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港风云——萧占风

第三卷「新社会」 | 吹牛者 | 约 4170 字 | 编辑本页

但是他们不便过于靠近。此处往来聚集的都是熟人,骤然来了两张陌生面孔,极容易让人起疑。更不用收打听消息了。谌天雄深感自己在这里日子太短,还做不到“沉下去”的地步。自己不但一开口就让人知道是“外路”来的,连举止都与旁人不同。一举一动都会招人注意,在这种社会环境里,没有当地人的协助,搞情报工作就是异想天开。

想到这里,不由得佩服当年文总他们在广州做下的暗中布置:要是现今没有高家、没有起威镖局,穿越集团孤困临高,不知道要折腾多久才能打开局面。那里象现在这样,多少总有些当地的接应。

两人便在离庙半里远的一处路畔茶棚里休息喝茶,茶棚里人来人往,五方杂处,即使不开口打听,也能从旁边人的议论中听到不少消息。

好在最近华南和海义堂的角力已经成了徐闻,乃至雷州的一桩大新闻,棚子里的人议论的也最多。

消息很杂,荒诞不经也很多,特别是华南厂的机器,简直快成为“妖器”了。虽然机械这种东西在晚明并不象“盛清”时那么稀罕,但是不用人力、不用水力,也不用风力就会自己动,气力又这么大的东西,还是让很多人感到神秘莫测。

其次被议论最多的,就是华南厂诸公的私人生活了。特别是与文家兄弟两个的关系,成了许多人意淫的对象,听茶棚里的公论此二人的菊花很是受人的遐想。倒是常师德在人市上一举买入五个女人的“壮举”无人提及。

此时正听旁边的人口沫横飞地说道:“……我看这次,华南是要大大的吃一个瘪了。”

何以见得?这是大家都要问的事情,迄今为止,认为华南要吃瘪的预言已经出过几次。徐闻的赌局里,最近还多出一种赌盘:赌这次糖业大战是华南胜还是海义堂胜。前些日子一直买海义堂胜的人多,但是随着二两五钱的收购价一直维系到现在,买华南胜的人大为增加。当地人不是傻子,榨季拢共才三个多月,现在已经过去了三分之二,海义堂下面的各家糖行的仓库里还是空荡荡的。胜败已分。

“你老兄天天就知道舔海义堂的脚丫子,上次不知道是谁说的,华南银根三日内必断,不断的话割了他的活儿去?”有人出言嘲讽,“看您老人家至今也没上京师去挂挡子么!”

“挂挡子”是民间自阉,有意入宫的人,到京师去投供当太监办得手续。

茶棚里一阵哄然大笑,那被取笑的人犹自嘴硬:“谁知道他们哪里又搞来了银子?我看华南也是苟延残喘的了。”

“苟延残喘到过秤的增加到十五个,翻了三倍。天下有这般苟延残喘的?”

“哼!”被取笑的人不肯认输,道,“就算华南有的是银子吧,这民心上他们就输了一着了!你看着吧,三五日内,必有民变!”

“何以见得?”对方不以为然,“难道你有二个活儿?难怪不能去投档子了!”

这下茶棚里简直是笑翻了天,一个个都捂着肚子打跌,连跑堂的和伙计也笑得弯腰抹眼泪的。

这下此人面子上挂不住了,急道:“萧酸子!你看着好了,华南在徐闻倒行逆施,毁了多少人的生计,早些时候便有人去告他被太爷驳了。但是事情岂能就此了解?早晚激起民变来!”

被叫酸子的书生摇摇头,笑道:“这话,我奉劝你上华南糖行的门口对着蔗农们去说说。二两五钱的行情硬是变成一两,还好意思说别人‘毁人生计’?!”

“哼,徐闻只有蔗农?”对方冷笑一声,“我看你是眼睛瞎了。邹和尚庙前的那些人,哪个不是恨得华南要死?我劝你也不用急着替华南鼓吹,三天过后,必见分晓!”

“三天就三天!”书生啪的把扇子收了起来,“我倒要看看有什么分晓。就看他们推举出来的林庄是个何等货色,这群人就成不了气候!”

谌天雄听得提到了“林庄”,不由得竖起了耳朵,想听个究竟,没想到有人却来劝解了,“二位、二位,这等事情与我等无干,何必为此伤了和气?还是吃茶。”

这么一来,“林庄”的话题就不提了,不过话题还是在华南的事情上,这书生对华南的机器极有兴趣,只恨华南门户森严,不得进去一观。

“听说那机器吃得是甘蔗渣,吐出来的是黑烟,熊熊烈火,倒似是个大炉子一般。”有人说。

“只不知道这炉子上烧的是什么?烧了又有何用?”他长吁短叹,“要能亲眼看一看就好了!”

“烧的是水。”有人说,“听里面的人说,每天都要往里面车水。到时候,还会喷出水汽来,只是不知道他们每天这样烧水,到底对煮糖有什么用处?”

说着无意,听者有心。谌天雄暗暗点头。古人的观察力还是有的,可惜少了几百年的见识和积累,这点上很吃亏。

“华南制糖乃是秘法,想进糖厂去看他们的机器,岂不是痴心妄想?”有老者说了,“就说这雷州府,盘想和华南做生意的大户也多的是。”

这倒是第一次听说!谌天雄心想,镖师们出来打听消息,到底是隔了一层,何况他们也不知道哪些是穿越者最关心的。

“这倒奇了,除了糖,和他们还有什么生意可做?”

“华南这么大的一家字号,单单吃饭穿衣就是个很大的买卖!”老者说,“可惜他们来的时间尚短——”

可惜什么,不问可知。华南在这里根基甚浅,何况底细不明。地方上一般的大户商铺多半老成持重,结交新客户做买卖,一看来路清楚,二看为人处世。二者都无问题,才会和你交易,否则宁可不赚钱也不招惹。

华南和海义堂的对决,看起来是两家之间的事情,实则全雷州都盯着。这么一想,又比过去深了一层:华南在这里,一是要赚钱,二是要竖名。这里虽然不是“解放区”,却是未来穿越集团的重要财源,基础务必要扎实才行。想到这里谌天雄心中更坚定了用手腕,而不是靠武力的解决的思路。

不过到最后却再也没人提林庄的事情,谌天雄未免失望,既然这样,就不得不当面打听打听了。从旁人的言谈中他知道这个萧姓书生叫萧占风。此人对华南的观感甚好,难得是既明事理又肯仗义执言,倒是个可以拉拢的对象。而且言下之意,他对林庄颇为了解,通过他或许能打听些消息出来。

时近中午,萧占风要回去吃饭了。谌天雄对着周士翟使了个眼色。周士翟会意:这里人多眼杂,不便当街招呼,干脆跟他到家,再去登门拜访也不迟。

当下跟了出去。谌天雄自顾自的在茶棚里喝茶,听人胡说八道。只是他的雷州话水平颇为有限,倒有一多半听不懂,心里盘算着要请个人专门教教自己。

又坐了一个多小时,才见周士翟已经回了过来,他在桌子上丢下几个铜钱,出去与他汇合了。

周士翟小声告诉他,这萧住的地方居然是在徐闻县城。这倒是颇为诧异的事情。他一个县城里的住户,为何跑到十多里远的海安街上来喝茶?徐闻虽小,喝茶的地方总是有的。

“他家就在县城北关厢,看起来很破落。连他家里的事情我都打听到了。”

这萧占风的父母已经过世,风评此人一贯不务正业,平日里好发议论,家道很是不堪。所以迄今连个老婆也没有。

此人既然个无牵无挂的主,倒是可以深交为我所用。谌天雄打定主意,便让周士翟带路,一起去拜访这位书生。

刘秀才住的,是关厢后街的一处院落。倒也是独门独院的房子。看规模,过去也是小康人家,但是眼下却显得破落的很,墙壁许久未粉,连门墙都有些歪扭。门前的地上甚至还长出草来——一幅门前冷落的破落户模样。

周士翟上前,敲门,半晌,才把人敲了出来。身上穿一件旧襕衫。光着头没戴头巾,衣服虽旧,还打着补丁,倒还算干净整齐。

见上门的是两个陌生人,萧占风不由得一怔:“二位找谁?”

“找萧占风。”

“敝人就是,素昧平生,不知二位……”他好奇地打量了这不速之客。

“久仰大名,特来拜会。”谌天雄说了一句泛泛的客套话。

萧占风的眼睛在谌天雄身上一阵乱转,忽然点了点头:“原来如此!请里面坐。”

谌天雄原本以为他会拒绝,所以还特意准备了一套说辞,甚至准备着硬闯,现在看来倒是不必了。不由得对此人的兴趣大为增加。

院落很荒芜,一颗荔枝树长得枝枝杈杈,树下放着一张破桌子,几个竹椅。桌子上有茶,看得出这萧占风虽然穷,还有些文人的雅兴。

“中馈乏人,屋子里乱,就请在院中落座吧。”

宾主落座,谌天雄尚未开口,这萧占风眼睛眨巴了几下道:“若是没猜错的话,两位是华南的人吧。”

谌天雄暗赞他有眼力,只说:“何以见得?”

“华南的人,举止相貌都与本地人不同。”萧占风颇为自得的一笑,“二位改换装扮,但是举手投足间的气度却是变不了的。”

“哦,想请教一二。如何能从气度上看出来?”这下等于是变相承认自己就是华南的人。

“这有何难?”萧占风颇为得意,“就我看到过的你们华南里的几位大掌柜。个个都不象买卖人,倒是有股子傲睨天下的气派。”

“傲睨天下?”谌天雄不禁失笑,难道俺们真得都有王八之气?转念一想,现代人在自信自尊这块上,的确不是古人可以比拟的。何况穿越者个个营养过剩,精气神比起土著的确大有不同。

“既然萧先生——”

“叫我占风好了。”

这是很客气的表示了。双方互通了姓名,谌天雄知道明朝人的规矩,又问了一句:“敢问表字?”

“我有什么表字!”萧占风苦笑一声,“我八岁开蒙,十四岁应童子试,蹉跎至今,至今还是个童生而已,取个表字又有何用?”说到这里,忽然有所醒悟:“二位到此,连茶水都未奉……”

“不必客套。”谌天雄看这里的模样就知道萧占风的处境窘迫,既然有心招揽,就要施些小恩小惠,又要不着行迹才行。现在既然已经是中午,不如干脆就请他喝酒。三杯酒一下肚,交情就不一样了。

“周师傅,麻烦去叫几个菜,打些酒来。”

周士翟知道这澳洲人是要收揽这个破落书生,他自到了临高,虽然只是默默做事,对澳洲人的事情从不置一词评论,但是也看得出他们其志非小,心里早存下了不一样的念头了。当下点点头,问道:“不知道要喝什么酒?”

“徐闻液不要,太甜了!”谌天雄既然有心招揽,自然就要下些本钱,“到糖行里取两瓶‘国士无双’来!”

“不,不,这个使不得!”萧占风满脸通红,“初次相见,怎好让你破费?”

“一见如故么。”谌天雄微笑道,“我还有事情要请教占风兄呢。”

萧占风虽然觉得不妥,但是灶头上也只有一碗冷饭,几块咸菜而已,莫说待客,就是自己吃都不够。又想对方如此爽快,自己何必忸怩作态?也就不再推脱了。

不到片刻,周士翟就回来了,还带来了个伙计,挑着食盒。里面冷热菜肴应有尽有,颇为丰盛,让已经许久不知肉味的萧占风猛咽口水。

“太破费了!”他拱了拱手,“尊驾如此客气,占风无以回报,惭愧,惭愧。”

“客气什么?都是自家兄弟。”谌天雄过去社会上应酬就极多,对这套拉关系、套近乎的手段十分老练,推杯换盏,几杯酒下肚,眼见说话越来越热络,这才开始进入正题。