中间环节之一,对它有浓厚的兴趣。陈海阳这次特意指派高晓松对这里进行考察。

两个人在雨中一路逡巡,沿路发现了渔民留下的窝棚、晒架,现在是夏季,渔民们都撤回大陆去了,整个岛上空无一人。

“有水井!”高晓松叫了出来。

不远处,果然有水井的石栏圈。

“没用的。”白国士摇头,“这种珊瑚岛上存不住淡水的。沙层里有淡水,但是很容易被海水渗透。井里的水应该比海水淡,勉强喝大概也能维生。”

“太可惜了。”高晓松觉得遗憾,“我早听说东沙岛上有水井……”

“好像除了永兴岛之外,南海诸岛上没有哪个有淡水资源可用。”白国士说,“要常驻的话要么安装制淡设备,要么就搞集雨系统——这里雨季时间不短,雨水储备起来的量还是很大的。”

“淡水这么匮乏的话,不经过一番建设根本不可能派人常驻。”高晓松评估了下东沙岛的状况,“岛屿面积够大,可是船只缺少停泊的港湾。人员进出都不方便。最多作为前往台湾的临时休息站。”

“快看!”白国士忽然叫了起来,猛拽了一下高晓松的胳膊。

“什么事?”高晓松被吓了一跳,一惊一乍的做什么,这东沙岛上没什么危险的东西么。

“这是什么?!”白国士的手指直指岛东南面的海域。

乍一看什么也没有的海面上,有一个奇特的三角形的铁架子。露出水面还不到一米。现在是落潮才露出水面,海面上的波涛起伏,不仔细看还真不大容易发现。

高晓松定睛一看,觉得非常的熟悉。

“很象小型船只的桅杆……”高晓松迟疑了一下,他是海警出身,这玩意再熟悉不过,是典型的远洋渔船上的三脚架式桅杆。

两个人顿时毛骨悚然。这个时空的哪来这样的桅杆?高晓松已经把手枪拔了出来。

“别慌。”他沉声说,“岛上没人,这种地方也藏不了人的。我们过去看个究竟。”

“好,好——”

高晓松先用对讲机呼叫林传清,告诉他岛上可能有情况,要他注意观察周围环境。

“什么情况?”林传清吃了一惊。

“现在还不清楚。我和白国士过去调查一下再说。”

“好,你们要小心。”

“有情况我会开枪报警的。”高晓松看了下周围的环境,“我们要去的地点在岛东南端。”

“明白。”

两个人小心翼翼地走到距离铁架子最近的海角上,这里珊瑚礁卵石嶙峋,向海水里延伸下去。铁架子就在离开海角大约七八十米的环礁内。这会就更清楚了,除了锈迹斑斑,上面还缺少了些构件之外,这就是一个船只的三脚架桅杆。

高晓松努力的往水下看,似乎在礁盘上有一艘船模模糊糊的影子——因为下雨,风浪很大,海水的透明度不高,看不仔细。

“海面下象是有条船。”高晓松下了结论。

“这……这……这是怎么一回事……”白国士的牙都在打战了。显而易见,1629 年不管是大明还是欧洲人,都没有装这种桅杆的船只。

“你们这次行动的时候没有损失或者失踪的船只吗?”高晓松是跟踪形迹可疑的老婆,最后被骗到丰城轮上的,所以迄今对整个行动所知甚少。

“没有。”白国士很肯定说,“穿越虫洞的时候,没有损失一艘船。现在一艘不少都停在博铺港里。”

“那可就奇怪了——”高晓松自然明白其中的严重性。如果这的确是艘 20 世纪的现代化渔船,那么除了他们之外,还有不属于这个时空的人到来了。

雨越下越大,还伴随着强烈的东风。波涛涌动着,拍打着海角。两个人呆立着,有些不知所措。

“是不是马上向执委会汇报。”

“不忙。”高晓松定了定神,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我们先找个地方避避雨,顺便和林船长说一下,大家商量商量怎么办。要汇报不能就说有个三脚架桅杆。”

“好,就听你的。”白国士大声说着,两个人从海角返了回来。岛上无遮无掩的,完全没有地方避雨,只好一路小跑到渔民的棚架下躲躲,棚架其实也是千疮百孔,聊胜于无而已。因为大雨干扰,对讲机也叫不通,两个人只好裹紧冲锋衣,坐等雨停。

白国士看着棚架外面排山倒海一样的豪雨和海面上涌动的波浪,心里产生了恐惧感

“高教导员。”高晓松过去是海警的教导员,大家就都这么尊称他了,“你说这船上的人会不会还在不在岛上?”

“东沙岛这个地方虽然不算太小,但是也没什么能藏人的地方。”高晓松说,“我们刚才沿路走过来也没见到新鲜的人类活动迹象,应该是不在了。”他接着宽慰白国士,“说不定根本就不是船。”

“最好这样。”白国士嘀咕了一声,心里惴惴不安的厉害。他宁可面对一群本时空的海盗,也不想遇到一个不在册的穿越者。如果这个人现在出现在白国士面前,他会毫不犹豫的一枪打他个脑袋开花,外加补上七八抢——不管这个人是男人、女人还是孩子,无论他是中国人还是外国人。

“别太担心了,就算是船也可能也就是一艘空船,无意间被卷入虫洞的。”高晓松看他的紧张过度,有些神经质了,赶紧安慰他。

“我们穿越的地点在琼州海峡,这里可是东沙岛啊。”

“这个,”高晓松把积在衣襟上的雨水倒掉,“或许是什么时空扰动吧……”

雨停了之后,林传清被喊到了岛上,听高晓松介绍完情况,又被带到海角上去看那个奇怪的铁架。

林传清的脸都白了:“这种桅杆我熟悉……美国西海岸的远洋渔轮常用这种形制的桅杆。”

“这么说可能还是美国船?”

“很有可能。”林传清当过美国渔民,他的话自然可信度很高,“要能过去看看就好了。水不深吧?”

“大概有 8 米。”高晓松说。

“直接潜水下去看看就好。”林传清虽然这么说,还是面露难色。8 米深,对他和高晓松来说都不算什么,没潜水设备一个猛子扎下去就行。问题是这里到处是优哉游哉的鲨鱼,和鲨鱼共泳这个勇气他可没有。

“计委仓库好像有潜水设备,还有防鲨服、驱鲨剂什么的,不过镇海号上没有。”

三个人商量了下,决定先对整个东沙岛进行一次地毯式的搜索,如果船上的人真还滞留在岛上,就把他们找出来。

“岛上应该没有人,”高晓松说,“不过以防万一。”

不管是不是能找到人。这个情况必需对外封锁消息,除了他们之外,镇海号的上的其他人一律不告知。等采完鸟粪石后回去直接向执委会汇报

当下命令挖鸟粪的行动暂停,全船进入一级戒备,镇海号的上各个角落都布上了岗哨,然后开始对全岛进行地毯式的搜索。

“如果发现人就尽量抓活得。”高晓松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