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军备战

第三卷「新社会」 | 吹牛者 | 约 4120 字 | 编辑本页

“照于鄂水的说法:一匹好的蒙古马,是一千贯,次一些的,八百贯,一头骡子五百贯。”邬德笑着说,“你说说看吧。光现在这些马匹,你这牧场就值多少钱了。”

“这么厉害!”不管是吴南海、杨宝贵还是尼克,听到这个行情都吓了一跳。

“所以——”邬德说,“搞牧场的事情,至少要等剿匪行动结束之后。另外我们还准备接管东春村。等全部搞定之后,你们再建牧场也不迟。起码安全些。”

“这是什么地方?”尼克这些人在 D 日之后基本上就是在博铺和临高之间两点一线,对这些地方全部懵然不知。

“在毗耶山麓下的一个小村子。”邬德知道毗耶山在哪里估计他们也不清楚,“毗耶山是高山岭的主峰,也是我们通往大美村的必经之路。拿下来之后,可以作为保护交通的一个据点。”

“什么时候才开始剿匪啊?”

“这是秘密,”邬德笑了一下,“其实也瞒不过你南海的,等准备军粮的时候就知道了嘛。现在泥腿子们还在训练,总得再过一二个月吧。”

黄熊手里拿着细细的藤杖,正在对着自己的部下大叫:“向左转!向右转!向后转!你们这群蠢货!……”说着他又是一脚踹在一个转错方向的新兵屁股。这个倒霉蛋当即在泥地里打了个滚,又赶紧站了起来,还一脸委屈,因为谁也听不懂他说的话——黄熊的普通话说得极有“明朝特色”,对临高的本地人来说无异于外语。

没有时间再教授普通话了,席亚洲很简单的采用了“在训练中学习”的方式,让新兵们在训练中学会接受普通话的命令好了。说不定学起来更为深刻。

政治协商大会的军事检阅结束之后,教导营的士兵们迎来授衔仪式,按照他们在部队的中表现情况和能力水平,大多数人被授予下士军衔,少部分成为中士。少数佼佼者被选调参加军官培训。原先的土著班长们,这次全部晋升为军官。黄熊就是这次晋升成为少尉的。

历次战斗中受伤残疾的人员,拿到了遣散费退役,按照剩下的劳动能力,分派到不同的部门去工作,行动不便的就去各个部门和工厂当看门人。

极少数的教导营的士兵,既没有马上晋升为军士,也没参加军官培训——他们参加了一个在百仞城进行的政治保卫总署举办的短期培训班,进行了政治保卫任务的训练和洗脑。

被选入培训的,都是政治上对穿越集团死心塌地的人,参加培训后,他们仍旧以军士的军衔编入部队,每个营有十名这样的军士,称为“十人团”,承担着巩固部队,防止逃亡、投敌以及防止暗探打入军队内部等任务。这种体系在教导营时代就已经秘密开展了。这些人的身份是保密的,即使是席亚洲也不知道哪些人是“十人团”的成员。

先是军士,以后准备再逐渐扩展到普通士兵,根据政治保卫总署的计划:未来要在每个连里都建立“十人团”体系,做到每个班都有一名“政治战士”,形成和军官、军士、士兵委员会形成交错的制衡体系,严密地控制住军队。

大批的新兵随后开始在军士们的指挥下建筑自己的营房。他们按照编制归属到这些新晋升的军士的属下,开始训练。根据教导营第一期在各方面表现出来的问题,军委会对整个训练大纲和作战手册进行了修订。进一步突出队列、射击和土工作业训练。特别是队列训练,将由林深河来主持进行一项 19 世纪的步兵队列变化的专门训练。

除了原先的步兵教导营,陆军预计再编一个标准的六连制的步兵营。

成立了特种兵教导队:下设通信、工兵和辎重各一个连,另附设信鸽队——比起脾气很大的马来说,信鸽的繁殖就比较快了。

炮兵教导队增编了一个陆军野战炮兵连。在炮兵工作领导小组的建议下,陆军野战炮兵统一了装备,只装备三种基本的火炮:12 磅 M1857 式加农炮、M1841 式 12 磅山地榴弹炮和 M1841 式 24 磅榴弹炮。野战炮兵编制下的各种杂式火炮全部回炉。

总参谋部很小心地把部队分驻在穿越集团各个控制区进行训练。每个地方最大规模不超过一个营。照马千瞩看来,在临高这样的地方,以步兵营为基本单位行动就差不多了。林深河也持同样的看法,他在训练作战的方案里明确提出:步兵以营为基本单位,骑兵、炮兵、工兵、辎重兵以连为基本单位。团只作为合成单位使用。

海军的海兵也扩充了一个连。原本海军部打算扩展成海兵营,但是海军的舰船水手、要塞炮兵占去了大部分分配给海军的新兵员额。另外军委会也很明确地说了,海军暂时无需扩展陆基战斗力,还是集中力量搞舰船部队。

黄熊成为少尉之后,被提升为排长。黄熊虽然对 20 世纪的军事体制并不了解,但是他很容易地就了解到自己已经从“兵”的行列回到了“官”的队伍里。这个最低级的“少尉”,大概是大明军队中的千总、把总一类的官吧。

不过澳洲人的军官显然不如大明的军官那么滋润——这倒不是说钱财上,而是在作威作福上,原本当上一个千总把总,差不多就和土皇帝一样了,手下的士兵,基本就和军官的奴仆一样。但是在澳洲人这里,作为军士、军官,有权严格按照军事条令和纪律来管理手下的士兵,但是无缘无故地虐待士兵、向士兵索要财物之类的事情,在这里是绝对不允许的。每个连都有士兵委员会,经常会下连队来宣讲士兵的权力。一旦被士兵“告状”或者按照新式的说法是“投诉”,士兵委员会就会派人秘密调查,把结果汇报到“首长”那里去。下场是不问可知的——黄熊知道有个军士因为获得提升,要手下的新兵买肉买酒给他庆贺,被士兵委员会发现后一上报,立即被扣饷三个月,降为一等兵。

田凉也获得了晋升,他的表现很一般,所以只是晋升为下士,当了一个新兵班的班长,每天带着九个新兵弟兄操练。他的普通话不标准,一着急还会说出家乡话来。但是能在光秃秃的肩膀上装上了一块布牌子,缝上三条黄色的杠扛,已经让田凉很高兴了,他现在不再是一个普通的大头兵了,大小也算个“军士”了。军饷也加了。他一直想去找郭芙,让她看看自己现在的模样。但是她工作的地方百仞总医院是不能随便进出的,部队的训练任务又特别地忙碌——除了训练之外,每周都要抽出两天时间参加劳动,部队以连为单位,分配在各个工地上干活。干活、训练、每天晚上的文化和政治学习,把人都闹得筋疲力尽,基本上没有时间再去想其他的事情了。

虽然每天除了训练就是干活,但是要打仗的传闻却已经在军官中传开了。感觉敏锐的穿越众们已经从宣传的气候改变知道了下一步的目标——剿匪。

从一个月前开始,部队的训练内容有了改变,让部队山地间以班组小群体进行作战,训练山地战斗能力,进行了加强远距离精确射击的课目。除了训练内容的改变,更明显的标志是每周的固定政治学习中,开始出现了从全县各地找来的土匪的受害者,这群或老或少的人在台子上哭天抹泪,把种种被土匪残害的可怕事情向士兵们哭诉。因为新兵大多是来自临高本地,对土匪的侵害也是有过亲身的体验的。在“政治战士”的巧妙引导下,不少新兵也跳上台去痛陈匪患的灾害,很快就把气氛调动起来了。

于是,不知道是谁起的头,歪歪扭扭的“请战书”、“决心书”就开始连篇累牍地出现在各个连的黑板报上了。

“立刻在《临高时报》上刊载关于本地匪患问题的系列报道。”丁丁在编辑部接到了宣传部的电话。

“好,”丁丁赶紧拿起铅笔,“报道重点是什么?”

“有四点要注意:一、明确说明本地的匪患是历史性因素,和现任的县官没关系;二、暗示匪患的长期性和某些地方士绅、胥吏有关;三、重点谈匪患对本地民生的影响;四、不得明示或者暗示穿越集团对土匪将采取何种态度。”

“明白了。”丁丁想了想,在本子上涂了几个设想。

“不过我没有资料啊,要找采访对象……”

“明天你到情报委员会来取资料好了。以后每周一去取一次。”电话里叮嘱,“采访,我们会安排,到时候电话通知。”

“知道了。”丁丁运笔如飞,唰唰地写个不停。

“发稿前的清样必须先交宣传部审核。到时候你也务必一起参加。”

“我会来的。”

“除了留档案的报纸之外,这批报纸要安排好发行,保证大部分都散发到当地人手里。”电话挂断。

“这是准备要剿匪了么!”丁丁自语道。他不敢怠慢,赶紧找人把周洞天找来,商量排版的事情,至于组稿,自然要请杜雯出马——她在使用史料和资料方面有独到的组合编造能力。

何鸣一身整齐的元年式灰色陆军制服,迈着一步 80 厘米的步子走进了总参谋部的作战会议室。会议室里的众人“刷”的一声全部站了起来敬礼。

何鸣还了一个礼,他虽然不过五十出头,头发却有些花白了,剃得很短。看上去非常的精神。

他没有任何的客套话:“同志们,现在召开第一次剿匪工作会议。”说完,“刷”地把身后的地图帘拉开,里面是一幅大比例的临高形势图,上面覆盖着一张可擦拭的透明片。已经用红蓝笔涂抹了不少记号。

“现在,请情报委员会通知报临高匪情。”

罗铎站了起来,打开了手里一本厚厚的文件夹子。

“同志们,你们面前的小册子是我们社工部对临高匪情的综合调查报告。”

下面立刻响起了一阵翻阅小册子的声音。

“……根据我们各个部门的综合消息得知,临高的匪情状况是这样的——”

临高的匪患非常严重。古代社会官府对地方的控制力很弱。稍微偏远一些的地方往往就有土匪活动。就算是号称盛世的康乾年间,离开京师不过百把里的妙峰山地区就有大股的土匪的山寨。临高地处边陲,长期地广人稀,不论是官府和地方上的士绅,维持社会治安的力量都很有限。这使得土匪活动异常的猖獗。

罗铎说:“根据我们的调查得知:全县长期活动的五十人以上的匪股有三十八股;一百人以上的七股,还不包括许多平时种地,有时做匪的家居土匪。”

这个数字引起了人群的一阵骚动。要知道临高的实际人口,根据民政部门的估算,大约在七八万人左右。不到十万的人的县居然有这么多的土匪!

由于地理环境的关系,此地的土匪的活动,又有与海盗相勾结的特点。每次海盗登陆,都有土匪的勾连,土匪的匪窝也常常成为海盗的窝点。而土匪一但被官府或者民团追剿急了,就会利用海盗的船只下海躲避,使得剿匪的难度很大。历任的县令不是没想过办法,但是作用很有限。广泛的建团,训练乡勇,只能起到地方有限的自保效果。

穿越众想要在临高推行社会调查,进行民政、农业方面的改革,没有一个稳定的社会秩序是不可能的。不能想象穿越者每个工作队下乡都要安排大量的武力进行护送。随后要开展建设的各种基础设施总不能沿线都修上炮楼,让士兵进行站岗保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