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匪的反击

第三卷「新社会」 | 吹牛者 | 约 4151 字 | 编辑本页

“钱财乃身外之物,”忻那日暗骂赵大冲“土包子”、“乡下蛮子”,只看着眼前的几个钱,他耐心地说服,“只要能把队伍保住,以后要多少钱财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情?”他扳着指头:“你别嫌用钱的地方多,刘四你要他干掉脑袋的活,就得给足买命的钱!还有我手下的这些弟兄,没几个钱犒劳,他们肯去厮杀?”

“什么?!几个小崽子还要犒劳……”

“嘘!”赵海谐赶紧制止赵大冲,低声呵斥道:“忻四爷带的是人马都是和咱们老十三村地区没关系的兄弟!”

“没错!”忻那日说,“我当他们的头才几天,凭什么要人去冲锋陷阵。”

“好。”赵大冲虽然觉得舍不得,还是答应了。

“最后就是村里的大伙的家眷了,给过抚恤没有?”

“死了人的都给了几两银子,”赵大冲警觉起来,“还要给?”

“那倒不必,没给的话要给!”忻那日见他总算没犯浑,松了口气,“你休息休息,晚上就走。回去把东西都给我预备齐全,送到这个地方……”

第二天天色一擦黑,夜色笼罩这群山,繁星闪烁着寒光,不时被乌云遮住。深山里更加昏暗。藏在山沟子里的匪伙,这时候才开始行动。

匪伙们在颠沛流离的不少日子,一个个衣衫褴缕,蓬头垢面面无人色,看起来不像土匪,倒似一群逃荒的饥民。只是他们手里都拿着各式兵器,有的人没有刀枪的,就削了根木棍提着。

忻那日和他的人马这几天一直躲藏在山里,半饥半饱地挨日子,焦急地等待着消息。他们不敢出山。村落过去是粮食、宿营和女人的来源地,现在一个个忽然都成了刺猬。随时随地都可能招来黏上之后就很难脱逃剿匪支队。现在忻那日突然带着大伙出动了,群匪不知道这个新上台不久的首领要带自己上哪里去,也不知道要去干什么。但是又不敢言语,各自怀着鬼胎。穿过一片密林之后,忻那日计算脚程,天亮前肯定会到汇合的地方了,便挥手要大家停下,宣布要到道禄村去。

群匪听说现在马上可以开拔到十三村地区去,有人接应、管饭,大伙都雀跃了一阵。忻那日乘机说:

“要吃饭,要玩女人都可以!到了地头,每人再给饷!”他顿了一下,“村里就二个女短毛,外加七八个兵,大伙鼓足劲,把他们给灭了!”

听到还要和短毛打仗,群匪又在犯嘀咕了。忻那日赶紧给他们打气:“弟兄们放心!澳洲人那里有我们的内应,到时候他们的鸟铳都打不响的!打败澳洲人,在村里吃喝玩乐三天!”

后面这话等于就是放了大假,东西随便抢,女人随便玩。这种日子群匪已经许久没过了,人群中顿时起了一阵小小的骚动。有人喊道:“忻老大你就别废话了,带我们去吧!”

“好,走!”

天亮前他们抵达了道禄村外。忻那日小心的把队伍藏在几里地之外的山林里。赵大冲和赵海谐已经先期一步到了村里,连夜发动匪属们做饭,烧水,悄悄地送到林子里。

群匪们看到来了食物,不由得都涌了上去争抢——好多天没吃过像样的饭了,缺少食盐更是让他们的身体时时感到疲乏无力。忻那日又下令给每人都发了一两银子,要他们先睡觉休息。

赵大冲、赵海谐和赵海基都在等他,四个人聚拢在一起商量着怎么动手。

“梅老头说,两个女人还没走,但是护兵已经走了六七个人了,听说是去接那接任的队长了。”

“这下就只剩下十二三个护兵了,就多两个女人,不碍事!”忻那日有点信心了,“收买刘四搞掉子药怎么样了?”

“这可花了大钱了。”赵大冲很心疼,“这小子一开始使劲拿乔,说了把子药搞坏很难。这些兵都的弹药包从来不离身,晚上睡觉也有人放哨,一点机会也没有。”

“后来怎么样?”

“又许了他多给银子,还说把忻那春给他……”赵大冲口无遮拦,一点也没注意到赵海谐对他使的眼色。

忻那日倒是不动声色:“他答应了。”

“答应了,但是不够结实。”赵海基怕这大爷口不择言,又冒出什么“贱货”之类的话,把忻那日给惹毛了,赶紧接口,“说把子药搞坏不大可能,但是能搞坏抢,让枪打不响。”

忻那日想:答应得不结实才有可能是真的,要是这个刘四满口答应,包拍胸脯,他就要好好地想一想了。

“其实许他什么还不是一句话!”赵海基说,“事成之后,直接就——”他做了个砍翻的动作。

人死了,自然不需要银子也用不着女人了。

“不,”忻那日立马反对,“刘四要留着,许他的东西,一样不少都得给他。”

“凭什么?”赵大冲喊了出来,他早就打好了事成之后干掉刘四了,倒不是为了忻那春,而是许给刘四的财物实在不少——他心疼。

“刘四是澳洲人一手栽培起来的,澳洲人的底子他知道不少。”忻那日为这事情已经想了几天了,“看这模样,澳洲人一时半会走不了。我们要对付他们,就得要这个人带路!”

赵海谐点点头:“忻四爷说得对,这事上我们不用太小气,拉他入伙!”

赵大冲只好也答应了。

“说说打算怎么动手?”忻那日说。

“刘四说中午前能把子药的事情搞定。我们就晌午动手。”赵海谐说,“晌午过后天气热,多半都打中觉,冲进祠堂里打个冷不防。”

“各家的家属怎么样了,都预备好了吗?”

“一口气来了六十多人。听说要打澳洲佬,大伙都要报仇呢。女人都上了剪子了。”赵大冲兴奋地说,“我把太老太小的都给劝回去了。”

“各家的家属不要上阵。”忻那日想了想,“选几个路熟,腿脚快的,在村口接应带路。其他人,在村口和四周把路,防着有人跑掉。”

“好!”众人都应了。

“还有,咱们各家眷属的门上,都要挂个蓝布条子。”忻那日说,“我现在的弟兄都不是本村的,万一冲撞了自己人可就难看了。”

“这个好办,我一回去就通知各家。”赵海谐说。

“打开祠堂的门由谁管?”

“说好了,前门是刘四,后门是梅老头。”赵大冲说,“梅老头我许了他地和银子。”

“这老东西腿脚还算利索。”忻那日点点头,“他就不用留了。”

“一会我们以三声高升炮为号,各路一起发动!”忻那日脸色一变,变得杀气腾腾的,原本着还算计着要以后当老大的赵大冲不由得一阵发冷,看到自己的族里的长辈对这个外姓人都是言听计从的,他对自己将来能不能当老大有了极大的怀疑。

“妈的,你也不能留!”赵大冲恶狠狠地瞪了一眼去向他手下的人布置的忻那日一眼,摸了摸怀里的小匕首,已经动了杀机。

太阳刚过中天,从三里地外的土路上,一股乌黑的浊流正在狂奔,五十多个衣衫褴缕的匪徒,挥舞着手里已经开始生锈的刀枪,扑向道禄村。

匪徒没有呐喊,只是一个劲地狂奔,村口,早就有些半大小子或者年轻的,鬓边戴着白花女子等着,手里提着刚刚削尖还露着白茬的木棍,接应着匪徒们向祠堂奔去。他们虽然一声不吭,但是眼里个个都冒着火。有人是因为贪欲,有的则完全是仇恨。

原本街上还有几个在做事闲聊的人,看到这副模样,一个个吓得目瞪口呆,连滚带爬地跑回屋子里去,关上门,打着哆嗦听着外面的动静。

祠堂的大门果然按照预定的开着,刘四正在门边焦急地探头探脑地望着。看到他们来,他的面色顿时大为轻松。边招手,边把门又推开了许多。赵海谐一马当先,跳上了台阶。

“怎么样?”

“好家伙,费了老鼻子劲才把哨兵给搞掉,”刘四一扬头,“其他人都在后面开会……”

赵海谐吩咐:“把住大门!”,自己和赵大冲领着大股人马直冲进去。第一进的院子里没有人,只有些包袱、被子之类的兵士的东西,整整齐齐地摆在屋子里。

虽然一个人也没有让他的心头产生了一丝疑惑,但是一股劲头上来之后也管不得这许多了,赵海谐撞破二道院的门,大家齐齐地大喝着涌了进去。

只见后面被弄里也呐喊着涌出许多人,个个手持刀枪,挥舞着冲过来。双方看到彼此都愣住了。

这是从后门冲进来的忻那日带的一股!

忻那日带着攻打后院的人马通过敞开的门顺利的进了教堂。教堂里除了梅老头,还有几个平日里经常来的老人,一个个被吓得动弹不得。忻那日没时间理会他们,直接带人冲进了二进院子。没想到迎头遇到的,竟然是前门进来的人。

整个第二进院子里空荡荡的,莫说工作队,连个鬼都没有。

赵海谐刚想带人往屋子里搜,忽然外面街上传来了一排枪声。

这意味着死亡的尖啸声让他浑身一激灵,再找刘四,已经踪影全无!

“中计了!”赵海谐不由自主的大喊一声,“快跑——”

手下的人顿时乱了套,有些人往前,有些人往后,还有的人直接去爬墙了,整个院子里顿时乱成了一锅粥。

屋顶上,爬起了十来名士兵,步枪一排排的往院子里射击,忻那日连喊“中计”的时间都没有,对方已经开了第一排枪,他身边的匪徒们已经倒下去了五六个了,剩下的转身就跑。接着又丢下无数的手榴弹来,铁片、瓷片在院子里飞舞——被打得浑身是血的匪徒们在地上痛苦的呻吟着。匪伙已经完全丧失了秩序,枪声、爆炸声此起彼伏。

忻那日见机的快,已经退回到第三进的教堂里,这里已经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负责把住大门的匪徒不见了,后门倒还是敞开着的,他稍稍放心,赶紧一挥手:“往后门跑!”

匪徒们乱哄哄地向后门涌了出去,“哪里跑!”只见后门口已经转出一员女将,身穿防刺背心,头戴 80 钢盔,手中一杆齐眉点钢枪,端的威风凛凛,英姿飒爽。正是董薇薇是也!她是练过健美,身体素质极好,无论身高还是体格,都比本时空的一般男人强得多。她扬起一枪,就把一个动作最快的匪徒戳倒了。

“弟兄们,拼了!”忻那日见只有个女人把门,知道蹊跷,只把砍刀挥舞,哄得身边没死的匪徒嗷嗷乱叫,一窝蜂地冲了过去,想杀过去夺门而逃。董薇薇身后已经冒出一排士兵来,又打了一排枪,接着又是一阵霰弹炮,院中顿时七零八落都是尸体和伤员。

忻那日却没有跟随手下匪徒冲锋,乘着混乱的时候,他往旁边一溜,已经跑到了夹道里,很快就翻过围墙,逃出了这个陷阱。

他根本顾不及还有多少弟兄能跑出来,一个劲的直往村外跑去——村里不能待了,脱身要紧。

在路上遇到了在街上接应的赵大冲,也是一脸的被熏黑的火药烟,挥着一把宝剑。

“中计了,奶奶的!”赵大冲骂道,“这个混蛋刘四,我要剥他的皮——”

“快走吧,说这个干什么!”忻那日根本管不了刘四刘五了,丢下他发足狂奔。

战斗很快就结束了,赵海基、赵海谐、赵大冲全部被击毙。忻那春原本在街上领着十几个匪属负责接应,在突然出现的士兵乱抢打到了几个人之后,她就往地上一滚,装死,打扫战场的时候被狠狠的踹了几脚才不情愿的爬了起来,被人用绳子和其他俘虏一起捆了。忻那日带来的五十来人,并赵大冲在村里发动起来的匪属三十多人,被杀被俘,一个也没跑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