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独开发计划

第三卷「新社会」 | 吹牛者 | 约 3097 字 | 编辑本页

检讨会在回来的路上开了一路——不上报不等于内部也算了。在进一步要求加强内部管理的同时,时袅仁决定把下来要抽空把各种管理章程制订起来,免得这类药品随意使用造成恶劣后果。

刘三在办公室里等了半天,才看到他们一群人回来。刘三听了时袅仁说起这次医疗事故的事情,也只好宽慰一番,说现阶段是草创阶段,这种事情难免的,要是如实申报说不定还会引起风波。接着他汇报了关于润世堂和诊疗所的事情。这个方案花钱不多,而且能利用民间的力量,只是时袅仁也为这个医务人员的配备问题伤脑筋。

“你说就副模样,我能把这几个蒙古大夫都配备出去吗?”时袅仁吞云吐雾,“这几个人啊,还真不如我们培养的土著呢。起码人还懂人命重大,自己不懂不知道的事情都来先问问。这几位倒好,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放出去当诊疗所的医生,还不一个个都成杀手。”

“这么多的卫生人员怎么配置呢?”计划中的九个诊疗所,一所一个就得九个人。

“搞流动诊疗。”时袅仁说,“现在你说润世堂那里可以配备伙计,那么诊疗所就有了最基本的中医药服务,我打算还是从我们的土著护士里抽调一些成绩好,学习能力强的学生去。作为基本的力量。然后我们组织医生开展巡诊,每天到一个地方——这样大概能勉强保持医疗服务的水平。”

“时部长的想法很全面。”刘三说,“我建议多给各诊疗所配备一些常用平安药,如止血的、止痛的、退烧的之类,免费供应患者取用。可以大规模的扩大我们的影响力。”

“这就看两家药厂的产能了。”时袅仁说,“免费药现阶段还是以中成药为主。”

“产能不成问题。”刘三保证,“等诊疗所大体完工的时候也就能成批出药了。”

“你要抓紧了。”时袅仁说,“执委会又给我们下达了新的任务。要准备一批抗疟疾药物、驱蛇虫类药物和大量常备急救药物——计划要开发田独铁矿了,大概鸿基也要进入开发了。”

“开发田独?”

“对,因为铁老是不够用。”时袅仁参加了执委会的会议,知道具体的情况,“这么说吧,广东的生铁这一年来涨价 100%,这都是我们的功劳。”他又点起了一支烟卷,“没法子的事情,现在煤炭还能将就。”

“田独,”刘三默念这个地名,“执委会是准备大干快上了。”

开发田独的建议从环岛航行回来之后就被不断的提到会议桌上。原本工业上采用的采购广东的生铁回来冶炼的方法,现在变得愈来愈困难,虽然明代的广东炼铁业在这个时空的世界水准上也不能算落后,但是以手工业时代的炼铁规模来供应他们的工业化的需求简直就是杯水车薪。结果不但广东的铁价暴涨,现在连供应都开始显得不足起来了

这使得马千瞩在钢铁配额上的问题深刻领会了二战时期日本人的痛苦,每个部门对钢铁都表现出了极大的贪婪。不管是机器制造、建筑还是交通建设,无一不需要海量的钢铁供应。

到底是先铺设百仞-博铺的轨道重要,还是先把在建中的千吨铁壳船完工?到是锅炉增加动力供应要紧,还是批量制造简易机床扩大机械制造能力重要?军队的武器供应需要优质的钢材和铸铁,但是现代化的农具一样需要。

林林总总,每个申请都包含着正确性和必需性。不管计委怎么挣扎,依然到处是迟滞和瓶颈的问题。许多项目被卡在了材料供应上了——尤其的是钢铁供应。

经过讨论,执委会认为必需在钢铁供应这一环上突破瓶颈。集中手头所有的资源,一次性的解决这个问题。

经过测算,计委又发现了一个相当为难的问题。如果要开发田独铁矿,为了满足炼生铁的需求,就要扩大煤炭进口。本时空的广东煤矿开采特点是规模小,数目多,分散广。煤质好坏不一。组织供应很吃力,势必要开发鸿基煤矿。同时开两个分基地,在人力物力军力上都力有未逮。

“特别是开发鸿基。”贝凯在听证会上指出,“当地的越南人并非十分的合作。现在我们小规模的雇人开挖购买行动还算顺利,如果要自己设立基地开采,恐怕地方势力和黎朝的官吏不会听之任之。冲突的可能性很大。”

要赢得当地的庄园主的配合和支持,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何况他愿意不愿意合作还是个问题。势必要用重兵保护。

即使没有安全问题,开采矿山,需要大量的机械、炸药,要建造房屋,要铺设道路,要制造采矿设备,要给采矿工人提供后勤供给……

这是一个巨大的系统工程,牵涉到穿越集团工业的方方面面,而且鸿基不比在临高,专业人员和设备都是近在咫尺,随时可以组织力量解决问题。一二千人带着数百吨的物资登陆到陌生的海岸线上,光组织协调就是巨大的工作量。

刘三接过一张药单,草草地看了看:“制药上这可是压力沉重啊。”这话可不是故作姿态,大陆上的订货,诊疗所需要的存货,还要额外预备这么多的药品。别得不说,中药材原料的缺口很大。

“别沉重了,事情多得很。”时袅仁说,“还有件事:执委会的社会工作队已经开始大规模下乡普查了,执委会要求我们对普查中发现的各种中医药人才做一个全面的甄别,统一集中使用。包括药农、郎中之类的。卫生部就你一个人懂这些,甄别的工作就归你了。”

刘三咋舌:“全县!这工作量太大了吧!全临高要多少村子啊。”

“还好,”时袅仁说,“这里的中医药人才本来就很少,一打听就全知道了。我告诉你,人少得可怜,全县连收生婆在内也不会超过二十个人。大多集中在几个市上,也有个别散居在村落里的,通过工作队的普查都把他们清理出来了——现在正在往东门市集中运送,准备接受甄别。”

“收生婆不要了。”刘三说,“与其给她们重新培训,还不如自己培养助产士。”

时袅仁说:“没错。不过这里的收生婆不少也懂一些妇科的草药知识,也勉强算是一种医生吧。”

“好,得给我配个翻译。”

“可以,让熊卜佑帮你翻译好了。”

“这批人甄别你打算怎么办?进学习班?”

“培训一下,再安排到诊疗所去服务。还有就是外派到田独这些基地去做基本的医疗服务。执委会的意思是至少要配备三到四名卫生员。”

“很急吗?”

“下半年吧,等台风季结束之后。”时袅仁说,“计委这群人正伤脑筋呢,我看马督公有点要发疯了——每天办公室门口都有一堆人堵他。”

“能者多劳嘛。哈哈哈哈。”

经过计委的再三计算,执委会在举行多次联系会议和听证会之后,决定在 1629 年的 10 月首先开始田独的开发——榆林相对安全压力要小一些。不需要投入太多的保护兵力。

在开始田独开发之前,进行为期半年的物资准备工作,逐月储备基地所需要的物资。另外集中资源,首先完工千吨级蒸汽机动力大铁船。以满足随后的开发工程所需要的物资人员运输和矿石回送的需求。

根据测算,田独开发,第一批至少要运送五百青壮年上岸进行基础土建,建设码头、道路和基本的采矿设施,随后还得再运五百人上岸进行采矿作业。根据卫生部的估计,每个月至少要补充一百到二百人来补充死亡人口。这个比例让邬德大吃一惊——每个月最少要损失百分之十的劳动力?

时袅仁解释说:“我们这么测算是有充分依据的。采矿是超重体力劳动——”他止住了要发言的邬德,“我不怀疑邬委员会供应充足热量的伙食给劳工,以及让他们充分的休息。但是要考虑到周边的环境:酷热、潮湿、亚热带的自然环境……外加高强度劳动,我个人觉得每月死亡一百到二百人已经是往少里估计了。”

“我们辛辛苦苦招募来的劳工,就这样去送死?”自然就有人不舍得了人力资源了。

“要我说,开发田独最好是用廉价奴隶。”王洛宾说,“只管往里头填人命。”

“就好像当年日本人干得。”

“没错。”王洛宾点点头,“如果要尽可能的降低死亡率,就得先把基础设施建好,这样起码也得一年才能形成大规模生产能力。”

“要不我们去日本抓奴隶吧!”

“这也太远了吧!而且日本人也是有武装的,这会又是什么战国,你打我我打你的,战斗力不会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