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药厂的窘境

第三卷「新社会」 | 吹牛者 | 约 4167 字 | 编辑本页

只要想想亚热带气候,丛林,水网地形,时袅仁相信这鬼地方能找到这个世界一半以上的病原体。自己那个在米国的导师肯定会对这里情有独钟的,可惜当时没把他骗来。这老米体壮如牛,倒是卫生部的一个好劳动力,起码可以让他来检验便便。

看着眼前一堆便便的样本罐,时袅仁心中的悲愤是别人难以想像的——他堂堂一个大穴叫兽竟然很自然的被打发到这来和大便打交道了。

更糟糕的是,时袅仁发觉感染率开始上升。他从无症状人群中检出有华枝睾吸虫、猪带绦虫等十多种寄生虫卵。细菌携带者可能更多,但是因为细菌检验的复杂性要大的多,很多还无法确诊。总之一句话,没有人意识到现代医学检验的复杂性。

而普通穿越群众对各种寄生虫和传染性疾病的无知和无所谓更让他头疼。乱吃野果的,私下打猎的,还有和当地女人胡搞的……

汇报到执委会,总是嗯嗯啊啊的没什么具体的应对措施,一点都不重视!

也许发生一次传染病大流行会让文总和马督公的脑袋清醒一些吧?时袅仁把培养皿放到显微镜下,仔细地看了起来。

万幸,样本里既没有出现霍乱的弧形杆菌,也没有其他烈性传染病病菌。倒是检出了大量的沙门氏杆菌,综合看起来这个倒霉蛋就是得急性肠炎挂的。理论上说,一般的急性肠炎,只要保证病人不脱水,不电解质紊乱,配合简单的止泻药物就可以康复。

“检疫营里要是有些止泻药,再配合点盐水,这人就不会挂了。”时袅仁觉得有些遗憾,只要有颠茄片和几瓶生理盐水就能缓过劲来。

再想到天气渐渐转热,肠胃道疾病多发,得马上寻找廉价易得止泻药。忽然他想到了卫生部仓库里的鸦片。从澳门买来之后就一直丢在仓库。鸦片这玩意虽然是毒品,但是对止疼、止咳和止泻都有很强的作用。倒是现在急需的一种万用药。

时袅仁处理掉标本,又洗了洗手,点上一支烟,给邬德打了个电话,告诉他可以解除检疫营的黄色疾病预警了。接着他又打电话给吴南海,要他注意下食堂和食品加工厂的卫生问题。

“……明天,”时袅仁看了下日程表,“我亲自来巡视一下,顺便帮你们搞一个夏季卫生的注意事项。”

“好啊,欢迎欢迎。”吴南海的声音在电话里听起来有些紧张。

“你别紧张嘛,我又不是卫生局下来罚款。”时袅仁说,“不要搞突击大扫除,让我能看到真正的情况,这样才能对症下药,你来个驴粪蛋涂粉,反而看不出问题,以后要出大事的。”

关照完吴南海查卫生的事情,时袅仁想给药厂再打个电话,转念一想还不如自己亲自去一次,顺路也散散心——从早晨 5 点就起来闻便便,这都快中午了。去药厂还能顺便上农场蹭顿饭。

药械厂就设在农场内部,一座复合式的钢筋水泥框架建筑。一座烟囱正在向空中喷吐着烟雾。这里配有专用锅炉房、地能空调、自备净化水源和一座专用垃圾焚烧炉。整体基础设施堪称一流水准。不过时袅仁在药厂落成投产之后还是第一次来这里——毕竟他不是搞这个专业的。

药械厂属于一级单位,门禁森严。院子的包铁大门关得紧紧的,他摇了半天门铃才门上的小窗户才露出一张脸来——把时袅仁吓了一跳,这是张烧伤过的面孔。

接着他想起来了,这是个伤残军人,这些人现在基本都在要害部门当门卫。

“院长!”门卫一看来的是医院的院长兼本厂的厂长,赶紧把门打开了。

时袅仁虽然印象中帮此人治疗过,却记不起他的名字了,只是很客气的点了下头:“赵艳梅在吗?”

“在,在,”门卫一迭声的应道,“您先到办公室坐,我去通知——”

“不用了,在哪里,我自己去找她。”

“赵厂长说了,”门卫想了下,“她干活的时候不能别人不能进去。还是我去通知吧。”

0 字头的房间,说明是在地下室。大概是菌种试验室。时袅仁虽然不搞生化,原理知道一点——大概她在做菌种培育之类的事情,不想有人进出带入杂菌。

“你怎么通知?”时袅仁起了好奇心,这里虽然有一门电话,但是内部电话是不存在的。

“用这个。”门卫一瘸一拐的带他进了门卫室。里面沿着墙做了个架子,分成好几排,钉着一个个的小铭牌,铭牌的上面是个小铃铛还有根拉绳。

门卫很认真的用歪歪扭扭的字体在登记本上写下了日期和来访者的名字,然后拉了几下某个铭牌下的绳子,过了片刻,铭牌上的小铃铛也响了起来。

“赵厂长知道了,她马上就出来。”

“这套系统不错嘛。”时袅仁心想这倒类似医院里住院部的电铃,虽然不能交流,但是起码可以传达简单的信息。这套系统也可以用在医院里嘛,待会要向赵艳梅打听打听。

赵艳梅的办公室是单独的,时袅仁坐了好一会,才看到她回来。

原来赵艳梅正在菌种试验室接种春雷霉素。这种抗生素的主要是在农业上预防农作物病害之用,医用价值不大——用治疗程度不严重的轻度感染。时袅仁未免有些不满——在他看来和农委会合办的就会有这样的结果,先尽他们的需求了。

赵艳梅看到领导的脸色不甚活络,猜到了他的想法。

“这也是练习一下!”她解释说,“春雷霉素的土法培育是比较简单的,对环境条件要求也不高,把这个能搞成的话,下面再培育其他菌种就容易了。”

时袅仁忙问:“下面准备培养什么菌种?青霉素能行吗?”

“青霉素培养起来倒是不难,就是提纯费事。”赵艳梅皱起眉头,“等条件再好一些。医用的,可以先培养土霉素。这个相对要简单些。”

有土霉素用也不错了,这东西的效果和四环素几乎一样,相当广谱的抗菌素。

“有土霉素也好。”时袅仁的脸色好看多了。

赵艳梅的下一句话又让时袅仁大为不快:“用来给猪催肥也不错的。”

“给猪催肥?”

“是啊,这是老杨说得。”老杨自然就是杨宝贵了。

“我怕到时候人用药都不够。现在我们很缺抗生素!”时袅仁做痛心疾首状。

“再急也不行啊。”赵艳梅说,“造出来的抗生素没经过动物实验,以我们的条件造出的抗生素杂质不会少的,人吃了恐怕会出事……”

“现在顾不了这么多。”时袅仁说到,“先解决有和无的问题。”

赵艳梅是正规的制药厂出来的,对如此因陋就简,土法上马的调子还是不大适应。一时间有些默然无语。

“没这么要紧吧?”赵艳梅说,“酸碱厂马上就要投产,等投产之后,煤化联合厂也会跟着投产,投产了就好了。”

“我看到报纸上登了。”时袅仁对煤化企业不感兴趣,“煤化产品很多,大约是合成氨吧?不过都是工业上用的。难道还能出抗生素?”

“磺胺!”赵艳梅说,“季思退说了,这个煤化联合厂一投产,其中的副产品就是磺胺原料。”

时袅仁当然知道磺胺意味着什么。这种化学合成物最早被发现在染料中,是青霉素类抗生素之前最有效的抗感染类药物。在这个细菌还没产生耐药性的时空里,光这个东西就能挽救无数人的性命!

“真得?!”时袅仁又惊又喜,差点站了起来,这可是个重大利好消息。

“季思退说得。他是专家,总不会胡说八道吧。”

“嗯,嗯,这事情得跟进!跟进!”

“不用着急,酸碱厂得后天才点火呢,煤化厂还得等些日子。据季思退说连煤都没运够呢。”

“行,先不说这个。”时袅仁想起自己的正事不是为了找抗生素,他把目前一些卫生状况和赵艳梅说了一下,提出药厂最好能在最近做一些常用的药品。

“……止泻药、生理盐水、葡萄糖液,还有漂白粉。”

赵艳梅说:“实话说,马上能交货的只有注射用蒸馏水、十来种中成药、生理盐水、酒精。连做葡萄糖都有难度……”

“生理盐水还有问题,”她接着说,“第一盐场村与运来的盐氯化钠纯度不够,杂质过多。二是硫酸不够。输液用的生理盐水不敢搞,先弄些口服吧。”

“你还要些什么东西,我来向计委再申请一次!”

“要的东西太多了。计委怕也没法子——马委员也没本事无中生有吧。”赵艳梅苦笑了一下,“时大夫,您应该知道,现代的药学实际上就是化学。”

“你的意思是——”时袅仁明白她的意思了,“化工品不够?”

“岂止是不够,简直就是奇缺。就说你要的葡萄糖补液吧,葡萄糖工艺是很简单的,淀粉加上酸化法,很容易造,可是我没有酸:盐酸、硫酸都没有,只好搞酶化法,费时费力不说,做出来的葡萄糖的 PH 值还没法校正——没有碱。”

时袅仁点点头。

“还有,纱布、脱脂棉。照例是要先脱脂的——得有烧碱。可是现在的烧碱很缺。能用的消毒药剂也不够,出品的东西只能说是凑合着用。幸亏大规模的外伤不多。”她止住了话头,“目前除了搞菌种培植和中成药,制药厂还真做不出什么特别有效的东西来。”

“你放心,这几天这些都会解决的,博铺的化工厂马上就能投产了。我和计委说,让药厂取得优先权。”时袅仁给她打气。

“这就好了。有了三酸两烧碱,很多东西都能做出来。”她起身从办公桌的抽屉里拿出一张纸来,“这是一些需要协调的事情和急需的物资。”

时袅仁拿过来一看,上面开列了不少条目:要求机械部门提供一台特殊规格的针织机,用来纺织纱布;全套的裁剪设备和懂裁剪的工人——这是用来做口罩的;各种超大号的锅子,瓦锅、铁锅……对玻璃厂的订货要求最多:大量的器皿、管道和酒精喷灯。

“还有小的注射液瓶。”赵艳梅说,“这东西很难做,玻璃厂恐怕没兴趣,得计委直接下达研发指令才行。”

“你准备做注射液,土霉素注射液?”

“暂时先做中药注射液。准备做一些金银花还有板蓝根的注射液,还有强心剂——提炼阿托品应该可以。”

“这东西——”时袅仁对当年中药注射液致死的情况还有些印象,“安全不安全?”

“不够安全,中药提取剂的成分杂七杂八的,药理学原理也不够清晰。不过金银花、板蓝根和双黄连这些中药注射剂也用了几十年,死亡率还算能接受,不算很危险的东西。至于阿托品,本来就是很危险的东西。但是阿托品是重要的抢救药剂,很有用,还是先做出来试试看了。”

“好吧。”时袅仁知道这也是无奈之举。

“我还有个要求。”赵艳梅继续说,“医院里用下来的各种空瓶,什么注射瓶、输液瓶、药瓶这些,最好都保留下来移交给药厂。我们可以再生利用。”

这些东西倒是都保留着,按照计委的规定,任何现代制品都不能随意丢弃,即使暂时用不上的也要先储备着。

“这些留着呢。而且全部清洗消过毒了。不过都在计委的账上,我和计委说一下,一起批给你们。”

“还有个要求——”赵艳梅大概觉得自己的这个请求有些过分,“能不能给我们一台 X 光机?”

时袅仁吓了一跳。X 光机!这可是属于特级管制装备。因为牵涉到放射源的问题,穿越者费尽心机也只搞到了三台,起码也得靠它顶几十年呢。药厂要这玩意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