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药厂

第三卷「新社会」 | 吹牛者 | 约 3120 字 | 编辑本页

严格说起来,除了刘三就地取材配制了少量土方的中药制剂之外,百仞总医院消耗的药品大多数还是来自库存的储备,甚至包括输液用的生理盐水。

药品储备是用一点少一点,即使再怎么节约也有用完的时候。不能充分地供应基本基本药品的话,卫生部就永远不能大规模地展开医疗服务——患者太少,不论是医生还是护士,练手的机会少得可怜。这一切都有赖于下一步制药厂的投产了。

时袅仁说:“至于长期的培养我们还得基本事实着手,比如生理现象、解剖、动植物学、西医药理等,弄出一套理论,目的是建立一套非中医的初级的生物学和医学体系。我们除了短期速成教育,还要同步地进行正规教育。下一步将会从学校完成扫盲的学生中招收医科和药科学生,进行比较正规的教育——这些人也许要教上十年,但是他们将是我们未来的接班人。只要招学生,就需要一套基本的理论,否则他们谁知道自己干的是啥啊?各位最近抓紧时间整理出教学计划的初稿。”

河马说:“所以,首先是支持教育部门和教育体系的建立。不过貌似我们的教育体系才刚刚准备建立。还有,扫盲生的文化水平太低了吧?学医药,在国内至少也得是高中毕业生。在美国得先读完三年理科大学。”

“难道不能从穿越者当中招募些实习医生吗?”刘三说。

“好主意!”时袅仁忽然发现了新大陆。穿越众起码都有高中水平,学医应该问题不大。

“学医是件枯燥乏味的事情,这群人会有这兴趣?”兰阳阳表示怀疑,当年读医科大学的时候背书背书背书的惨状又回忆起来了。

“可以先从女孩子中找。她们多数不在关键性岗位上,而且女人感情丰富,说不定会对救死扶伤这类事情有兴趣。”

艾贝贝说:“这个可以,上次倒是有女孩子来和我打听要当护士怎么做。”

河马赶紧道:“当护士太浪费了,让她当医生好了。”

“对了,那个胡仪成怎么样?他在农业部的生物试验室浪费啊——分子生物学专业,啧啧,不如把他要来,给我们做药也好。”

“好。先列个名单,看看有多少人合适,我们重点去说服一下。再在临高时报上登报公开招募有兴趣的人。”时袅仁拿着笔敲打了下笔记本,“对了,招募的海报上要配上女护士的性感照片。去大图书馆查查 AV 片库总目录,有没有这种片子,我们先内部学习一下……”

艾贝贝笑道:“我就不参加这个学习了,院长我请假。”

“好,好,”时袅仁咳嗽了一下,感觉自己失言了,未免有损威仪,“继续,继续——”

艾贝贝说:“土著的学历的确是低了点。我建议可以由基础解剖学开始。现代医学的开始不就是源于文艺复兴时期对人体结构的兴趣吗?而且解剖学是直观式的教育,学生看到什么是什么,增强说服力。建立了对人体结构的基础认知后,就容易明白病理学和其它科目了。”

河马点点头:“这还是属于速成教育。以后还可以再‘回炉’么!再说我们在有生之年是来得及看到第一批土著的高中毕业生的。还有一点就是打破古人的迷信思想对现代西医体系的排斥。这个普及起来其实也不难,可以参考过去传教士在中国采用的手段,广泛的开展平民诊所、简易门诊这样的活动,给老百姓送医送药。老百姓只要一看到效果,推广现代医学理念就容易了。”

“说到这个问题,又要牵涉到药品、耗材和器材的问题了。”时袅仁叹了口气。

“包括手术,我们现在也很难开展。”河马说,“没有合格的麻醉师。我大概能客串一下,但是这不是长久之计。另外麻醉药也是用一些少一些了,得找替代品。”

药品和各种医用耗材依赖于化工部门的成就,而且需要太多的专用设备,特种材料,包括橡胶,耐腐蚀制品等,各种催化剂、试剂,很多很多催化剂是厂家的独门配方严格保密的。

“抗生素可以动手试验起来了,”赵艳梅说,“我试试看培养下春雷霉素、土霉素和金霉素——这些抗生素的简易制取比较容易。制取之后先给农业部的动物用,毒性安全的话再在临床做人体试验。”

“办制药厂需要很多化学品的。我怀疑除了炼焦油之外,化工部门何时能大规模投产。一些简单的药物或重要的药物还是用实验室慢慢地积累。APC 还是可以用比较初级的方法制成的。这段时间能治疗常见病和战伤,能检验常见病原体就可以了,再加上搞一些计划、规则等,其它的目前都做不到。”时袅仁对这个问题比较悲观。

刘三见他们都谈的差不多了,才开了口:“还有中药中医的开发利用,”他歇了口气,“我知道很多人对中医有看法。不过中医还是有许多验方是有效的。中药的配制也比较方便,卫生部门应该留意。”

“这个我很赞同。”时袅仁说,“我早就想和你谈谈制药厂的问题,中成药也是制药方面的重点。”

“是,一些好用的成药,尽量复制出来。比如诸葛行军散之类的东西,可惜云南白药这么好的东西配方是保密的。”刘三不胜惋惜。

“明代有云南白药了吗?”

“没有,1902 年才有的。”刘三摇摇头,“大部分我们知道的特效中成药都是在清代才完成最终的配伍和炮制过程的。大概福建能买到片仔癀吧。”

“这个不错。”河马说,“是中药里的消炎抗菌的圣药。”

“效果的确不错,搞中药的人说这是明代的宫廷秘方后来流传到福建的。应该现在已经有了,派人到福建去采购的时候可以打听一下。要是知道哪里做的,干脆把人都绑回来。”

“不一定要只盯着我们知道的中成药。”刘三说,“明代应该也有好用的中成药,只是我们不知道而已。最好能和外事和情报部门联系,通过他们的关系去搜集一些中成药回来。我们拿到临床上做试验,就能知道效果好坏了,说不定还能找到改进的方式。”

“嗯,嗯。”时袅仁表示赞同的点头。

“还有,”刘三见院长对他的话很支持,话也多了起来,“要确保我们的中药材的供给。自制中成药少不了原料的供应,临高这里好像只有县城里有家药铺,我去看过了:品种不太全。我打听了一下:他们卖的药材除了少量是本地出的,多数都是从琼山和雷州进货来的。这里的药铺规模太小,几个主要的药市都没去过。”

艾贝贝问:“你不是在农庄专门开辟了一个药圃吗?”

“差得远了。”刘三说,“光药市上常见的中药药材有二千种,许多药材还要经过特殊的炮制。另外,像麝香、牛黄、犀角之类的名贵药物,不到药市上很难买到合用的。”

“你是想去药市买药材?”

“对!”刘三点点头,“我去也好,派人去也好,有些珍贵的药材还是尽早买了储备起来为好,现在是 1629 年,大概还算是明末比较太平的时候,以后世道越来越乱,药材贸易恐怕会中断。”

“好,这事情我来协调。争取尽快拿个方案出来。”

会上正式宣布成立了药品药具厂。这个厂由农委会和卫生部合办,所以厂长的格子比较高一些,由时袅仁和吴南海兼任正副厂长。常务厂长则由卫生部的赵艳梅担任,农委会则指派黄大山出任常务副厂长。这两个人恰好都是搞菌种。

制药厂设在离农庄不远的河岸边。这里荒地多,又能借用农场完善的基础设施。而且现在穿越众中的大部分生物学人才也都集中在农场,可以随时共享。

整个制药厂被视作穿越集团的要害部门,在基建方面享有最高的优先权。为了保证厂区某些生产试验室的恒温,百仞城的第一套空调系统就安装在制药厂。

这便是当初李潇侣提出过的地能空调,先通过钻孔达到地下十几米的深处,利用地下的恒温特性,将水作为热交换媒介在地下和建筑中循环就可以做到冬暖夏凉。冬天从地取热,夏天向地放热。

原理很简单,但是整个系统却是非常地奢侈。不仅是要挖十几米的深井,还要制造高效率的热交换器——是用黄铜做的。光这些铜就让计委心疼了好半天。

但是制药厂是“一五”期间的十项重点工程之一,马千瞩所谓“当了裤子”也要上马的项目。好在这点铜还不至于要马千瞩当裤子,只是引起了被挤占了资源的电力和通讯部门的抗议而已。

这个工程就在紧锣密鼓中上马了,机械厂开始按照图纸制造相关的管路和设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